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茶館浮生半日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Stella on April 13, 2000 at 13:06:50:

話說週末午後. 想上茶館坐坐, 安步當車慢慢走過去. 一路上春陽暖暖, 溫潤的輕風拂面, 處處桃花紅李花白, 小鳥松鼠鬧枝頭, 一晃眼, 茶館就到了. 才進得院內, 喝! 好熱鬧哇! 各個角落都有人圍觀, 吆喝. 拉住一位問了問, 原來這是茶館開春週末的新節目, 但憑茶客興緻,可以自編自導自演野台戲, 自娛娛人; 也可以搬幾個肥皂箱發表議論, 爭取認同. 嘩~~才數日不見, 茶館已是一番新春新氣象了!

略略掃瞄一圈, 嗯, 今兒個有三齣野台戲, 個把肥皂箱論壇, 還有些零落”散戶”穿插其間. 就近走向論壇, 只見美女們輪番站上箱子發言, 間有帥哥插花. 說者都是口沫橫飛, 講到激動處還要指天劃地, 加重氣勢. 聽眾有的振臂驚呼”天~~哪~~”, 有的鼓掌叫好”對!對!就是這樣~~”. 聽了半晌, 終於搞清楚論壇主題是”自由之我見”. 野台戲觀眾也很多, 台上大小演員跑來走去, 台下看戲的指指點點, 互有評論.

有人拍我肩膀, 轉頭一看, 是久未見面的薰畫師! 她也是因為今天天氣好晴朗, 所以出來走走, 在院子堿搕F很久了, 當下決定移步茶館歇歇. 大廳塈內‘薿妊鳦貜漱H, 大家吃著點心, 紛紛談論著外頭的新節目. 找付座頭正要開口喚服務生, 有人好心相告, 要茶, 自己泡, 要點心, 自個兒去廚房端….

“服務生呢?”
聳聳肩, ”誰知道她又開小差溜到那兒去了.”
“那誰在照顧茶館呢?”
“老闆娘坐鎮前院, 夠她忙的. 媽媽桑小芬奔前走後, 獨撐大局.”

既來之則安之, 薰畫師去廚房找吃的, 我去沏茶, 果真見到小芬邊走邊做居然還能邊搖呼拉圈呢! 哎呀呀~~功力又更上一級了喲, 柳腰媽媽桑大美人! 小芬嘴媢旰豯:「這個服務生, 叫她出去買蔥油餅, 如今太陽都快下山了, 還沒回來….」

和薰衣草喝著茶吃著小點心, 與鄰座也隨意聊了會兒, 此時進來兩位客人, 其中一人神情睏盹, 好似走著走著就能睡著了. 耳聞茶客們談論, 與之同行者係名滿江湖威震八方的「賽博 ( Cyber ) 雙鏢雲女俠」,左掛 「逼逼釦」 右配 「殺溜啦」, 為其行俠仗義之隨身兵器, 這兩位都是常客. 只見兩人大塊吃肉, 大碗喝酒, 詩話琴棋, 高談轉清, 幽賞未已…哎..哎..不好意思.. 抄錯了,是高談闊論,好不暢快. 此時那位滿面倦容常客, 啪! 的一拍桌面自報家門:「我本孫二娘,先前為求武學藝業精進, 改名換姓, 避居邊陲, 銼骨懸樑, 鑿壁取光, 日夜不息修練秘笈武功《拆卸大法》多年有成. 行將擇一吉日良時重出江湖, 使我孫二娘名號, 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話頭方歇, 那雲女俠就暴喝一聲 「好! 來來來…為這永垂不朽浮一大白! 乾啦!」 臉上絲毫不見異色, 足証修為, 不愧是名震武林的女豪傑啊!

可憐小百姓我一聽得那二娘女俠名號已然驚駭不止, 眼前不禁浮現女俠夜夜端坐廚房, 背後牆上倒掛著幾條…,霍霍磨刀樣兒來. 又想起前些時識得一前清執事(劊子手), 說起幹他那行的, 不管跟誰走一塊兒, 總是讓人先行一步, 多看人家頸椎骨怎麼長的, 這是職業病. 敢問二…二娘女大俠, 您…您不會也有此等雅好吧?

薰衣草轉頭狐疑的問”妳真認得前清執事嗎?”
“咦~~妳不是跟賣珍肉麵的蘇東坡也很熟嗎? 上回妳到蘇先生家串門子, 經他介紹, 認得了王安石, 一起喝茶聊天, 還看著他出了回糗, 不是嗎?”
“喔~~是如此這般”

忽聽得小芬一聲「服務生, 快給我過來…」, 咱們那脫線服務生終於倦鳥知返了. 卻見她兩手空空, 小芬問她”蔥油餅呢?”, 服務生大夢初醒般”啊~~我忘記了啦~~”. 原來她得令出門時高興得要命, 除開可以到處遊蕩, 還心心念念想著去吃最愛的冰淇淋, 還沒走到門外就已經把蔥油餅給丟到腦後了.

“喲! 天黑了, 該回家嘍, 收拾收拾, 明天要上班了呢! “小草說著就要站起來.
“等等, 小草, 帶幾個包子回去吃吧, 茶館的肉包子….不不, 咱們還是吃素包子好了.”
喂!喂!服務生, 兩份素包子外帶 …..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