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蘇台垂柳柳千絲, 相遇尚嫌遲..... 給蠍子劉言姑娘毛毛筠語.........-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林蘅 on July 05, 1999 at 00:46:49:

加入以下討論: Re: 愛在混沌不明時最美麗--TO:林蘅,姑娘 作者是 蠍子 on July 02, 1999 at 23:25:02:

很認真的把妳們好好想一遍, 所有能找的資料全翻箱倒櫃的尋了出來, 再加上媛笙壓軸的推波助瀾,
這場感動何止驚濤駭浪? 怕是幾日都回復不過來.
很多都是自己早已遺忘的陳年事跡, 聽妳們一一細數, 一步一驚心.
我又沒有留自己留言的習慣, 唉, 聽過老年癡呆症麼?
越是近在眼前的竟是完全兜不攏~想不起來, 可妳卻清清晰晰的牢記著國小一年級入學走錯教室的烏龍, 記得幼稚園大班老師給妳的評語, 甚至記得國中坐隔壁同學全家人的名字, 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 一個月前我在這裡胡言亂語些什麼?
妳們卻替我一一記著了, 這震撼非同小可! 我幾乎無法言語了!.
是真得把這裡當日記在寫, 妳知道嘛, 認真如我, 一天要寫四份日記, 自己的` 兩個阿哥的` 還有這裡的. 認真過日子, 認真的生氣 ,現在要認真的快樂. 還要和劉言媛笙姑娘等偷師過日子的好法子.
好了, 又是脫胎換骨好漢一條了. 不過正義感偶而還是會和我過不去, 到時就請包容啦.

蠍子, 努力想` 用力想, 想自己的揮淚別社稷,欸,真得有那麼一回事了. 不過情形倒不是太嚴重. 那時好像是為了堅持不讓爾康娶金瑣, ( 奇怪, 人的一生中好像總是要癡狂些什麼才叫年輕過? 那時真的非常認真的反對這樁安排, 當時還珠還在播映, 我卻急如熱鍋螞蟻!) 每天在娛樂新聞網站振筆呼籲, 沒人理我, 偶而回應妳的也是極盡揶覦揶揄的羞辱.
恥笑我太入戲了, 是不是該吃藥了? 沮喪極了, 真的.
不過平日我雖有千萬人吾往矣的魄力, 但還不至於敢用在擁護爾康身上. 尤其到別人地盤踢館一事, 更是畏首畏尾如我者所不敢為的 ,
也是沒那個膽量啦! 我是很鄉愿的 .
後來是覺那網站太易塞車, 知音也多遠颺, 才默默告退. 不至於含淚 ,但心情不舒坦倒是不假.
唉, 好了, 真得要好好賴在這兒了, 只是最近要苦思怎麼寫才不至於做不良示範? 無論如何, 我都希望筠語夫妻快樂,不希望一年的努力卻徒生不如歸去之慨嘆.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