主題: 解析爾康和紫薇的北京愛情故事{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心有千千杰 on September 12, 1998 at 03:34:29:

(廿六)陷入泥淖:
永琪一大早見到小燕子就拉她到一旁問話,爾康和爾泰兩人也好奇極了,便問紫薇
究竟小燕子是怎樣的想法。紫薇說小燕子嘀咕了一整夜,爾泰問她說了什麼,小燕
子不准說,紫薇笑著答道:「小燕子一直說化力氣為漿糊,意思就是化百鍊鋼為繞
指柔!」爾泰便取笑永琪說:「化力氣為蜜蜂甜死你!」小燕子又氣又羞地。
這日雨大,偏偏車輪子又陷入窟窿裡,眾人推車不動,只好請皇上等人下馬,不巧
,兩傘不夠,小燕子熱心地也要去推馬車。而一旁的紫薇淋濕了身體,皇上趕忙拿
傘給她遮雨,在幾番謙讓後,紫薇跑到馬匹耳邊說了幾句話,忽然馬上躍起,馬車
向前動了起來。
經過這場大雨,龍體欠安,大夥兒忙著照顧。皇上要大家退下,紀師父話中有話地
要紫薇好好伺候皇上。爾康聽見這話,驚懼地望向紫薇,他滿臉不安,卻什麼話也
不能說。可惱的是,紫薇偏又沒給他暗示的眼神。爾康不得不退出房外,心中卻一
直記掛著紫薇,當紀師父告訴福倫,過不了多久,紫薇就不會是丫頭身份了。福倫
也只能搖頭安慰爾康,爾康卻感到自己比陷入泥淖的馬車更難脫困了!
有人告訴我,他曾喜歡一個女子到夜夜夢見她,雖然明知她常利用自己,卻仍心甘
情願為她做任何事。直到有一天醒來了,他不再為她失眠或心痛了,但仍祝福她,
希望她安好!

(廿七)我心似君:
乾隆在病中做起夢來,又重回到和雨荷在一起的時光 ... ...,他明知自己留情容易守
情難,雨荷訴著「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乾隆卻仍辜負癡心女子。他囈語不
休,喊著雨荷,見到在一旁伺候的紫薇,一時之間,乾隆分不清眼前人了,他伸手
去握住紫薇的手,卻偏被正端藥碗入房的五阿哥,永琪一見,驚嚇得摔破了碗,又
撞上正要來探勘的爾康,兩人便快快閃躲。乾隆被這一聲響弄醒了,紫薇只得將門
關上,和皇上絮叨地談著雨荷一切。
爾康和永琪兩人在房裡談論所見的景況,爾康快瘋狂了,又是激動、又是無奈、又
是皺眉、又是搖頭。永琪說可能只是兩人太緊張,小燕子也在場,理當不致令事情
發展太離譜。爾康本希望和盤托出真相,永琪反對,爾康也只能含淚忍住。永琪要
他去找紫薇問清楚,爾康也只能這樣做了,卻仍擔心而無可奈何。
次晨,爾康早守在一旁,見紫薇一出房門,立即上前拉了她就往庭園去。爾康激動
焦躁地問到底皇上和她說了什麼,紫薇說已進入情況,他不信,瞪大眼睛,雙眉緊
鎖,問她:「你確定老爺只是把你當一個晚輩嗎?怎麼我看就覺得不像。」紫薇要
他相信自己,他說當然相信她,但仍有疑慮:「可是......可是......」紫薇四下望望無
人,深情地抱住爾康,他輕震了一下,轉頭看著紫薇,並伸手握著她,她微笑而堅
定地告訴他:「不要可是了,沒有可是,我是那麼那麼的愛你,怎麼會讓自己危險
呢。」爾康點頭表示相信她,她又說如果情況不能控制了,就會揭露真相。爾康聽
了紫薇的保證,才稍微平靜下來,他也叮嚀若回宮後情況仍不明朗,就要和她遠走
高飛。
一個人在戀愛中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掌控權,其餘就由對方所控制了。愛一個人太深
,常會有掌握不住對方的感覺,與其說是對對方沒信心,倒不如說是沒有自信心!
紫薇適時拋下禮教,主動擁抱爾康,這對他而言,是莫大的鼓舞,爾康為情所困到
不知所措,紫薇的表白正好令他重拾自信心!聽說很多女生也常問男生愛不愛自己
,男生常覺得無聊,偏偏她又天天問、時時問,如果「愛」字真的很難啟齒,也可
以用文字表達呀!反正「愛就要讓對方知道」!

(廿八))命在旦夕:
眾人在途中遇一名賣身葬父的小女子,受到地頭無賴欺侮,小燕子拔刀相助,永琪
也傾囊濟急,結果那名喚採蓮的女子,竟緊跟著他不肯走,惹來小燕子的飛醋,搞
得人仰馬翻才算平息。
一行人來到江邊,正有一批文人雅士在吟詩作對,想借詩文拜讀,這群人也不肯給
看,爾康和爾泰搶來給皇上過目,引來這批人的不滿。大家一看,原來,只是附庸
風雅之徒。皇帝要紫薇露一手給他們瞧瞧,這批人果然拜服不已!
這天,在街上有遊藝慶祝活動,小燕子跑到隊伍中看熱鬧,永琪連忙跟上前去,乾
隆命令爾康等人保護。皇上和紫薇遇到賣茶葉蛋的攤販,怎知這攤販老夫婦要來暗
殺乾隆,一刀砍向皇帝,紫薇拼了命擋住那刺向乾隆的一刀。武官們在一片混亂中
趕來保護聖駕,叛逆黨羽眾多,幸虧軍隊及時趕到,將歹徒全數收押。為救紫薇而
先到官府中住下。
人在一瞬間的迅速反應,真的是一種本能,當時來不及思考!以前常有人問一個傻
問題,如果你的妻子和母親同時落水,你會救誰?總覺得這種假設性問題實在有點
無聊,因為竟有人把它當做對方愛情的考驗。不過,對很多人而言,可能子女在內
心的比重遠勝於伴侶吧!我想做過母親或父親的人,一定可以了解!


----閒時再說----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