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秋日午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愛永 on October 17, 1999 at 19:32:14:

加入以下討論: Re: 薰衣草的回應 作者是 蠍子 on October 15, 1999 at 22:40:21:

PART1
話說那日接到小魚發出的“英雌帖”,二話不說,左拉蠍子,右提小草,這就前來捧場!
一路說笑,聽那草、蠍鬥嘴,愛永一旁倒樂得清閒,實乃人生一大樂事也!
蠍子:『都怪小魚啦!這麼久才找咱們,害人家潛水潛得好辛苦!』
小草:『這怎麼能怪小魚嘛!誰叫妳愛玩,動作又慢,嗯!給妳改作“蝦子”好
了!“蠍”跟“蝦”聽起來很像,蝦子可就快多了!』
蠍子:『什麼蝦子?聽起來亂沒個性的,我可是“毒”蠍子耶!』
只見蠍子眼珠一轉,接著又道:『薰衣草、大草、小草、靈芝草、香草、艾草、麥克草,青青河邊草,是誰許妳變來變去?這麼多名字,攪得我頭痛、手痛、腳痛、全身痛的!』
小草(洋洋得意貌):『愛永說我是“百變小草”嘛!嗯!還是愛永了解我啦!』
蠍子(不服狀):『什麼百變小草,我還是千變蠍子呢!』
看她們倆“草”來草去,“蠍”“蝦”個沒完,甚有意思!

PART2
頃刻間,熟悉的茶館已近在眼前!憶起日前那場冰暴,餘悸猶存!不知咱們這古典清雅的茶館是否經得起此番折騰,只見屋前掉了點冰塊,其餘倒好!與蠍子相視一笑,放心了!
這趟,有草蠍為伴,千里路途,快如輕煙,「近鄉情怯」之感,早已拋諸腦後,歡歡喜喜,盼見故人!
你瞧!迎面而來的,不正是愛永朝思慕想的四季,Stella。
Stella不改其幽默本色:『妳們三位可來了!小草,許久未見,文學造詣肯定精進不少囉?蠍子,看來春風滿面,雲遊四海可愜意了?愛永,妳又帶黑眼圈來了,早就跟妳說了,不聽Stella言,吃虧在眼前,看吧!』
一進門,Stella就出招,小草率先接招:『我的好姐姐,還沒坐下喝口熱茶,就被妳逮著。這“吟詩作對”我沒啥興趣,但,“繪畫寫生”就是小草本家了!』四季一旁說道:『等會可得露一手看看!別唬我們呢!』
小草打躬作揖,笑聲答:是!
蠍子:『Stella,這雲遊四海嘛!還好!,爬得慢倒是是實,沒辦法!蠍子我就是愛睡覺,一睡治百病,瞧我滿面春風就是“睡”出來的唷!』
此語一出,Stella忍不住笑,這蠍子就是蠍子!十年後再見,恐怕來是這付德性。
蠍子突然道:『對了!Stella上次跟妳討的「醬牛肉」,妳準備了沒?人家可是嘴饞得緊呢!不管!愛永有我也要有啦!』
Stella哈哈大笑!這沉年舊事蠍子仍叨唸著,說道:『「醬牛肉」呀!這“有緣”定能嘗到,等著吧!』
愛永乍聽Stella前輩要考小草“吟詩作對”,已經一身冷汗了,此時正懊腦著:平日懶得燒香,現在佛祖可忙了!動作如風的小草,已卡好位,這可怎麼好?趕忙故作鎮定:『帶黑眼圈本非吾願,這陣子忙得緊,它就不請自來囉!還說呢!都怪妳啦!沒事寫什麼“秋天”,人家看了喜歡,又忘了時間,才會忘了妳的話,這“文章”跟“話語”比起來,當然是“文章”重要囉!所以,這要怪妳啦!』
Stella一陣納悶,奇怪!這平日看來溫婉沉靜的愛永,怎麼也變得伶牙俐齒?與四季相視一笑!這就先讓三位入座吧!

PART3
只見小草已飛奔至靠窗位子,蠍子拉著愛永隨後到,小芬笑著道:『這小魚還千叮嚀萬囑咐務必留這位子給妳們,省得蠍子跑東跑西,愛永坐立難安,小草嘛!給個視野最佳的好位子,等會煩請“賜”山水畫一幅,給茶館增增色,可好?』
小草忍不住獅心大悅:『不敢當啦!等會試試囉!』
小芬道:『先給大夥上茶,歇息一下,咱們今天可熱鬧了!』
愛永問道:『“格格服務生”哪兒去了?(沒辦法!這格格就愛當服務生,像小燕子喜歡微服出巡一樣啦!』
小芬搖頭道:『她呀!天生過動兒,就是閒不住,搬盆花也會砸了手,“強迫”休息去也!』
蠍子:『這小格格真是的,粗枝大葉,虧我們還特意來看她呢!』
愛永:『對啊!我好想念她耶!希望格格服務生快快好起來!沒聽到喳喳呼呼的聲音,怪不習慣的。媛笙沒法來,那小薇呢?』
蠍子:『久聞小薇姑娘清雅秀麗,容貌似“紫薇”,這性格倒像紫薇+小燕子』
愛永:『知道妳最愛看美女啦!我想,小薇應該會賞臉,咱們視目以待囉!』
時值秋日,清風徐徐,陽光燦然,好山好水,心神俱佳!愛永想起日前小芬順口而出的詩: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是啊!此刻,偷得浮生半日閒,看山看水,與老友敘敘舊,秋意綿綿,想著春花盛放,夏風沁涼,冬雪白晰,擺脫塵俗,正是人間好時節呀!

放眼望去,呆呆在櫃台前低頭算帳;小芬跑進跑出招呼大家;JOYCE、良子兩大氣質美人,笑意盈盈,一壺清茶相伴,聊興正起。小草看見良子,興奮難掩,立即大聲呼喚:『良子老師,良子老師,我在這兒呢!』良子回眸一笑,朝這邊點頭示意。
蠍子對愛永說道:『認識“樑子”這麼久了!她還是沒變,所謂:「上“樑”正,下“樑”才不會歪」以後,蠍子之女也要給良子教,才會有氣質啦!』
愛永也朝良子、JOYCE微笑,JOYCE還是這般迷人優雅,教人忍不住多望兩眼,一直相信眼神比言語更能表達內心所想,短暫交會,眼眸流轉間,默契悄然而現,彷若一道暖流輕拂而過,溫暖極了!另一桌,菊麗恩、安亞、肥鴉對飲菊花酒,只見小菊眉飛色舞,安亞笑容可掬,肥鴉聽得聚精會神,想必,又再談“他”了!情真意切,深情無悔,實在感人!

蠍子道:『咦!怎麼還不見小魚?說什麼來“共剪西窗燭”人呢?』
小草也納悶:『對啊!還以為小魚早就吃飽喝足等著我們!以前,此魚性喜“摸魚”現在不行啦!常半天見不著人影,從輕鬆得一蹋糊塗,到忙得昏天暗地,小魚啊!小魚!妹妹我也救不了妳啊!』愛永:『我對小魚有信心!她一定會到,咱們說好不見不散的嘛!』
愛永:『那老闆娘、方瑋、心有千千杰+劉言、招弟、希希、Sleepless、霜融……哪兒去了?』
蠍子:『我說…..愛永啊!妳那腦袋瓜子成天轉個不停,不累喔?想來的,一定會出現,不想來的,妳望穿秋水也見不著啦!』
愛永:『蠍子有理!可是!可是…..』
小草:『我跟方瑋說好不見不散,仙女絕不騙人,我要幫方瑋佔個好位子,坐仙女旁邊,沾點“仙氣”,看看小草我會不會多點兒靈氣。』
愛永笑道:『小草,妳忘了“靈芝小草”之名啦?有“靈”就行了嘛!』
蠍子一旁哈哈大笑:『小草,妳省省吧!別忘了妳最喜歡的小燕子說過:「飛上枝頭也成不了鳳凰」。這仙女,我看離咱們挺遠的!』
小草嘟起嘴巴:『妳這隻毒蠍子,虧我當初還讚妳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呢!現在,妳竟大聲給我“吐嘈”,看妳還是改名叫“毒蝦子”好啦!毒蝦子!毒蝦子!』
愛永怕倆人一鬥又一發不可收拾,趕忙拉回正題:『方瑋我知道了!那其他人呢?』
報馬小草想了想:『聽說,老闆娘忙著到處探訪顧客,等會也會趕回來;招弟家出了點事,希望她能來;至於那英文版的紫薇─Sleepless、溫柔的希希、四季說:已知會了她們,隨緣吧!讓冰“霜”都為之“融”化的甜姐兒呀,我倒真想見見她呢!心有千千杰+劉言,就莫宰羊了。』

一會兒,遠望見Tina女俠正與Stella、四季快意暢談;小薇也來了!秀髮輕揚,骨感依舊,笑著過來和大夥打招呼!
愛永問蠍子:『如何?小薇很美吧?』蠍子笑道:『嗯!容貌清秀,聲音甜美,和想像中相去不遠矣!這紅茶館真是美女如雲,風格不一:清靈如水、豔光四射、小家碧玉、活潑刁鑽,應有盡有,對了!現在“辣妹紅茶店”不正流行,咱們這兒也趕上流行了!』
愛永輕敲蠍子:『虧妳想得出來!不過,此店盛產美女,倒是事實!』
小薇:『各位姐妹,那外星來的服務生就是差了點,這會正在家療傷治病呢!錯過這場聚會,真夠她垂胸頓足了,央求我帶她來,但為免傷口擴大,還是讓她在家休息,媛笙要我向大家問好!她很想妳們喔!』
少了活潑的媛笙,就像少了什麼似的,真是不慣!此時終於明白,沒有小燕子皇阿瑪及眾人的寂寥之感,不由自主想起媛笙,這個熱力十足,成天活蹦亂跳的小姑娘,人見人愛,她沒來,真是可惜!我們也怪想她的呢!

小草與眾人期盼的方瑋也翩然而至!方瑋風華閃現,娉婷多姿,想其清雅細膩之筆觸,也是網上一絕!
小草看方瑋終於來了,一高興,馬上“喜形於色”:『好啦!不等小魚了,咱們先開始囉!』方瑋:『開始?』小草『開始打麻將啊?仙女,妳別跟我說妳不會喔!這可是中國國粹耶!妳們這些「踩泥」也要學著點嘛!』本欲推辭的愛永,這會兒被青青河邊草一說,只好乖乖就定位,硬著頭皮也得下個兩三局,否則真是難看囉!
蠍子一旁猛笑,這時,小草肯定和她是“一掛”!看著愛永,一付:看吧!叫妳平時學著點,不聽嘛!現在,呵呵呵!不管妳啦!

PART4
千等萬盼,魚未到,聲先到:『姐妹們,我來了!』
蠍子:『小魚,虧妳還好意思說,混水摸魚至何處去也?什麼西窗燭東窗蠟的,蠍子從花茶喝到綠茶,紅茶品到果茶,又從凍頂到烏龍,酒啊咖啡的,若非愛永拉著,早殺到妳那魚窩去了,算妳聰明,先掃了冰塊,否則今晚就有下酒菜:冰醣醋魚,冰鎮魚排….』
小魚心想,真是不妙!還沒坐下,蠍子就出狠招,這又毒又辣的蠍子,走到哪兒都是這德性!好在,平時挺照顧小草妹妹,否則這兩面夾攻,雖不見得敗,卻肯定是場苦戰呀!
小魚笑道:『蠍妹妹,人家這不是來了嗎?好吧!今天這一頓算我的,補償妳們苦候多時的損失,如何?』
小草跟愛永當然舉雙手雙腳:贊成!小草附送一句:『我就說小魚最好了嘛!』
看大夥兒正摸著八圈,魚姑娘玩興大起,好不容易抽空,偷得浮生半日閒,甩開工作,暫放夫小,就該玩得痛快,聊得盡興!
這就是咱們的“小魚”,率興自然,博學多聞,文筆一流!瘋起來,也覺不遜於其他人,她沒到,就不夠完美!
方瑋見小魚一來,如獲救星:『小魚,換妳了!讓我休息一下吧!』
小魚爽快上陣,愛永在心裡犯嘀咕,這方瑋動作怎麼這麼快嘛!再下一盤,見Stella轉檯至此,道:『Stella!Stella換妳上場,挫挫草蠍姐妹的銳氣,人家要找四季聊天去了!』Stella女俠也有小魚之風,慨然允諾,代愛永披掛上陣!
蠍子:『愛永,妳這就落跑啦?』愛永笑道:『什麼落跑,是休息一下下啦!』

百米速度跑到四季身邊,看到良子也在,三人繼續暢談,四季:『愛永最近好不好?』愛永:『謝蕃茄女俠關心!一切還好!開始體驗小魚目前的生活了,希望“忙”而不“茫”,日子這麼走,總會有些許不同。』
四季道:『生活穩定就好了!米國時值秋涼之際,前日絳霜,活潑的景觀剎時染上淒美之感!我想,妳一定會喜歡!』
愛永:『哇!一定美極了!上次聽媛笙說那滿天星斗,今日聽妳談絳霜景致,真讓人又羨慕又嫉妒,總有一天,我要到米國看星看霜看雪,到時肯定去“騷擾”四季,呵呵!妳逃不掉了!』
四季:『那有啥問題!我奉陪到底了!』
良子聽四季談起米國,不禁憶起深深喜愛的日本:『北海道的雪景也是很美的喔!冰寒的氣候,白靄靄的一片,脫俗絕塵之美,澄澈動人,好想再去呀!』
愛永見良子一臉燦然,好生羨慕!想起上回與小草的談話:『良子,一直想跟妳談談對對“緯度”的感覺耶!』良子:『緯度?』
愛永:『妳說過,人都會特別偏愛某個“緯度”的人,我很有同感喔!比如:氣宇宣昂的周杰,一舉手一投足,就是有股與眾不同的氣勢,與周杰緯度相近之人,也許會有著近似的特質,也就容易受到這兒的人吸引。』
良子道:『對啊!我覺得黃磊也不錯!』
愛永:『嗯!我有同感!濃厚的書卷味,氣質絕佳,渾身是戲,演什麼像什麼,黃磊的歌有股沉鬱蒼涼之感,很適合微涼的秋天!』
良子驚喜道:『妳也覺得黃磊不錯,那咱們是心相近囉!沒想到我這“緯度”之說還有人贊同呢!當初小草是聽得一楞楞地!愛永妳懂啊!』
愛永:『咱們一起期待明天初的「人間四月天」吧!我好想看喔!』
良子:『是啊!』兩個女生因找到共同話題,聊得愉快極了!
四季一旁笑看二人,彷彿被某種煥發的神彩吸引著,想著一路走來的點滴,能一同坐在這兒,喝杯茶,聊聊天,交換彼此的心情,“緯度說”她聽得模糊,但,大家肯定在同一國度裡,悠游自在!輕鬆極了!

櫃台前,呆呆、小芬得個空,閒聊著,小芬:『紅茶館好久沒這麼熱鬧了,真好!』呆呆:『媛笙沒來,今天妳最忙了!』
小芬:『忙得好!忙得開心!忙得想大聲唱快樂的歌!』
呆呆:『是啊!等老闆娘回來,咱們就來唱歌,大夥開心一下!』
說曹操,曹操到也!遠處傳來筠語輕脆的嗓音:『大家都到了嗎?好想妳們呢!』此時,眾人停止喧嘩吵鬧,抬頭向筠語打招呼,氣氛活絡,溫暖的因子在空氣中流動著。
眼尖的小草,立即看到筠語身後的熟悉身影,叫道:『“小腸子”也來了!』愛永:『小“腸”子?』蠍子:『小草對小常子的膩稱啦!反正聽起來都一樣嘛!』眾人聽小草一嚷嚷更是歡喜,小常子也來了呢!
只見筠語瘦骨嶙峋,小草:『老闆娘,妳瘦得只剩4/3個小魚,這樣不行啦!怎麼了嘛?誰惹妳不高興了?我幫妳出氣!……不會是老闆“姐夫”吧?』
筠語笑道:『可愛的小草,妳來我就高興了!等會一定吃兩碗飯,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肉補回來!妳說可好?』
小草:『那當然好囉!打勾勾了,說話不算話的話,妳會“食言而肥”唷!』
蠍子:『食言而肥,那倒好了!』

好久不見小常子,清瘦的臉龐,美麗如昔!但,難掩倦容!
愛永:『小常子工作很忙吧?』小常子:『是啊!不過,習慣了啦!趙薇專輯正在努力宣傳,大家幫幫忙吧!』小草:『那有什麼問題!小燕子的事就是小草的事,可惜,媛笙沒到,否則我們倆一定使出渾身解數,叫在場的每一位口服心服,轉而投靠“燕子派”!』
蠍子:『妳這大香草好大的口氣呀!老闆娘在此,小心被掃地出門喔!』筠語:『才不會呢!我這紅茶館可不是“一言堂”小草別擔心啦!』有老闆娘稱腰,小草更是得意,抓著小常子問東問西,高興極了!
愛永:『阿姨好嗎?』小常子:『還珠,將阿姨折騰得太厲害,勞心勞力,看得好不忍心!』蠍子:『想也知道阿姨一定累壞了!小常子,記得告訴阿姨我們都好關心她,身體健康,活得快樂最重要喔!』小草、愛永一旁點頭附和,小常子:『我一定帶到!』

突然聽到一聲:『姐妹們,等等我啦!』跟蠍子說:『好耳熟的聲音耶!』轉眼一看,不正是那外星小格格嗎?今兒個真是驚喜不斷,此起彼落的:『媛笙,妳還好嗎?』咱們這紅牌的格格服務生真是超人氣!
小草:『媛笙,花盆沒什麼吧?』小格格嘴巴一嘟:『小草,妳好狠!虧人家那麼想見妳耶!』小草:『開個玩笑嘛!咱們也要不打不相識啊!別人我不管,親愛的格格,妳可得跟我站同一陣線,小燕子就靠我們了!』服務生一聽,事關重大:『對啊!對啊!我最喜歡小燕子了!咱們等會再私下密談,小草妳今天跑不掉了!呵呵∼』
還沒笑完,就見小薇姑娘杏眼圓睜,媛笙:『圓…..小薇,妳怎麼了!眼睛不舒服嗎?』蠍子與愛永會心一笑,這小燕子喜歡給皇阿瑪改姓的毛病,就傳給媛笙了!人家小薇人美名字雅,小格格就不順耳了,瞧!這下亂了吧?
小薇:『不是叫妳乖乖待在家裡嗎?妳好大的膽,敢不聽我的話?』
媛笙:『小薇好兇,救命啊!奇怪!現在我是格格還是妳是格格呀?人家在待下去就“呆”了啦!妳忍心看到活潑大方靈巧可愛的“外星格格”變呆嗎?我幫妳想了一下:一定不忍心,所以,我就來了!』
小薇:『強辭奪理!回去再跟妳算帳啦!』媛笙吐吐舌頭,轉過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去了!
蠍子問愛永:『妳怎麼說小薇像紫薇?』愛永:『我覺得很像啊!樣貌像,性格比紫薇強一點,但“堅守原則”這點挺像,她也是為媛笙好嘛!』蠍子點頭表示贊同!

大夥就定位,小魚「大踩妳」開始最擅常的“吟詩作對”,與Stella一來一往,左拉小草,右扯蠍子,先來個茶、酒詩熱身一下,小草一臉鎮靜,蠍子更是老神在在,看來二位姐妹肯定是有備而來囉!愛永一旁喝香片,看好戲了!腦袋混沌多時,什麼詩呀詞的,早已離我遠去!心上倒想起了一首曲,頗適合眼前情境:
酒盃深 故人心 
相逢且莫推辭飲 君若歌時我慢斟
屈原清死由他恁 醉和醒爭什麼
離屈原是遠了點啦!但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雖是小女子,然得遇故人,若能一醉,倒也是美事一樁呢!
接著難提來了!關於春、夏、秋、冬,小魚出得自在,對得輕鬆,這可苦了我們,小草甘脆來個「以畫帶詩」,只見三撇橫畫,幾滴雨絲,一朵梅花,底下一片葉子,眾人好奇圍觀,小魚好奇問何解?蠍子面露微笑:『小草,我幫妳新解!』小魚:『洗耳恭聽!』蠍子輕輕喉嚨道:『三豎橫來謂春風,滴滴水珠是甘霖,秋風肅煞葉枯零,朵朵新梅化雪泥。』
語畢,眾人拍手叫好!愛永:『蠍子,真有妳的!』小魚心喜而笑,小草開懷大笑道:『好蝦子,謝啦!』
至於,蠍子那貼近實況的詩句:
春天蓮霧最甘甜,夏天蘋果最青翠,秋天文旦最應景,冬天火鍋吃麻辣!
嗯!好極了!我喜歡!
(其餘精彩片段,盡在小魚精彩大作中,愛永不再贅述)
吟詩作對暫告一段落,有小魚在,咱們這兒就充滿文學與詩意!

愛永突然有個構想:『樂音的流動中,總能觸發內心最幽微的部份,我們來個心情分享吧!自由發表,唱段喜歡的歌,說說目前的心情好嗎?』
眾人相視而笑,小芬:『我先來吧!「想和你再去吹吹風,雖然已是不同時空,還是可以迎著風,隨意說說心底的夢……想起你愛恨早已不再縈繞,那情份還有些味道….」認識大家一段日子了,懷念一起說笑的時光,儘管現實與夢想之間,還是“妥協”了,但”情份“的餘香仍在心底流動,什麼時候咱們再一起開車兜風去?』

小芬才說完,只見小格格突然靜下來了,蠍子:『小格格別哭喔!才第一個耶!』媛笙:『沒辦法!小芬都是妳啦!邊笑邊拭淚!說到兜風旅行,我想到:「沒有人知道我們已出發,天氣可能美好也許差,行李簡單到只有想法,心比世界大…..IT’S MY HAPPY TUNE,記住這快樂,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了,怎麼還會有這麼多的感覺,好像第一次被我發現,IY’S MY HAPPY TUNE,心裡在哼著你輕易就能猜中我的,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一首歌,讓我們變得比從前更加快樂!」總有一天,我要跟大家一起去旅行,去哪都行,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有快樂的調調!』歡樂洋溢的氣氛,在媛笙的帶動下,暖到最高點。

小草接到:『「勇敢的燕子啊!把我的心願告訴他,說我還站在天橋下,等著他回到我的身旁,想給他一個家,一些話,一顆真的心不假,…….有你的愛就有了天堂,所有幸福快樂都會延長。」我喜歡小燕子的俠義熱情,就像喜歡妳們一樣,坦白真摯的情感,性情中人就是這個意思吧!“真心不假”是我對好姐妹們的心情,友情常在,幸福快樂就能無盡漫延!』
小魚難得看小草這麼感性,忍不住糗糗她:『小草,妳被愛永還是誰附身了呀?』小草:『臭小魚,人家難得感性,氣氛這麼好,全被妳破壞了啦!』
Stella:『麥克小草說得好!』小草:『還是Stella夠意思!』

小魚:『輪到我了「夜裡總想起一些面孔,熟悉又陌生的朋友,在偶爾接通的電話,卻証明彼此疏遠更多,在人與人來回探索中,在時間與夢想的擺盪中,自己的轉變,你看到沒有?在正面與轉身的眼神中,在擁有與失去的結果中,自己的轉變,你看到沒有?」時間與夢想,擁有與失去,好難定論,一年多了!我們都有些許改變,但,我永遠記得最初相契的那一刻,因為妳們,夢想更美!擁有更多!我看到變中的不變,妳們看到了嗎?』

JOYCE感動的說:『是啊!變與不變,只要有夢,依舊純美。「被雨打落的樹葉靜靜的躺在窗邊,或許被我的孤單吸引,所以他也想停歇,稀稀落落的心願,自戀的點綴路邊,為何總是看到你的臉,也許是雨後幻覺,沒有你,過去像一場電影,沒有你,身邊已沒有你,沒有你,所以微笑也有淚滴,沒有你,未來的日子只剩我自己。」好感傷的歌,愛永心想,JOYCE一定有段很美麗的過往,那篇「記晴兒」投注了好深的感情,每讀一次,總讓人出神良久,優雅浪漫的JOYCE,憂傷深情的歌曲,盡在無言中!

良子:『「已經很習慣從風裡向南方眺望,隔過山越過海是否有你憂傷等待的眼光,有一點點難過突然覺得意亂心慌……」關於等待、盼望,我在喜歡的感覺中尋找一絲空間,我相信“緯度”更深信“感覺”,一場美麗的交會,寫一頁燦爛在生命裡!』

蠍子:『「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時候,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這是與愛永緣起的“紅豆”,更是與茶館的美麗邂逅,走遍千山萬水,看透明媚風光,我還是要回來,賴在妳們身旁,下回,一起去看海吧!』

筠語:『「夜已晚得很美麗,天已亮得很分明,我在你的回憶裡是黃昏還是黎明?是否愛的不徹底,我也早已分不清,…..也許我真得傻得可以,竟然還不懂你的暗示,我還把我自己當作你的唯一…….」不知是不是秋天的關係?總逃離不了感傷的情境,應該是吧!看到妳們來了,秋愁暫放一旁,聽著妳們的心情,悲喜交集,曾經以為大家都已遠走,像JOYCE說的:好孤單!索然無味的感覺,真不好受!現在,我們又在一起了!我很開心!剛答應小草,等會要吃兩碗飯呢!雖然想“肥”,但絕不“食言”喔!』
語畢,現場歡聲四起:筠語萬歲!

愛永:『那日小草提了兩句,真有默契!我很愛很愛首歌,「有多久沒見你,以為你在哪裡,“原來就住在我心底,陪伴著我呼吸”;有多遠的距離,以為聞不到你氣息,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回頭就看到你。過去讓它過去,來不及,從頭喜歡你,白雲纏繞著藍天,如果不能夠永遠在一起,也至少給我們:“懷念的勇氣,擁抱的權利,好讓你明白我心動的痕跡”。總是想再見你,還試著打探你消息,“原來你就住在我的身體,守護我的回憶”!』

有一些感覺,經過許久,最初的光華不減,繁華似錦,流光如水,回憶,是持久喜愛的記憶,更記錄了“心動”的痕跡!
守護的心願,在彼此眼眸裡,找到永恆唯一的默契!
秋日緣聚,陽光燦爛,微風輕吹,笑聲不歇,好一個美麗的午後∼


後記:
小魚,都是妳起的頭啦!一寫不可收拾,快不行了!
小草,對不起!借我插隊一下啦!愛永盡力了!還可以吧?
蠍子,不可以偷笑喔!
筠語,下次一定要餵妳吃很多很多東西,保重!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