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預告篇(四)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蠍子 on March 27, 1999 at 01:36:09:

【看到了!續集】
看到各路人馬對十秒鐘的吻戲有各種爭議,讓蠍子有點訝異?!可能是因為當初是以輕輕鬆鬆、熱熱切切、歡歡喜喜、驚驚奇奇的心態來看,因此對於這場戲是抱持著毫無負擔的心情來對待的,雖然笑得很不淑女,但反正瘋狂不只這一回!
雖然有點慢(蠍子本爬得特慢,沒辦法,手腳進化了!)可也忍不住想提出自己的看法!

首先必需再次強調,一直以為:阿姨的每一幕戲、每一場景,都隱含了玄機和伏筆;戲若沒看到結局,書若沒有翻到最後,以任何片斷來評還珠都是過早的!尤其是還珠2!只可說是戲說和討論吧!舉個例子,第一部還珠中隱含了第二部的伏筆?若第二部未開拍,誰知道,爾康要如何拒絕柔情一片的金瑣呢?或者五阿哥究竟是愛江山還是愛美人?第一部中他可從沒表態要放棄皇位!只是要爭取愛情!對這倆人的愛情心路,我也充滿好奇啊!
阿姨在第廿篇留言便說了:「……那場世紀之吻,不是十秒鐘所能表現的。將來看全劇,一定會帶給你們更深的感動。」
對於任何人的演技和投入與否,其實一路走來,一年多了,由還珠1到2很多事真的是越說越混,由那網到這網,由台灣到大陸,隔個太平洋、大西洋也戰,比北約轟炸南斯拉夫還厲害,阿姨都成了聯合國主席!

再換個角度吧!在爾康心中,紫薇是個怎樣的女孩?他又是如何看待和紫薇的這段感情呢?
在他心中,紫薇是個充滿才情、溫婉執著、心地善良、氣度寬廣的女子,他愛她勝於一切!因為是<真愛>,所以對他而言,紫薇的歡喜、快樂、幸福勝於他自己的歡喜、快樂、幸福!因為是<真愛>,所以他敬重她,每每設身處地為她著想!所以在幽幽谷時,他在心中立誓,除非明媒正娶,洞房花燭,否則決不侵犯她!決不讓她變成第二個夏雨荷!所以他告訴父母,除了紫薇,他不要其他女子,一個紫薇勝過無數!
在古代何謂侵犯?像乾隆之於夏雨荷,未婚生女?那孟姜女何以要嫁萬杞良呢?何以又有三從四德?什麼又叫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而紫薇的感情觀呢?夏雨荷一生朝夕盼著早忘了她的乾隆,為情所累,鬱鬱而終!和母親相依為命長大的紫薇,也許面對感情有更大的恐懼和耽心,她的心防有多厚重,從爾康要一再表態,才能換佳人一笑,便不難臆測!而她因母命賣了房子不惜千里跋涉到陌生的北京尋親,更可見她多麼在乎母親的交待,而她母親臨終的最後遺囑是:「紫薇,答應我,永遠不做第二個夏雨荷!」

在此心態下,是什麼前因和緣由讓一向敬重紫薇的爾康會違背誓約-冒犯了紫薇呢?就算是吵架吧!或者紫薇吃晴格格的醋?那又是誰是誰非?(清官難斷家務事啊!)
若是紫薇無理取鬧,那有理解釋不清的爾康,希望藉這一吻傳達什麼?
若是爾康沒處理好四角關係,冰凍三尺惹紫薇太發嬌嗔,那這一吻又代表何義?
也許這不是突如其來的吻,不是冒犯,是早有想法?因為倆人已有婚約,而且彼此情投意合,是熱戀中的愛侶。但以各位對爾康和紫薇一年來的種種研究和了解,想想這一吻可能性多大?
而如果不是早有想法,是突如其來的,那又是要沈醉還是要吃驚或者呆若木雞才是正解呢?也許紫薇該先給爾康一巴掌,然後再由他解釋,然後倆人再前嫌盡釋,然後再吻一次!

是啊!十秒鐘的戲,以什麼心情看待,它就成什麼樣子!也許吻戲長達二三十秒而阿姨這次只是剪了其中部份幾個鏡頭,那…….還是等續集吧! 

【藉酒澆愁】

從皇冠雜誌中得知,爾康和紫薇倆人在吵了生平第一場架後,紫薇會到酒樓內藉酒澆愁,而身為姐姐的小燕子會義憤填膺的相伴,今晚在化平面想像為動畫後,忍不住又開了話匣!

在酒樓內,一身男裝的兩個格格-紫薇和小燕子豪氣干雲、帥氣十足的暢飲,也是男裝的金瑣則一旁忐忑地小口啜飲!
紫薇是越喝越高興,竟拿起酒瓶子這個斟那個倒的邀約眾人,小燕子拿著酒杯是一口又一口!五阿哥嘆息無奈之餘,只得照顧著小燕子;爾康瞪著、看著和平日判若兩人的紫薇,欲言又止,索性轉過頭不看,但一肚子的未竟之語,他的心事寫在臉上、刻在眼底,眼睛看一次,嘴角呡一次!一個頭是轉來又轉去!轉去又轉回!

這時有個不識趣的酒客(或者是有眼光吧!),竟來找紫薇搭訕,雙手便搭在她肩上!而醉得有點糊塗的紫薇尚未了解狀況,那爾康已走了過來,當下正面就是一拳!打得那酒客飛了出去,砸了另一桌酒客!
是爾康愛吃醋?哦!NO!是咱們爾康大人憋了一晚的悶氣沒處發,紫薇藉酒澆愁,強顏歡笑,酒入愁腸愁更愁,他看在眼堙A痛在心堙A吵了架本就難過現更因紫薇的難過而更難過啊!
酒店內登時是瓜子、桌子、酒客、酒杯漫天飛舞,小鄧子們望著主子可全成了苦瓜臉,既幫不上忙又不能勸!而那兩位格格呢?
「乾杯!」紫薇笑得好開心,一手還拎著酒瓶,笑嘻嘻地倒著
「來,喝!」小燕子還是持著那酒杯,姐妹倆,席地而坐,完全不受外力影響,繼續暢飲!
急得那金瑣是要右手攙,還是左手扶,反正全動不了這倆個醉茫茫的格格,直到爾康和永琪來到,趕忙取下倆人酒瓶、酒杯,一人架著一個才離去!
很好奇,不曉得這些人是不是在「會賓樓」喝的!唉!總不能是哥兒們,就砸了人家的店啊!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