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e: 秋日午後....搗蛋小笙插花扁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快要“呆”不下去的外星人 on October 18, 1999 at 15:58:48:

加入以下討論: Re: 秋日午後.... 作者是 霜融 on October 18, 1999 at 01:07:14:

『爾康,你說,我們該遵循古禮才對,還是跟著新潮才好?』
『親愛的,你說呢?我以你的意見為意見呀?』
『嗯。。那你說我是穿格格大禮服好看,還是長長的白婚紗好呢?』
『只要是你穿在身上的,都好看呀!』嘻!不虧是我家爾康,這麼會講話
『不過。。』『嗯?』
『親愛的,你的豬腳能戴上我給你的戒指麼?』
『豬腳?福爾康!你給偶記住,你竟敢叫本姑娘的玉手為豬腳?』

突然之間“嘩”的一聲,待我眼睛睜開。。『哇!鬼喔!』
『什麼鬼不鬼的呀?你給我好好看清楚,是我!』
我暗自吞了兩三口口水,定睛一看。。唉!原來是這幾天迷上了“面膜泥療法”的“圓”。。小薇啦!
『幹嘛?』氣死我了,竟破了我的好夢!
『嘿嘿。。』小薇晃了晃時光機的鑰匙,『想不想去湊湊熱鬧呀?』
『廢話!你已經把我關在這裡關了好幾天了,我呀。。快要發霉了!』
『那你不就是個道道地地的“霉女”?哈哈!』小薇又在那裡捧腹大笑。。可我早已等不及囉!拿著鑰匙準備飆車去囉。。(喔!不對。。該是飆“時光機”才對!)
『慢著。。。』哇!這圓仔花怎麼換衣服換得那麼快呀?『我們還得去接霜融喔!』

到了霜融家門口,馬上聽得到“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
眼見一女子隨著琴聲翩翩起舞。。『哇!我說霜淇淋姊姊呀,你這是什麼碗粿呀?怎麼來個“山也跳跳,水也跳跳”呀?難道你不怕地震呀,硬叫“山水跳跳路搖搖”呀?小心到時候又搖又跳你會頭昏腦脹喔!』霜融豁然拿起一旁的酒杯,往我方向砸了過來。。『你。。你。。你這個壞蛋外星人,上次捉弄我不成,這次你還敢來?枉費我倆姊妹一場!我。。我再也沒有你這個妹妹了!你給我出去!』『嘻嘻。。我說好姊姊。。你不可以生氣喔!生氣會長皺紋,這樣水缸就不要你了喔!好啦好啦!我這次不會“放你燕子”了啦!上車囉!』『當真?』霜融還是有點懷疑,『騙你的人是小豬!』我拍拍胸膛,『可你本來就是隻小豬呀?』啊?『小薇說你手腫的像豬腳,你不是豬是啥?』天哪!我怎麼這麼命苦。。『好啦!你快上車啦!外星人我一言既出,當便八馬難追,外加九個香爐!這下總可以了吧!』

不是我小笙賣瓜,自賣自誇,可我那時光機也真是棒得不得了,只要輕輕一眨眼,“咻”這麼個一下下,就來到這“強強滾”的紅茶館囉!

這小薇霜融真不夠朋友,也不顧小笙我玉手帶傷,好好照料一下,一到紅茶店,不見伊人影。前者忙著跟蠍子愛永下棋,後者早已跑去跟菊子小芬大話阿杰。。這。。唉!交友不慎。

一踏進紅茶店,暖暖情感湧上心頭。。『我。。回。。來。。了!』
阿!完蛋!話一出口,馬上後悔莫及,想我“蹺班”了好一段日子,本該乖乖溜到廚房幫忙,這下可好,這麼一吆和,茶店頓時安靜一片,幾十個眼珠子往我方向看來!嗚嗚。。死定了啦!

『自摸!』小魚喊了一聲之後,面帶冷漠的走了過來『你終於到了呀,服務生,知道從大門進來的“規矩”嗎?』『知。。。知。。。知道!』由喉嚨發出的聲音略帶顫抖,嗚嗚。。爾康唷!救人喔!『那還不快點!你以為我們的時間多呀!』薰衣草一臉想笑的樣子。。唉!分明是看戲嘛!『可。。可是為什麼圓。。喔。。我是說小薇。。跟冰淇淋不用呀?』『冰淇淋?』大夥兒一臉疑惑的樣樣。。『就霜融呀!我跟小薇霜融一道來的,為什麼我得遵守規矩,他們就不用,醬子不公平啦!』『因為他們都是非常有氣質的採你、採李的,所以不需要考試呀,倒是你。。。。』蠍子用他那犀利的眼神打量著我,好像一點都不相信我的程度似的!『可。。可。。可是愛永說過我沒有氣質沒有關係呀!一種米養百種人,人人有所不同,才能突顯出個人風味,不是嗎?』我眼光往愛永方向求救。。哪知道。。『我說小笙呀!我的確說過沒有氣質沒關係,可這紅茶館的規矩你不能違反呀!小薇霜融早已通過考試,這才讓他們坐下的呢!你不能顛覆傳統的啦!』嗚嗚。。這個愛永。。你。。你也不幫我!

『服務生。。你快點啦!我肚子快要餓死了耶!』我家碼頭STELLA一臉不耐煩的說著,看來我是真逃不過這一劫囉!

好!這詩呀詞呀有什麼難的,看我的厲害!要酒+茶是嗎?

你來一杯酒
我來一壺茶
舉杯望明月
提壺看彩霞

『我的天哪!』頓時紅茶館個個才女笑得東倒西歪,薰衣草咯咯笑道『服務生。。你拜託一點好不好,這種東西你也趕搬出台面喔!』

『為什麼不行,我覺得很好呀!你看,這有酒有茶,明月彩霞。。我覺得我很棒呀!』

STELLA笑得差點被水嗆到,直說:『不行不行,給我正經一點!』
喔。。要正經的喔。。那就。。

書畫琴棋詩酒花﹐當年件件不離它。
而今五字都變更﹐簫劍江山詩酒茶。

『我說外星人呀,』小芬一臉快要昏倒樣,『你要抄襲別人的詩詞也得有點功夫好不好呀,這明明就是簫劍的詩嘛!』『對呀!』我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碼頭要我正經一點,簫大俠的詩夠正經了吧!你看我多麼聰明伶俐呀!又是一首有酒有茶的詩耶!媽媽桑。。這樣有沒有獎呀?』『嗯。。。』小芬公關媽媽桑聽了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可又不知是該大罵還是該大笑。。轉頭無奈的看了JOYCE一眼,JOYCE會意,便開口:『小笙呀,這樣子不能過關喔!你看小魚愛永蠍子霜融個個是有備而來,小草也都回家做了老半天的功課呢!你就好好的,正經的唸幾首吧!紅茶館子的服務生,天天耳濡目染,應該會有兩把刷子的呀!』唉!被JOYCE這麼一說,倒是真不好意思,說的也是喔。。要我這麼沒氣質,豈不太對不起我家老闆娘了?

就在我低頭“默默”懺悔時,“圓”小薇開口了:『好啦好啦,念在你我朋友一場,也為公平起見,我看我也遵守規矩好囉!哪,耳朵豎好,給我乖乖聽著』

茶爽添詩句, 天清瑩道心。
只留鶴一只, 此外是空林。

哇!這個圓仔花,什麼時候偷偷K書我都不知道呀!『哼,有茶沒酒。。。不能過關!』『誰說我沒酒的呀!』小薇耳尖,竟聽到外星人的碎碎念。。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几度夕陽紅。

『哈哈!』外星人拍手大笑,『圓仔花,你有沒有搞錯呀,這不是在捧阿姨作品的比賽耶!你念了半把天,還是沒有酒。。嘿嘿。。還假裝自己多有氣質。。怎麼,承認你我程度一樣了吧!』『啪』的一聲響起,小笙我舉頭一看,嗚嗚。。STELLA碼頭你幹嘛打人啦!『你少說幾句沒人當你啞巴,繼續聽下去!』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小薇語畢,大夥兒頓時鼓掌叫好。。
哼!燕子不發威,你們拿我當麻雀!要酒有酒,要茶有茶,你們會的我也會!

觥船一棹百分空, 十歲青春不負公。
今日鬢絲禪榻畔, 茶煙輕揚落花風。

STELLA碼頭。。怎麼樣。。我還把你的雅號“風清(輕)揚”給加進去耶!
天曉得STELLA正滿意的頻頻點頭,小魚卻不以為意。。『那酒呢?』

引水穿風竹, 幽聲胜遠溪。
裁衣延野客, 剪翅養山雞。
酒熟听琴酌, 詩成削樹題。
惟愁春气暖, 松下雪和泥。

小笙來這麼一招。。眾家才女個個面帶菜色。。喔!不是。應是面帶錯愕。。『哈!老闆娘,這下我可以進廚房了吧!』正當我沾沾自喜,大呼“好險”,後面突然傳出一冷冷聲音:『慢著!小魚STELLA的第一關雖過,可我這第二關呢?』天哪!聽那清脆的聲音就知道,是前一陣子跑去看划船的四季格格啦!轉身一看,果然沒錯,四季正跟希希兩人拿著“草本全綱”研究著下個春天得種些什麼蔬菜花草才好,而一旁的英文紫薇(Sleepless)也拿著一本鳥類大全在一邊討論呢!我的媽呀!人家好不容易想破腦子才想到的“茶酒”,這春、夏、秋、冬。。嗚嗚。。太難了啦!突然小笙腦子一轉,哈!且容小笙我來展現三十六計裡頭的No. 34…“苦肉計”好啦!

『嗯。。。稟告四季格格(要稍稍皺個眉頭)我。。我是很想啦,可是。。(眼神要慢慢移到受傷的手上)你看我這隻手,已經疼了好多天了呢!(口氣要哀怨一些)我。。我先欠著你的“四季頌”,改明兒個再招兵買馬,好好演奏Vivaldi的Four Seasons給你聽好嗎?(這時絕對要假裝手很疼很疼的樣樣)』眼看四季就快被我的演技給征服。。哪知道。。『少來這一套,我說外星人呀,這第二關不需要你的手呀,你只要嘴巴唸唸便可,下次再聽你的演奏也不遲呀!』哇!希希。。。你。。。你出賣了我!『That’s Right! 』怎麼連Sleepless都變得那麼冷血呀?『你不可以用你的手來當藉口喔!經過寧兒的報告之後,我們大家都覺得你是“自作自受”所以不可能就此做罷!』我再看看在一邊跳著草裙舞的寧兒。。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好吧,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既然大家要來個春夏秋冬,小笙我也只好“背水一戰”囉!

春天來了神知道,可以隨意拈花草
夏天知了唧唧叫,耳塞戴上聽不到
九九重陽於秋天,爬山記得要穿鞋
大狗熊需要冬眠,我們也該呼呼睡

『咳咳!』ㄚ頭一個不小心,竟差點給粉圓給噎到。。『我說格格呀,你真的這麼急於表現你的“不才”嗎?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唉!你真是勇氣可嘉耶!』『媛笙!』這時霜融兩手插腰,很大聲的說道,『我警告你喔,你再這麼樣子打哈哈的混下去,我。。我就不跟你好了!』『嗯。。冰淇淋姊姊。。我到你家接你的時候你還用酒杯砸我耶!那你跟我“不好”的時候。。我豈不完了?』『你還貧嘴?』天哪!我好像真的把霜融氣歪了耶!『你再不好好用心接受考驗,我就跟你斷絕姊妹關係!而且連一個水缸都不給你!』哇!那ㄝ阿捏!我好不容易要來的姊姊。。還。。還有水缸。。。嗚嗚!可素人家想到的四季呀,春夏秋冬呀,都給你們講光光了耶!我。。我真的沒輒啦!咦?凍一下,呆呆愛永STELLA都曾開唱。。嘻嘻。。那我也來高歌幾曲好了!

『不行!』哇!這聲音猶如雷聲般轟動。。只見小薇、小常子、ㄚ頭、菊子、安亞等一行人猛搖頭。四季問到,『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呀?』幾個海外格格滿臉問號,『天哪!你們忘記囉!上一次這郭外星人到福爾島上大發KTV瘋,一看到MIKE就變了一個人,這可不打緊,可怕的是,這外星人音感雖好,可這歌聲。。愛永小魚呆呆。。你們這些參加過801的下午盛宴的人難道忘記了嗎?』小薇一臉害怕樣,而其他參與過北部網聚的才女們一回想到當時的景象,也不由得毛骨悚然。。

『喂!圓仔花!你粉過份喔!我倆朋友一場,你怎麼可以出賣我呢!』
『媛笙。。我知道我們是朋友,可朋友與朋友之間不就是要誠實嗎?我現在很誠實的告訴你,你的歌聲我們實在不敢恭維,為免在場的賓客們反胃嘔吐,奪門就逃,你還是不要唱了吧!』
『可。。可是。。我們不是約好要。。要。。。』
『就是因為覺得你的歌聲有待加強,所以才決定犧牲我們的耳朵。。成全你呀!』愛永緊張的答道。。
『可。。可好歹我也是個格格耶!你們不能醬子不給偶面子啦!』
『哈!說的真妙!』蠍子聽到不禁拍手叫好!『你真是一個“好呆”的格格耶!我們幾個直直替你找台階下,你還不領情呀!拜託!小格格,你就饒了我們的耳朵,趕緊想辦法念個詞吧!』可人家剛剛作的詞你們說不能過關呀!天呀!我不過是要到廚房端盤子的,怎麼落到今天這個下落呢!

薰衣草這時走了出來。。說道:『沒關係啦!媛笙,想當年小草我也是花了一些功夫才過關的,我看你先回去好好拿書念個三、五年,等你準備周全再回來也不遲呀?』

可。。可是。。我蹺班了那麼久,盤纏都快用完了啦!不行。。我早說過囉!好戲再也不錯過!外星人這幾天因為手傷,失去了太多“插花”的機會,要曉得,外表看起柔弱婉轉的小笙我,內心其實是非常堅強的。(不准吐!)為了不丟老闆娘的面子,為了不負公關媽媽桑的器重,為了我夢中的爾康,最最重要的是,為了我藏在廚房裡的私房菜,我決不會因為眾多才女們的才氣,而氣短的!(請踴躍鼓掌。。。哈哈!)

洛陽桴鼓今不鳴, 朝野咸推重太平。
冬至冰霜俱怨別, 春來花鳥若為情。

(這是春+冬)

山中有所憶, 夏景始清幽。
野竹陰無日, 岩泉冷似秋。
翠岑當累榭, 皓月入輕舟。
只有思歸夕, 空帘且夢游。

(此乃夏與秋)

『好!算你過關!』小魚STELLA一行人好不容易露出滿意的笑容。
『哈哈!怎麼樣。。不錯吧!早說過,好歹我也是個格格耶!』
正當小笙沾沾自喜,準備拿起桌上的大閘蟹一飽口福之時,眼前竟來了一個端盤。。小芬道:『好啦!現在你過關了,可以開始幹活了吧!我要去休息嗑瓜子去囉!』啊?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回到紅茶店,花了千辛萬苦才過了關,我可不要馬上端盤子掃廁所喔!這種事情。。嘿嘿。。我自有法子解決!學著燕子唱著「愛情大魔咒」不過要的不是李奧納多,也不是羅密歐,IPIYAIYA。。。乩哩呱啦。。哈!外星格格我也有幫手呢!這時來了七、八個機器人,胸上掛著〈明月〉、〈彩霞〉、〈小順子〉、〈小桂子〉、〈小鄧子〉等名牌。。哈哈!沒錯。。這就是我這幾天悶在家裡的“Project”喔!這樣有人幹活,我也有錢拿。。哈哈!一舉好幾得。。太棒囉!

轉身回到茶館大廳,看到小魚STELLA蠍子小草正專注的研究中國國粹。。『服務生,哈!你來的正好,聽說練琴的人手勁都不差,你來幫我“抓龍”好嗎?』蠍子邊看著桌上的麻將邊說著。好蠍子,你沒看人家現在是「獨‘手’俠」呀!醬子好啦,看你們這一群人很久沒運動的樣子,我們一塊來個暖身操好了。。來。。預備。。

左三圈,右三圈
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前面扭扭,後面扭扭。。

咦?你們幹嘛不動動身子呀?醬子身體會不健康喔!覺得這個健康操太幼稚了是不是呀?那。。那來個「搖擺舞」好啦!還是想要「讓你媽媽扭一下」呀?只見各個才女完全不顧小笙搏命演出。。圍在一塊不知商討什麼國家大事喔。。

『哈!小笙,剛好,你來試試看。。剛剛霜融作詩嵌進小魚、小草、和菊子的名字,這下你也來幾首吧!』我的媽唷!方瑋仙女。。你剛到來,不知小笙我早已為了這“規矩”吃了太多苦頭,還要我作詩作詞呀?你乾脆要了我的命好了!方瑋笑道。。『哪有這麼慘的,試試嘛?這是休閒之道,跟“規矩”不同啦!』嗯。。說的也是。。好吧。。

魚兒魚兒水中遊,
吃了小草肚子痛
踢踢躂躂踢踢躂
哇哇咿咿咿咿哇

『你這又是哪一門子的詩詞呀?』TINA兩眼瞪得好大
『哈哈哈!拜託。。媛笙,你不可以每次都用這一招啦!』蠍子今天很有可能笑飽喔。。
『魚要吃草?天呀!魚怎麼吃草呀?』小薇一臉不可置信
『圓仔花,你有沒有常識呀,草魚不就是吃草的嗎?』
『那怎麼又是踢躂,又喊哇咿呀?』希希簡直無法相信這就是外星人的“功力”
『這也算茶+酒呀!』『什麼?這跟茶酒有什麼相干呀?』

小魚游來游去沒聲音,可要是美人魚在路上走路不就踢躂踢躂的響?
小草本來也沒聲音可言,可被於吃掉了不叫哇咿哇咿的叫嗎?
至於為什麼有“茶酒”關係呀?哈哈!
踢…英文發音為TEA,為茶也
哇…英文發音為WINE,為酒也

喂喂!你們大家幹嘛這麼安靜呀!哈!我知道啦!是被我的“才氣”給嚇到了,對不對呀?

此時老闆娘走上前來,看看我,再看看圓仔花:『小薇,你確定她是手給花盆砸到嗎?你有沒有看看他的頭是不是也有問題呀?』
小薇:『我不是很確定耶!寧兒你說呢?』
寧兒:『會不會那天手給花盆砸到,頭給花盆裡的樹給K到呀?』

小常子這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哈!你們都給這個外星人騙去了啦!裝瘋賣傻。。像個什麼樣呀!來。。媛笙。。妳今天玩得夠久了喔!一指神功練到此時也該累了吧!現在我讓小薇帶妳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回來喔!』

啊。。小常子這麼一說,我才感到我的一指神功簡直是“神仙畫畫”耶!哈!
不過再打下去,肯定垮掉。。呵!眾家格格們,咱們明天見喔!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