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e:又見旭明塗鴉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旭明 on November 07, 1999 at 15:47:37:

加入以下討論: Re:又見旭明塗鴉 作者是 C.C.F. on November 06, 1999 at 23:17:38:

我看了Stella11/04/99的文章後,本來已經打算痛改前非,絕不非議此網上任何一人。現在忍不住要破戒,管不得那麽多了。我想只要小魚不坐,誰也不好意思坐Stella那『頭』把交椅。

C.C.F,妳若不喜歡我留在這堙A應該采取『攘外必先安內』的辦法,怎麽首先在自家後院娷I起火來?這越是熱鬧的地方我就越捨不得走。我只不過寫了區區幾段幷不複雜的話,那些話用一句都能概括:It's all about literature!這麽簡單的東西就讓妳相信了文字的恐怖,那我倒要推薦妳看看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以長長見識。這部電影的情節大致是:
在一個陰霾的大雨天堙A殘破的羅生門下,有三個避雨的人──賣柴的,行脚僧和打雜的一起談論起京都的一起案子。一名武士被殺,他的妻子不幸失身,而被抓到的疑犯大盜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但案情幷非如此簡單,三個當事人──大盜、武士妻子、由巫婆代爲說話的武士及唯一的目擊證人賣柴人對案情的叙述却大不相同。三個當事人均聲稱自己是凶手,而三個當事人加上賣柴人的四段叙述的出入之大使一起凶殺案變得撲朔迷離。同樣的一件事,站在不同的立場角度,電影中四個人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描述。影片很多細節我已記不清,但却清楚地記得片中行脚僧說了一句話:『如果人不能相信別人說的話,是多麽可怕』。一個人如果無法相信別人,他就生活在恐怖中,甚至會懷疑自己。講到這,我突然想到,也許幷不是我的文字讓妳恐怖,而是每次我都講些『殺人乎!』的東西使妳頭暈腦脹,這次又不例外了!

C.C.F,妳說妳已觀念經混亂,但我看起碼有一點妳却是洞若觀火的,那就是:我的確非常非常欣賞小魚、STELLA,我每餐飯前也總是念念不忘地說一句:『小草者,我的師父也;我的師父者,小草也』。妳有沒有聽過運斤成風這個故事?《莊子·徐無鬼》有一段:

郢人堊漫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斫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斫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不失容。宋之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爲寡人爲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斫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

C.C.F,看在妳早已不看書的面子上,我就說明一下。有個郢人(楚國人)鼻子上沾了一個蒼蠅翅膀般大小的白點去不掉,他找來一個石匠幫他削掉。這石匠把斧頭舞得呼呼生風,那郢人任憑他劈過去。結果去掉了白點却沒有傷及鼻子,沒讓他毀容。後來宋國的國君聽說此事,就把石匠找來要他試著再表演一次。石匠道:我以前的確劈過,但是,配合我的那個人早就死了。

我初次來到這網站,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斧頭朝小魚的『紫燕齋序』劈過去,小魚紋風不動跟我講『嚶其鳴矣,求其友聲』;我又向Stella的『標點符號』揮過去,Stella穩坐泰山地教我怎樣笑著說話。我還得寸進尺地向熏衣草、蝎子、愛永、SLEEPLESS等人揮舞過去,她們也用自己的行爲向我體現什麽是修養和以德服人,我當然會非常欣賞欽佩她們。至于那種我斧頭還沒到其身邊就已經坐不住的人,我不敢也不願意手持兩把『大爹』,展示我的『萬夫不擋之男』,以防砍傷了別人的鼻子!會心2曾怪我有時看人看問題存在偏見,現在我總算解脫了,妳的言行真的沒有辜負我素來對某些人的不喜歡!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