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尋親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招弟 on March 01, 1999 at 13:27:26:

  『小姐,咱們該走了!』金鎖喚著紫薇,紫薇依依不捨的不願意離開。
  『是啊,小姐,快走吧!逢年過節我一定會到你祖父母及母親墳前處上香,妳放心的去找妳爹吧!』劉媽催促著紫薇趕緊上路。紫薇千萬個不願意,還是得動身起程,離開這個陪伴了她近十八年的地方,她噙著淚、頻頻回首、狠狠的將這裡的一景一物牢牢的記在心裡,『娘,我走了!待我找著了我爹,我會回來的,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二、尋親
  離開濟南老家也好一段日子了,主僕兩人夜以繼日馬不停蹄的趕路,不論刮風下雨、不論烈日當空,從不曾阻撓她們尋親的腳步。這天,來到了濟南的郊外,眼看天色已暗,再望前走肯定沒有客棧可以休息了!『小姐,我好累哦,咱們今天先在這兒找間客棧休息一下吧!』紫薇望著疲憊不堪的金鎖,其實,她也累壞了。只是,她們已經連續趕了好多天的路了,卻還在濟南城郊,照這樣的腳程看來,到北京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小姐,我知道妳想趕快到北京,但是,妳自己的身體也要照顧啊,總不能把自己的身體累壞了吧!』雖然名為主僕,但是最了解紫薇的莫過於金鎖了。從小金鎖陪著紫薇玩、伴著紫薇讀書、聽著紫薇聊心事………,家裡沒有跟紫薇年齡相彷的小孩,只有金鎖可以與她做伴,所以從小紫薇就拿金鎖當妹妹看,一點大小姐的架子也沒有。『好吧,前面有間【悅來客棧】,咱們今兒個就在那裡休息吧!』紫薇說道。

  住進了客棧,紫薇照例檢查她的包袱∼紙扇跟畫卷兒。望著這兩件信物,紫薇想起了母親臨終前的交待:【妳拿著這些東西,到京城找妳爹去,問他:記不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想到母親這一輩子的愛恨情仇,到最後的抑鬱寡歡,終究帶著遺憾來離開人世,紫薇的思緒落入了母親的美麗與哀愁。『小姐,快去梳洗一下好休息囉!』金鎖的聲音打斷了紫薇的思緒,她連忙收起悲傷的心情,將自己梳洗一下準備休息了!

  可憐的這兩個女孩兒看來真的是累壞了,待她們梳洗完畢後,倒頭就沈沈的睡著了。是夜三更天,金鎖忽地被一陣哭泣聲吵醒。『不、不要離開我,娘,娘,您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哪,紫薇還沒能孝順您啊,您答應過我,要看著我上花轎的啊,娘……不要走,不要走……』夢裡的紫薇哭成淚人兒,現實裡的紫薇也淚流滿面,口中直喊著母親不要走。金鎖看到紫薇哭的淚汪汪,連忙低聲喚醒紫薇,『小姐,小姐,快醒醒啊,妳又做夢了!』被金鎖喚醒的紫薇,眼睛有些無神,望了望金鎖,『我又做夢了?』『嗯,』金鎖答道。『小姐,妳一定是太累了,才會又夢到妳母親了。』

  太累了?不,紫薇知道她不是因為太累才夢到母親的,她是因為太思念母親,才又夢到她的。這是她第幾次夢到母親了?她也不知道,一直到現在她還是不能接受母親已經離開她的事實,她甚至希望這是一場夢,就在夢醒時發現,一切又回到從前,回到屬於她的濟南老家,回到母親彈琴吟唱的時候,回到和金鎖撲蝴蝶的庭院,回到最愛抱著她玩的劉媽懷裡………然而…………這些才是夢啊,一個不可能再實現的夢啊,想到這裡,她又不禁潸然淚下。

  『小姐,妳怎麼啦?是不是那裡不舒服?我去給妳倒杯水。』金鎖看見紫薇又掉下淚來,以為她人不舒服,擔心的問道。『不、不、別忙了,我睡個覺,明兒個早上起來就好了。』紫薇體貼金鎖也累了,連忙的回絕。金鎖見紫薇不再堅持,也就順著她的意思。『那妳早點兒睡,明兒個一早咱們還要趕路呢!』兩個人各自抱著心事入睡,唉∼這又是一個輾轉難眠的夜。

  隔天趁著天色未亮之際,紫薇和金鎖將包袱整理好,又再度起程前往北京。<待續>


註:小魚,都是妳啦,害我不敢寫的比妳少,又不敢寫的比妳爛,可是,招弟國中沒讀好,既不懂歷史,又不懂地理的,本想跟妳寫的一樣:【既是小說,當然與史實無涉。】,我也想寫:【既是小說,當然與地理無涉。】可是,我又不是在寫科幻小說,怎麼能與地理無關呢?嗚嗚∼∼小魚,人家的壓力很大耶!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