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自從有了你,就有了一片燦爛的記憶--與周杰深圳見面實錄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July 05, 1999 at 00:09:19:

首先我得感謝筠語,如果不是她及時把周杰要到深圳為還珠格格作宣傳的消息通知我,我也無法趕得及過去。


話說二號早晨我一起來,打開信箱就看到了筠語的信,告訴我三號周杰會到深圳來,希望我能去現場支持他。我一方面很興奮,一方面又很發愁,因為到深圳去必須有邊防証,只有一天的時間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辦理有關手續。
經過我的努力,邊防証終于在下午辦出來了,也終于跟筠語及香港的寧謦兒聯繫上了,知道了活動的具体時間和地點,我當下就決定第二天一定要去為周杰加油,結果晚上一點多時又收到深圳會友Alice的信,說她也準備去。

三號一大早我就坐汽車去深圳,一路上心情是惴惴不安的,生怕見不着周杰,因為這個記者會是亞視舉辦的,香港的朋友也是亞視邀請去的,我們進不進得去還是個未知之數,更不要說見不見得着周杰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就在緊張和期待中很快地度過了。
十點多下了汽車,Alice來接我一起到中國民俗文化村去,一路上不斷塞車,害我們心急如焚,趕到時已是十一點多,跟寧馨兒一聯繫,才知道她們還沒到,不覺鬆了一口氣。
買票進去找到了天一阁餐廳,圍觀的人還不多,我們自稱影友會成員混了進去,稍后寧馨兒和其他香港的還珠迷也到了,在寧馨兒的幫助下,我們雖然沒能安排到座位,但也占到了比較好的位置。
原定十一點半的記者會直到十二點多才正式開始,首先司儀介紹還珠的主要演員出場,趙薇和心如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出來了,接着就是我們期待以久的周杰,衹見他揮着手從后面小跑着上台。我們當然馬上用力鼓掌,更聽到后面有好几個人大叫他的名字,還有一位太太說:“咦,他好靚仔哦!”我聽了心中不知道有多開心,比聽見稱讚自己還要高興。
司儀一段開場白后就輪到三個主角發言。周杰如是說:“深圳的朋友大家好,香港的朋友大家好,台灣的朋友大家好。我覺得、首先我要向這個,香港的朋友、台灣的朋友,還有支持我的朋友表示感謝,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和厚愛。我覺得,我沒有什麽,我沒有什麽話可以向大家說,能夠表示我的心情,我衹能說,我今后會更加努力,用更大的努力回報大家對我的熱情,回報大家對我的支持和厚愛,能夠帶給大家更好的作品。”(霜融本來有錄音,但因為距離比較遠,現場也很吵,有些地方聽得不太清楚,上面的那一段話衹是基本符合周杰的原話,如有疏漏請周杰原諒,請大家包涵。)他剛說完,又聽到后面有好几個人一起大叫:“周杰,你好帥!”周杰含笑向這邊揮手,我們也連忙揮手回應。
之后是影迷上台送禮物,香港派出的心有千千杰影友會的代表把一束包扎得很漂亮的鮮花送給周杰,上面的卡片還寫着“歡迎周杰先生,心有千千杰--周杰影友會致意”。周杰非常熱情地跟獻花的影友合了影。
霜融是個非常內向的人,也從來沒有狂熱地追過明星,所以開始的時候衹是乖乖地站在后面遠遠地看,心中雖然波濤洶湧無法平复,但總不敢有什麽行動。Alice卻已經很勇敢地突破了保安的防線,跑到里面拼命地謀殺菲林去了。
當看到周杰他們開始站起來讓記者們照相,我就再也忍受不住了。拿定了主意:我不要矜持,不要害羞,不要風度,不要形象,不要斯文,不要理智,什麽什麽都不要,除了要近距離看看周杰!于是我做出了生平從沒有做過的事:趁着保安一個不留神,我就用百米衝刺的速度沖到里面,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到最前面。哇,終于看到周杰了,怎麽可能,他比電視報紙雜誌上還要帥耶!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得好厲害,情不自禁地舉起相機,“喀嚓喀嚓”地照起來,正當我照得不亦樂乎之時,Alice已經謀殺完她的膠卷,居然上前跟周杰握手去了,等我反應過來也想沖過去的時候,周杰已經在工作人員的簇擁下走進后面去了。我當然十分懊惱,一個勁暗自罵自己反應奇慢,可是也無可奈何,衹好和Alice走回原來站的地方。
這時開始上菜了,來自香港的記者、亞視的工作人員和還珠影友會的朋友開始吃飯。我和Alice便坐在餐廳后面等,把帶去的書和照片交給寧馨兒,希望有機會讓周杰簽個名。這時接到了小芬的電話,詢問見着周杰沒有,我說見着了,她又問把她們對周杰的問候向他轉達了沒有,我答還沒有機會跟周杰說上話,小芬就叮囑我一定要跟周杰說。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周杰他們終于又出來了,他已經換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又斯文又帥氣,在正中的桌子坐下,開始給影迷簽名,香港的影迷都跑了上去,把他們圍了個水涉不通。我們向保安求情,希望他能放我們過去照几張相,他一個勁地說不行。
寧馨兒終于把已經簽好名的書、照片拿過來給我們,我們高興之余,更想親自過去了。沒多久Alice重施故伎,又輕輕鬆鬆地溜進去了,我連忙把另一本書遞給她,可惜的是周杰這時已經要進去房間接受各家報紙雜誌記者的訪問了。(這些訪問是非公開的。)
我們跟保安蘑菇了半天,他還是不放我進去,我想既然來了這一趟,沒理由就這樣回去,而且我還身負筠語、小芬等的重托呢。所以我就鬼鬼祟祟地溜到另一邊,剛好那里有幾個影迷也在求另一個保安通融,大好機會豈可放過?我馬上晃到最邊上,看準時機就又沖進去了,一邊跑還一邊得意地想,雖然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但看來我也很有這方面的潛質嘛!好了好了,終于又跟Alice會合了,我們一起來到最后那個房間門口,從門縫裡看看周杰在不在,結果看到他坐在里面跟一個人談話,于是就在門外等。
過了好一會,有一個工作人員推門而入,我一眼就看到周杰剛好站在門邊,忙抓緊機會,鼓起勇气問他:“周杰,我們能跟你說幾句話嗎?”話剛說完剛才那個人已掩上房門,我們正失望着,誰知道就看見周杰重新把門拉開看着我們,我高興地差點暈過去,連忙向他表明身份:“我们是心有千千杰的會员,我是从佛山过来的。”看到他的表情有點困惑,我沖口而出說:“我是霜融!”他作恍然狀:“哦,是你啊!”我又驚又喜:“你知道我嗎?”“知道啊,妳經常留言的嘛。”那一瞬間我真是感動得要死了,有什麽比得上聽到周杰說知道我令我更感動更高興?而且他還非常熱情地伸出手來跟我握手,我真的是化力氣為漿糊了,差點昏了頭了,突然記起筠語和小芬的囑託,仿佛聽到小芬的叫聲:“妳敢在這個時候昏頭?回來有得妳瞧!”好好好,不昏頭,不昏頭行了吧?連忙說:“筠語、小芬和筱冬託我問候你,她們這次不能過來了。”(筠語小芬請原諒,當時我還處于极端興奮中,聲音發抖,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周杰聽清了沒我可不敢保證。)周杰說:“是嗎?”Alice也急忙告訴他:“我是Alice。”周杰也跟她握了手。我接着問:“能跟我照张相吗?我受筠語之託,身負重任呢!”(筠語對不起,我把妳搬出來了,可是這也是事實嘛對不對?)他很爽快的答:“好。”就走出門來,我連忙站過去,可憐霜融太矮了,不,是太小巧玲瓏了,害得周杰要俯下身子遷就我。Alice舉起相機看了看說:“這裡光線不太夠,能不能站到門前面去?”于是我們又走到門前,Alice為我們照了一張,周杰主動說:“再照一張吧。”我笑得眼睛都快不見了。接着是我給Alice和他照,照完了,我又拿出還珠二的“生死相許”遞給他:“可以給我簽個名嗎?”他接過書就簽起來,我站在旁邊真是滿心歡喜,忍不住跟他說:“瓊瑤阿姨又在站上留言了,你知道嗎?”他邊埋頭寫字邊說:“我還不知道。”我又說:“我們就是看了阿姨的留言才知道你會來深圳的。”“是嗎?”他把書交還給我,我連忙說:“謝謝。”
為了不阻礙他接受訪問,我們暫時退到一邊,看到他好忙,在這個房間被訪問完又要到下一個房間去。亞視后來安排了影迷輪流進房間跟三位演員分別單獨留影,我是最后一個進去的,當時周杰已準備離開,亞視的帶隊人指着我跟他說:“這位還沒有跟你照。”周杰看着我說:“剛才照過了是吧?”我有些不好意思,老老實實地說:“是,是,照過了。”沒想到他微笑地問:“那還要再照嗎?”我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象小孩子似地跳了跳,很貪心的猛點頭,一迭連聲地說:“要要要!”于是我們又照了一張。
然后周杰又去繼續接受訪問了,我們也退了出去,本來我想等他出來跟他說聲再見的,可是等到四點他還在里面,我因為要趕車回佛山,衹好先走了,真有點遺憾。
五點半我上了回佛山的汽車不久,小芬的電話又跟蹤而至,祇聽到她哈哈的笑聲:“霜融,醒過來了沒有?”我回了一句:“還沒有呢。”然后告訴她我終于見着了周杰,更重要的是已把台灣朋友的問候轉達了,小芬聽了也非常高興。

這次的活動使我覺得跟周杰的距離拉近了,看到了他熱情真摯的一面,更感動于他對我們親切友善的態度,看到他那麽的平易近人、那麽的善解人意、那麽的帥氣迷人,深感他真正值得我們付出真心、永遠支持!“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讓我們相遇,自從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跡,多少期待多少歡笑交織成一片燦爛的記憶!”希望這片燦爛的記憶能一直編寫下去、延伸下去。
這次活動也讓我深深感受到“心有千千杰”會員間的那種“落地為姐妹,何必骨肉親”的深摯友情和默契。謝謝寧馨兒對我和Alice的照顧,也謝謝Alice對我的幫助,我們雖然來自三個地方,彼此之間皆素未謀面,在網站上也沒有怎樣交談過,然而為了參加這次的活動,我們聚在了一起,居然一見如故,如果沒有妳們,我這次的行程不會那麽順利,真的非常非常感謝兩位。另外還要謝謝筠語和小芬、筱冬,如果沒有妳們的壓力,我都不知道有沒有這份勇气。

真想寫得精采一點的,可是限于水平,衹能如此了,如果有遺漏的地方,請Alice補充一下。

PS:得知了周杰正在進行的一項工作,可是他的意思好像是要暫時保密,我不敢先說出來,他已承諾到時候一定會讓大家最先知道消息的,反正是個好消息就是了。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