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你是風兒我是雨,萬水千山心相許——周杰廣州、深圳簽售會實況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September 01, 1999 at 20:38:16:

自從知道周杰要到廣州和深圳簽收以后,我每天都在期盼中度過,和芊芊輪流打電話到北京了解最新的消息、聯繫廣東的其他會員,還絞盡腦汁想送什麽禮物給周杰才好,真是忙得不可開交,可是也忙得不亦樂乎。感謝網友cathy的好提議,讓我從中得到啟發,于是馬上行動,不但把大家給周杰的生日賀詞(收集起來竟然有五十多頁)和情人節留言全部打印出來,還精選了部分討論區的優秀文章——遠至已列入經典的心有千千杰的十二篇《解析爾康和紫薇的北京愛情故事》、小魚的《紫燕齋序篇》,近到愛永的《捨得》、心韻的《寄語周杰:揮揮手,大步向前走》,一共五十多篇,一一打印並裝訂成厚厚的一本,準備當面交給周杰。因為我覺得,這些佳作都是大家心血的結晶、是愛杰的表現,也是對周杰莫大的支持和鼓勵,所以不論是新作還是舊作,不論周杰看過沒有,都值得他永遠珍藏。謝謝易如的幫忙,讓我在時間十分緊迫的情況下,仍然能把這項頗為浩大的工程順利完成。
另一件讓我十分興奮的事就是此行將會見到小芬,以前跟小芬聯繫的時候,她就表示如果周杰到廣州簽售的話她很有可能會過來,讓我一有最新消息要及時通知她,所以當簽售會的日期一確定,我就第一時間告知她,小芬不愧是咱們的公關,一口答應說一定會飛過來,差點讓我樂翻了。

28號早上我們幾個廣東的會員約好了搞個小聚會,為了方便,地點就選在周杰舉行簽售的廣州圖書館。一大早我就坐車到廣州,十點多到達后陸續見到了芊芊、易如和新加入的chris,大家一見面就興奮得不得了,七嘴八舌地說個沒完沒了,商量等一下見到周杰后說些什麽、怎樣把我們的禮物送給他。十一點我們在圖書館門口買寫真集的時候,聽到的消息是簽售會從原定的兩點提前到十二點半,我趕快打電話給小芬,知悉她剛到香港,于是我們便找了隔壁一家西餐廳坐下,邊聊天邊等。
十二點十分,我們提早出來走到圖書館門前,發現搭起的台前已掛上了“特邀《還珠格格》爾康扮演者周杰先生現場售書簽名”的橫幅,旁邊用繩子攔著,已有二十幾個人在排隊,我們連忙跟在后面,眼看著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竟變得越來越黑,烏雲低垂,十分擔心會下雨,可是陸陸續續又有許多人來排隊,似乎全無視于天氣的情況,而且人人手中都拿著一本寫真集。我們四人一邊排隊一邊談論著上次深圳的見聞,引得前后的人都豎起耳朵聽我們講話。
一直等到一點五分,周杰的車終于到了,人群馬上騷動起來,所有人都翹頸相望,我們這些排在較前面的人更是拼命翹起腳尖,伸長脖子,好多看他一眼。衹見周杰穿著白色的衣服,戴著帽子和墨鏡,在一片歡呼聲中走上台,簽售會隨即開始。起先每次祇放一兩個人上台,簽完名后就從另一邊下台,后來可能鑒于天氣不好,為了節省時間,變成三四個人一起上,依此速度很快就會輪到我們,可小芬還沒有趕到,正焦急電話就響了,小芬說她剛上計程車正在趕來,我告訴她簽售會已開始,一個勁地催她快一點。
掛斷電話后就輪到我們了,我和芊芊一步一步地走上台去,走得越近,我的心情就越緊張,腦子裡一片混亂,終于來到周杰面前,一不小心卻讓夾在書裡寫著我名字的紙條掉了出來,天啊!我趕快拾起來夾回書裡,然后非常規矩地把書放在他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周杰抬頭看見我,主動伸出手來,我呆了一下,連忙也伸出手跟他相握,激動之下好不容易才擠出又驚又喜的一句:“你認得我嗎?”周杰微笑地答:“認得啊。”我的心“怦怦怦怦”地跳得好快,趕快把滿載大家心意的袋子遞上:“這是送給你的。”“謝謝。”周杰親手接過放在桌面上。我抓緊機會說:“請幫我簽上我的名字。”他問:“霜融是吧?”我連忙點頭,看他似乎一下子想不起是哪兩個字的樣子,連忙把書翻開讓他看那紙條,嘴裡說著:“紙條上寫著……”話沒說完就啞掉了,因為書一打開卻什麽也沒有看到,我有些傻眼了,坐在周杰旁邊的小姐說:“紙條?我夾在后面了。”手忙腳亂地好不容易翻出來,我指給他看,趁著他寫字的空隙告訴他:“台灣的小芬過來了呢!是特地來參加你的簽售會的,等一下就到。”周杰有些意外:“是嗎?”(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周杰簽名的時候往往聽不太清楚別人說的話,上次在深圳時也是這樣,也許是太專心的緣故吧。)我細細地看了他幾眼,覺得他好像很累很疲倦的樣子,似乎不想多說話,加上我自己又緊張得要命,所以就沒有再說什麽,簽好名后旁邊的保安猛催著我下台,無奈之下我祇有依依不捨地離開,下來后把書打開,看到他寫的是“霜融,祝幸福快樂!周杰”。過了一會,芊芊、易如、chris相繼下來了,大家都興奮得不得了,紛紛打開自己的書,才發現周杰寫給我們四個人的句子都不一樣,難得他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想得如此周到,真讓我們感動得無以復加!
我們擠到台前,想好歹也拍幾張照片,可是人太多,而且十幾個保安排成一排地站在台上擋住,防止有人沖上台,結果別說拍照,就是看到他也難。才站了沒多久,天就開始下雨,初時衹是細雨紛紛,大家都不當一回事,可雨勢漸漸大起來,由于當天早上還是麗日晴天,很多人都沒有帶雨傘,所以我們剛打開傘,旁邊的幾個女孩子就紛紛衝到我們的傘底,本來我也不計較,離譜的是隨着雨勢的加大,她們拼命把傘往自己那邊拉,我手上還提著紙袋子,里面裝的可是我當寶一樣的皇冠、錄音帶和照片,如果淋濕了那還得了?我衹好很不客氣地說:“妳們不要搶我的傘,我的東西要淋濕了!”她們這才有所收斂。台上的簽名還在繼續,可頂上本用來遮太陽的塑料布竟漏起水來,而且還很嚴重,一下子台裡台外都下雨,工作人員忙拿來一把大陽傘為周杰遮著,一個女孩子祇顧著站在桌子前等他簽名,頭上漏水淋濕了身子也渾然不覺,周杰見狀連忙叫她稍為站過一點。很快地大雨傾盤而下,四周的人群頓時作鳥獸散,有的跑到附近的屋檐下,有的干脆衝上台去,我們也越過繩子上了台,十幾個保安見狀團團圍著周杰,不准影迷接近,芊芊跟易如拼命擠到前排向他招手,我因為提著的東西太重,又舉著雨傘,根本擠不上去,衹能站在后面,從人群縫中偶爾看他一眼,衹看到還有幾個女孩子請他簽名,其中一個為了替朋友拍照,自己站在漏水的地方,身子淋濕了也不管。我見此情況知道簽售會一定會提前結束,可小芬還沒有到,想到她特地趕來廣州卻見不到周杰,就替她難過。
到了一點四十分,雨實在太大,而且堅持留下的人都已經拿到了簽名,所以簽售會真的提前結束,多位保安簇擁著周杰從我們身邊下台去,芊芊非常幸運地還跟他握了一下手,車子開到台下,周杰很快地上了車,車門關上了,隨即又打開,我在台上越過眾人頭頂,看到一個穿黑衣服的女孩正站在車門旁跟周杰說話,然后也上了車,車子旋即開走了。原以為那是工作人員,事后才知道那竟然是我以為趕不及過來的小芬。人生的際遇就是這樣,差之毫厘,謬以千里,我跟小芬的擦肩而過,使我同時失去了可能跟周杰更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周杰雖然走了,可還要等小芬和怡君,所以我們四人又回到西餐廳,邊等邊興致高昂地談論著剛才的經過,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直到三點多還沒有接到小芬的電話,我們都百思不得其解——她不可能還沒有趕到,即使到了看不到我,也應該第一時間打電話才對,所以我有些擔心,不知道出啥事了,接連撥了好多次小芬留給我的兩個電話號碼,但不知道是撥法不對還是怎的,老提示說空號、號碼無效。四點五十分,我們已換過好几個話題,小芬跟怡君還是音訊杳然,易如和chris都要回家了,我們約好如果她們29號到深圳的話電話聯絡,隨后就分手了。我跟芊芊商量,決定干脆到火車站等她們,一路上我用IC卡、公共電話撥打過許多次仍然不成功,衹好先坐地鐵到火車站,找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廳坐下,打電話聯繫上北京的吳小姐,告訴她小芬來了,問能不能安排跟周杰見一面,她說應該沒有問題,不過周杰還在去深圳的路上,讓我稍后再打給她,我聽了又高興又心急,趕快再嘗試撥小芬的手機,這次終于接通了,可是通話質量很差,祇聽到她說已經在深圳了,等一下再打給我。芊芊提議我們先吃點東西,如果等到七點怡君還不到我們衹好先去深圳跟小芬會合,小芬的電話很快就來了,原來之前她的電池被淋濕了,電話不能用,直到現在才修好,我告訴她我們今天晚上有可能見到周杰,然后約好跟她在深圳見面。叫了東西以后我卻吃不下去,生平第一次知道什麽叫食不下嚥,芊芊也接到怡君的電話,說她行程有變,可能去不了深圳,我們都很失望,告訴她這樣會失去跟周杰見面的大好機會,她說會盡力跟家人溝通。小芬隨后又打電話給我,說吳小姐直接聯繫上她了,把跟周杰見面的時間改在29號中午一點鐘,具體地點還不知道,我可以先去找她。我和芊芊馬上到火車站,剛買好票準備上車,又接到筠語的電話,詢問簽售會的情況,我大概講了一下,並說很快就會跟小芬見面。(親愛的筠語,之前幾次跟妳通電話,可是有一句話一直沒有對妳說,那就是妳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哦!)
八點十分我們到達深圳,隨即到小芬所住的酒店找她,才知道她跟朋友出去了,便在咖啡廳等,九點時終于見到了我們這位又偉大又可愛的公關小姐,眼前的小芬笑容可掬,親切和善,聽她詳細說起今天跟我錯過的經過(具體情況請小芬敘述),我祇有扼腕嘆息:或許我跟周杰的緣分不夠,又或許上天也被小芬的誠意打動,特意給她不一樣的奇遇吧。貼心的小芬還特地送我一盒8月1號衛星連線的錄音帶,小芬,我真是太愛太愛妳了!一談起周杰我們就滔滔不絕,直談到十二點,小芬說要回去等筠語的電話,大家這才意猶未盡地分手。當天晚上我住在芊芊家里,一整晚碾轉反側、無法成眠,聽著連線的錄音帶,分辨著筠語、小芬、小菊、媛笙等好姐妹的聲音,想象著當天的情景,完完全全地沉浸其中(媛笙,妳的一句“周杰,你嫁給我吧”怕不把周杰嚇呆了!可惜看不到他當時的表情)。

29號早上七點多起床,趕快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八點多時接到易如的電話,興奮地說她已排除萬難可以趕來深圳。我跟芊芊想到今天又可以見到周杰,就渾身都是力量,昨天的奔波勞累全都拋諸腦后,芊芊把重重的照相機和攝像機都準備好,小芬來電說中午十二點五十分在書城門口集合,會有人帶我們進去二樓的貴賓室跟周杰見面。我們看時間還早,所以喝完茶后就慢慢走路到深圳書城,路上接到chris的電話,才知道她剛參加完開學典禮,正火速趕來深圳。我們經過花店時還精心挑選了一束美美的鮮花,到達書城對面的麥當勞時也不過十一點多,十二點左右易如終于到了,原來她早餐也沒吃就來了,于是一邊叫了東西吃一邊把花束裡卡片寫好,一切準備就緒,祇等時間過去。十二點半一到我們就離開麥當勞,剛出門便接到寧馨兒的電話,原來她也在結束工作后馬上趕來深圳,已經在計程車上,我約她在書城門口等,見面以后才知道她一直都祇跟筠語聯繫,所以還不知道可以跟周杰見面一事。在書城門口我們還見到了香港的朋友,包括翩翩和蘇蘇等,大家互相打了招呼。終于等來了小芬,我們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從書城旁邊的金丰城酒店上三樓,原來亞視堅持要採訪周杰,可是書城是不接待記者的,所以亞視衹好在酒店開了一個房間進行採訪。我們到達后發現,亞視的採訪才剛剛開始,而且起碼要三十五分鐘,沒辦法祇好在門外等候。有一位服務員小姐送完東西從房間里面出來,很興奮地對她的同事說:“他好靚仔哦!”我們聽了以后都笑起來。抓住這個空擋,我們三個趕快跟小芬合照,結果不但照了雙人照,連三人照、大合照都有了。

等到一點四十分,好不容易終于可以進去了,大家都非常心急,門一開就一窩蜂地湧進去,衹見周杰坐在房間里的沙發上,還有一個記者在跟他說話,我連忙先佔了一個好位子,等記者一走開,趕緊把手里的鮮花遞上去:“周杰,這是送給你的,祝妳的簽售會一切順利!”周杰接過花,微笑著看著我說:“謝謝。”香港的朋友也紛紛送上禮物,又遞上書和照片請他簽名,周杰一邊寫字一邊有條不紊地回答大家提出的各種問題,我舉起相機想好好拍幾張照片,可是雖然我距離周杰不到一米,但大家都去跟他握手、送東西,常常十幾只手七上八下的,使我很難捕捉到他的臉,照出來的效果都不怎么好。香港的朋友問到近期的工作安排,周杰說要拍一部香港電影“愛在2000年”,下個月十三號還有可能到香港宣傳,引來她們的一陣歡呼。見面不過十分鐘,工作人員就進來催促周杰,說時間差不多了,要準備出去參加簽售會,周杰答應著手下加快,又簽了好几個名才站起來,最讓我窩心的是聽到他對工作人員說:“記得把我的花拿上。”隨后就在大家的簇擁下離開酒店去書城。我們拿好東西也跟著下去,在外面碰到剛趕到的chris,她十分興奮得說看到周杰了,還跟他握了手。
我們一起回到書城,發現那里簡直已是人山人海,長龍曲曲折折地一直排到書城外面。chirs負責排隊,我跑步進去買寫真集,一進大廳,哇,不得了!周杰所坐的地方里里外外站了十幾層人,圍得水泄不通,根本看不到他,我趕快買了兩本又跑出來繼續排隊。我們前面大概已有三四百人,后面的人也越來越多,透過玻璃窗看到小芬竟然就坐在周杰旁邊,羡慕之下說笑道我們也上去為周杰維持秩序或者負責翻書好了。本來以為肯定要排很久,想不到速度挺快,半小時左右就輪到我們了,我趕快把相機交給小芬請她幫我拍照(小芬啊小芬,照片出來后我才發現妳照到的是芊芊,我祇剩了半個頭,有沒有搞錯?),因為有了昨天的經驗,心情沒有那麽緊張,把書翻開,指著事先寫在紙條上的名字對周杰說:“這是我的真名哦!”周杰看著我,露出詫異的神情,似乎想說什麽(好后悔當時打斷了他的話,到底他想說什麽呢?難道是“妳的名字很好聽”?大家可能要噓聲四起了,拜托拜托,就容我陶醉一下吧!),我卻已經衝口而出問道:“妳有沒有收到我們寄給妳的生日禮物?”周杰邊寫字邊很認真地答:“有啊,我已經掛起來了。”(我們送的是一幅用他的照片做的拼图)我和芊芊驚喜交集:“真的嗎?”豈料他接著說:“可惜掉了兩塊。”我和芊芊不約而同地“啊”了一聲(表情請參照還珠二裡,小燕子說爾康和永琪已經指婚,不會再選中他們作回疆駙馬了吧,乾隆答那可不一定時爾康“啊”一聲的神情),周杰說:“貨運公司交給我時已經是這樣了。”我難過地說:“我包裝了很久呢。”但看到周杰在我的書上寫:“妳好,祝福妳一生快樂幸福!”我的心情又好起來了(真想跟周杰說:“衹要能看到妳,我就無比的快樂幸福!”),拿過書說了聲謝謝就站到一旁,聽到有人跟他說:“周杰,不要寫字了,后面還有很多人。”但周杰還是為芊芊和chris一一寫上了她們的名字和祝福的話語,看來他對我們心有千千杰的成員的確是特別關愛的。我在旁邊照了幾張照片,看到芊芊她們已經簽好了,就一起從出口出去,小芬隨后出來,原來她肩負著周杰交給她的任務,就是拍下簽售會的盛況,準備送給瓊瑤阿姨,小芬跑到樓下一直拍上來,順便把我們也拍了進去,還一一介紹說這是誰這又是誰。看看時間不早,我跟小芬依依道別,約好回去后再通電話,就跟芊芊她們離開了現場。在廣場休息了一會,照了幾張合照,準備離開時一時忍不住又跑到大廳外,想透過玻璃最后看一下情況,從背后看到周杰還在繼續簽名,然而不久之后他就站起來,在工作人員的護送下離開簽名處走進里面,我還看見有一個保安高高舉著我們送的花跟在后面,當時衹是三點左右,而原定的簽售時間是二點到四點,所以我很奇怪,猜想大概要趕飛機的緣故簽售會才會提前結束吧。

好啦,兩天的任務都順利達成了,我們三個跟芊芊分了手,一起坐車到火車站,易如和chris坐火車回廣州,我獨自一人乘汽車回佛山,帶著滿懷的心滿意足和感動,一路上細細回味這兩天來的點點滴滴,真有猶在夢中的感覺,祇覺得每見周杰一次,都會多愛他一分,實實在在是“心不由己”啊!
此行的收穫太大了!不但見著了日思夜想的周杰,還有經常通信卻從沒有見過面的小芬,而且跟芊芊、易如和chris在兩天的共同進退中結下了越來越深的“革命感情”。在此謝謝小芬的費心安排,謝謝芊芊的熱心接待,這是第一次,兩岸三地的杰迷共聚一起,為周杰打氣、為周杰歡呼,我感覺到大家的心越貼越近,最最讓人感動的是小芬的熱情,我想,不僅僅是我們,周杰肯定也完完全全感受到她的這份真誠美好的心意,所以才會送她這麽一段羡煞旁人的“艷遇”啦!
衷心祝福周杰,希望他的簽售會順利,寫真集賣個滿堂紅,也希望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把我們的祝福和心意帶在身邊、放在心里,盼望著,盼望著跟他的下一次相聚……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