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依舊是塗鴉 ─ 有感《 2000 》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旭明 on February 24, 2000 at 22:11:25:

年初的時候看了兩部賀歲片《沒完沒了》和《相約2000》。拍賀歲片是近幾年才在大陸流行起來也,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馮小剛導演。從前年的《甲方乙方》、去年的《不見不散》到今年的《沒完沒了》,他真是越戰越勇。也不見得他有多麼厲害,只是缺少競爭對手罷了。上海人大約是受夠了以他和王朔為代表的京派貧嘴式喜劇片,今年終於推出了據稱是海派作風的《相約2000》,欲與馮導比比高低。不知馮小剛初聽這個消息時有沒有危機感,不過我看完兩片後可以肯定他的擔心如果有那也是多餘的,把《沒完沒了》和《相約2000》相提並論決不致使他引以為榮的,不然馮小剛後來也不會口出狂言:我不拍電影觀衆看什麼?!

拍賀歲片完全是從純商業角度考慮,不必玩什麼鏡頭的切換、視覺的衝擊、艱深的語言,關鍵就是要怎麼拍才好看!要適合大衆口味又配合過節氣氛,喜劇無疑是賀歲片最佳的選擇,《沒完沒了》和《相約2000》毫無例外走的都是這一路線。《沒》的男女主角是葛優和吳倩蓮,這個搭配反差頗大,本身具有喜劇效果。特別是葛優,往那一站,立刻使人想起張愛玲《半生緣》中對祝鴻才的描寫:笑起來象貓,不笑起來象老鼠。葛優在《沒》片中演一個司機,替旅行社的老闆開車卻一直拿不到應得的九萬多塊錢,姐姐還在醫院裡等著錢用,萬般無奈下一時頭腦發熱綁架了老闆的女友吳倩蓮。誰知老闆不拿錢贖反聲稱要報警,葛優聽後很害怕,錢也不想要了欲送吳倩蓮回去了事。此時吳卻不想回去,她想知道自己在男友心目中的地位,於是反過來幫葛出謀劃策,從一個受害者搖身一變為主謀者,故事也由此展開。這故事不能說有多麼新穎,但是馮小剛有他的智慧和幽默,聰明地玩著電影語言的花樣,將不算新鮮的劇情在新鮮的包裝中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出場,五分鐘內你若不笑就算他失敗了。雖然此片的結尾也有些牽強,但看得出馮小剛在編劇的技巧上還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此片的編劇也是他)。

反觀《相約2000》,一想到編劇千方百計的想逗觀衆開心,我就笑不起來(除了劇情有些地方不合理的可笑)。拍這種偶像片,故事可以淺顯,但別淺薄;劇情可以通俗,但別庸俗;發展可以出人意表,但起碼要自圓其說。《相》片整個故事敍述相當混亂,編劇就像在空中樓閣裡閉門造車,寫出來的往往沒有任何依據,也與現實沒有多大關係。生搬的故事,生編的情感、內容的貧乏、人物的蒼白使得整個劇情水分過多,拖遝冗長,人物行為沒有多少心理依據。這種編劇的先天發育不足註定演員難有發揮空間。周杰在其中的表演痕跡稍嫌過重,當然演小混混需要認真,但別讓觀衆看出你演的很認真,那就有點過了。

陳小春在片中叫大寶,這提醒我注意到了在片中他帶著《鹿鼎記》中演韋小寶時的慣常神情。他出場時在新加坡的機場,準備搭飛機去上海推銷他朋友阿土還尚在研製的最新式網路電話。和一個女孩不經意的撞了兩次後,大寶終於在飛機上與他未來的女友勝利會師。現在影視劇裡的主角不知怎麼了,都不肯好好走路,《緣,妙不可言》的兩對戀人是在電梯口撞上的,《將愛情進行到底》的男女主人公是在路邊撞上的,就連好萊塢的休格蘭特和茱麗婭羅伯茨在《NOTTING HILL》中也是在街角撞出了火花,看到這裡我不禁開始懷念安排男女主角在影片最後一分鐘才相逢的《SLEEPLESS IN SEATTLE》。下了飛機後,女孩立刻出十萬塊錢請大寶這位香港人為她在上海當五天的導遊,我猜編劇是實在想不出讓他倆分開後如何再相逢才這樣安排的,可是我怎麼看也沒發現陳小春長著一付讓女人很放心的面孔。別人的女友愛揮霍不關咱的事,但我有種預感她的錢包好命不長了。果然,住了一晚總統套房後那錢包不翼而飛,大寶付完房錢後已是兩手空空,兩人只得到小康那兒打秋風。周杰和他妹妹出場時我有點吃驚,這部片子不是號稱海派電影麼,怎麼阿康和她妹妹不是上海人?我不光是指他們的口音,而是他們對話中的習慣用語處處可聽出是北方味道,凡是看過《新七十二家房客》的人都可以領略到上海人講話有自己的幽默方式,但不是小康家這樣的。不過,算了,看過前面那麼多不按常理出牌後,就算編劇讓他們講地道牛津腔的英語我也認了。小康以炒股為生,影片中不時聽見他對著電話喊:給我買進3萬股、5萬股!可以這麼講,當然可以這麼講,但只有菜鳥級的股民才這麼講,稍稍在股海沉浮過一段時間的都知道怎樣把這話說得夠專業:給我吃進三百手、五百手(一手等於一百股)!老編呀老編,您難道在寫劇本外的業餘時間從來不談股論金嗎?

接著阿瑩交男朋友的事被小康知道了,聽他暴跳如雷的意思是交男友會影響學業。小瑩要是學理工農醫類這話還說得過去,可是她是在音樂學院里拉小提琴的!在愛情的滋潤中柴可夫斯基寫出了《天鵝湖》,為了寄托對克拉拉的深情勃拉姆斯留下了《C小調鋼琴四重奏》。我的意思不是藝術家只有依靠愛情才能激發自己創作,我的意思是,我看不出一個學音樂的大學生談戀愛是件多麼危險的事,值得如此大動肝火。

故事中第四對戀人的男方阿土坐飛機來上海了,我還在想他如何跟編劇給他安排的那位空中小姐相識呢,該不會象《NOTTING HILL》中因為一杯飲料潑在身上而開始吧,嘿,三秒鐘後影片證明我不愧是編劇的知音!這種高效率相識相戀是因為安插了太多演員,沒辦法展現劇情?請持這種觀點的人去看一看張揚導演的《愛情麻辣燙》,六段風格迥異的愛情集錦讓你明白人多不是問題,問題是怎樣安排這些人。

劇情接下來一直是在吵吵鬧鬧中度過的,我也不記得講了什麼,直到慧慧的男友從新加坡趕來懸賞100萬尋找她。《沒完沒了》中吳倩蓮為了知道在男友心中到底她重要還是十萬塊錢重要而甘願當人質被挾持,《桃色交易》中黛咪摩爾為了一百萬而接受了一夜情的交易,就算慧慧不再愛這男友,視金錢如糞土,不為他的一擲千金動容,可怎麼也不至於痛苦的如喪考妣,驚慌的東躲西藏,又不是王老虎搶親,只是找她回去。男未婚女未嫁,這種情況有什麼複雜的,躲來躲去最終還是要面對它。90分鐘的電影已經演了四分之三,慧慧為什麼不愛前男友,片中沒講;她為什麼愛上大寶,我沒看出理由,除開大寶是陳小春演的而那男友是個我從未見過的生面孔。當然你可以說愛情不需要理由,可是愛情片需要理由。瓊瑤經常描寫男女主角愛上了本不該愛的人,可是在愛上之前她一定會明明白白告訴你他們是如何值得對方付出的。終於慧慧跟著男友回新加坡了,沒有向大寶當然也沒有向我們觀衆解釋她為什麼要走,影片結束在半年後的千禧之夜,在小康的婚禮中她又回來與大寶復合,依然什麼解釋也沒有,似乎只是為了配合相約2000這個片名而回來的。大寶沒有得到解釋但起碼編劇讓他得到他想要的,觀衆坐了一晚上只得到一肚子的莫名其妙。碰到這樣的編導你還能說什麼呢,對杰迷來講只能說瓊瑤對周杰真的很重要!

不少人對小康能在遊輪上舉辦世紀婚禮感到迷惑,這個我倒沒什麼異議。那艘遊輪叫奧麗安娜號,英女王也曾經搭乘過。八十年代退役後,先是在日本展出了幾年,然後拖到秦皇島,我是在那第一次看到這船的,現在停在上海供人參觀。遊輪上提供婚禮服務,費用不會太貴。編劇大概認為觀衆都是些遊過三山五嶽踏遍五湖四海的徐霞客,因此就疏於說明了。

提到那句“如果要把我對你的愛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會是一萬年”,不能不談談王家衛和周星馳的功勞。王家衛電影中的鏡頭常常七拼八湊、故事七零八落,使人搞不清他的意圖,但他絕對是一個善於製造警句的導演。《重慶森林》中,失戀的金城武吃了無數個罐頭後說出了那句: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我希望它永遠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給它加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這句話後來被周星馳在《大話西遊》裡改頭換面成小康說的那個版本,成為一句經典對白,迷倒了無數人。慧慧離開上海前向大家告別時,小康和柯藍暗示大寶挽留她,大寶什麼也沒說。如果編劇安排大寶來段《東邪西毒》裡的對白: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
你一定要騙我
不管你心裡有多麼不願意
你都不要告訴我你喜歡的人不是我
那麼慧慧會留下嗎?或許吧,有這種可能,王家衛的語言有這個魅力。

老實的說,我很難對《相約2000》有什麼高的評價,如果有人說這是部『杰作』我只能把這個詞理解成是對周杰作品簡稱。或許周杰心裡也不見得如何喜歡它,演者未必然,觀者何必不然?將來再演三四部電影後請他挑出三部自己比較滿意的作品,此片鐵定會被排除在外(假使一直是這麼劇本挑他而不是他選劇本的話,那就算我白說了)。或許,對於杰迷來說,情節是否合理不重要,結構是否緊湊不重要,對白是否精彩不重要,人物是否豐滿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否由周杰主演?只是,這樣無形中向片商傳達了一種概念,只要有偶像撐著,影片其他部分的粗製濫造完全可以被忽略掉。這種做法豈不是等於飲鳩止渴嗎?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