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e: 永琪悄然離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宇帆 on April 19, 2000 at 11:19:56:

加入以下討論: 皇后娘娘的遺恨 作者是 宇帆 on April 09, 2000 at 18:31:17:

五阿哥永琪離奇斃命

乾隆丁亥年的某個秋天,寒風交逼,花兒已經落盡了,只是塵土還帶著花的餘香。晨早的驕陽剛剛要冒起頭來,但全北京的街頭都早已擠滿了人群。景物如舊,但人面全非了,一切都完了。
剛下完了一場大雨,空氣涼爽,東風仿佛知道今天會有什麼特別事情發生似的,于是把屋簷下雨水的滴落聲給吹停了,好讓擁擠的人群能有個站腳的好地方。寒風還是時時吹來,風一吹,沙塵飛揚,碎石亂滾,但是還是阻擋不了人群想出門的決心,几次冒著風沙跑出來,似乎不出來就會錯過什麼精彩片段似的,每一個人的心都很焦急。所有的老鼠都象急著要尋找什麼似的滿街亂跑,所有的鳥兒也象是急著歸巢似的到處亂飛亂鳴,所有的貓兒,狗兒,牛兒,羊兒,豬兒,雞兒,鴨兒都象著了魔一樣恐叫猛啼狂吠。難道又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北京的街市越來越多人了,聲音也越來越喧鬧了,街道上早已站滿了維持秩序的侍衛,一直在忍受著寒風,築成一道很長很長的人欄,來攔住擁擠的人群闖入街頭的中央。
"究竟又發生什麼事了?為何一大清早就有那麼熱鬧的場面看?難道又有那一個不幸的格格要被砍頭嗎?"
"啊呀!老兄,你難道是外地來的嗎?真的不知道北京最近所發生的事?已經被鬧得街知巷聞了,難道你沒聽到大戶小巷都不斷地談論這事嗎?不瞞你說,最近皇宮那邊出了狀況,聽說又丟失了格格,皇上已經大發雷霆了,下令一定要把人生擒到手。誰先發現到格格的下落,又即時稟報的都重重有賞,但相反的要是誰隱藏格格的下落,被抓到呢!呵呵!就會人頭落地,全家抄斬,誅九族,罪名還蠻重的喔!"
兩個中年男人在談論著這間事情,另一個老頭兒也忍不住題醒他們,"喂!你們可要小心啊!當心被官兵聽到逮個正著,就慘啦!你們不知道丟失的是皇上最最疼愛的民間格格嗎?雖說現在這時候早已白熱化了,但是還得小心言語,畢竟這是關係到整個皇室的聲譽,也是另一段皇室自家閉門審判的家庭糾紛,不宜外宣啊!"
"喔!對對,謝謝這位老兄的題醒。"先前那位兄弟小心翼翼題高警惕的說。
"但是,你還沒告訴我現在到底又怎麼一會兒事了?滿街都是人,看來差不多是整個北京城的老百姓都齊聚在此,必然又有何等重大的事情發生了吧!難道是皇上有任何事要宣照天下?還是和這格格失蹤有關啊?"
"哎!老兄,你也別多問了,知道太多,對你並沒捨好處,反而會招惹殺身之禍,還是少提的好。""對對,不提不提。"兩個知道內情的人都異口同聲的"封口",剩下的外省人就只好自動閉嘴了,再多問也沒用,關係到性命人頭,誰敢輕言,還是靜觀其變吧!只見前面人頭洶湧,一大隊的馬車,拖拉著充滿貴氣的僑車,裡面當然是什麼大官皇親國戚之類的人物,但奇怪的是,整個場面真的擬漫著一股悽厲且悲壯深嚴的氣氛。
淡淡的云,涼涼的風,鴻雀一聲聲的悲鳴,似乎在哀痛地訴說著前面的游行並非一個簡單的游行,是一個背負著生離死別恩怨情仇的大游行,是一個隆重且莊嚴的出殯游行。到底是為了誰而舉喪呢?!背后又隱藏著一個怎么樣的故事呢?
此刻,一連串的疑問正纏著她,一個不知從哪裡捲出來的小姑娘,有一對濃眉大眼的小姑娘。她正在思索著,思考著,"到底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剛才有留意聽到前面那几位老兄的交談,但是就是聽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她又不便多問,前面的侍衛一直目不轉神的猛盯著她,好像她長得三頭六臂似的。就是不明白她為何會對眼前的一切那麼的關心緊張,她真的如此好奇心重嗎?還是那游行對于她來講有著密切的關聯?連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也犯糊塗了。那侍衛又在看她了,現在還引來多几個侍衛的眼光,他們的眼神充滿了疑惑和不解,看得她膽顫心驚的,深怕他們會對她有不良的企圖。她二話不說就往后退,往人群堆里猛鑽,但是那些侍衛卻發現她的不妥,忙喝令叫她停步,這樣一喝可更糟了,她象作賊心虛似的跑得更快。她頭也不回的拚命的跑,那些侍衛也是不管一切的拚命的追,她看到那麼一大隊侍衛在后頭追趕,更惶了,跑得更快,腳步如飛,如果不是滿街的人群擋著侍衛的去路,他們肯定會把她給逮個正著的,滿街的人群看到這場熱鬧非凡的喪禮小插曲,也跟著起哄了,每一個人也是跟著侍衛東跑西跑的亂成一團,情況似乎要失控了。
"那女的輕功可好得很,任我們如何去追捕也逮不到她。"其中一個侍衛說。"你覺得她真的是皇上那失蹤多時的還珠格格嗎?你可沒認錯。""當然,這可是關係到砍頭的大事,我那會如此糊塗,格格的濃眉大眼,我是一生人都忘不了的。"
女子一邊跑一邊跳,一跳就是几高丈的,人群似乎是有心要讓她逃脫舨拚命的攔著侍衛們,啊!好一個似曾相似的場面。又是那麼多的人,又是那麼悲壯的一幕,又是那麼哀傷的氣氛。忽然,一個身穿長袍的男人行勢如風氣勢非凡的一躍而上,手里舉起一個大弓箭就要往女子方向射去。"國舅老爺,您可別輕舉妄動啊!皇上吩咐過要生擒格格啊!"但那看來已有五十出頭的壯年漢子一點表情也沒有,就是非要把那女的當成自己的獵物射下不可,那"小燕子"格格果真有燕子風範,就是一直往前飛奔,頭也不回的飛奔,但是,利箭已射出了,直往"格格"身上沖!就在千鈞一髮的當兒,另一個身手不凡的俠客出現了,眼看他一手拿簫,一手拿劍,一個翻身就擋在"格格"身前,一簫一劍左一擋右一打就輕易地把那飛箭分了兩載,想不到詭計多端的追捕者竟派了好幾位高手來助陣,勢必來個一網打盡,兩個太監分別一左一右的圍攻"格格",勢必趕盡殺絕,"格格"被忽如其來的"飛人"嚇呆了,一時不能交架,被左一拳右一掌的打得落花流水,那簫劍俠客也被三個武功高強的人攔住去路,無法救得了格格,可憐格格一個不小心就快要倒地受傷了,忽然從另一個角落跳出另一個小飛俠來,他一躍而扑了過去,一手抱起格格,一手拿劍往兩個太監身上刺去!兩個太監來不及防備被刺傷了一個手臂和肩膀。氣勢大為緊張之時,忽聽聞皇上的聖旨駕到"聖旨到!皇上有旨,把五阿哥的靈柩抬往五台山去!不得有誤!"追捕者這一聽就亂了手腳,"皇上怎搞的,不是說了要補個天仙局把格格給引出來嗎?為何會出此狀況呢?"眼看兩個俠客有機可乘地把"格格"給拐走了,太可惡可惜了!
"五阿哥?五。。。阿。。。哥。。。"她雖身受重傷,嘴里還是喃喃自語的,是的,五阿哥,他就是她的丈夫嗎?一個曾多麼深愛著她的阿哥嗎?難道她卻把這一切都給忘了?她拚命的扭動身子,勢要站起來不可,奈何她太虛弱了,被緊緊的抱在懷裡不能動彈。"妳別再多說了,妳傷得好嚴重"一個心痛且顫抖的聲音在說話。"求你。。。求你。。。把事。。。事情的。。。真相告訴我。。。"小燕子吃力的吐出几個字。"小燕子,妳別說了,妳的傷勢很嚴重啊!要多休息。""你。。。你叫我什麼?你叫。。。叫我。。。我是。。。是小。。。燕子。"說完小燕子暈了過去。"小燕子!小燕子!"只聽到這一聲聲的叫喊聲,小燕子依稀的記得那一段段肢離破碎的片段。
曾幾何時,他們是多麼的快樂,一起去賣藝,一起去偷人家的水果,一起去遠足,還有在捉鸚鵡的一幕,她差一點就從屋頂摔了下來,是誰奮不顧身的飛奔過來抱著她?還有劫獄,他把她從水深火熱的牢獄囚車裡頭救出來,他把她從狂奔亂跑的馬背上救出來,都是那麼的心驚動魄,刻骨銘心,難道這一切一切她都那麼狠心的給忘得一干二淨?她拚命的掙扎,就是不能動彈,只是隱約地聽到微弱的聲音,"小燕子,小燕子,快醒醒啊!你可別嚇我!""快把她送回白雲觀!快!"只聽那一手拿劍一手拿簫的人說到。她還是清醒的,在她最後一口氣還未呼出時,她要拚命地回憶著以前的一切,關于小燕子,紫薇,爾康,金鎖,柳青,柳紅,簫劍,晴兒,皇阿瑪還有那。。。那。。。五阿哥。。。永琪?!是的,永琪。她終於記得了,難道那喪禮是為永琪的嗎?永琪他怎麼了?她拚命的回憶著剛才的喪禮游行,是的,她看到他們,一班他們收養的兒子女兒,寶丫頭,小鴿子,小豆豆他們領著其他的小孩兒們都來"送行了"。還有太多太多的回憶了,那回憶城,對!一切的一


宇帆心語:
(胡亂隨筆寫了一通,相信是與史實脫節,文筆也不很順暢,故事又婆媽不生動,看起來很礙眼,所以請各位多多包涵,多多原諒,都怪小弟讀書不多,才疏學淺.)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