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開心無限“中的周杰訪問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September 04, 1999 at 02:40:17:

相信大家今天晚上的心情不是傷心就是氣憤,反正肯定不會很平靜,不過,支持周杰的立場表過了,就讓我來帶給大家一點安慰吧。廣東一個電視臺播出綜藝節目“開心無限”,這次的嘉賓是周杰和王艷,可惜我祇顧著看還珠二,錯過了前面的遊戲部分,祇看到採訪這一段,如果明天中午能看到重播,我會盡量把它補全。

主持人先在街頭採訪了幾個人,把他們提的問題錄下來,再在現場播出,然后請周杰和王艷回答。
女主持:剛才的觀眾朋友問妳有沒有男朋友啊?
王艷微笑地答:當然有,我有好多好多的男朋友。
女主持:啊?(笑問)周杰算不算?
王艷:周杰也算,周杰也算,男女朋友都很多。
女主持:我想問一下,這個劇集播出以后,有沒有男孩子追求妳啊?給妳寫情書?
王艷想了一下:呃,有發E-Mail給我。
女主持:有發E-Mail給妳?這是向你表達愛慕之心?
王艷:那麽他們大部分是在鼓勵我,然后就是說我演得很好,希望我不要放棄這個,繼續能演更多更好的角色,對,我很感激他們。
女主持:那麽剛才呢,這個街邊的觀眾,他們很想知道這個生活當中的晴兒是不是,啊,生活當中的這個王艷是不是和晴兒一樣,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由這個爾康少爺來回答。
王艷:對!
女主持:生活當中她是不是那麽善良那麽善解人意,那麽願意幫助人?
王艷側頭看著周杰:實話實說。
周杰:其實王艷呢,就象大家看到她一樣,覺得,是一種非常溫柔啊,這種,用廣東話說,就是“嗲嗲”的一種女孩子,就是看她那個,說話也很輕聲輕氣啊,然后,語調都是,“爾康,妳好嗎?”(周杰捏住嗓子,學得象極了!引得主持人和王艷都笑起來)全是這樣,非常溫柔,永遠讓妳生不了氣這樣的,我覺得大家看到的就是她這樣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王艷笑著說:對,所以才會被妳這樣欺負,剛剛球都被你搶走了。(周杰和主持人都笑了)
主持人:喲,還記著這事呢!
周杰:不不不,其實呢,如果剛剛球被她搶走了,大家一定會覺得,哎呀,王艷原來,看不出來,她是這樣的,象女土、女劫匪,球都被她劫走了。
主持人:意思就是說,還是為了保持那個,為了那個,保護這個晴格格的形象?
周杰:對,形象!
主持人:好,接著就有一個觀眾就問,王艷,在戲裡為什么妳不跟紫薇去爭呢?妳完全有條件跟她去爭啊!
王艷:嗯,我覺得是這樣的,不管在戲裡還是在生活里,我覺得妳如果喜歡的這個男孩子,他心里不是把妳放在首要的位置,或者唯一的位置,我寧可不要!我跟戲裡的一樣。
主持人:啊,是一樣的,這個態度非常堅決啊。那麽,有很多問題是問這個爾康少爺的,其中有一個女孩說,如果說妳的女朋友比妳高,妳會不會介意啊?
周杰:沒有嘗試過,想嘗試一下,試試看(笑)。
主持人:啊,想嘗試一下?
周杰:不過我想,人是最重要的,個子不是、不是,沒關係,我覺得、不是,我不太在意這些。
主持人:還是在意她的這個內心,對不對?
周杰:對對對!
主持人:對不對?
周杰:對!
主持人:那麽我想呢,也給晴兒一個機會,妳說說生活當中的爾康是什麽樣的?就是妳們一塊拍戲的時候他也欺負妳嗎?也搶妳的球嗎?
王艷想了一下:嗯,他拍戲的時候真是把我給蒙騙了,真的。他非常好,他象一個大哥哥一樣,經常教我啊,比如說,象剛剛他說的,“爾康,你好嗎?”他都會說:我覺得妳這段戲,更應該表現象大家閨秀一樣,更有風度,他時時刻刻都在提醒我這樣子的,我覺得呢,他給我的感覺更象一個學哥吧,這樣。
主持人:象個學哥?
王艷:對。
主持人:那干嗎妳說他蒙騙妳呢?
王艷:對啊,剛才他搶球的時候簡直象個強盜嘛!追得我滿場跑。
周杰笑,抱拳道:那我向你道歉。道歉道歉!
主持人:她簡直不認識你了,剛才。
周杰:道歉道歉。
主持人:好,那麽今天呢,在我們現場還有幾位來自報社的朋友,那麽他們呢,這些記者朋友他們有問題要問妳們,我們把話筒交給他們好嗎。
記者:我是來自羊城晚報的記者。
周杰:你好。
記者:那個,我發現最近你比較頻繁地出現在很多電視臺的那個綜藝節目,今天你又非常開心地來到這裡,給、帶給大家很多笑聲,那麽你認為,就是象妳這樣的一個演員,頻繁地出現在綜藝類的節目上,對一個演員會產生怎麽樣的影響,你認為,是否、非常有這樣的必要呢?
周杰:啊,其實,妳看,人家問的問題都比較專業,不愧是記者的問話。
主持人笑:對。
周杰:其實我覺得呢,可能演員,就我本身來講,我覺得,就我的個性來講,我其實蠻喜歡保密自己的,我挺喜歡就是,除了拍戲以外,我挺喜歡自己獨處的,我一直是獨處的個性,喜歡自己單獨在一起的,單獨的一起看看這個VCD啊,看書啊,聽音樂啊,我喜歡這樣的鍛煉自己。可是……
主持人:不喜歡太熱鬧?
周杰:對,為不喜歡太熱鬧,去……可是呢,剛才你提的那個問題,我確實最近呢參加綜藝節目比較多,一個是大家太熱情了。
主持人:盛情難卻?
周杰:盛情難卻。很多朋友,全國各地都要找我去,那麽大家都提出一個心愿,就是大家想看我,這我覺得呢,人家對我這麽支持,僅僅要求就是想看看我,我都不能滿足人家,那我覺得是太不近情誼了。
主持人:而且我想如果爾康少爺他要是拒絕的話,恐怕今天我們就不能夠在這裡開心無限了。
周杰:所以我想,我覺得,還是應該去,來見見大家,能讓大家多了解我一些。因為我可能,接下來我可能,會有戲拍啊,可能就很少再有參加這樣機會,節目機會了,可能祇能到下一個戲結束以后,半年之后或幾個月之后,大家才能重新見到我這個,綜藝節目的形象了,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我還是多見見大家。
女主持:抓緊時間。好,那麽請下一位。
記者:請問你大概的片酬有多少?
周杰:坦率地說呢,我覺得,最好是,不封頂最好。(哈哈大笑)但是呢,估計還是要封頂,演員,我總看,好萊塢的那些演員的片酬那麽高,我就覺得好像自己拿的錢是人家零頭一樣的,我覺得,付出的勞動是一樣艱辛的,為什么自己錢那麽少,好不平衡。那麽坦率地說呢,我這個片酬呢,可以這麽講,比工薪階層要高一些,可是比那些做生意的企業家要低得多,這就是我的片酬。
記者:那妳為什么不去做生意呢?
周杰:我、但是覺得呢,我可以這樣講,做生意我需要去學,做生意的人要演戲他也要去學,可是呢,我不一定學會做生意,學、學不會的,做生意的人也不一定學會,學得會演戲,所以我們還是自己幹自己的活比較好。
主持人:各幹各的事。
周杰:對對對!是這樣。
主持人:王艷呢?
周杰搶著說:王艷我知道,王艷我知道,王艷的片酬現在,通常來講都是,至少得五十塊錢一集吧,是不是,對不對王艷?
主持人笑:你怎麽又欺負人家你?
周杰笑:沒有沒有,王艷其實也是這樣,王艷不在乎這個,不是很在乎,據我所知,她不是很在乎這個片酬的問題。
主持人:她想圖的是……
王艷;好機會!
周杰:對對,一部好戲,因為我們平時也聊嘛,也聊天,就是說,通常來講,對我們來說,她也是,我也是,通常來講就說,如果是好戲,好的劇本,那我願意演好的劇本,無所謂,不在乎,衹要給我們能生活就可以了。可是呢,如果不是好戲的,我們就要慎重去選,不一定,一定要去接,就這樣。
主持人:我們還是讓王艷自己說說吧。
王艷想了一下:剛才周杰說的基本上,我也是這樣的看法吧。
主持人開玩笑:同意他五十塊錢的看法還是……
王艷:如果我說五十塊錢大家也不信嘛,如果我說一集五萬大家也不信嘛對不對?而且我覺得我算是一個新人吧,這樣,我的片酬永遠也不可能比(指著周杰,拖長了聲音)我旁邊這個人多,(笑)因為他是學哥。
主持人:大家把它當作一個商業秘密吧。
王艷:對!
主持人:那麽,還有一位記者,請抓緊一下時間可以嗎?
記者:我是粵港信息報的,這樣,周杰,我先問你第一個問題,剛才你說在北京會搞一個,在北京搞那個寫真集的發佈會……
周杰:對!
記者:我想問一下,就是,女演員的拍寫真集非常多,男演員那個,據說是,你是中國第一個拍寫真集的中國男演員
主持人:對。
記者:廣州另外有一個,有一個男歌手也拍了一個寫真集。
周杰:我知道。
記者:想問你一下是,你拍這個寫真集是不是想把你的名字再炒一下?
主持人:炒作!
記者:還是別的目的?
周杰:坦率地說,投資人都要有回報的,他們不賺錢是不會投資的,那麽他們也覺得,可能我現在能夠賺錢了,他們能靠我去賺錢,所以他們會投資,但是坦率地說,他們投資蠻大的,而且呢,這個寫真集也有一個風險,就是因為中國男演員,就象您說的,是第一部,那這樣的話呢,不一定,雖然很多人支持我,可不一定要,會有人付錢去買,那麽我就覺得,就是他那,我祇是提供了我的形象,我覺得,對于我的好處就是說,讓大家能夠更加的了解我和認識我,還有就是說,能讓大家能夠買到我的正版的照片,就象能夠買到香港演員和台灣演員的這個照片一樣,我是這樣想的,希望能夠讓,我當然是希望全中國十二億人口或者十三億人口人人都喜歡我,我當然希望,那我也希望通過這個途徑讓大家更加深刻地了解我,這是我對自己一些,小小的自私的心愿吧。其他呢,我想大家,應該想的出,靠,我靠這個是發不了財的,可能,他們我不知道能不能發財。
主持人:我想妳更多地適應市場的需要。
周杰:對對!
主持人:謝謝謝謝!我想,我們在聊了那麽多之后,我想大家一定很著急了,因為之前呢,我給大家透露了,說爾康少爺歌唱得特別好,而晴格格舞又跳得特別好,我們是不是請他們合作一個節目?
現場觀眾轟然叫好。
于是周杰和王艷現場表演,周杰唱“妳是風兒我是沙”,王艷給他伴舞,周杰唱得好好哦,王艷跳得也不錯。


(表演完后又繼續玩遊戲)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