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曉鏡但愁雲鬢改之深宮怨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芬 on September 18, 1999 at 13:22:29:

記得在香妃進宮後,有一回紫薇和小燕子進宮去看令妃
娘娘,令妃娘娘曾說了一句話:對一個女人來說,不可磨滅的
地位還不夠,最需要的還是不可取代的地位啊!這一語道盡
了中國歷代各朝數以萬計的嬪妃們心底深處的那份無奈

亙古至今,感情的依託,一直是女人所擺脫不了的,記得
李商隱的無題中有這麼一句:{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目
光寒},深宮之中,此景處處可見,等了昨宵,又等今宵,無止盡
的等待,無止盡的折磨,此時我有點懂得了皇后心中的那份恐
懼,因為她不想等待呀!

雖是母儀天下,三宮六苑皆在她的掌控之下,每當夜闌人
靜,陪伴她的卻只有窮極一生奉獻自我的容嬤嬤,坐在梳妝
台前,沒有畫眉的喜悅,看到的是日漸流失的青春,及日漸遠
離的幸福,但心中又能恨誰呢?

庭院深深,深幾許,一但踏進了這銅牆鐵壁,似乎就註定了
一生等待的命運,皇后如此,令妃如此,無數的嬪妃更是如此,
白居易的後宮詞中便提到:"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垂到明"
即使紅顏仍在,但卻失去君心,終究孤獨一生.
唐朝的梅妃,便是最典型的例子,梅妃在入宮之時,人不但國色
天香,詩的造詣也很高,她生性偏愛梅花,或許像她的性格吧,孤
傲而清香,玄宗便為她建了座梅園,並賜她梅妃的封號,這只羨
鴛鴦不羨仙的生活,在楊貴妃出現後全變了樣,牡丹花的嬌豔
完全遮蓋了梅花的丰彩,此時的梅妃終於體會到富貴榮華之後
原來是一場空啊,轉眼夏盡秋殘,一個冬天的上午,玄宗在花園
獨坐,望見牆角的一枝早梅,便想起了梅妃,於是託人送了一斛
珍珠給梅妃,沒想到梅妃原封退回,並附上了詩箋,上面寫著: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
慰寂寥",此時玄宗心中縱有再多悔恨及愧疚,梅妃又能怨誰恨
誰呢?自古多情空餘恨,但又有誰能不有情呢?
其實更為容嬤嬤的際遇感到憐惜,晴兒或許以前沒有自我,
生活中只有老佛爺,但是她有機會走出來,過自己的生活,
反觀容嬤嬤,她的一生只有皇后,她的喜怒 哀樂全依存在皇后身
上,難道她沒有屬於他的七情六慾嗎?她有,但是宿命卻迫使她不
得不忘記她也是個需要愛的女人,陪伴皇后在深宮之中,注定一生
孤老的命運,生命的價值建立在別人身上,這是何等的可悲
紫薇最後選擇原諒了皇后和容嬤嬤,或許她體會到了和別人
分享愛的那份痛苦,紫薇何其有幸,成為爾康生命中的唯一,願得
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紫薇得到了,爾康做到了,這是何等的幸福,
我們也何其有幸生在這個年代,有選擇的權利,也有被選擇的權利
,希望過去的就讓它隨著歷史真正的過去吧,"深宮怨"也能徹底的
淡忘,消失.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