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e: 爾康、簫劍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蠍子 on June 24, 1999 at 07:16:40:

加入以下討論: 爾康、簫劍的談話 作者是 Emma on June 23, 1999 at 12:35:12:

簫劍這血海深仇暪在心堣Q多年了,首先他到底是想不想報?這點便叫人深思!
他真的想報嗎?還是因為從小便以「報仇」為人生目標之一,久了就變得「非報不可」?

在他離開師父時,曾發過誓:絕不傷人性命!所以那個「仇恨」,壓在心底,儘管沉重,卻從來不是他生命的主題!~~~說似輕鬆,但何謂沉重?心沉甸甸的人,行止如何瀟灑?心媕ㄤ菑j石頭的人,面對日出日落,如何不蒼桑落寞?十多年了!
認識爾康等人後,因為受到他們熱情的感動,他錯過了生平第一次報仇的機會?~~~這是等了十多年的機會,他竟就此錯過?是被爾康眾人的熱情感動,在放棄的剎那,他心媟Q必也「如釋重負」吧!不是不報,是朋友義重如山,而他簫劍一向重視朋友!可是當獨處時,他必也有他的錐心之痛,朋友義和父母家仇,在這天平上他竟是選擇了前者!
他很疼小燕子,卻一直無法接受永琪,也許是在無形中,把對乾隆的恨轉移到永琪身上吧!那他為什麼可以接受紫薇呢?同樣是乾隆的子女?或者這也是他的驕傲,一個像他這樣的江湖俠客,怎能遷怒到這樣一個柔柔弱弱,無殺雞能力的弱女子?何況紫薇又和小燕子情同姐妹,同樣來自民間,同樣上斷頭台!

一行8人逃亡,天天面對這些人,尤其是永琪和小燕子,他內心的苦澀和矛盾別說多大就有多大。

永琪從小生長在那宮闈傾軋不斷的皇室之中,為了保護自己,必定已練就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對於他人的心思眼神和態度,他自然比常人敏感,簫劍的態度,他一定也感受到了。爾康自然也有所覺,萍水相逢,恩義越大越令人難安啊!
爾康關心永琪、小燕子、金瑣、柳青兄妹等人,是無庸置疑,而他更在乎關心紫薇的喜怒哀樂,他把紫薇在乎的每一件事都當做是自己的事和責任,而每個人都知道紫薇和小燕子有著焦孟不離的情誼。紫薇如同是爾康的生命,而在紫薇有難他束手無策時,是簫劍救了她!衝著這一點,對他而言,簫劍對他的意義,已不只是「肝膽相照」的朋友,他對簫劍也自然而然的多了一層關心和注意,包括他的過去和未來。

這長長的心路,簫劍一直悶悶地走著,他打算就這麼藏在心底,即使認了妹妹,反正只要不見到乾隆,而永琪又那麼寶貝小燕子,那潛藏的仇恨似乎靜息了!乾隆的出現,讓簫劍那平息的休火山,再度點燃,如果此刻沒有人來和簫劍溝通,那勢必會一發不可收拾,問題是誰能了?

永琪深愛著小燕子,對小燕子的種種好壞他是全體包容,愛屋及烏何況是小燕子的哥哥,於是「小燕子身世真相大白」後,他便忘了曾經有過的懷疑。此刻的他和小燕子是一體的,如果小燕子要報「血海深仇」,那他勢必脫離不了這場風暴!「血海深仇」必成倆人「水深火熱」的開端!
而爾康,這一路走來點滴心頭,「身世大白」反而增強了他的疑竇,此刻的他只是個最愛紫薇的人,是小燕子的哥兒們,是永琪的兄弟,是這四個人中年紀最長的代言人,他必需保護所有的人,防止可能有的傷害!此外他更是簫劍的患難之交,生死至交,他想為他分憂!乾隆的出現,簫劍的失態和激動,讓爾康心中的疑點串連成線!
如果爾康不做不問不說,還有誰能?!
永琪.小燕子不能,紫薇不能-因為她如果要說,必先和爾康商量,試問爾康會讓她以身涉險嗎?而剛新婚的柳青和金瑣不可能,單純的柳紅更不可能了!

爾康對簫劍說了什麼?
首先他把簫劍心堛熒Q法說了出來,像簫劍接近他們的用心和對小燕子、永琪的矛盾。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惟有思想一致,才能溝通,尤其是這種生死大事!
其次他以一個曾經是「御前侍衛」的身份來分析這件事!在乾隆跟前當差5-6年,他從小便被教育要忠君愛國;或者比起當「御前侍衛」,他更想當的是「額駙」吧!只是「御前侍衛」這個身份太叫他熟悉了,而人在面對問題時,總是習慣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去思考,何況這事牽扯皇上、律法,叫爾康用什麼立場說才好呢?其實不管用什麼方法,他的第一信念定是要護皇上、小燕子、永琪、簫劍周全,不能叫紫薇傷心,在這前提下,什麼法都是殊途同歸啊!
此時的簫劍其實一直藉由爾康的話,在分析調整自己的心態!這場談話,讓他把心中的結首次在陽光下敞開,第一次他毫無隱暪地說出對乾隆的恨,對永琪和小燕子的感情由震憾到感動,由感動到接受,由接受到祝福,可是前提是要到大理去!不能回乾隆身邊∼

與其說爾康對簫劍說了什麼,不如說是爾康讓簫劍重新整理內心波動的思緒,也讓簫劍在明白永琪和紫薇的想法後,也明白爾康的想法。(畢竟他曾和永琪在馬車上談過乾隆,和紫薇在刷馬時談過皇阿瑪,還沒和爾康談過)

爾康後來對紫薇說出所有內容,一來是倆人間沒秘密,二來是他的心中也充滿矛盾。
『牽扯到殺父之仇,恐怕誰都無法一笑置之』說出他了解蕭劍的想法,所以當紫薇問他簫劍會守秘密嗎?他說『我不知道!……只有把仇恨徹底忘掉,否則他永遠都會很痛苦』
「饒恕」真的好難,所以爾康認為那是屬於神的而不是人的,所以人總是痛苦,而看在親人眼中更痛苦。爾康當不當得了神?他用情如此之深,難嘍!或者他對所謂的「神仙眷侶」比較有興趣!其實少了七情六慾的神是好還是不好呢?想那紫薇每次都以寬容的心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劫難,或許爾康也耳儒目染了吧!畢竟此時此刻,對他們而言,好不容易可以帶著遊山玩水的心情到大理,不要再生波折,忘了那回憶城的所有恩怨才是快樂真實!

將來會不會有那麼一天,爾康告訴永琪,小燕子的殺父仇人是乾隆?
應該是不可能的吧!因為到了最後,當局者簫劍都對這個「妹妹」的真假有點迷惑了,更妨論一直是旁觀者清的爾康和紫薇!
暪得過一時,是暪不過永遠,可是如果當初便是個錯呢?或者慶幸當初的隱暪吧!

本想三言兩語的,但一講到爾康,就變成了山言量語,怎麼量也量不完似的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