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包青天“片場訪周杰——99年11月24日“南方聲屏報”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November 24, 1999 at 19:59:18:

冤我大牌又跌价?
周杰“包青天”片場大控訴


進駐“少年包青天”劇組已有一個星期的周杰,直說這種感覺又令他想起了“還珠格格”,因為拍戲太緊張,而作為男主角的他更同時要趕A、B兩組戲,每天睡覺祇有兩三個小時,所以累得又是感冒又是嗓子發炎。本報記者兩次進駐劇組,第一次是于上周四的晚上九點,適逢周杰生病,還要趕通宵拍戲,記者衹得打道回府。相隔一天,記者再次前往劇組,終于在拍戲間隙逮住了周杰。


記者:記 周杰:周


記:拍“少年包青天”最大的感受是什麽?

周:累。主要是沒時間睡覺。我早上剛拍到凌晨五點半才睡覺,十點鐘便要起床化妝,其實應該是九點鐘便要起床了,我實在是太困了,所以跟導演賴了一個小時。拍戲是這樣的,我在接戲的時候便已料到會遇到這種情況了。

記:感冒好了沒有?

周:好多了,我每天都在吃藥。

記:你演的這個少年包青天和爾康有什麽不同?

周:兩個人物完全不同,首先是造型上兩個人便相差得很遠。你看我現在這個造型,同爾康完全不一樣。另外,兩個人的年代、身份、性格也完全不同。包青天是我所崇敬的人物,也是全華人所崇敬的人物。他是判神,鐵面無私、公正廉明、足智多謀。這個“少年包青天”也跟以往不一樣,以往的“包青天”都是著墨于他當官時期如何判案。而這個包青天是學生時代的,描寫了包青天在成名之前少年的心態,有孩子的天性,開朗、活潑,還有他對愛情的茫然,他很重友情,有其天性的一面,可以從他身上看到未來發展的影子。他調皮、單純、不懂政治,說明在涉世未深的情況下,在成為“包青天”之前,年少的包青天,純樸智慧。里面還有許多離奇的命案,讀書時的包青天便已破案如神,以至后來名揚天下,有點象(古代)校園離奇命案。

記:有許多著名的演員在扮演歷史人物時都挨了觀眾的罵,你這部包青天新說,會不會擔心也遭到如此待遇?

周:(首先糾正)這不是新說!學生時代的包青天誰也沒拍過,觀眾會說什麽?再說歷史的東西誰也沒見過,誰會一生下來就鐵面無私?而且這個人物衹不過生活化了一些,並沒有破壞他在人們心中正義的一面。

記:由于你演的爾康已深入人心,有沒有顧慮在“還珠格格”之后,很難再超過爾康?

周:有,所以我拍了“還珠格格”之后,一直沒有接電視劇,衹拍了一部電影“相約2000年”,和陳小春、柯藍一起主演。我一直推了10多部戲,當然這其中也牽扯到時間衝突上的問題,最主要是我很挑戲。其實應該說,一個演員在趁著有名氣的時候,應抓緊機會多拍點戲,擴大知名度,還可以多賺點錢,但很多經驗告訴我:不可以。


并未降价演出

記:我看到有報道說你出演“少年包青天”是降价演出?

周:(詫異)降价?完全是斷章取義!我祇是說我寧願降价也要上這部戲,因為這部戲確實不錯,所以我在那麽多戲中挑中了這個本子。這就象很多演員都會說一分錢不要也要演張藝謀導的戲一樣,我這樣說衹是說明我很喜歡這部戲,而不是說我是降价演出。這個意思完全不對,可能被哪個記者聽了去,斷章取義,完全歪曲了這個意思!

記:這個少年包青天也有感情的一面,由于這是你繼爾康之后演的第二個角色,有否擔心會脫不出爾康的影子?

周:有這麽多成功的例子在前,例如趙丹,還有其他的好演員,在扮演了一個很有名的角色之后,是不是就不再拍戲呢?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周杰,是通過角色把演員的形象塑造在觀眾心里頭,希望大家會說這是周杰演的戲,而不是說這是爾康演的戲。
我相信這個角色會很好看。你看我現在的臉黑不黑?包青天是很黑,但書上面沒有說他醜,我這個妝還不算太黑,現在美容還流行晒黑呢!(笑)


記者也應有道德

記:前不久在北京某報上看到你因在寫真集中有一張與火車賽跑的鏡頭有不良意識,而遭人指責?

周:(音調明顯提高,可以看出周杰內心的氣憤)有些人不要嘩眾取寵,來寫出這些東西標新立異。這就象小燕子,說有人學她爬樹、跳樓,難道說,有些演員扮演了強奸犯、搶劫犯,為了怕孩子學,這些角色就不讓人演了?就算是演雷鋒,到時候孩子到處跑,四處學雷鋒做好事,最后孩子弄丟了,是不是說雷鋒這個角色也不能演?或者是說電視上每出現一個不好的形象,或是強奸犯,或是搶劫犯就在旁邊打上字幕“小孩切勿模仿”?
其實我拍這張照片的時候,火車并未跑,是我在跑。我為何要拍這張照片?是因為我從小生活在鐵道邊,我是鐵路子弟,我父親曾經是開火車的,這是我小時候的生活寫照,我有很濃的鐵路情結。
我不知道記者為何會這樣寫。有一次我在西安拍寫真集的時候,正在發高燒,心情很不好,有個記者打電話來採訪,我說對不起,我身體不好,可不可以換個地方,可最后卻把我說成擺架子。一個記者的觀點并不能代表全國的記者,這是有失新聞公正的。他應是在不加入個人思想的情況下把事實完完全全寫出來,而不是泄私憤。不能利用你手上的特權,去寫出自己所想象的東西,來誤導別人。

記:可能由于演員名氣大了之后,很多人會想當然說他會架子大。

周:對,其實這是件小事,但放在當紅的演員身上就成了件了不得的事了。別人以為我是紅了就會這樣,其實我沒紅之前也是這個個性,我並沒有變,我覺得記者与演員之間應互相尊重。“中國銀幕”上剛登了一篇文章讓我很感動,文中說,很吃驚周杰會這麽坦誠,說了這麽多話,假如他斷章取義,衹截取部分說話,那麽這篇文章出來馬上就會引起爭論,但他沒有,原原本本把我的話照登。

記:在來採訪你之前,就有人給我打預防針,說你架子大,很難採訪。

周:(氣憤)前一段時間還有一個沈陽的記者說我躺在床上,光著腳,翹著二郎腿接受訪問呢!有腦子的人就不會這麽寫,這可能嗎?這不是傻嗎?我覺得有很多人指責演員應該有道德,是不是記者也應該有道德?


(后記:由于採訪是在拍戲的間隙進行,以上的採訪前前后后進行了三四次才算完成,周杰越說越激動,在最后一次進去拍戲時,他還轉頭讓記者再等他一會兒,祇可惜由于時間關係衹得作罷。)


霜融注:此篇報導附了三幅照片,全都是“少年包青天”中的造型。

照片一:穿著戲服的周杰和拍檔在比手劃腳。周杰一身淡青色文士打扮,帥死了!
圖片文字:拍戲空隙,周杰和八賢王陳道明還忙著切磋演技。

照片二:周杰的另一包青天造型,身穿格子長袍,頭戴黑方巾,臉色紅紅的,雙眼斜飛,好Q!
圖片文字:看周杰這個形象象不象“包青天“?

圖片三:周杰穿著與圖片一想同的戲服,在接受女記者的訪問,神情認真。
圖片文字:周杰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態度十分友善。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