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舒服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愛永 on January 18, 2000 at 19:17:15:

一直記得上星期日的午後∼

不冷不熱,風輕雲淡,和諧的氣味飄散在空中。房間內,早習慣被大樓遮蔽的微暗光線,當時,竟有一絲透亮斜斜射入。有點兒驚訝,有點兒歡喜。悄然走近,只見陽光正對我微笑著,輕拉起我的手,暖意在心田流動著,清風在一旁伴隨,溫柔低語著。沉浸在難得的舒緩中,不想什麼也不盼什麼,站了好一會,即與我揮手道別。我笑了笑,凝望遠方的同時,跨越層層築起的高樓,跨越不經意間流逝的時光,彷若回到年少時,最愛窗口的那番風景:一片青翠,綠意無限,陽光與清風結伴而來,快樂時,為我奏一曲明媚圓舞曲;落淚時,爭相為我曬去吹乾滿心傷悲,終於恍然釋懷,他們才笑著道再見。我還是捨不得移開視線,直到背影完全隱沒,再也看不見,再也聽不見,帶著舒服剛好的心情,許下再聚的美好心願。

現在想起來,真是好久不見了!時間的流裡,睜大雙眼,拼命向前,深怕慢一步就錯過美麗風景。
年少時的愛情,一觸即發,專心愛戀著彼此:冬日裡,只想看到你那暖如冬陽的笑容,那種溫暖足以抵擋所有冰寒;深夜裡,只愛聽到我的聲音,你說:「哪怕只說兩句話,我聲音裡的溫柔,就能讓你舒緩疲倦,一夜好夢。」然後,我們笑著道再見!純美真摯的情意,在心底融化成最舒服的一角,日後憶起時,仍淡不了的美麗情懷。
誰知天氣多變,氣溫總在忽冷忽熱間徘徊,是我的溫度變了,還是你的溫度變了?為什麼再也尋不回那舒適剛好的溫度:你越急,我越冷;你越想靠近,我越想遠離。曾幾何時,眼眸的交會錯失在朗朗星空下,錯失在每一次緣會裡,錯失在你我心底。
後來,我終於明白梔子花的意義,終於明白你的悲傷,也終於明白了自己。其實,經心與不經心,都更改不了注定的失落。我深刻記憶著你那獨一無二的笑容,那讓寒流自動轉向的超強暖意;你時常回憶我溫柔如水的聲音,你說讓你一夜好夢的嘛!我記得!
這樣是不是就夠了?

那日,巧遇於朋友的婚宴上,也不算巧,他是我們共同的朋友嘛!只是沒想到你會來。
一直無語,我還是望向你了,見你遙望遠方,同我一樣驚訝吧!你還是你,無措時飄向遠處的神情依舊。然而,從未有過的陌生感,在心底悄然而現,有些複雜難言的心情,只有自己懂!
即將離去之際,你終於還是走過來了!帶著笑,第一句話是:「好久不見了」!嗯!還是有默契,是闊別已久的心聲。看著你明亮的眼眸,在心底說著:「嗨!好久不見了」!你的眼眸,清亮如昔,不再焦灼,沒有悲傷了!初見時,錯綜複雜的思緒,都理清了!當你看著我的那一刻,我知道你終於不再愛我了,因為,你終於能看著我,目光不再飄移了!我.....有些難掩的愁悵,原來,我們還是輸給歲月了,終究被遠遠的拋在身後,拋向記憶的盡頭,應該要為你高興的。所以,這次,還是要笑著道再見.....

我羨慕爾康紫薇的相遇,相知,相契,相惜!在最美的時刻遇到最好的人,溫暖卻不炙熱,微涼卻不寒冷,一種剛好的溫度,一種心安的感覺,在每一次的交會裡重溫再現。
一如我們的初相遇,瀰漫在空氣中的氣味,是種說不出的溫柔,就像你最喜歡的梔子花般清新純白,心也跟著柔和了起來。
雖然,世事難料,永恆的情感也許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望,在漸行漸遠的路上,我還是很高興,很高興在最燦爛的時刻裡與你傾心相遇!沒有你就沒有當時的我,沒有你就沒有剛好舒服的溫度,沒有你就沒有溫暖的記憶啊!

隔日,收到你的限時信。訴說起離別多年後最真實的心情。
你說:
不知不覺愛上山裡的日子,愛上那遠離塵囂的清幽,終於可以靜下心來想想過去,想想妳,也想想自己。常想著想著出了神,落淚亦不自覺,待回過神來,竟哼唱起妳最喜歡的「半袖」:
『在街角那家花店,你停在紅玫瑰前,你遲疑的瞬間,光陰也走得好遠,你愛穿寬鬆的襯衫,你抗拒任何被束縛的感覺,沉思的我落在你身後,而你頭也不回,風揚起你的衣袖,無聲的翻飛,無聲的揮別,似落的玫瑰像眼淚……』

一遍、兩遍、三遍…..不停唱下去,唱著唱著竟有些懂得了!
深山的夜晚特別寒涼,透心的冰冷,教人直打哆嗦。升一爐火,驅走寒意,燒著燒著又覺得熱,走遠一步,不冷不熱,剛剛好!我在舒服的溫度裡,想著妳的感覺,於是,我笑了!我想,這次真的懂了!有幾句心裡話一定一定要告訴妳,妳知道我一向說不出什麼甜言蜜語,就讓沈從文幫我說吧!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
 看過許多次數的雲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
 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我說:
看著信上久違的字跡,很溫暖!細細體會著你領悟後的感覺,好驚訝!這次真的又“巧”了!沈從文這段話,是日記扉頁裡最顯明的註腳,喜歡好久好久了!只是未曾對你說過。
想像著你唱「半袖」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定很傻!)你不是說過這首歌太女生了嗎?你還記得,想必是我在你耳邊唱過不下百次,教你想忘也難嘛!
你唱「半袖」試著了解過去的我,我唸沈從文的詩,試著體會現在的你!你知道嗎?我又想起你的笑容了,從側面望過去,剛好的弧度,剛好的溫暖,最舒服的感覺!嘿,好久不見了!
你想知道現在的我,是怎樣的心情嗎?

【舒服】周耀輝
『我的感覺太多 剛買回來的紅酒 覺得太冷
剛泡的濃湯 我覺得太熱 你可以接受我吧
我的要求太多 一個人吃晚餐覺得太冷
擁擠的聚會 我覺得太熱 你還願意愛我嗎
天氣反覆 我需要最理想的溫度
愛更反覆 我需要對自己特別照顧
我知道過去那些戀愛受不住
才知道現在怎麼生活最滿足
如果你愛我讓我彷彿活在二十度
不顫抖流汗 只要覺得你愛我 舒服
我的要求太多 飄忽不定的關係 覺得太冷
永恆的承諾 覺得太熱 你還願意愛我嗎

下次,願意唱這首歌給我聽嗎?
我在雲淡風輕的午後,清風燦陽的擁抱下,在你過往的笑容與現今的瞭然裡,體會二十度的舒適感!突然想起你看著我的眼神,沒有焦灼,不再閃躲,卻有著我第一次遇見的堅定與溫暖,好像不該說:好久不見!應該說:你好!很高興認識你!(這樣的你 )

走過這麼久的歲月,還是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啊!
獲得、失落,遇見、錯失,想念、遺忘,其實都無妨!有些事,有些感覺,微小的剛好在記憶裡立足就好!
彷彿又看見梔子花了∼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