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茶館偶景』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October 15, 1999 at 01:01:15:

話說回前幾日,一早起來,但覺天色昏暗迷濛讓人好生驚奇,頃刻間,狂風暴雨挾帶陣陣冰暴突然凌空而下,一顆顆巨大無比的冰塊淅瀝嘩啦的打在屋頂上。彷若巨大石塊重重敲擊,還好是鋼骨打造屋,只聞轟轟巨響,但無妨礙。
但不遠處聽得外頭行人叫聲:唉喲!
原來是有人受了無妄之災被冰塊給打中了。

這場冰暴來得可真奇了!更玄的是,就一會功夫天空又是晴和爽朗的,真是好怪異的大自然景觀。
突然間,心念一轉,想起平日經常光顧的茶館不知可安好?那茶館設計古風盎然,採取原木磚瓦所設計、建造,純然一派幽靜恬雅、遠離塵囂模樣。美則美矣,但不知經此冰暴,茶館外牆或屋頂可有窟窿、破損。
其實屋宇縱然有損,修補維護即可,倒是擔心平日來往的老茶友們可否安好,不知有沒有人正在喝茶聊天時,禍從天降頭上腫一包。

尚未進得門去,先至茶館外頭觀察受損情形,看來看去倒是完好,就是屋前冰塊掉了一地,踩著滑腳,善心大起,未進茶館,就先清清路上冰塊,免得茶友摔跤。

一推開大門,人未見,聲先到,裡頭坐滿人,嗡嗡擾擾不停,一片吵雜聲中,還是聽到四季叫道,這小魚跑哪兒啦?跟我們約在這兒碰面的,怎麼人沒看到!又聽到stella道:抗議,我抗議!我進來要考試,呆呆妳就不用,還可不用坐櫃檯收錢去.…….,有暗盤。進得大廳,高朋滿座黑鴉鴉坐滿人,幸好我一向有先見之明早留了個近廚房位置了,大搖大擺坐下去後,聽的蠍子問道:『嘿!妳也太會摸了吧!還共剪西窗燭的,說什麼去去就來,嘿!你這一去是橫跨黑夜到白天的,有兩日啦,我們要等妳到海枯石爛嗎?搞清楚,我們平日可也都是挺忙的……。』
乖乖,不妙,我一時大意留話要他們等等我,這下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了。

小魚一臉討乖,嘻~~『唉!蠍子且聽我道來,我在外頭忙了一天了。』『忙啥?』蠍子一臉不以為意狀問道。小魚:『妳不知啊!馬路巷道門口一堆冰塊,我怕茶友摔著了,我清街去了,簡直累歪了!』(我心裡得意的很!心想,這藉口倒是不錯!)

『嘿!小魚妳騙誰啊?掃掃門口就花了近兩天!』(又被抓包了!)『唉,蠍子,妳有所不知,門口的冰塊好多千顆的,我撿許久啊!瞧,我手酸、背疼......』蠍子看我一臉無辜樣,不想再為難了,可是還是聽她含混嘟噥道:『嘿!一派胡言,冰塊幾千顆?別告訴我每塊還長成心型的呢!』蠍子斜眼看著小魚一會兒,沒多久又懶洋洋舉起手指比著左前方道:『瞧,那邊有人叫你吶!』我順著聲音望去,一抬頭就聽stella大呼小叫:『小魚,妳進來這般容易嗎?詩呢?妳平日就會來刁難我們,今日反要我來考考妳,要若沒茶與酒,那看怎樣罰妳才好……』

.小魚:嘿!(馬上學了蠍子口氣)『茶與酒,那是白頭宮女的時候的事了,往事就不用再提啦!成天記那些老事做啥?』stella杏眼一瞪,怒道:『貧嘴滑舌,想要賴嗎?』看來是難以應付了,小魚只得吶吶低聲:『好吧,就.……先唸首茶詩。這茶……茶……來張口,酒……嘛!酒……來伸手!』stella啐道:『這像話嘛!妳嘛幫幫忙!「踩妳」耶,就這等本領?笑死人了。』嗯!好吧,小魚心想,總不能太丟臉,遂唸道:

竹下忘言對紫茶,全勝羽客醉流霞。
塵心洗盡興難盡,一對蟬聲片影斜。
Stella略一點頭,又問道:『那酒呢?』哇!還有酒喔!其實茶詩擠出了,酒更不成問題了,要借用古代詩人之酒詩,那可一點都不費力,從古至今,酒仙酒鬼可不少。於是信口吟道:

好花難種不常開,少年易老不重來。
人生不向花前醉,笑笑人生也是呆。

Stella:『可!小魚妳坐吧!』我呼了一口氣,嘿!看來是過關了。
這時,又見Tina也進來茶館了,我心想,倒要看她吟哪些茶酒詩,我翹起二郎腿,洗耳恭聽。只見Tina從容唸道:

酒罷茶餘思兀然,未能除得舊琴緣,
臨流試罷金徽拂,流水冷冷寫七弦。

語畢,Tina轉身入坐,小魚一聽傻了眼,我怎沒想到,酒、茶一塊念不是省事多了嘛!我還真傻,我悶頭坐在位子找茶喝,等了一會兒還不見有人招呼,東張西望高喊!『媛笙美眉,客人來了,怎麼不招呼勒!』這時看到會計呆呆與良子在櫃檯旁閒扯淡,呆呆一聽小魚要找茶連忙說道:『小魚,媛笙左手受傷今日請病假。要茶自個來。』
『怎麼啦?被熱茶給燙著了嗎?沒事吧?』呆呆道:『應該還好,不過不是茶館內傷的,是打掃庭院被盆栽給砸的。』小魚想:『多奇怪,茶館的人都一兼數職嗎?原來媛笙還負責庭院管理,早知道門口冰塊要她清去。

這時又看到另一位美眉小薇了,她指著牆壁顧客公告欄說:『小魚,媛笙貼在牆上祝你生日快樂,妳沒看到嗎?』生日快樂?差點都忙得忘了這事了,這……剛進門時,我只忙著看冰塊從哪個方向下,可也沒注意其他耶!
匆忙望向牆上,見著一張淡藍紙張上寫著短短幾句洋文little fish happy birthday. may your star ……,小魚心裡想,好險!我雖然沒雙語兼修,不過這幾句洋文,倒還認得,如果再難點……嘿!就不是『踩妳』而是『踩己』了!

從進門來就不停話,這會兒自然是口乾舌燥,但無人奉茶,一滴茶未曾入口,自己動手端茶去。

一陣撲鼻酒香迎面而來,原來是隔桌菊麗恩與安亞在對飲菊花酒,小魚連忙上前道:『兩位雅興,這重陽將至,喝菊花酒可對時極了!』但看菊麗恩一臉笑意,眼神矇矓,『小菊,喝多少都成,可不要喝糊塗就是。』小菊仿佛未聞,只叩桌吟道:『明知相思無用處,無奈難解相思苦.........無言可訴一片心,唯有夢裡尋火木.........』詩中情意真摯,感人極了,小魚不忍卒聽,連忙走向早幫人訂好位的靠窗雅桌。

未及走至,就聽一群人嘰嘰喳喳:『打什麼牌?撲克牌、圍棋……』我一聽,精神就來了,連忙靠過去加入,插嘴道:『各位,就聽蠍子的,咱們來個四健會好了!』不待他人出聲,趕緊自行坐下,佔好牌位。這時聽到的良子輕聲道:『這裡素以氣質取勝,咱們在這打牌不妥吧?』小魚道『我打聽過了,老闆娘不在家,媛媛請假去,小芬翻山越嶺外出發宣傳單去找茶客了,小菊在喝酒……』良子:『可是會計呆呆在 耶!』小魚笑道:『平日我們喝茶又不賒欠,零頭的還不找回呢?全進了門口那個捐款箱了,怕她做啥?』良子:『好歹,她是夥計,總要照老闆娘的規定管管事……』小魚心想有道理,於是拉著呆呆耳朵傾身暗道:『等會兒,我們誰贏錢了,給妳吃紅.……,老闆娘不在家,大家輕鬆點嘛!娛樂娛樂、消消遣囉!』呆呆略一沈吟,看我們人多勢眾,無奈下也只能答應了。

要玩的上桌來,一聲吆喝馬上人就湊齊了,蠍子、愛永、薰衣草坐上桌,玩了幾圈互有輸贏,正在妳『碰』我『胡』時,聽著人聲喧嘩了起來,咱們四人可不管周遭動靜,手惱並用可忙著呢!就在雙風對對符,自摸清一色中,忽聽到旁邊站著有人道:『吶!打牌啊!』我理也不理,伸手丟出張么萬出去,忽看到對家薰衣草擠眉弄眼的好古怪,問道:『小草,眼睛怎麼啦?』話才一落下,那個『啦?』都還未得及發出聲, 居然看到另對手三家全住了手,怪哉!『嘿!妳們怎停啦!愛永,快!快!把妳的八餅丟出來吧。』霎時此起彼落聲叫道:『老闆娘!』我猛抬頭就見筠語站在我旁邊,原來剛問話人正是她。現見她環顧全室,纖細白手指比向茶盤怒道:

『此店是我開,此茶是我栽,若要安穩坐,須留好樣來。』

小魚一看情形不對,連忙起身,笑打圓場安撫,
急道:『好樣有,有好樣!』
趕緊腦筋飛快轉,喔,對了,吟詩吟詩,這個嘛!老闆娘鐵定會喜歡。
我望著『踩妳』們,不禁笑出聲了!

筠語道:『小魚,要吟詩來補過,雖可,但先定個題目來,我聽看看,太俗的就免了!』我一聽,天啊,題目也要講究嗎?不是隨便胡謅一句就成了啊!

邊想邊看著茶友們,看到四季女俠,我眼睛一亮,有了~~~每人只要念一句,詩裡頭只要有『春、夏、秋、冬』其一名在前頭,就算過關。

筠語點頭也道:『過關者,老闆娘我請喝茶,茶資免了。』這話一宣佈,大夥兒磨拳擦掌、躍躍欲試。你看我、我看你的,就等別人先出聲。筠語一瞧,決定先來段簡單的帶動一下:「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小魚接著:「春」林通一徑,野色此中分,鶴跡松蔭見,泉聲竹裡聞。Stella也接道:『秋』風生渭水,落葉滿長安。
愛永:『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四季:『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杆。在一連串接口中,良子也道:『春』風十里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語畢並說道:『呆呆,也來和一下吧?』呆呆瞬時愣住,想不到良子會來點名她,正想推阻,stella笑問:『在茶館這樣久了,吟風弄月聽多了,總有個一招半式的,別怕,試試看!』
呆呆一聽不好當場拒絕,想了一下,突然唱道:
『春神來了,誰知道,梅花黃鶯來報告…….』
雖說呆呆平時聲音歌喉如出谷黃鶯,但來這一下,大家也傻了眼,可內容也算切題,又想她平日管賬辛苦,勉強算過。
為了轉移這尷尬的氣氛,蠍子連忙唸:『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蠍子一念完,連忙拉拉薰衣草打暗號,要她也念首詩,這樣茶錢就可免了,可只見小草輕語細聲喃喃自語,眾人凝神細聽,這才聽得小草悄唸:

『夏……雨荷愛上乾隆皇』。眾人一聽全嚇著岔了氣,又聽小草接著說:『夏……紫薇愛上福爾康』此時眾人一陣驚愕,可比呆呆那首詩還驚人。

可是眾人一聽到福爾康之名,心神俱醉,不想追究。小魚心想,小草對著她們用爾康來做擋劍牌,也許當真被她給唬弄住了。急說:『不算,這不算數。』小草不服氣道:『喂!小魚妳可別以為人人都要像「踩妳」一般的才成,我會的,妳們可不見得會。』小魚道:『是,是,可是妳剛念那詩不叫詩吧?』小草撇一撇嘴說:『那我換一首,唸詩嘛!有什麼難的,妳們聽好了,春天燕子歸,夏……天蚊子飛,秋……天螃蟹肥,冬天梅覆雪』眾人大笑!stella抿著嘴笑罵道:『歪詩』。
小草:『說我歪詩,我可不服,你們唸來念去就只有春、秋的,我的可是四季皆有勒!』

眾人一時無言與對,小魚想想有理,就再來個難的,換個題目,『春夏秋冬皆要入詩』心下暗想,小草剛也唸了,這下她再想不出了吧?
既是歌詠四季,四季就率先起了個頭,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小魚也和:
春水滿四澤,夏雲多奇峰,秋月揚明輝,冬嶺秀孤松。

眾人停歇一會兒,蠍子問道,只要有四季,應不限是嚴格的詩詞吧,陳述應也可。眾人說:『當然』。蠍子隨即唸出:

『飲酒情境,春飲宜庭,夏飲宜郊,秋飲宜舟,冬飲宜室,夜飲宜月』

筠語看呆呆老不加入,又催促她道:『呆呆也來試試吧!』呆呆一驚又想搖頭,但忽然靈光一現,說道:『有啦!』沒多久,輕脆動人的聲音響起,呆呆又唱歌了。

風兒你要輕輕的吹,吹得那滿園的花兒醉。
風兒你要輕輕的吹,莫要吹落我的紅薔薇。~~~

這時有人可忍耐不住了,歌聲雖好,但與題目無關,用唱的已夠通融了,可唱不對題,有些沒性子的就叫罵出聲。

這時知呆莫若魚,我連忙叫眾人安靜,好聽的在後頭。呆呆又續唱道:

春天的花是朵小蓓蕾,夏季裡豔紅地更嬌媚。
秋天它花瓣兒處處飛,冬季裡心碎是為了誰~~~~~~~~

大家一聽到這兒,雖知有些取巧,但也不經喝起采來!大聲叫好!
突然消失許久的招弟不知從何處冒出,也叫道:『唱四季,醬子ㄛ也會啊!』大家連忙摒氣不動、靜聽美曲,聽得招第唱:

春夏秋冬,一(音:唧)冬過一冬,對你耶思戀,永遠~~~~~~~

這時聽得四季與stella在討論,『這什麼歌?這首閩南語歌旋律是不錯啦!可是招弟唱得~~~~~。』良子聽到兩人的討論,湊上前去說:『兩位有所不知,這是閩南語歌王蔡小虎的歌』這時招弟一曲既畢,眾人不滿意但可接受,於是也算過關。

氣嘟嘟的小草這時翹著嘴巴,悶不吭聲,小魚知道她不服,因為沒人給她拍手,於是有問道:『小草可有詩』
小草大聲道:『不公平!大大的不公平!為什麼擅於唱歌的呆呆可以用唱的,那我也要來用畫的。』我一聽又給嚇住了。
『用畫的,怎畫?歌詞可以寫出來,這畫的要找介紹人不成?』
小草:『妳們別管,我自有法子畫出來,而且不會耽擱妳們太多時間。』
叫人拿來紙筆,小草逕自拿了就到別桌去了。果真不一會兒功夫,就見小草遞來畫紙,一瞧!這畫裡空空盪盪,就見三撇橫畫、幾滴雨絲、一朵梅花、底下一片葉子。

眾人傳閱,皆莫名其妙,本想見見小草的高明畫功,豈料是這畫是這樣空空盪盪,小魚不解問道何解。
小草得意非凡喜道:『就是春夏秋冬啊!』語畢,看眾人更加迷惘,就進一步解釋道:『唉!小魚虧妳這樣聰明,也看不出嗎?三撇是春風,雨滴是夏雨,葉子是秋葉,梅花就是冬梅囉!』

眾人一聽,有人嗤笑出聲,有人薄面含瞋,罵道:『小草,又被妳擺一道』小草見有人生氣了,怯怯說道:『別生氣,我……將功贖罪,補做一詩好了』眾人見她又要做詩,不禁猶豫起來~~~小草不管眾人反應,已唸出了:

春天的貓兒最會叫,
夏天的冰棒最好咬,
秋天的肥魚最好烤,
冬天的棉被最好抱。

茶館眾人一聽,紛紛跌倒!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