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一個在海那邊的美麗女人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Cathy on November 13, 1999 at 08:20:31:

下面是大陸報紙一篇關于鄧麗君的文章,喚醒我豆蔻年華時候許多溫柔的記憶,鄧麗君的情歌,瓊瑤的小說和三毛的游記,真的曾影響一個時代。第一次留起披肩長發,第一次穿起白色的連衣
裙,第一次伴著"在水一方"的歌聲學跳舞,這一切好象還是在昨日。世時遷移,人世滄桑,如今的我還是佩服瓊瑤造夢的執著,尤其是在今日人欲橫流的世界,以她這樣的年令和閱歷,她還能擁有這樣一份對純潔愛情的信心。也許,台灣的格格們和大陸現在的年青人很難理解,瓊瑤的小說是和我們這一代人對青春的回憶密不可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瓊瑤阿姨再拍"在水一方"。下面是報紙上一篇關于鄧麗君的文章。


  鄧麗君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名字,還是一個時代的名字。

  那是一個"階級斗爭"、"斗志昂揚"和"解放全人類"逐漸變成上代人的回憶的時代,是年輕人用蛤蟆鏡、喇叭褲、吉他和四喇叭錄音機來武裝自己的時代,所有的四喇叭錄音機都用同樣的聲音歌唱︰"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就像花兒開在春風裡……"

  在那個時代,我們的收音機裡除了《渾身是膽雄赳赳》或者《咱們工人有力量》這類鏗鏘有力的戰斗檄文,開始有了《鄉戀》、《泉水丁冬》,我們開始發現︰原來歌可以這樣唱,雖然有很多的播音員始終羞于念出《月亮代表我的心》,但是並不妨礙他們用還不太習慣于低聲細語的嗓音說︰"下面請聽,抒情歌曲……"

  在那個時代,我們開始閱讀瓊瑤的小說,並且以此為范本開始審讀自己的愛情;我們在思考關于國家和民族的沉重問題的同時,開始考慮拯救和改變自己的變運--代人的自我意識在覺醒,伴著鄧麗君的情歌。

  當然不能說鄧麗君的綿綿情歌喚醒了年輕人的自我意識,她還沒有這么強大的功效,她只恰好趕上了那個節氣,就像春天來了,不管花開不開天氣都會變暖一樣,但是,有了鮮花盛開,人們就可以清晰地感到︰啊,春天﹗有了鄧麗君的情歌,人們可以清晰地感到︰啊,生活﹗

  生活中本來就不光是《咱們工人有力量》或者《要掃除一切害人虫》,就算是有了《命運》或者《悲愴》也還不夠,生命中應該有慵懶地晒太陽的午后,悠閑地品嘗紅酒的深夜,說著愚不可及的蠢話的花前月下,這才是生活原來應該的樣子,只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們沒有顧得上想到生命軟柔的這一部分,是鄧麗君,用她的軟綿綿的歌聲,輕聲細語地告訴我們︰讓我們一起懶懶地軟下來,暫時不要去想生命中堅硬而沉重的部分,"小妹愛哥身體壯,哥愛小妹身窈窕",多么簡單直接。

  但是,我們在戰斗中成長起來的人民已經習慣了戰天斗地,突然要他放輕松,一時還真有些不太習慣,再加上那些稀奇古怪的服裝,那些肆無忌憚的言行,讓上一代開始深切擔憂︰現在的年輕人,怎么得了……于是我們開始和鄧麗君斗,和奇裝異服斗,和一切"靡靡之音"斗。

  但是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在烈火和鮮血中一點點堅硬起來的意志,在絲絨般輕軟光滑的歌聲中也有了似水柔情。我們的情緒字典中,除了"夏天般的火熱"和"冬天般的冷酷"外,第一次有了"淡淡哀愁"、"無奈"、"愛情"這些字眼,"刻骨仇恨"、"意志堅定"變成了滿腔柔情和猶豫不決。

  堅硬的東西不會永遠堅硬,春天到了,堅硬的冰雪始終會變成柔情似水,如果沒有鄧麗君,也會有王麗君李麗君來融化他,但是,恰恰是鄧麗君,我們記住了這個名字,這個讓我們融化的名字。

  多少年了,當年的垮掉一代如今也開始感慨︰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他們居然不知道鄧麗君﹗

  鄧麗君不是一個可以永遠的名字,但是那個時代是,那個時代將會被我們的后代永遠記憶,他們會回憶起那個全民族開始變得溫柔的時代,並且模模糊糊地知道,是一個在海那邊的美麗女人,用她的美麗歌聲,讓人們變得溫柔。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