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第四集有感---啊~這皇阿瑪實在太多情呀!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姑娘 on April 27, 1999 at 12:11:17:

這第四集前半段可說是賞心悅目, 大隊回族人馬進宮朝覲, 乾隆為招待遠來的阿里和卓特於晚上擺宴款待, 這國宴上還有那精采之娛興節目表演, 先來段中國的京劇, 這阿里和卓此番可也是有備而來, 要他那美若天仙身漾奇香的寶貝女兒獻上一舞, 隨著配樂響起那陣陣來自異域迷樣的邊疆音樂, 就見身段輕柔的含香舞著回族的民族舞蹈, 那畫面是美麗的, 音樂是動人的, 所有人都陶醉在眼前的景致, 唯獨那臉上絲毫不見任何一絲笑容的公主, 她的人是在那台上跳著, 但她的心可也安在? 是不是把心仍留在遙遠的家鄉, 念著家鄉裡的族人, 更掛心著負傷的情郎呢? 壓抑著內心所有的感覺, 她的表情是冷冷的,眼神是遙遠的, 卻更因為那種不容侵犯的高貴神態深深吸引住乾隆皇的目光再也無法從她的身上片刻離開.

當多情的皇上正寵著他的回族公主時, 就不免冷落了這後宮大大小小的眾多妃嬪, 當女人只能依附著男人的寵愛而活著時就有著太多身不由己的悲哀和無奈, 尤其是還要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這男人的愛, 女人的心是死心塌地的只為這良人一人, 而良人的愛就算再多再公平也不夠分配給他所有的女人, 因為無奈所以只能看開, 因為不得不所以只好大量, 想要得到不容取代的地位靠得不是姿色, 因為容顏會老, 靠得不是不擇手段, 因為那會讓人變得面目可憎, 那要靠什麼呢? 我實在無法代替那些多情的男人回答這個問題.

小燕子好打不平為了令妃和皇上說道理, 道理沒說成卻狠狠挨了一記耳刮子, 鬧著要永琪帶她離開皇宮, 永琪好說歹說, 也虧他的情有獨鍾才能將小燕子浮亂的心給稍稍安撫; 爾康為了想要證明愛是可以從一而終的, 所以跟紫薇挑明的說了不能收金瑣的原因, 不過, 這紫薇的思維倒是挺耐人尋味的, 她可以坦然接受爾康納金瑣, 卻無法面對和晴兒共事一夫的刺痛, 為什麼呢? 是因為金瑣自小就跟定了自己, 有一份難以割捨的主僕情誼, 而舊時社會, ㄚ頭不也常常跟著小姐一塊兒陪嫁過去, 所以紫薇可以認同這種婚姻模式, 是不是因為金瑣是親人的意義遠勝過是情敵的挑釁, 紫薇明白金瑣永遠看重在意自己遠超過對爾康的情份, 金瑣是絕不會去和她搶爾康的愛, 但晴兒呢? 晴兒不一樣, 晴兒有比她更高貴的地位, 不遜她的才情和美貌, 一樣的溫柔嫻靜, 更重要的是, 爾康看金瑣是像妹妹般的親人, 可爾康看晴兒是當她是個女人, 是會令他心動的女人, 是會和她搶爾康的愛刮分爾康的情的非常有威脅性的女人呀! 所以她無法忍受將來會令自己心傷神傷的晴兒出現在她和爾康之間吧!

好了, 這第四集的精采佳句, 就屬這爾康最後那句說得好"什麼晴兒, 我心裡只有紫薇!"---雖然不是什麼肉麻得要人命的話, 卻真誠的令人有一種暖在心坎裡的甜蜜, 很窩心呢!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