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周杰千禧新氣象--99年11月中國銀幕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代分站的Rong轉貼) on November 03, 1999 at 11:58:28:

周杰千禧新氣象


走過來一個桀傲的少年,說幾句淡淡的過往,夢想一段大都市小人物的浪漫。告別《還珠格格》的熱情和喧囂,周杰整頓一新,換上1999的襯衣,走進2000。

訪問周杰很容易,他屬于思路敏捷,善于表達自己的人,隨着見面次数多了,他的話也越來越多。
但回來整理訪問稿卻很難。因為他的健談是完全開放的,聊到天空海闊處,無所顧忌,并且愛開玩笑到了固執的程度,有的話斷章取義拿出來真的能吓人一跳。一邊整理,我一邊常常驚訝:“這種話也能告訴記者。”
年輕氣盛,在這個日益自我保護過度的圈子里,倒成了一種可貴的真誠了。往往整理稿件的時候,我好象又再一次和那些采訪對象面对面,有的讓人頓時心生敬佩,有的是一股暖流給人鼓勵,有的不說也罢,而周杰讓我忍不住會心一笑。他的頑皮,他的意氣,猶在眼前。
也有人說他傲,說他出了名就耍大牌。我的感覺是,周杰就是這樣的,自信、坦率,喜歡把握事件的每一個環節,受到傷害裝不知道,假設没有成名,他也會是這樣。
(以下是訪問)

離《還珠》已經有段時間了,可是媒體上你的消息好象還是圍繞着這部劇,甚至風傳你將參加某些類似《還珠》的戲的拍攝,哪些是確切的呢?

確實有一些找過我,没找過我的在報上我也看到過。不過更加準確地說是他們定了我去演,我還沒有定。

《還珠》以后你還沒有接戲,所以猜測才那麽多。

三月《還珠》續集才結束嘛,不算久吧。我最近有一部電影,在上海拍的都市劇,關于2000年的愛情,然后可能還選擇一部電視劇,古裝的,但肯定不是清裝戲。

都市劇?那不是總算可以以最接近本来面貌的樣子跟影迷見面了?

我其实不急的,所謂改變形象,是觀眾對我的印象,我早就明白自己是什麽樣子的。

新造型什麽樣,可以透露嗎?

這是部愛情劇,在新加坡和上海分别拍,我呢就是一個上海青年,造型方面是一個香港造型師,做過《倩女幽魂》的,她給我定的形象比較休閒。我自己也会再給意見。(指着身上一套帥帥的裝扮,很得意)這個造型怎麽樣?我自己做的!

愛情劇,那麽跟你演對手的女演員是誰?

柯藍。很意外吧,我告訴你是柯藍,大概你也猜得到這是一段很可愛有點小打小鬧的愛情,跟爾康很不一樣,不用背詩的--哎,開玩笑的喔。

那麽多戲想找你,你以什麽標準篩選呢?

我還是希望演一些正面的,能給人希望,鼓舞,激勵的角色,我喜歡向上的健康的感覺。是現代還是古裝倒無所謂。

出了名是不是很煩?

不煩。(想了想)我自己感覺就象工人當了劳模,沒有工人認真工作是奔着劳模去的,也沒有劳模會以為自己再也不是工人了。

你是個完美主义者嗎?

大概是吧,有人這麽說。

你為什么不象趙薇那樣請瓊瑤阿姨公司代理海外的演出事務?

我跟瓊瑤阿姨的關係其实還是挺密切的,接港台戲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她請她當參謀,她也總是很熱心。至于簽約,我是中央實驗話劇院的演員,我的時間必須保證劇院的工作,再跟外面公司簽的話,不合适。我不是個喜歡麻煩别人的人。

你有什麽不良嗜好嗎,比如煙、酒?

沒有,有人說我如果沒有女朋友就能去當和尚了。

好象你的不利新聞特別多?

你看《還珠》里的演員哪一個沒有?一開始是拼命誇,然后誇完了罵,我早就想到可能會遇到什麽,所以并不受那些話影響。比如最近說我欺負蘇有朋,連蘇有朋自己都出来否認。

是不是你的個性容易讓人誤解你?

誤解是雙方的問題。我的個性比較隨便,想到哪兒說到哪兒,還喜歡開玩笑,面對媒體經驗也不够。但是我也要說有的記者素質也是問題。舉個例子,有一次一個記者在電話里問一些很沒有禮貌的問題,我覺得好無聊就把電話掛了。他后來很氣憤跟别人說我掛記者的電話,說我不尊重觀眾。你看,我認為他不能代表所有記者,更不能代表所有觀眾,但是他有說話的途徑。

那麽你準備站出來申辯嗎?

何必呢,我的專業是在銀幕上表演,而不是報紙上,我的意思不是解釋一次兩次誤會,而是希望我們這個圈子能更加禮貌,寬容一些。娛樂圈也需要維護,年輕的明星也需要愛護,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打擊。(偷笑)好象這個話不該我說?

你說這些的樣子讓我覺得也許有一天你會做一些演藝以外的工作,我是說導演、製片、策劃什麽的。

肯定有一天會。

你很健談。

我認為,無論在舞台上,話筒前,在朋友聚會上,無論用語言、身體、音樂、顏色……一個人能有方式有能力去表達自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我感到自己有這種能力很高興。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