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格格》:一個男主角為情出走——99年8月號《知音》


[ 加入討論 ]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November 05, 1999 at 07:09:21:

《還珠格格》:一個男主角為情出走——99年8月號《知音》

文佳

瓊瑤的電視連續劇《還珠格格》轟動了大陸和台灣。劇中的爾康對紫薇的愛情是那麽地癡迷堅貞,不僅為愛可以拋官捨業,甚至豁出性命拒絕皇帝的“指婚”,“命令”皇上改變成命,表示不要三妻六妾,非紫薇不娶,世上難道還有比爾康更癡情的男子嗎?
爾康的癡情傾倒了海峽兩岸無數影迷,1999年4月中旬,扮演爾康的大陸演員周杰為《還珠格格》續集作宣傳剛到台灣僅三天,竟然一手製造了轟動一時的“失蹤案”,惹得輿論鋪天蓋地紛傳:周杰不滿台灣方面接待私自出走,瓊瑤一怒要封殺周杰……

愛情危機時,捨棄一切去追回

周杰的“失蹤案”,與兩位女子關連緊密:一個是周杰的大陸戀人,一個則是台灣著名女作家瓊瑤。
在《還珠格格》的拍攝中,周杰與瓊瑤阿姨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周杰的人品瓊瑤尤其看重,一條電話線連接住海峽兩岸,兩人幾乎每天都要通話,《還珠格格》火爆后拍續集,台灣當局曾以瓊瑤這部戲中男女主角都是大陸演員為由,要對瓊瑤罰款18萬元,并要撤換周杰。這消息引起台灣眾多影迷寫信、上書、遊行、靜坐。事情鬧大了,瓊瑤衹得打電話問周杰:“我現在問你,你還願不願意上阿姨的戲?有沒有時間?現在要拍續集,你要願意演,我就寫。你如果不願意再演爾康,我寫續集就沒意思了。”周杰當即表示:“上您的戲品質有保證,爾康是個好角色,我願意!”瓊瑤就說:“那我現在就寫聲明告訴觀眾。”第二天,台灣報紙上果然就發表了瓊瑤的聲明,使這件“換角風波”終于平息下來。他倆之間的情誼,可見一斑。
《還珠格格》續集拍竣,1999年4月,大陸演員獲准去台灣作宣傳。此舉不僅能領略寶島風光,而且將很好地開拓事業,這是多少影視人夢寐以求的機緣!趙薇、張鐵林、范冰冰等人拿到護照歡天喜地,可當瓊瑤告訴周杰這一消息時,沒想到周杰竟然怏怏地說:“我不知道我該不該這時去台灣……”
原來,《還珠格格》雖然給他帶來了巨大成功,卻也因此拍戲占用太多時間,與女友接触太少而產生了隔閡,以致兩人的關係已到破裂的邊緣,急需修補了。此時去不去台灣,周杰不能不猶豫啊!
瓊瑤一聽原由,衹得對周杰說:“你想象不出你在台灣有多紅,你的影迷是怎樣熱切地希望你能來台灣與她們見面。你應該知道并不是每部戲都能這樣大規模宣傳的。簽証不好辦,來台的時間已不能更改。如果你和女友的事情不太嚴重的話,能不能回去以后再詳細地向她解釋?否則你的損失太大了。”周杰當然懂得機不可失的道理,權衡再三,男子漢不能沒有事業,他決定先去台灣再說。
4月中旬离京的那一天,周杰和女友在北京的小聚很短暫相處得談不上愉快。女友以淚洗臉,對他說:“你不用管我,你盡管去忙你的事業!”這句話讓周杰摸不着頭腦。結果,兩人帶著同樣沉重的心情,分別踏上旅程,一個飛往台灣,一個飛到昆明拍戲。
到了台灣,影迷在機場打出了“心有千千杰——周杰影迷會”,“我愛周杰,歡迎周杰來台灣”等巨幅標語。台灣“中國電視公司”舞龍、舞獅開盛大歡迎會,每天從早到晚都有開不完的記者會、見面會,遊覽所到之處經常發生游客圍觀簽名的盛況。白天,他風光到極點,晚上因情感危機而備受煎熬,祇有瓊瑤阿姨知道他的心事,每晚都把他接到她家,與他聊天,讓他開心,讓他用她家的電話給女友打電話。可隔了一條海峽,加上女友在云南偏遠地方拍戲,聯繫本來就困難,女友的手機又常關掉,即使偶然打通,又祇聞哭聲,不聽說話,這更讓周杰心亂如麻,因此不管台灣影迷多熱情,瓊瑤接待多週到,都難治他的心病。他對瓊瑤說:“我總找不到她,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我怕等我回去了,解釋不通瞭,真的覆水難收了。”
真是個癡情的男兒呢!瓊瑤感動了,竟然主動幫他給女朋友打電話勸解:“妳的手機不要關掉,信號不好也可以保持聯繫,每天和他通個電話吧,你們在海峽兩岸衹能靠電話聯繫,千萬別讓周杰找不到妳,他對妳是真心的,一片深情呢!”盡管如此,海峽還是經常隔斷了周杰與女友的聯繫,在如此的痛苦中度過了3天后,周杰終于忍不住對瓊瑤說:“回去!我要用我的行動,證明她在我心中的位置,證明我不是個為了名利、前途和事業而忽視感情的人!為了愛情,我可以不要名利、不要風光!”
瓊瑤更加感動,但很替周杰這樣的決定擔心:“我希望你回去功德圓滿,追回愛情。但你要考虑好,你怎麽相影迷交待?怎麽向媒體解釋?萬一回去還是散了,妳怎麽解釋迴去的原因?如果你拿不出充分的理由,輿論將對你很不利。你要想好噢!”
周杰何嘗沒有想過:才來台灣3天,突然“失蹤”會喪失很好的拍戲或拍廣告的機會,不僅經濟上損失巨大,而且17日還有一個影迷已準備了半年多的見面會,如果突然失約,將會使影迷們多麽失望!恰在這時,他的影迷們熱切地催促著他前往高雄,周杰感動不已,決定開完17日的影迷會再回大陸。
周杰吃不下睡不著,一到高雄就病了,發燒、腹瀉。連續的記者招待會.影迷見面會等,使他的病越發嚴重。他自己清楚,這病是戀情的危機讓自己的精神垮了。恰巧那天劇組有人過生日,熱鬧非凡,這更加深了他的心痛,便獨自躲進房間抑制不住地給女友打電話。好不容易接通了,周杰怯怯地問:“是不是無可挽回了?”女友不表態,衹是哭,最后唏噓著承認的確想到過分手。女友很內向,不會輕易說這樣的話的。周杰一聽更是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
瓊瑤見他這樣,說:“我寫了一輩子感情的書,沒想到我書中的人物跑出來了。生活中象你這樣的人,我沒有見過,你真的讓我感動!我理解你的心情。秦漢.林青霞他們都經歷過你這樣的痛苦,但沒有采用過你這樣的處理辦法。我支持你,我願幫助你。”
在瓊瑤的努力下,“中視”居然痛快地答應了周杰提前9天回大陸的請求。在去墾丁的路上,瓊瑤打來電話通知周杰,臨時停車送他返高雄,助理又幫他找了輛出租車開了5個小時于當晚12點鐘趕回台北,住進瓊瑤兒子為他訂好的飯店。一夜未眠的住進早上5點鐘就趕到機場,找了很多航空公司,終于買到了一張飛香港 的机票。他要給女友一個驚喜,在昆明見到她。可女友第三天就要回北京了,能見到她嗎?周杰那時歸心似箭,又忐忑不安。


情人怕心傷,福禍皆由還劇起

周杰的女友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姑娘,使他何以如此難以割捨.癡迷癡狂到這般境地?
周杰祖籍山東,從小在西安長大。他和女友相愛已經6年了,兩人相識在周杰從上海戲劇學院畢業那年。當時,周杰分配到北京中央實驗話劇院,離校前的一次朋友聚會上,在屋子的一隅,內向的她安靜地坐在那里聽朋友們海闊天空地神侃。周杰很驚奇,上海怎麽還有這樣好樸實、好單純的女孩子?兩個人一對上話,居然談得很投機。她是學京劇昆曲的,一年也沒有幾回戲演。周杰1990年在校時就已主演了第一部電影《青春永恆》,雖然沒產生多大影響,但他還是替她感嘆唱戲更不容易。他欣賞著她觀察著她,而他的一舉一動也沒逃過她的眼睛。她發現整個晚上周杰既不吸煙顯酷,也不象其他人那樣一杯杯地豪飲,而是難得的一臉真誠,有問必答,有答必實,既無吹牛炫耀的成分,也不躲躲閃閃。這個一個沒有惡習、受過很好教養、可以信賴的人呢!這種印象從那晚起就深深刻在她的心上。周杰也把這次偶然飄來的情愫暗暗深埋心底就匆匆進京了,彼此連個招呼都沒方便打。可沒想到,半年后她居然在北京與他相逢了。而且湊巧的是,這部40集的電視劇,原來曾找周杰演,他沒接,而她居然接了,在京一拍就將近半年。此時周杰已成了北京人,生性豪爽的他為她盡著地主之誼,原本就有的好感更讓他倆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她在北京一部戲拍完又加盟新的劇組,陸陸續續在京一拍就是兩年,與周杰的情分也隨之日增,自然由朋友成了戀人。
1996年,她對他說要回上海一個月后再回來。令他意外的是,一個月后她居然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一個從小學戲的女孩子,根本不太可能系統地學習文化課,可她僅僅偷偷回家拼命苦讀了一個月,文化課竟然考了300多分,高出藝術院校錄取分數線近百分。周杰佩服不已,對她更加看重。從此以后,衹要一說起她,他就想還珠格格中爾康對紫薇那樣一往情深,兩眼癡癡地放光。周杰說:“我們沒錢、沒房子、沒名氣,我們的愛情沒有任何雜質,沒有任何名利的誘惑,沒有刻意營造的花前月下的甜言蜜語,有的衹是一切自然發展而來的純潔的深深的愛意……”
1998年,《還珠格格》劇組到承德一拍就是半年,起早貪黑地忙碌,他既不能回京與她見面,她也不能長去承德探望。一對情意綿綿的情人就這樣被隔開了,她精心繫起的愛情線就這樣被劇組繁忙的拍攝和周杰的疏忽剪得似斷未斷。好容易把還劇拍完,周杰又馬不停蹄地到山東拍《老子、妻子和孩子》,一去又是幾個月,待9月1日周杰趕回北京,她以為這下兩人可以好好在一起呆一段時間了,可《還》劇在台灣火得不得了,電視台連續播放3遍,每次都達到30年來最高收視率,衹得再應觀眾要求拍續集。周杰以為續集在北京拍不會影響與女友的見面,豈料48劇的戲祇有四個月的拍攝時間,每天從早上拍到半夜兩三點鐘,兩人竟然相距咫尺難相見。好歹熬到1999年2月9日停機,周杰又馬不停蹄地去全國各地宣傳,她也去了雲南拍戲。
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平常約好的事情,周杰又常因為有事誤時或臨時變卦,他儘管打電話向她敘說自己的忙碌,可電話中又怎能解釋清楚?兩人的隔閡越來越大了。偏偏周杰出名后,他的信件幾天就堆積得要用麻袋裝,追逐者不計其數,傳聞一個接一個,她的心里哪能沒有疑問?內向的她以淚洗臉,越想越覺得周杰似乎靠不住了,自然而然想到過分手,就在這戀情面臨危機的時刻,周杰又去台灣作12天的續集播出宣傳,原先說定的拍完續集就與她好好談談的承諾又一次變卦,這怎不叫她更加心傷?
危機感終于在周杰心里空前地產生了。真是福也《還珠格格》,禍也《還珠格格》啊……

演戲即人生,戲里戲外都癡情

1999年4月18日早上,周杰飛離高雄,9點多鐘就到了香港。可到昆明的飛機下午兩點多鐘才有,他不得不在機場度過心急如焚的5個多小時。已經腹瀉發燒一天多的他,此時周身乏力,可風險依然沒有解除。他不知道女友理不理解他的此舉,會不會覺得他在嘩眾取寵,尤其是他那時根本不知她在雲南什麽地方,萬一她不開手機,偌大個昆明他上哪裡去找她?找不到她,他的一切努力豈不是付之東流?
在昆明一下飛機,他就不停得打她的手機、呼機。手機打來打去就是不通,于是,他就一個接一個得打呼機,在呼機上留下長長的一段話:“請告訴妳住的飯店,我托人送給妳珍貴的禮物;如果妳還珍惜他,就請妳手下;如果妳已經不再需要他,妳可以把他扔掉!”
他沒有告訴她自己已來到昆明,更沒有告訴她那份珍貴的禮物就是他自己。也許是命運安排的巧合,她正好這天早上從麗江趕往昆明,收到了傳呼。周杰的小聰明果然騙過了她,她把她將要在昆明住的飯店告訴了他。
周杰欣喜地立即趕到花店,訂了99朵玫瑰。當她一到飯店,他就手捧鮮花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周杰居然為了她捨棄了千載難逢的台灣之行,象他在還劇中扮演的那個準備為紫薇棄官捨業的爾康一樣,活生生地從戲中跑了出來,驚得她剎時一愣,怔怔地問道:“你怎麽來了?你不是在台灣嗎?”一絲驚喜從她臉上掠過,一切恩怨頓時化作激情,還有什麽能阻擋愛的魅力呢?
一夜情話、99朵玫瑰和周杰的一片赤誠,融化了堆積在她心上將近一年的冰雪。她終于說出了一句讓周杰刻骨銘心的話:“我懂你了,我看到了你的心。”
第二天,他倆一同回了北京。深談終于使他倆有了更深的理解,比以前愛得更真誠更熱烈。事情傳到台灣瓊瑤那里,瓊瑤由衷驚呼:“真的?我小說中的故事真的在生活中發生了?而且就發生在我的身邊,我的劇組里?”
周杰追回了愛情,如願以償了。但台灣記者找不著周杰,于是對周杰的不辭而別大造輿論,說周杰是不滿台灣宣傳而生氣出走。瓊瑤怎麽解釋也沒人相信,她急得哭了。輿論又說瓊瑤是因為生氣才哭,還有自以為知情的人憑猜測瞎說,結果一個月后內地報刊便登出了“瓊瑤對封殺周杰舉棋不定”的巨大標題,製造出軒然大波。瓊瑤不得不再次發表聲明表態:“我從來沒有說過要封殺周杰的話,周杰有那麽多的影迷,我怎麽封殺得了?”可對于周杰“失蹤”的真正原因,瓊瑤哪會“不夠意思”地公開?
按港台演員的做法,一個演員為了保持自己在追星族心中的位置,往往把自己的交友結婚之類的私事緊緊保藏起來,深恐因為自己有戀人家庭而讓影迷失望。但是,連瓊瑤也沒料到,這時的周杰居然向社會公開了自己的戀情。
周杰緣何如此大膽?難道不怕失掉自己的影迷?周杰說:“我是在權衡了道德標準之后作出的決定。人活在世上,為人坦誠最重要。我不可能在台上真誠演戲,台下狡詐做人。我向輿論坦陳自己為情出走,為了6年的愛情,為了我心愛的姑娘,我不后悔。即使我沒能挽救成功,我也讓她看到我的真情。我是個對感情專一的人,無論對愛情、對演戲,我都認真對待。對事業要付出真情,對生活更要付出真情。在我看來,事業與感情是不可分的,對感情的態度就是對事業的態度。衹要我覺得她值得我去愛,我會義無反顧,我與爾康最相似的地方是對情專一,我演爾康長引起我的共鳴。我覺得男女雙方就應該象爾康、紫薇一樣,對待愛情我不會比爾康做得差。”
讓人沒想到的是,周杰提前的原因公開后,周杰非但沒有遭到影迷遺棄,反而更讓她們著迷了,更愛戲里戲外都癡情的他了。6月2日,國際互聯網上開辟的專門的周杰影迷網站突破了30萬人次大關。對瓊瑤,周杰尤其感激,他因此與瓊瑤訂下了兩年的戲約,瓊瑤將為他再寫新戲,而他希望多演幾部好戲報答熱情的觀眾.影迷。人們問他是否希望與戀人同在一個劇組演戲,他率直得表示:“求之不得!”

附記:采訪了周杰,筆者想再采訪他的女友,周杰卻說:她很要強,不愿生活在我的影子里;她也是演員,她希望憑自己的努力闖出自己的路。周杰不肯說出她的名和姓,也不肯說出她的電話,很真誠,也很天真。整個談話過程中,他祇有一次失口說出了女友的名字,可見他對女友是多麽尊重。為了尊重周杰的這份感情,筆者在此隱去了她的真名實姓,以“她“代替,謹請讀者見諒。


相關討論:



[ 加入討論 ]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