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1.23“少年包青天“片場探班實錄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January 27, 2000 at 02:41:03:

1.23“少年包青天”片場探班實錄


自從得知周杰在廣州拍攝《少年包青天》的消息以后,這一連兩個月我都在等待和期盼之中度過,等待機會,期盼見面,上次南海之行沒有見著周杰,我跟林林當然都很失望,尤其是林林(看看小菊的文章就知道她已經中毒極深啦)。機會終于來了,筠語來信告知可以聯繫周杰,讓我們前往探班,而且亮亮也說和我們結伴同行,因為正值年底,我們的起程日期一改再改,但正因如此,菊菊、小芬和小高也得以一起加入,令我們的探親隊伍日漸壯大。最后的兩個星期,我們忙著聯繫訂酒店、包汽車、討論細節,隨著日子的逼近,心情既緊張又興奮,后來知道從紐西蘭遠道回來香港的海韻也不甘白白錯失機會,那麽,廣州的易如呢?我當然也不會放過她,一個電話打過去,她聽說小芬和菊菊都來了,馬上便說:“那我非去不可!”(易如,妳這種態度讓周杰知道了,他的心理會不平衡的啦!)

小芬、亮亮和小高乘21號傍晚的飛機先到香港,小菊則是22號一早的班機,她們跟林林、海韻會合以后坐直通車來廣州,而我呢,則是22號早上便到達廣州,入住酒店,等呀等,等到晚上七點鐘,才等到小菊的電話,說一行人已經在大堂了,我放下電話便迫不及待地沖下樓去,在柜台前終于見到了久違的小芬、雖沒見過卻早已情如姐妹的小菊,還有亮亮、小高、海韻,大家一見面就興奮得嘰嘰喳喳的,充分發揮女孩子愛說話的天性。經過商量,我們祇開了兩個房間,晚上就可以擠在一起聊天啦。進了房間,剛放好行李,小菊和小芬已經把一份份的禮物拿出來,呵,可真是不少,其中大部分是台灣朋友給周杰的禮物,想不到還有給我的(賓果、sunflower、karen,再次謝謝妳們),小菊和小芬還特地給我帶來台灣的著名小吃--鴨舌和鳳梨酥。
原來周杰拍戲的地點在番禹天后宮附近的“水鄉一條街”,我趕快打電話落實了第二天的車子。簡單的梳洗后我們一行八人便出去吃飯,分坐兩輛計程車來到天河城廣場,選了一家酒家,誰知道進去后才知道快打烊了,衹好匆匆點了些菜,味道衹是普通,倒是大家都對那里的蔥油餅贊不絕口,吃了一打又打包了一打。吃完飯出來天已下起小雨,我們不禁擔心第二天的行程會否受到影響,在廣場里逛了一圈后便回酒店了,本想早點睡覺,第二天精神奕奕地去跟周杰見面,誰知道大家聚在一起便聊個沒完,誰都無法停下來,當然,話題全都是圍繞著周杰,一直到兩點半,我和林林、海韻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又用廣東話聊了一個小時才休息。

23號早上我們一早便起床,把一切都收拾好已經是九點半了,下樓時車子已到,我們興高采烈地坐上車,因為考慮到外景場地不在市區,所以先去買了一大袋面包和礦泉水作為備用午餐,十點鐘正式上路,一路上大伙儿情緒高漲,這幾位來自台灣的小姐們還高歌“漂洋過海來看你”,準備到時候對著周杰來個情深款款的現場演唱,我也被她們逗得非常開心,笑聲不斷。
十一點多時終于來到了位于番禹的南沙經濟開發區,這裡依山傍水,風景怡人,山上的一座寶塔便是南沙天后宮,而水鄉一條街剛好位于山邊水旁。我們一下車,就被古色古香的建筑吸引住了,衹見所有的房子俱是白牆黑瓦朱欄,除此之外,小橋流水,曲徑回廊,亭子之外,細柳垂搖,加上街道上酒旗招展、攤子琳瑯,許多身穿古裝的人走來走去,真讓我有穿越時空,回到宋朝的感覺。進入一間“客棧”,才發現香港的朋友早已來到,滿滿地坐了一屋子,除了會長蘇蘇以外,又有許多素未謀面的朋友,迎上前去一一自我介紹,大家臉上都是滿喜悅的笑容。聽說周杰正在亭子后面的小花園里拍戲,連忙躡手躡腳地來到花園外的花窗旁,透過窗格子偷偷向里張望,衹見小小的花園里站滿了工作人員,背對著我們的身影挺拔修長,穿著淡青色的戲服,啊,那不正是周杰嗎!大伙儿都靜靜地看起來,雖然衹看到他的背影,但已足可令大家陶醉不已。看了一會回過頭來,看到亮亮正在跟一位身背攝影機的先生談話,便走過去加入她們,原來這位徐先生正是《少年包青天》的劇照攝影師,令大家“驚艷不已”的七張包青天美劇照便是出自他之手,我們同聲稱讚他的技術了得,把周杰拍得很帥,徐先生跟我們聊得很投機,還問我們知不知道水鄉一條街的典故,我們連忙虛心請教,他說:“當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的時候,先進攻廣州,首當其冲的就是這裡,這條街外面的不遠處就是珠江口,三面環山,一面臨水,守軍在三面山上架起炮台,打退了敵軍的進攻,逼得他們放棄廣東轉戰福建、北京,那里就是著名的虎門炮台,后來香港的一位大富商把這裡整幅地買下,建成一個開發區,目前還在建設階段。”(林則徐虎門硝煙大家一定都知道,此虎門即彼虎門也)。想不到這樣一個世外桃源還是易守難攻的兵家必爭之地呢。聊得高興處,我們還請徐先生跟我們一起合照留念,他也牛刀小試為我們八人執機拍照,還用拍立得照了兩張合照,好讓我們稍后可以送給周杰。
到了十二點左右,周杰終于有了一個空擋,他剛走出小花園,我們就連忙圍上去,周杰熱情地一一向我們打招呼,看到我時頗有驚喜之感,我心中一跳,認出我來啦,好高興(高興得有點早了)!周杰問廣州還有多少朋友來呀,我說有易如呢。周杰看到菊菊,問她的腳好了沒有,小菊感動得差點淚眼汪汪(我想象的),想不到那麽久的事情周杰竟還記得清清楚楚,周杰又連聲問小芬呢,我們回頭看看,才發現小芬還在客棧里呢,便笑說小芬害羞躲起來了。正說笑間小芬跟其他的香港朋友一起走過來,周杰大老遠看見一身紅衣.扎兩根小辮子的小芬,就伸出手迎上前去,還直說:“小芬,妳好可愛哦!”然后握住了小芬的手久久不放。(此時肯定羡慕死不少人,唉,這叫同人不同命啦)香港杰迷先獻上一束鮮花,而亮亮一直在用她那“周杰也比不上的V8”(亮亮語)非常鎮靜地拍攝著。周杰很主動地說:“我們去那邊拍照好不好?”大家轟然答應,簇擁著他走到亭子外的石欄前,后面便是拱橋流水,所有人一個個地輪流跟他合照,小菊站過去的時候,周杰和她分別拿著“万事勝意”的春聯來拍照,說等一下準備了一點禮物送給我們;輪到亮亮時,周杰還用手環過她的肩頭,豎起大拇指,亮亮表面冷靜,內心原來已經飄飄然的了(妳自己說的,我可沒冤枉妳呀);小高一站到周杰旁邊,我就哇了一聲說:“小高跟你的身高最配了。”周杰聽了看看小高問:“妳有多高呀?”菊菊說小高可是籃球國手哩。好啦,終于輪到我了,周杰首先跟我握手,還說:“謝謝我們的內地聯絡員了。”我高興得都有點傻傻的了,祇會說:“沒有啦,沒有啦。”合照時周杰的手倒是抱得挺緊的。(當時緊張之下根本沒留意,回來看照片才發現)感謝小高,帶來了很好用的拍立得,讓我可以馬上拿到跟周杰的合照,照片雖小,照得卻很好。
一番忙亂后周杰又要進去拍攝了,我們在小吃店里坐了好一會兒,吃了一碗甜品,就出門到處走走,信步走去,街后是一片茵茵草地,還有一個花園,我們在橋邊、綠地照了相,才又慢慢地走回去,經過拍戲的小花園,發現里面已空無一人,林林叫:“他已經出來啦!”連忙疾步趕回小吃店,我們也緊緊跟上。店里香港的朋友正向周杰贈送禮物,有花束、水果籃,還有各種各樣包裝精美的禮物,周杰現場拆開,連聲道謝,隨后她們又圍著周杰跟他合照,我們剛好充當攝影師,拍照后她們紛紛拿出照片.書籍等請周杰簽名,又請他題字、錄音等等,好一陣忙碌。我們靜靜地坐一邊看著,感受香港朋友的熱情和周杰的有求必應,偶爾插進幾張照片請他簽名,我把兩張跟周杰的合照以及剛才用拍立得拍出來的照片放到周杰面前:“請幫我簽上名字。”周杰抬頭看了看我道:“妳真是霜融嗎?”我有些愕然,周杰隨即笑說:“我要看看清楚。”我這才知道他在開玩笑,便也笑著說:“怎麽,還要驗明正身呀?”周杰低頭一一為我在合照上簽上名字。這時,周杰的助手小東拿來一疊少年包青天的賀卡發給我們,讓我們一陣驚喜。菊菊看到早過了午餐的時間,體貼地問周杰:“要不要先吃中飯?”周杰卻說不要緊,繼續滿足大伙儿的要求。香港的朋友因為要趕下午的火車回香港,所以抓緊不多的時間再次請周杰合照,我們一起來到屋外,先是香港杰迷們跟他合照一番,然后我們也加入其中,這張周杰跟中港台三地影迷大合照實在弥足珍貴呢,最后是我們一行八人跟周杰的合照。
香港的朋友們終于要離開了,我們一一揮手道別,目送她們帶着滿懷的感動和滿足而去。我們因為當天晚上仍住在廣州,而且知道周杰下午還會去琶洲村的廠景拍攝,所以打算跟隨到底。周杰對我們說,因為還要繼續拍戲,抱歉不能陪伴我們了,讓我們四處看看,或者去看看拍攝,累了就在店里坐坐,一有空擋就會來找我們,小芬因為受台灣記者所託,要給周杰做一個小訪問,但看他實在沒有時間,衹好把寫著問題的紙交給他,讓他先看一下,等有機會的時候再進行訪問。周杰又去拍戲了,這次地點就在街上的拱橋柳樹旁。我們懷著極度好奇的心情走過去觀看,第一次了解拍戲原來是這麽一回事,看著鏡頭前的周杰耐心而專注,雖然有時候因為別人而要NG重拍,也沒有不耐煩的意思,反而一遍又一遍地認真演著,我好奇心越來越重,人也越走越近。這一場是說他跟凌楚楚、展昭、公孫策一起路過一個小鎮,遇到了展昭的兩位師兄。周杰的包拯一點也不嚴肅,還時不時做出一些古靈精怪的表情,十分逗趣,空隙還會逗逗演展昭的釋小龍,或者把手里的劍拋來拋去。飾演凌楚楚的李冰冰一直都站在周杰身邊,她的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是個靈秀的小美人,公孫策臉白白的,是個很帥的年輕人。我實在忍不住了,偷偷拿出相機拍起來,開始的時候還擔心工作人員會罵,后來知道衹要不用閃光燈就沒有關係,這可不用客氣了,馬上打拍特拍起來,亮亮更是厲害,V8從不离手,什麽也逃不過她的手下。
訂好的飯盒來了,我們于是回到店里吃飯,一邊討論著剛才的劇情,才吃了一會,周杰就找來了,他說已經吃過飯,馬上就要去下一個片場,我連忙說我們跟著他的車一起走,周杰卻體貼地讓我們慢慢吃,吃完飯再去,還說下午有七場戲要拍,恐怕沒有多少時間陪伴我們,我們連聲說:“沒有關係,衹要能靜靜地看著你就好了,我們會自己照顧自己。”又告訴他我們帶來了台灣朋友的禮物,周杰讓小東把禮物先放到他的車上,並一再叮囑我們好好吃完飯再去。我們匆匆吃完飯,收拾好東西,就上了車離開水鄉一條街。

本來從水鄉一條街到下一站的琶洲村攝影棚祇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但由于我們人生路不熟,加上問路又不得要領,竟然花了三個小時才找到了攝影棚,到達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小東出來接待我們,說周杰正在和老闆談事情,已經知道我們來了,讓我們先到處走走,也可以去看拍戲現場看看,但因為是現場收音,所以不能弄出聲響,到了休息時間周杰會來見我們。我們謝過小東,就一起來到攝影棚里,衹見在一個很象倉庫的房子里搭起了一個客廳、兩個房間,其中一個應該是女主角的閨房。工作人員正在客廳里外忙碌著,我們因為知道周杰不在里面,為免打擾拍攝,都沒有走近前去。等了好一會兒,小東來告訴我們,周杰在化妝間等我們,我們馬上跟著他來到這個片場里唯一一個光線充足的房間,周杰正在補裝,我們幾個人一進去,可把這個小小的房間擠得滿滿的,我注意到一旁的休息椅上寫著“包黑炭”三字,不禁好笑(后來才知道那是他自己寫的)。亮亮二話不說拿出V8便拍,周杰從鏡子里看到了,故意說:“誰讓妳偷拍我的。”我們一聽都笑起來,小菊回嘴最快:“我們沒有偷拍,我們是光明正大地拍。”。小芬說:“我們先來個介紹,我是鼎鼎大名的小芬。”(差點噓聲四起)小芬當作沒看到大家的怪表情,指指我說:“她是霜融。”周杰一臉的訝然:“她是霜融嗎?”害我什麽都說不出來,衹好用眼睛瞪著他,周杰不禁微笑起來。菊菊自我介紹:“我是Gillian。”周杰又問:“妳的腳好了嗎?(第二次了)妳是不是有個妹妹啊?”菊菊說:“是,我受傷的時候是她代我上的網,我說她打。”周杰說:“你要小心啊!”菊菊說:“那是人家撞我的,(笑),可是撞完後,就抽中29吋電視機!”(運氣特好,所以這次也可以見到周杰啦)亮亮和小高也分別再說了自己的名字。小芬問他可有空可以錄音,周杰說可以,然后就來到一張長椅上坐下,小芬就坐在他的旁邊,手拿錄音機,儼然一幅記者的模樣,我和海韻連忙也把各自的錄音機取出,找個位置放好。周杰一手拿麥克風,一手拿著信紙,神情非常認真,開始有條不紊地逐一回答問題。這下子我們可把握機會了,錄影的錄影,照相的照相,耳朵還要豎起來聽聽他妙趣橫生的回答。採訪結束后,周杰又趕著到“客廳”拍戲了,我們在化妝間外的空地里討論了一下,又向小東了解到周杰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會休息一下,當下我們決定等下去。
再次來到攝影棚,遠遠地站著觀看,站累了就走到女主角的房間里坐著等,一個小時后,周杰終于出來了,他直接向房間走來,來到門口還問:“怎麽,這是妳們的家嗎?”小芬打趣道:“歡迎參觀我們的閨房。”周杰進了房間,我們請他坐下,小芬拿出送給兔寶寶以及兩位朋友的賀卡請他簽名,周杰很有耐心地簽好了,談話間說起昨天陳小春還跟他通電話,看來他們兩個感情真的不錯。我們步出昏暗的房間,來到空地上聊天並拍照。菊菊對周杰說要唱一首歌給他聽,周杰說好,菊菊就獨唱起來,想不到小芬、亮亮和小高在車上排練了那麽久,竟然沒有一個敢開口跟著唱。唱完了,周杰問唱了些什麽,菊菊又為他解釋一遍。周杰說很想唱歌,我們問:“拍戲和唱歌你比較喜歡哪個?”周杰想了一下說:“兩者都喜歡,不過唱歌的難度不會比演戲高。”問他會不會出唱片,他說出唱片需要很多時間,今年應該暫時不會考慮。小菊提到經紀公司,周杰談起那則報道也有點生氣,祇說自己也莫名其妙,我們連忙安慰他說大家都不會相信的。小菊又問中央電視台有沒有就令狐沖這個角色聯繫過他,周杰表示曾有一名副導演打電話給他,但因為時間的關係,加上對方也無法名言找他談演哪個角色,周杰實在抽不出時間前去面談,所以現在情況如何還不知道。正談著有工作人員來叫周杰埋位,我們連忙催他先去,周杰說:“小東已去給妳們買東西去,妳們吃點東西,休息休息,隨便拍一點東西,看一看,想走的話沒關係,跟小東說一聲就可以了,因為我會很晚,不用等我,那我就進去了,不照顧妳們了。”我們告訴他:“那個袋子里有喉糖,你喉嚨痛,要吃那個,還有台灣特產鳳梨酥。”周杰連聲說:“謝謝謝謝,都是我愛吃的。”轉身就進了影棚。我們就等小東回來,原來他買的是王老吉涼茶,想必劇組里的人熬夜容易上火,喉嚨也不好,所以喝這個降火,另外還有劇組的宵夜點心。
我們又回到房間等候,想等下一次周杰休息的時候跟他說聲再見再走,坐了一會兒大家都坐不住了,終于一起來到客廳外面,里面人可真多,黑壓壓的站了一廳子。我們也站到里面觀看,可以看到周杰坐在廳中的椅子上,這一場戲足足NG了六次才收貨,另外還要從不同的角度多拍幾條,我們看著演員們一遍又一遍地演著,人人都投入而認真,足可見拍戲的艱辛,可是期間也爆發了不少笑料:輪到一位老演員念詞,衹見他放下茶杯,場里場外都寂靜無聲,人人都屏息聽他說話,誰知道等了好久都沒有動靜,大家正莫名其妙,導演一聲“卡”,他才說:“啊,忘詞了。”所有人當場哄堂大笑;又如輪到周杰說台詞,接著是另一位演員說“對不起。”周杰又接著說話,可當時那位演員不知道站哪去了(鏡頭並不用對著他),于是導演親自念了他的詞:“對不起。”周杰非常醒目地接了下去,誰知道等他說完了,大家才知道攝影師誤以為導演那句話是“卡”的意思,已經把機子關掉了,又害我們大笑一場。周杰也非常搞笑,老學著每個人的口音說話,還對著李冰冰說台語,欺負人家聽不懂,讓菊菊她們笑個不停。
到了差不多十點的時候,周杰又出來了,易如因為要趕著回家,所以我們就跟周杰道別了,周杰跟我們每個人握手,聽到他對菊菊說:“要小心愛護妳的腳啊。”(天哪,第三次了)對我說:“妳要跟她們一起回去嗎?”我說:“對,我跟她們一起住。”周杰握住我的手說:“謝謝妳了,陪她們一起來,下次再來。”跟小高握手的時候,竟然握住了便不放,還一邊說話一邊上下搖人家的手,據小高后來說她想把手抽出來周杰也不放,當時我們每個人都眼紅地盯住小高那幸運的手,好不容易這維持了一分多鐘的握手終于停下來了,海韻和林林也終于可以跟他握上手了。(到底是不是小高的手特別柔軟舒適,令周杰愛不釋手呢,這個要問周杰才知道了)我們想到馬上要分開了,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見,都非常捨不得,周杰親自送我們出去,看著他長衫飄飄,我們都說他這副打扮太象令狐沖了,他自己也有同感。終于到了分手的最后一刻,大家都揮著手跟他說再見,亮亮存心考考他,問他自己是誰,周杰做思考狀:“讓我想想,啊,對了,妳是亮亮。“光看亮亮的表情就知道她直甜到心里去了,我們叮嚀他要好好保重身體,周杰也託小芬代為問候台灣的朋友們,最后還叫了我的名字,跟我說再見,隨后我們便上車離去。回到酒店,大家的情緒依然高漲,又聚在一起聊到兩點,說好第二天早上要去買周杰的相關產品。
24號早上大家梳洗好了,就坐計程車出發,來到專賣娛樂產品的店鋪,什麽叫作大肆搜刮,我可見識到了,菊菊她們買照片根本不用數的,一把抓下去就是幾十張,我說妳也要留一丁點給別人吧。照片.貼紙.海報.卡片.年歷.報紙.紙袋……簡直就是瘋狂掃貨。在去吃飯的路上又下起毛毛細雨來,菊菊猶豫了一下子,把印著周杰的紙袋舉起來放在頭頂,我衹好為她這種行為找理由:“周杰是妳頭上的一片天,為妳遮風擋雨。“菊菊一聽,可更加心安理得了。飯后我們就回酒店收拾東西,退房,然后一起坐車到廣州東站,她們六個要在那里坐車回香港。我一直送她們到入口,大家都依依不捨,分別擁抱,小芬還唱道:“聚散兩依依,依依又依依。“當場讓我笑起來,也沖淡了離愁別緒,送走了朋友們,我也獨自踏上歸途了。

相信參與了這次探親行動的所有朋友,都會一致認為此行收穫極大,可以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周杰的工作,也了解他本人。每次跟周杰握手的感覺都非常好,他的手溫暖而有力,給人誠懇熱情的印象。我這次雖然已經是第四次見他,但還是第一次比較深入地接觸,相處的時間也比較長。以往衹知道拍戲很艱苦,可苦成什麽程度卻無從得知,這次是親眼看到了,親身感受到了。看到周杰又瘦了不少,真是心疼,尤其想到他不但要應付沉重的工作,還要面對外間的風雨,如果獨自一人,情何以堪?我知道周杰也許不在乎外間人的想法,但卻很在乎他所在乎的人的想法,所以我們更應該加倍支持他、愛護他。徐小鳳有一首舊歌我很喜歡,在此獻給周杰,愿你從中获得勇氣、得到力量,希望我們的支持能成為你的動力,我們的關愛能讓你堅強,衷心祝福你!


順流逆流

不知道在那天邊可會有盡頭 只知道逝去光陰不會再回頭
每一串淚水 伴每一個夢想 不知不覺全溜走

不經意在這圈中轉到這年頭 只感到在這圈中經過順逆流
每顆冷酷眼光 共每聲友善笑聲 默然一一嘗透

幾多艱苦當天我默默接受 幾多辛酸也未放手
故意挑剔今天我不在乎 只跟心中意願去走

不相信未作犧牲竟先可擁有 只相信是靠雙手找到我慾求
每一串汗水 換每一個成就 從來得失我睇透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