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天上人間》梗概(36—40)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烈焰雪 on July 23, 2003 at 08:11:23:

第三十六集:

  永琪伤及胳膊,小燕子自责不已,后悔自己的冲动害永琪受伤。永琪十分谅解小燕子这些日子以来的矛盾与煎熬,他不能帮她分担,与知画的事,还造成小燕子心里更大的痛苦,永琪为此深感歉疚,小燕子为了他,放弃自由,放弃原有的生活,甚至放弃报仇的念头,勉强继续在宫里生活,如果不是知画刻意让此事爆光,也许皇阿玛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竟是
小燕子的杀父仇人,小燕子也将一直活在矛盾与痛苦中。若他的受伤能化解皇阿玛和小燕子之间的仇恨,要他伤几百次都愿意。藏了好久的身世秘密终于拆穿,他们俩反而有了如释重负之感。无论皇阿玛的决定如何,顶多“要头一颗,要命一条”。只要他们能永远在一起,什么都不怕。

  乾隆留下紫薇,仔细问了整件事的经过,紫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皇阿玛终于明白了方之航的故事。紫薇请皇阿玛试着理解萧剑,萧剑若存心报仇,不会等到现在,他始终不愿做官也是有苦衷。对于老佛爷囚禁众人,永琪被迫娶知画,乾隆也到现在才恍然大悟,小燕子一天到晚对他掀眉蹬眼,也是这个原因。没想到短短的时间,竟能发现这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乾隆也不禁感叹起命运弄人!紫薇请求皇阿玛宽容以对,毕竟,没有人愿意发生这些事,他们几个各有各的煎熬,各有各的矛盾,也各有各的苦衷,皇阿玛一直是懂情之人,一定能明白。紫薇的话,乾隆默然无语。

  尔康无意中答应了娶慕沙,再怎么不愿,也得同意。至此,尔康全然死心,染上了毒瘾,终生戒不掉,又回不了北京,不能和紫薇在一起,生不如死,娶不娶慕沙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了。尔康问慕沙是否有摆脱毒瘾的可能,想戒毒没有别的方法,就是不吃而已。但是,戒毒的过程会非常的痛苦,有人甚至咬舌自尽。尔康决定趁慕沙不在,再试一次,希望能顺利戒毒,摆脱毒瘾,才有重新开始的可能,如果往后的岁月再也见不到紫薇,他不知道是否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尔康身上仿佛有几万只蚂蚁在爬动,痛不欲生时,慕沙带着大夫和巫师冲了进来。尔康仿佛已丧失了理智,见药就抢,也在同一瞬间,戒毒的信念让他摔去手中的银珠粉,痛苦不堪的样子,实在可怜。大夫认为尔康的毒瘾太深,要成功戒毒实在太难了。于是,反倒又加了一味药在银珠粉中,服下银珠粉的尔康,只觉得轻飘飘的,像是坠入云端般的感觉,好像可以忘记现实的残酷,飘在云端,无忧无愁,也许还可以梦见朝思暮想的紫薇。这是尔康的悲哀,又何尝不是紫薇与众人的悲哀,慕沙开始同情尔康,却依然固执的要将这样的尔康留在身边。

  乾隆花了两天的时间,彻底了解方之航一案的前因后果,终于查清楚之后,召来众人,当面解释了这件事。原来,二十五年前,方之航当任浙江巡抚,是位极有才气的文官,后来竟遭人陷害,乾隆本无意杀他,却在一连串的阴差阳错之下,成了间接杀害方之航的凶手。当然,方之航本人是否有反清思想,这也是关键之一,然而,乾隆本无意处死他,这也是事实,最让人震惊的是,陷害方之航的人,身份虽一直受到刑部保护,最后,乾隆查出此人就是山东巡抚方式舟,去年南巡时欺上瞒下,被孩子们拆穿,已斩首示众。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陋”。无意之中,小燕子和萧剑已报杀父之仇。一切的前因后果,在乾隆仔细的阐清之后,终于有了结果,小燕子和萧剑也终于明白,父母的死,并不全是皇上的错,想起这一切,还是令人感叹莫名!乾隆想起小燕子曾带给他的快乐:南巡时,为了让他开心,当小二、背菜单、唱戏、跳舞、背成语大全,以及许多小燕子的著名诗句“抬头见老鼠,低头见蟑螂”等等,若无杀父之仇,他不会失去小燕子这个开心果,想起来仍有些感伤。即使再难舍,他仍决定放掉他们,也让这段仇恨就此烟消云散。

  第三十七集:

  太后仍有些怀疑萧剑和小燕子是否真能放下仇恨,众人全为他们俩担保。小燕子也感叹不已,为了杀父之仇,她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失去欢笑,失去永琪,失去皇阿玛,也变不回原来快乐的小燕子了。永琪决定为小燕子放弃江山,随小燕子浪迹天涯去,清缅大战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的体会,能与相爱的人长相厮守,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乾隆瞭然于心,成全永琪的选择,他们走出后,乾隆会立刻召告天下五阿哥病逝,从此,父子俩相间见的机会就很难了。永琪心里感到一阵惆怅,分离的时刻似乎已近在眼前。乾隆将晴儿指给了萧剑,希望晴儿的陪伴能弥补萧剑二十年来的孤苦,萧剑终于心服谢恩,此生能拥有晴儿,就是上天给他最大的福份。于是,这件大事就在乾隆宽容的处理下,圆满解决。虽然结局令人有些伤感,却不后悔所有的决定,记得曾经共有的欢乐时光,必须放手时,也能潇洒的面对,轰轰烈烈把握灿烂年华,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吧!

  永琪与知画最后一次深谈,诚恳的要知画放弃他,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知画不愿,虽然她曾经不择手段的做出一些伤害永琪和小燕子的事,但最终目的还是“爱永琪”。永琪的驟然离去,将成为她心头永远的痛,这个无福晋也失去了意义。永琪深知亏欠知画,也为曾加诸于她身上的折磨愧疚,但是,他无法为了这些愧疚放弃小燕子,小燕子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失去小燕子就等于失去了全世界。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一定不会娶知画,宁愿以他的生命换萧剑的生命,也不愿以这样的方式断送一个女孩的终生幸福,婚姻里如果没有爱,是最悲哀的事啊!

  老佛爷实在舍不得晴儿,将从不离身的翠玉项链送给晴儿当嫁妆,那是老佛爷最珍贵的情意。要晴儿和萧剑好好过日子,为萧剑生儿育女,也算是弥补皇上对方家的歉意。最后,很高兴能看到晴儿得到幸福,她也能放心了。老佛爷的如此厚爱还是让晴儿落了泪,能在老佛爷身边,倍受宠爱,还在最后得到老佛爷的祝福,曾经以为注定遗憾,如今也已不复存在,晴儿感谢老佛爷给她幸福的圆满感觉。小燕子与皇后告别,皇后卧病在床,眼见小燕子前来告别,有些伤感,依然赞成小燕子离开皇宫,重新开始自己想要的生活,人生总要有舍才有得。小燕子依依难舍,想到要离开皇宫,离开熟悉的人与事,还是有说不出的难过。

  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得知两位格格和五阿哥即将离开皇宫,说什么都舍不得。小燕子会请令妃做主将明月、彩霞嫁出去,希望她们也能有很好的归宿,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别再被皇宫束缚,不会再被别人呼来唤去。小燕子的好,奴才们始终牢牢记得,这个一直教她们“平等论”的还珠格格,是皇宫里的传奇人物,更是他们心底最好的主子。明月、彩霞不愿嫁人,小邓子、小卓子也执意等格格们和五阿哥回来,这份深情厚谊,还是让小燕子红了眼眶。

  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众人一一话别,过往的恩怨也将留在记忆深处。最后,知画抱着绵億送永琪,心里仍抱着一丝期盼。永琪看着小小的绵億,想到将与孩子永远分开,忍不住紧拥住绵億,希望绵億能在知画的教养下,成为一个好孩子,他的爱将永远陪在绵億身边。永琪与知画话别,知画仍坚守着等待永琪回来的决心,永琪无奈,却只能就此别过。于是,他们终于离开了皇宫,往营救尔康的路途上勇敢前行,紫薇的心早已飞到缅甸,飞向尔康身边。

  缅甸花园,尔康不知何故攀上屋顶,强烈的药效让他有些飘飘然,不知不觉却吐露出真心话,他心心念念的一切都是紫薇,即使残破的身体已配不上紫薇,但他的灵魂纯洁如昔,始终与紫薇相偎相依。恍惚中,坠落草丛间,慕沙震动不已,赶忙救起尔康。

  第三十八集:

  几十匹快马与一辆马车疾驰在郊外的路上,福伦和萧剑骑马在前,萧剑希望能在七月二十五日之前赶到三江城,因此,竭尽所能拼命赶路。马车上,小燕子正帮永琪包扎伤口,一不小心扯动了伤口,永琪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小燕子不忍心,也终于懂得永琪的爱与牵挂。晴儿期盼着三对再聚首的日子,紫薇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凝眸间,一对鸟儿温柔的停在紫薇的手上,紫薇心有所感,相信尔康就在离他们不远之处。

  经过一番折腾,尔康坠地竟也只受了点伤,大夫和巫师都认定他是一个福大之人,慕沙松了口气,却没想到尔康依然不为所动,即使面临死亡亦无所惧。尔康的心早在几次惊天动地的折磨下,缓缓死绝,人生早已没有任何希望,只能拖着残破的身体,再不愿也得苟且偷生。

  客栈房内,众人已换上缅甸服装,明天他们就到达缅甸境内了。萧剑找了三个会说缅甸话的朋友帮忙,大家假扮成中国商人,行李全是中国的绸缎首饰,缅甸边境离三江城还有好一段路,他们得多加小心。萧剑终于说出拼命赶路的原因:明天就是七月十五日,正是缅甸一年一度的“灯火节”,如果困在宫里的大清将军“天马”是尔康,那么,明天就是天马与八公主成亲的日子。一路上为顾及紫薇的感觉,萧剑始终只字未提,而今已箭在弦上,不说也不行了。紫薇的脸色一阵苍白,但同时也闪过坚毅的神情,不管尔康是否另娶,她只要知道尔康平安活下去就好。

  灯火节当日,缅甸宫里灯火辉煌,耀眼无比,宫外也处处挂满了各种灯饰,将缅甸的街道妆点出一种灿烂无边的色泽,百姓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采。宫里,即将成为新娘的慕沙,开心的穿上精挑细选的新娘礼服,艳光四射的美丽,映衬着灿烂灯火,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天马,幸福应该就在不远处。只有一脸秃败的尔康与一切格格不入,对一切似乎都已麻木,突然想起紫薇,他却要做别人的新郎了,心里一阵痛,他反悔了!不管能不能再见到紫薇,他都不能娶慕沙,即使活不下去,也不能对不起紫薇。尔康临阵脱逃,大大刺激了慕沙,却见尔康宁死也不愿娶她,慕沙也终于彻底觉悟,不属于她的人,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是徒然,只是增加对方的痛苦罢了。猛白威胁尔康若不娶慕沙,别想活命,生与死对尔康而言已经无所谓了,慕沙最后问了一句,让尔康在这么痛苦的时候依然支持下去的力量是什么?尔康只有两个字:紫薇。慕沙决定不要尔康了,她不能要一个心里永远只有别的女人的丈夫,虽然还是心有不甘,但她也为尔康这样的爱情心折,准备了几包银珠粉,一把小刀,一点银子,要尔康永远离开缅甸,即使毒瘾发作,或是身无分文,都不准再回来。慕沙终于愿意放掉尔康,尔康心生感激,不管离开缅甸皇宫他能否存活,至少他死前的一刻,身体和灵魂能自由飞翔,他要飞回他的家,飞回紫薇身边。慕沙带尔康从后门走,走出皇宫之后,两人从此形同陌路。尔康寄予无限祝福,希望慕沙能找到生命中最好的恋人,爱她像他爱紫薇一样深。

  众人等在缅甸皇宫前,却久候不见尔康出现,突然看见猛白和慕沙的出现,平静的宣布:天马少爷已于半个时辰前因病过逝,非常遗憾!今天是缅甸一年一度的灯火节,请大家继续跳舞欢送天马的灵魂。众人措愕不已,紫薇难以置信,一不小心与大家走失,一个人走在热闹的街道上,街道两旁镶着由彩色灯串连的灯链,百姓们在节上放烟火,美丽夺目的光芒教人看得眼花缭乱,紫薇只是盲目的走着。走在街上的尔康,毒瘾发作,狼狈不堪,想吃包银珠粉,然而,一想到只有无包,只好忍住痛苦,想靠意志力撑过就好。他做梦都想不到,心心念念的紫薇与他相距不到一段路,一不留神,被人撞倒在地,就这么与紫薇擦肩而过。

  第三十九集:

  侍卫找到被人群冲散的紫薇,紫薇诉说着刚才仿佛看到尔康,萧剑派人打听出天马逃走,印证了紫薇的话。萧剑拿出一首天马常写的诗,紫薇一看,立刻泪眼朦胧,这不正是尔康最喜欢的诗吗?紫薇想着这段时间里,尔康又是大牢、苦刑、跳楼,这么多的磨难加诸在尔康的身上,实在教她痛心不已。众人商议着接下来该上哪儿去找尔康?萧剑仔细研究了往云南的路线,先是大山、木邦、宛顶、才到云南,他们决定往下一站继续去寻找尔康。

  尔康一个人瑟缩在庙里,突然有几个地痞流氓上前找麻烦,一把抢去尔康的银子和救命的银朱粉,武功尽失的尔康,仍然使尽全力抵抗。就在最危机的时刻,幸有一绰号三爷的男子出手相救,尔康才能全身而退。尔康欲前往云南,三爷认为以尔康目前的身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即使困难,尔康仍要想尽办法离开缅甸,他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土地。

  众人在前往寻找尔康的路途上,然而,人海茫茫,这么大的地方怎么才能找到尔康,成为目前最大的难题。大家热烈的讨论着,唯有紫薇沉默不语,忽然,有只鸟儿飞过紫薇身边,往来时路飞去,紫薇心有所感,她认为尔康一定还未离开三江城,永琪当机立断将一半的武士留下,另一半则先前往云南见总督,尔康若已到云南,一定会先去找云南总督求助,才能尽快回到北京。他们几个人也决定分两路寻找尔康,像浪迹天涯时一样,走到哪儿都留下记号,不管走得再远,也不会失散。

  永琪与小燕子带着紫薇来到三江城的市集里,这儿是三江城人最多的地方,能不能找到尔康也得碰碰运气。这样的盲目的搜寻,依然有着紫薇最深的期盼。市集上,尔康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满脸胡子与伤疤,形容枯槁,几乎不成人形。他突然伸手扒了一个女人的钱包,那女人当场喊抓贼,小燕子听见捉贼,不管身在何方立即飞奔过去,紫薇转眼一看,与尔康四目交会,尔康一看到紫薇,没命的往前奔逃,紫薇不顾一切往前追去,小燕子和永琪原本不相信,听紫薇声声叫唤,也不得不相信紫薇,跟着开始一场追逐。一会儿已不见尔康踪影,尔康自惭形秽,不愿见紫薇,竟爬进猪棚里,紫薇知道尔康在里边,温柔的叫着尔康,她要跟着走进去了。尔康一惊,不愿紫薇进来,急忙出来还想再逃,紫薇跟在他身后,不小心被石头绊倒,尔康不忍心,紫薇就一步步的爬想尔康,口中说着:“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尔康动也不动,一滴泪滑落胸前,紫薇终于碰触到尔康,忍不住紧紧拥住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尔康,小燕子和永琪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尔康与紫薇砸再相见,恍如隔世,尔康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紫薇,更没想到会在自己最不堪的时候,他拒绝和紫薇他们一起回去,只想任自己自生自灭,等到银朱粉吃完,也到了他结束的时刻。不管尔康变成什么惨况,他依然是紫薇永远的尔康。永琪看到昔日风度翩翩的尔康,几乎变成另一个人,,再度想起尔康在战场上受的苦,死里逃生有多么不容易,终于活了下来却武功尽失,且染上不知名的毒瘾,这对一个习武之人是多么大的讽刺,特别又是这么骄傲的尔康。尔康的神情有一种前所未见的绝望与凄然,紫薇却早已下定决心,尔康在哪儿,她就在哪儿,路远迢迢的来到缅甸,她要找回那个离开她时意气风发,健康明朗的尔康。

  尔康急于摆脱他们,心想也许紫薇对他失望透顶之后,就会离开了。于是,他不再搭理紫薇,将紫薇的关切全关在心门外,以为只要够冷漠就能断绝紫薇的希望。小燕子看着尔康自甘堕落的样子,想起紫薇为尔康魂牵梦萦般的痴情,忍不住为紫薇心痛莫名。怒斥尔康,失去他的这段日子,没有一个人过得好,紫薇痛苦,甚至不要东儿;福大人和福晋只能以泪洗面;永琪只要一想起他,就自责不已,对一切仿佛失去了感觉。大家这么爱尔康,他怎么忍心视而不见,怎么不愿试着为紫薇重振作?晴儿还期待着他们三对一同到大理开始新生活,尔康怎么忍心再度粉碎所有人的希望?还有小东儿,已经好久没看到阿玛了,尔康怎么能不让自己好起来?

  第四十集:

  小燕子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尔康脸色惨白,浑身痉挛,无法控制的在地上翻滚着,尔康的毒瘾又发作了,五包银朱粉以及和三哥买的白面已全部吃完。没有药,他的痛苦一次比一次深,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笼罩在身旁,他不能让紫薇看到他这个样子,紫薇怎么受得了,永琪和小燕子一阵心惊,第一次看到毒瘾发作的情况。紫薇不顾一切的扑向尔康,紧紧抱着他,希望能给尔康一点温度,但是,尔康像是失去理智似的,用力推开紫薇,紫薇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永琪一看情况不对,和小燕子合力将尔康制服,决定先用绳子将尔康绑起来,即使失去武功,尔康原有的底子还在,力气依然惊人。紫薇泪眼看着尔康,请求尔康为她勇敢一点,一定要撑过去,尔康仿佛充耳不闻,实在没办法了,永琪只好一掌打昏尔康。

  不远处的萧剑和晴儿,看到小燕子沿路留下的记号,也找到了破庙。萧剑一看就知道尔康染上了毒瘾,而且是已经很深的毒瘾。紫薇问该怎么样才能帮尔康戒毒,萧剑无奈的摇摇头,戒毒别无他法,就是不碰而已。这个过程非常辛苦,很多人忍不了痛苦,在戒毒的过程中自我了断,因为死和戒毒相较,或许死的解脱快一些。紫薇听得冷汗直冒,难受不已。萧剑安慰大家,虽然很难但还是有人成功,只要度过几次毒瘾发作期,慢慢的,痛苦的症状会逐渐减轻,等到完全戒掉,尔康的功力应该也会恢复了。为了尔康,紫薇脆弱的心再度坚定了起来,擦去泪水,她一定要找回原来的尔康。众人开始计划怎么帮尔康,首先,先将尔康带离破庙,尔康的身体除了倍受毒品摧残外,长期的营养不良,才让他几乎变成另一个人。紫薇用心的照顾尔康,尔康醒来后,依旧漠然无语,他的心几乎被痛苦的感觉啃蚀殆尽,他不要紫薇跟在身旁受苦,他舍不得。

  不久之后,尔康的毒瘾再度发作,这次还是将他捆绑起来,萧剑将一条毛巾塞至尔康嘴里,怕他在痛楚之下不自觉咬舌自尽。所有人全退出了房门外,只有紫薇留在尔康身旁,紫薇和尔康说话,或是弹琴唱歌给他听,唱着尔康离去时,她为他谱写的新歌,一字一句都是她的相思。原本已近发狂的尔康,在紫薇轻柔婉转的歌声里,渐渐获得平静,紫薇像是尔康的意志力,在他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依然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他流浪多时的心,也在紫薇温柔的眼神里,找到回家的感觉。于是,一次、两次、三次……尔康就在紫薇悉心的照顾之下,毒瘾慢慢减轻,终于不再需要银朱粉,尔康也终于找回了自己,因为紫薇。

  告别毒瘾,尔康彷若再世为人,他终于恢复了武功,也终于能牢牢的抱住紫薇,感谢上苍将这么美好的紫薇给了他,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他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紫薇,好像活下去就是为了她。等尔康身体慢慢复原,他和紫薇决定先回北京,好久没见到阿玛、额娘,还有心爱的东儿,真的好想他们。至于其他人,就照原定计划先回大理,他们许重聚于大理的心愿,而后,互道珍重!

  小燕子等人到了大理,却怎么也找不着含香和蒙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回到回疆了?但是看到云南山明水秀,又是萧剑继父的家乡,大家就在大理落地生根了。后来,听说大理有个蝴蝶泉,蝴蝶泉有种种传说,他们就猜测着,含香一定在蝴蝶泉边住过。如今不知那些美丽的蝴蝶,是在人间,还是天上?但是,他们知道,只要人间有爱,天上人间,都是天堂!当然,对永琪而言,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学着去做一个“普通人”,在这份学习中,他也有许多挫折和不适应。却在小燕子的陪伴下,逐渐成了一个“不凡”的“平凡人”。

  小燕子,由原本的市井小姑娘,至飞入皇宫成凤凰,从胡闹任性到成熟懂事,一路跌跌撞撞,却始终有永琪真爱相伴,此后,她不再是“还珠格格”,她是永琪的妻子,小小燕子的母亲,她将用最温暖的心,守护她至爱之人,直到地老天荒。

  紫薇,由济南到京城千里寻父,起遇尔康,改写了整个生命。“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是紫薇最初的誓言,也是尔康一生的承诺。几经风雨,紫薇由怯懦到勇敢,为爱不顾山水路迢迢,上苍是公平的,紫薇和尔康最终能得到人生最大的幸福,地久天长,永不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