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解析爾康和紫薇的北京愛情故事{拾壹}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心有千千杰 on September 19, 1998 at 13:27:55:

(卅五)英雄救美:
紫薇三人被關在陰暗的大牢內,真是呼天不應、叫地不靈啊!偏偏來審理的是她們的
死對頭 -- 梁貪官。梁狗官逮到此一報仇時機,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三人。
在狀紙上竟寫著,令妃、福倫一家、五阿哥及紫薇等人是圖謀造反,紫薇不畫押,狗
官就下令狠狠刑求三人,直到畫押為止。沾了鹽水的鞭子死命往三個女子身上抽,她
們決定唱歌抵抗逼供,折騰一番後,梁狗官沒辦法,只好先令收入大牢,次日再審。
第二天,狗官又故技重施,一定要三人認罪,在一陣折騰後,一聲「聖旨到」燃起了
她們的希望,永琪帶來聖旨要狗官立刻放人,狗官不信,永琪、爾泰只好與士兵大打
出手,柳青、柳紅也都趕來助陣。爾康一路閃過侍衛的攻擊,出拳一揮,擊退士兵,
又以劍鞘一擋,來到紫薇面前,救下虛弱的紫薇。小燕子也加入打鬥,本想給狗官一
點教訓。大 家體念紫薇又怕驚擾官兵,只好速速離開宗人府。
這是紫薇三人表現正氣凜然的一段,很為這三個女子感到驕傲!在社會期待的性別角
色影響之下,一直把女性塑造成柔弱、悲憐的形象,我並不是女性主義者,但總覺得
女性在很多方面都不輸給男性,只是被社會壓抑了。很多問題是出現在彼此不夠尊重
!男女之間應是合作而非對立,世界會因兩性關係和諧而更詳和進步。

(卅六)亡命天涯:
柳青和柳紅兄妹倆駕馭馬車急駛在通往濟南的道上,車內是受傷慘重的紫薇等人,爾
康他們正細心照料著。爾康環抱著紫薇,他將外罩衫重新再為紫薇披好,紫薇靜靜地
依偎在他身上。永琪決定和小燕子遠走高飛,小燕子聽了很感動!紫薇問爾康的想法
,爾康也一樣義無反顧不想回頭了。爾康要她別再管皇上了,他輕皺眉頭,不滿地表
示:「那麼心狠手辣,不值得你再為他付出。」爾泰要大家放心,自己會回去受審。
爾康轉頭看著他,內心充滿嘉許和感謝!
馬車停了下來,眾人下車,爾康小心地抱著紫薇下車,攙扶著紫薇,她偎在他的懷中
。爾泰依依不捨地看著每個人,爾康上前與爾泰道別,他感慨地說道,沒想到兜了一
個大圈子,還是走到這一步。紫薇還想說什麼,卻被小燕子打斷,說再不走就來不及
了。永琪和爾康兩人又猶豫起來,爾泰要大家快走,有這樣知心伴侶是值得為愛走天
涯的,便和眾人道別。看著爾泰離去,紫薇忍不住說了心中的話,她跟爾康說,不要
讓爾泰一個人回去,應該是大家一起回去面對皇上。爾康望著漸行漸遠的爾康,心中
五味雜陳,小燕子和金鎖也覺得不想讓爾泰一個人受罪。爾康立刻說,大家還等什麼
,一起回去吧!柳青認為好不容易劫獄成功了,卻要回去受審,實在可惜。紫薇說:
「人要活得坦蕩蕩,要活得心安理得,如果我們的生命建築在爾泰、阿瑪和額娘的痛
苦裡,我們活得還有價值嗎,還有意義嗎。」爾康一聽,義正辭嚴地同意,和柳青、
柳紅道謝、道別過後,幾人瀟灑地上了馬車,調回馬頭,追上爾泰。爾康伸手拉爾泰
上馬車,兩人笑容可掬地似慷慨就義的說:「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溫莎公爵的故事世所傳誦,不過,畢竟是少數人才會這樣做。當男性擁有無上的權利
和財富時,好像就很難克制男性的本然欲望。為什麼現今不少的男性仍希望三妻四妾
,很羨慕左擁右抱?這也是為什麼一個癡情的爾康能令女性觀眾醉心了!我們卻只能
感慨地說,因為像爾康這樣的人真的不多了!
爾康在這段對紫薇所做的細微動作是那麼自然,卻又令人深深感動。真的,愛情到了
後來,會演變成像親情一樣的自然,對方就像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一切都是不經意
的,又偏偏是最體貼人心的。

(卅七)面聖領罪:
乾隆想起前塵往事,也不禁感慨今日種種,在與眾臣商議後,大家都覺得無需追究紫
薇和小燕子的過錯,乾隆樂得立即到宗人府釋放三人。未料,看到爾康三人劫獄後的
情形,龍顏大怒。福倫請求帶兵追回逆子,在追趕途中,正好遇到回頭領罪的小孩。
乾清宮中,皇帝見到三位女子的傷痕累累,小燕子趁勢指稱皇上太狠心,以嚴刑拷打
逼供。皇上見三人傷勢太重,立刻要她們回漱芳齋休息。紫薇請求皇上原諒爾康三人
的劫獄罪行,說這次回來是必輸之賭,唯一的籌碼是皇上的「不忍」,皇上不肯!福
倫求情,爾康也陳詞,幸虧三人前去劫獄,恐怕紫薇等人已被刑求致死。紀曉嵐自獄
中取得逼供罪狀,定了梁狗官死罪。但皇上仍不肯放過爾康等人,小燕子便豁出去說
,從頭到尾都是她一人的錯,她不想要腦袋了!皇上便要殺她,五阿哥請求皇上萬萬
不可。眾人說要死大家一起死!諸位大臣也都來求情,小燕子靈機一動,說自己並沒
有欺騙皇上,皇上昭告天下說是收義女,既是義女就非親身女兒,來欺君之罪!皇上
無話可說,只好饒恕小燕子,他說小燕子刁鑽古怪,殺了也罷!但對其他人,確實有
不忍之心!皇上又對紫薇說:「你用了唯一的籌碼,賭贏了。」紫薇笑著說自己早有
把握會贏。說完便虛脫地昏厥過去,皇上急呼太醫救他的女兒!
有好幾次爾康要上前去抱紫薇,都被皇上撥開,讓我想到女婿和岳丈之間的微妙關係
。在嫁女兒時,其實父親的心情比母親更痛!那種在父親心中女兒被女婿搶走的念頭
,絕不亞於在母親心中兒子被媳婦搶走的心情。早在女婿追女兒時,父親就會吃味了
,只是因為女婿和岳父住在一起的不多,這個問題就淡化了。

----下回完結----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