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e:又見旭明塗鴉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旭明 on November 05, 1999 at 20:06:17:

加入以下討論: Re: 也談一點想法......... 作者是 旭明 on November 01, 1999 at 13:20:55:

周六才有時間寫點東西,也好,一次寫個痛快!


謝謝STELLA的再次拔刀相助,不過SLEEPLESS絕對不是第一個說我傲慢自大的人,我妹妹也說過我狂妄自負。打小時候無論玩什麽新花樣妹妹問我會不會的時候,我從來一付不屑的表情:『絕對不要懷疑我會不會,只管擔心妳自己遜得好不好意思跟別人講妳是我妹妹。』而實際結果是,按照賣珍肉面蘇先生『勝亦欣然敗亦喜』的話來比照,我常常是喜滋滋地回去。我自驕傲自己的,怎麽現在事情跟薰衣草還能不能在網上混和STELLA會不會受韓信『胯下之辱』聯繫在一起,讓我有點騎虎難下。不過好在我的一貫原則是:如果有人向我灌輸什麽是真理時,我不一定聽得進去;可如果有人向我講述什麽是美時,我一定不會拒絕!

星座迷,呵呵,妳說看得很過癮,還百分之一百的同意薰衣草的話,我猜想妳看得最痛快最過癮的就是薰衣草起頭的那句『旭明徒兒』吧!蝎子,大家不打不相識。有句話叫『水至清則無魚』,我雖然攪了局,却引得這各路人馬紛紛粉墨登場,可算無心插柳。『子路』雲:『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妳我觀點存在差异,可是這不妨礙咱們和平相處。愛永,小魚說的不錯,妳是仙女派的掌門人,比如這稱呼『英文版的紫薇』SLEEPLESS,我和薰衣草只知道叫她睡不著小姐,換了妳愛永就八成變成了『夜凉如水幽人無寐』。經濟學家研究經濟現象時會把經濟學劃分爲宏觀經濟學和微觀經濟學,假如還珠學也這樣分,妳不要因爲家師寫不出一篇『種過』就賜她鶴頂紅,妳可以派家師和我去幹些數一數還珠中總共出現多少人物這樣的宏觀研究,至于分析爾康紫薇微笑、眼神這樣微觀的課題,那非得妳和蝎子親自出馬不可。

小魚,網上各位誇妳文章寫的好話妳只怕早已聽得耳朵起繭,薰衣草說只要有好吃的妳這個『厨詩』才會高興,會心2要我帶用兩個鶏蛋來給妳上四道菜。第一道是把兩個蛋黃放在青瓷碗堙A這叫『兩個黃鸝鳴翠柳』。第二道菜是把蛋白蒸了切成絲,放在瓷盤堭あ角@隊形,下面墊點芹菜葉子,這叫『一行白鷺上青天』。第三道菜是一碟清炒蛋白,此曰『窗含西嶺千秋雪』,第四道菜是一碗蛋殼清湯,上面浮著幾片蛋殼,這叫『門泊東吳萬里船』。小魚妳看還合口味嗎?

薰衣草,旭明徒兒給妳一點陽光,妳還真就燦爛起來了,大喇喇地坐在師父的寶座上不肯下來。我若說不出爲何欣賞妳的文章幷願意拜妳爲師,妳一定會覺得旭明徒兒虛僞。我感覺妳寫文章時寫著寫著有時就會把開始的意圖忘掉了,這不是諷刺,其實功力到了這一步表示寫文章已經完全不困難,變成隨心所欲的事。我目前還沒達到那個水平,所以憑這一點就可以尊妳一聲老師。徒兒在外面闖了禍,累得師父妳親自出馬擺平,還用『傲慢與偏見』作標題!奧斯汀這部小說媮羲瑣足O些『茶壺堛滬楫i』,既是『茶壺堛滬楫i』,就沒必要想像成大風大浪那麽嚴重,大家都來暢所欲言,我讀得很興趣盎然呢。師父妳要我孝敬猪肉條?來得匆忙忘記帶了,不如送一道不傳之秘的菜譜。『清稗類鈔譏刺』上記載:『金人瑞(金聖嘆)以哭廟案被誅,當弃市之日,作家書付獄卒寄妻子。獄卒疑有謗語,呈之官。官啓緘視之,則見其上書曰:字付大兒看,鹹菜與黃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此法一傳,吾無遺憾矣。』師父,這食譜得來不易,妳可一定要好好試試!

小黃鶯,妳說的不錯,我真的喜歡考證來考證去。讀古文若沒有一點這個精神還真不行。比如說王勃的『滕王閣序』開篇有四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要是不去查閱考證古人將大地分爲九州八荒、將星空分爲三垣、四象、二十八宿的知識,那就很難讀懂這段文字的意思。妳提及的席慕蓉那首詩我讀是讀過,不過妳的問題還真把我給難倒了,不如妳去請教伍佰&CHINA BLUE爲什麽不叫壹仟&CHINA GREY,說不定會有所收穫。小黃鶯問旭明爲何不去考證金庸小說中的歷史漏洞?原因很簡單,1972年金庸宣布封筆時我還在娘胎堙A沒趕上好年代呀!等我讀完金庸小說時,金學早已樹高千丈,我想摘都摘不到葉子了。金庸當年爲什麽要激流勇退,我想要麽就是他太不在乎寫作了,要麽就是他太在乎了。從這二十多年來他一直給那十五部小說修修補補來看,答案是後者。冷夏寫的《金庸傳》中提及:由于所有的武俠小說都寫給明報連載的,每天寫一段,一部小說可以寫個好幾年,時間跨度很長,脫稿時間又倉促,小說中難免有前後不連貫、銜接不好、甚至自相矛盾的地方,另外,有些文字、句子也難免沒有毛病,一些內容也不一定很準確。所以,查良鏞修訂作品,下了很大的功夫,他幾乎是逐字逐句地修改,一些故事情節被改得面目全非,甚至連主要人物的名字也改了。小黃鶯要是對金庸小說中的漏洞有什麽獨到中肯的見解,可以向金老先生提出,相信對自己對著作抱著一貫認真負責態度的金庸先生是不會拒絕的。

小黃鶯提到『喜歡一本書只要純粹的欣賞即可,何必去考究所有的歷史背景呢?』我知道妳不喜歡我考究歷史,但請稍微忍耐一下。中國素以有雄厚的典籍蘊藏而聞名于世,能經歷幾千年的歲月而保存下來更是不易,在幾千年文化史上有四次大發現,其中有兩次正巧都發生在100年前,1899年可以說是中國文化史上最有紀念意義的一年。這一年發現了殷墟甲骨文和敦煌寶藏,後來還形成了甲骨學和敦煌學。我有時候會想許多年後,如果有人提起1999年的文化現象,也許就會用一句話概括:那一年有『還珠格格』。我不知道還珠以後會不會再版,如果可能的話爲什麽不可以將這些幷不影響故事結構和情節的歷史部分進行修改,使得它更精致、更隽永、更富詩意、充滿歷史文化氣息從而更經得起時間考驗呢?

小黃鶯其實幷不喜歡我的欣賞品味,我鍾意的書多半也難入妳的法眼。不過妳既然煩請我指點一二,我就按師父的話向妳慎重推薦一份書單。這是一九九四年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就『哪些藝術是世界文化寶庫皇冠上的明珠』與『哪些文藝作品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藝術杰作』所做的一次大範圍民意測驗,應該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最偉大的小說排名結果如下:
一、 列夫·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
二、 艾米麗·勃朗特的《呼嘯山莊》
三、 喬治·艾略特的《米德爾馬奇》
四、 查爾斯·狄更斯的《遠大前程》
五、 夏洛特·勃朗特的《簡愛》
六、 列夫·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七、 簡·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
八、 馬塞爾·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
九、 費·陀斯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和約翰·圖爾的《笨伯聯盟》(幷列)

小黃鶯,如果妳要看《連城訣》,我提醒妳千萬不要錯過丁典夫婦那一段,那可是貨真價實的生死相許,反襯得狄雲在書媗蓎o黯然無光。

SLEEPLESS,妳說將一首詩翻譯成另一種文字是很困難的,我也這麽想,因爲不同語言之間的文化、心理和審美情趣之間的差异實在是太大了。我沒有讀過英文版的唐詩三百首,不清楚譯作是不是既能準確的表達詩意的同時又能保持音律之美。還不光是音律之美,有的古詩還有字形之妙,那就更無從譯起了。比如有這樣一首回環詩,講的是和我師父很熟的蘇先生和秦觀也是好朋友。一次秦觀出游,蘇先生寫信詢問他近况如何。秦觀的回信只有14個字排成一圈:
    已暮賞
  時      花
醒        ;  歸
微        ;  去
  力      馬
    酒如飛

這首詩的讀法是這樣:
賞花歸去馬如飛
去馬如飛酒力微
酒力微醒時已暮
醒時已暮賞花歸

還有更奇妙的。有這樣一首詩:
機時得到桃源洞
忘鐘鼓響停始彼
盡聞會佳期覺仙
作惟女牛底星人
而靜織郎彈鬥下
機詩賦又琴移象
觀道歸冠黃少棋

師父,妳先不要大眼瞪小眼怪徒兒抄錯了,待徒兒慢慢解釋。這首詩要從中間念起,按順時針方向從堜馴~旋轉著念,而且每一句詩最末一個字拆掉一半才是下一句開頭的第一個字。正確念法是這樣的:

牛郎織女會佳期
月底彈琴又賦詩
寺靜惟聞鐘鼓響
音停始覺星斗移
多少黃冠歸道觀
見機而作盡忘機
幾時得到桃源洞
同彼仙人下象棋

SLEEPLESS,感謝妳委婉地向我提出妳的意見,我言語中是有那麽點毛病,不過似乎還不算太過份。妳不知道李敖更加傲慢自大,他說過:如果下輩子我不能做李敖,我希望我是李敖第二。無獨有偶,瑞典的安娜·呂德斯泰德也寫過一句類似的詩:
我也生來只爲
而且長大只爲
在世上做安娜

要描述做人意味著什麽,難道還有更好的方式嗎?所有人都是個人,各不相同,各具特性。通過做一個與衆不同、具有特性的人,成爲你自己,你也就完成了使命,要不十六世紀的笛卡爾老先生怎麽會說出『我思,故我在』這麽一句精闢的話呢?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