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4/22 Sg. Stareastnet 聊天室 (繁體版)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愛蓮說 on April 23, 2000 at 22:42:13:

非常高興來到這堙A第一次來新加坡,感受到新加坡朋友的熱情。
- - 這個問題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我想很多人都回答過這個問題。我知道大家都希望看到第三系列。目前不太可能。
- 不會吧。第二部我在內地聽一些觀衆朋友講,不如想像中的好啊。我說,如果這樣我再拍第三部,你們還看不看?他們說,還看。我說既然不好你們爲什麽還看,他們說沒有什麽比這更好的
- - 一些熱情朋友和在場的朋友來接我,非常感謝。新加坡給我的印象非常好,像一個大花園,非常漂亮。新加坡比我想像的要大一些,非常乾淨,這一點和我想像中的一樣,挺不錯。昨天晚上,還是去吃小吃。
- - 我希望能寫出更好的第三部來演。
- - 皇帝?我不皇帝。我和心如上車暖和一會兒。經常晚上三點鍾收工,天很冷,收工後不可以立即走,必須大家集合在一起走。收工後,辛茹說:“快卸妝。。”走走。上了汽車,她們幸福坐車睡覺,我得開車。經常想想,後怕,經常在高速公路閉著眼睛,好幾次很危險,後來,我不開了,太累,太危險。你說還珠苦不苦?苦,樂不樂?辛辛苦苦一年,成績非常讓人開心。
- - 感動的場面好多啊。首先,我們無論在山堜峆僈楫漲a方,都會有一些影迷去看,真的很感動。有一次,一個女孩找一個同伴,一直出現在現場三天。我問她:“這麽遠,你住在哪兒,你怎麽來,我坐汽車來,還問我冷不冷。一次,在離北京很遠的地方,我又看到她,感到她想和我說話,我讓別人去問她,她有禮物送給我,是一條毛線圍巾,非常感動,還花了三天晚上不睡覺寫信給我。我問她,有什麽要求?她回答,只要圍上這條圍巾讓我看一下,並和你拍照。
- - 有一天晚上,我們收工回酒店,劇組車先到,我的車後到。我停車時,看到門口,這時已是淩晨四點。地上下著大雪,很厚的雪,十幾個小男孩和小女孩,要我簽名。我說先不要簽,先進酒店,他們說保安不讓進,我說這麽冷的天怎麽可以,我給保安保證不會吵,讓他們坐在沙發上。我說爲什麽不回家?他們說我們在等你。我說等我沒錯,可是你們是成人,你們有義務孝心,不可以讓家人等你,這麽大的雪,父母哪里會放心,這麽晚。我們現在回不去了,開車要兩個小時。我說你們以後保證不可以這樣,他們想和我拍照,我說沒問題。我說,以後永遠不要讓我看到淩晨四點等我,讓父母擔心,要和父母解釋。我剛一轉頭上電梯,他們就大叫。我說不可以大叫,剛保證的。他們說你太好了。
- 我回去之後想著還要卸妝,可是想到他們還要上課,就在冰箱媟j集黃瓜,餅乾,下去給他們。我說,這不是鼓勵你們下次再這樣,先吃怕你們餓,不許叫,我要上去,臉黑黑。你們在沙發上躺著吧。第二天早上,我要出發時他們走了。但是,又有幾個新的又出現在酒店門口。我說你們不上課嗎?他們說早操時間可以不去。哎、、、
- - 有一天晚上
- - 我是隨心所欲的人。
- - 沒問題。我馬上和克林頓商量。我希望。上次耶誕節我去美國,拍《包青天》本以爲無法去,那邊的朋友說許多人期待我去。可是我無法去,我正在拍戲,和北京電視臺商量之後,那天拍到三點半,我說趕快放我走,趕不上飛機了。回到酒店沒得睡,拿了行李,卸了妝。美國大使館史無前例,爲我等到12點半,好不容易到了,他們說簽個名吧。你史無前例,我們在中國這麽多年,人家都是求我簽證,我們等你,你真牛。
- - 問我有沒有表格及照片,人家說你來幹嘛?人家說和領事再商量,又等我到1點半,都不吃飯了,我趕快到旁邊去填表,照快照。終於到了美國,朋友到LA來接我,應該講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還珠格格,有華人的地方就知道還珠格格。
- - 紫薇和小燕子啊?我覺得生活中我喜歡紫薇,我怕吵,雖然我喜歡性格開朗,善於溝通,善於交流,可我怕家埵酗@天煤氣沒關,水瓶打了,雞飛狗跳,我怕,我不喜歡處理這些事。
- - 我想去馬來西亞,如果有宣傳讓我去,最好。如果沒有我將自費旅遊。泰國、新加坡、臺灣、香港、澳門。。。就是沒有去馬來西亞。我一定要去。
- 主持人 - 那馬來西亞的觀衆朋友就能見到你了。
- - 怎麽講呢?談得來?我經常和演員聊天。我和張鐵林談得比較多,經常和他聊表演的問題,聽起來很嚇人。和心如就是談買東西,和好吃的東西。因爲和心如合作比較多。和友朋是在他的房間談談天,然後在現場開開玩笑。其他,沒有時間談,我們很辛苦,有時在現場,三個電暖氣,四個躺椅,談談這麽冷怎麽辦?如何睡覺?
- - 這個問題,我還正想問你,請你看了以後告訴我,新電影怎麽樣?有沒有擺脫爾康的形象?爲什麽要擺脫?你討厭他吧?他不應該是空洞的,他不應該是長得像周傑,不應該是這樣,他的形象基本上是精神形象,不是真正長得什麽樣子?他是真情,專注,執著,倔強。這是爾康的形象,這在我們心媕雩茯O精神存在。我的新電影,這個人物也是非常好的人,爾康的優點他能具備,不能說擺脫爾康。爾康是光頭,紮辮子,當然每個形象都不一樣。無論是你我都不應該擺脫。
- - 首先,劉丹是香妃。談不上要好,生活中接觸不是很多,她主要的戲是和乾隆和蒙丹。我們幾個人是瞎攪合。劉丹不用跟全程,所以有時不在酒店住,我們也沒有時間串門。也不會拍完戲:“劉丹?你在哪個房間”?以前也不認識,只是在現場有時聊一下。給我的印象,她蠻直率,蠻坦誠,喜歡和你溝通,聊天,蠻熱情。挺好的一人。其實她的意外我知道的蠻早,她出事的當天我就知道,我正在拍戲,當時嚇一跳,想著不會吧。現在整個還珠是一個大家庭,甚至是群衆演員都會受到老百姓的觀注,不可以有任何事。我聽到劉丹這個消息,哇,天啊,這麽年輕的人,多麽不容易啊,我手在發抖,愣了半天,也不敢相信,我再想還珠這個大家庭不會出這種事,她的父母怎麽辦,如何承受?我很震驚,我在想明天報紙一定頭版。
- 我知道後,立即打給阿姨,誰都不願意接受。
- - 到沒有找到紫薇,到找到雨和了,紫薇媽媽到是找到了。可以說來聽聽嗎,還後有後路,沒有。不過我可以坦白告訴你,我正在認真地找,找到時一定告訴你。
- - 我也相念你,儘管我不知道你是誰?臺灣其實我蠻想念,給我留的印象很美好,我希望我能早點兒去臺灣。什麽時候三通?
- - 已經有快兩年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 - 這個問題好回答,有。我恨她,你滿意了嗎?我想應該有合作的機會。
- - 其實,她如果嫁給別人,你會不會打我。我知道你的意思,希望我們繼續合作,希望我們戲媕艇~都深情。有時候,很難講了。講不清楚,總之,我就覺得我想無論辛茹有沒有自己的爾康,生活中的爾康,我一定有機會和她合作的。你放心。
- - 這個問題好回答,有。我恨她,你滿意了嗎?我想應該有合作的機會。
- - 已經有快兩年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 其實,她如果嫁給別人,你會不會打我。我知道你的意思,希望我們繼續合作,希望我們戲媕艇~都深情。有時候,很難講了。講不清楚,總之,我就覺得我想無論辛茹有沒有自己的爾康,生活中的爾康,我一定有機會和她合作的。你放心。
- - 這個顯而易見。古裝戲,服裝就不一樣,穿得複雜,時裝戲不用。古裝戲妝化得久,時間戲不用,五到十分鐘就OK。
- - 我倒不介意,我怕你介意,我怕你說我生活和戲堣@樣,出不來了。我走在大街上,我怕找挨打。有一個葛尤就夠了。他是一個生活中就很喜劇的人
- 總問我什麽不同?相同都好啊。國語說得不太一樣,口音有點兒不同,其他沒有什麽大不同。我說一句心婺隉A真的沒有什麽特別大的不同,就是語言,給我的感覺蠻好。
- - 起點?我覺得是做爲一個演員,尤其是職業演員,我覺得不止是還珠格格,這只是一個給我一個更加努力的起點,而不是紅星大道的起點,我也不覺得是紅星,我只是一個職業演員,職業就是必須做這個工作,不一定要紅。我只是把這個工作做好,不想星途燦爛。我只做自己的工作就是努力就可以了。還珠格格給我帶來了許多收穫,我覺得他是一個給我另一個工作的鞭策,給我一個壓力,要更好,要努力,不要隨便,這就是爲什麽我要慎重挑戲。
- - 拍過也不多,十年戲吧。
- - 可以這樣講,有這樣的因素。還珠格格只是劇本好,不是我一人的努力,大家的努力,一個人做不到把一部戲做紅。應該說還珠格格是比較成功,讓大家非常接受的一部戲。我以前的戲也許人家也喜歡,但是是默默無文的。
- 其實,比較吃餅乾來講,我更喜歡吃餅乾。我蠻喜歡吃餅乾,喝杯牛奶,挺快樂。嗜好啊,攝影從中學我就喜歡,但是中學時沒有那麽好的條件,我是在高中時代才有傻瓜相機。真正說喜歡,真正的開始,是上大學的時候,在上海上大學。學校很漂亮,上海變化很快,我就拍了。人也拍,那時逮住誰拍誰。還讓人家幫我拍,故做無人狀,左顧右盼,幫人家調好機子。挺有意思。
- - 淑琴姐是您嗎?哪束?機場那束花嗎?記起了,差點讓我以爲被誰拿走了。收到了,謝謝你。淑琴姐已交給我了。您的心意已收到。有機會去美國,還是會去。對,簽證一定要早去。
- - 我想我有機會一定去美國,希望你們能夠做我們的導遊,帶我們去玩,上次去太匆忙,不過還是感受到美國的魅力和你們的。
- - 愛情觀只是指你對愛情的認識。我自己就是真誠,通俗一點就是能不能對上眼,蛤蟆看綠豆。我蠻相信緣份和感覺,那種感覺是說不出的,是一種意識,就是你不用看她,就知道她在看你。那種默契,眼睛一對,基本上屬於什麽都做不了了。電就來了。
- - 《阮玲玉》這個角色是一個老演員以前和阮玲玉在一起,現在八十多歲,在內地很有名。我演的是她年輕的時代,可惜她年輕時戲比較少,我僅僅是扮演了一下而已。我跟劉瓊老師,我那時是戲劇學院的學生,和她也聊過天,我比較喜歡生活中的她,非常可愛,蠻喜歡的。
- - 我們倆像在說相聲。《中俄列車大劫案》,我不想演成一個壞人,想演成一個有好的一面的壞人,亦真亦邪。不應該叫包公,少年包青天,我每一次和香港人說時,說成少年大餐廳,人家笑我。包青天這個人物我很喜歡,華人都很喜歡,從小就是一個公正的化身,我也希望成爲這種人。爾康和包青天是我最喜歡的。爾康是第一。
- - 我自己蠻喜歡演,只要他敢給我演,就敢演。可能生活中不可能成大俠,現在練功來不及。上大學時,人家叫我大俠,奇怪。覺得我像大俠,希望演個俠義的角色。脫離不了大俠的形象,因爲他正義,像警察、軍人啊,還有生活中能替人家說話的角色。
- - 少年包青天主題曲不是我唱的
- - 續集啊?第一部還沒播,你先關心第一部好吧,續集以後再告訴你。
- - 可以。不排斥。因爲我覺得他不是純搞笑的。像這種輕鬆的劇,我蠻喜歡,像電視劇那樣累,二十天,一個月了不起,蠻輕鬆。以後有機會希望再演。
- - 主要是大家感覺上像一個旅行團。沒有說到處跑去玩,只是蠻開心,沒有到處玩。
- - 沒有。我能逗誰玩?小春也沒睡覺啊,現場有一張大床,現場的場景是小春家,這床是雙人床,經常躺四個人,經常大家爭,小春基本不講理,腿橫著,他一人占一大床,占兩個枕頭。經常我們四人搶床睡。
- - 我的網址大家都應該知道,就是“心有千千結”嘛。可以上網和我聊天,有時我經常上網,看看有人說我壞話否?還好,沒有,否則我會編個名字上罵。
- 那樣看誰拍。如果說是你拍,我要考慮考慮。其實《笑傲江湖》的小說是不錯。我喜歡瓊瑤和金庸小說的風格。我想演金庸,我會演得讓大家覺得很可愛。
- - 未來的工作計劃。從新加坡回家後,先回去看父母,休息調整一下,太累了。另外,家埵釩雃h劇本,我要在休養時看劇本,迅速給人家答復
- - 好像說過。任何事情都一樣,有緣份跑都跑不掉,躲不掉。有些是有緣無份,有些是有份無緣。無論什麽。
- - 噢,看到了。我的新造型。
- - 挑戰形象?現在恐怕不會,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了很多人,希望把它登出來,大家看看,免得重復。反派不是一個固定的形象,不是說長得什麽樣,那是一個外在,主要是內在的個性,塑造一個壞的或好的。現在對我而言,現在許多正義的角色我還未演夠。我還不想搶人家飯碗,和人家比,我看還不公道。先演正義到過癮,再看他們的飯碗好吃,再嘗嘗。萬一我演的壞形象,大家會不會忘掉爾康呢,不好吧。
- - 接觸新加坡的女性不多。我借此機會問一個問題,新加坡的女性爲什麽多數都會說廣東話。
- 主持人 - 那講完語言的問題,你對新加坡的女性還有什麽印象?
- - 新加坡女性給我的印象,溫柔。儘管我接觸的人員都是工作人員,我覺得蠻溫柔,蠻體貼人的。昨天有一個新加坡人帶我去吃小吃,好好吃哦。我挺感動。覺得新加坡女孩真好。香港女孩也很好,比較熱情,屬於麻辣,個性開朗。臺灣女孩,說話柔聲柔細。
- - 大陸女孩,身材很好,形象靚,脾氣壞。玫瑰是有刺嘛,因人而異嘛。任何地方都有覺得好,或是不適合,怕的。
- - 我不知道。希望再來,美國也希望再去。可是不知道什麽時候?真的不知道,儘快吧。
- - 參加過。東方魅力的聊天室覺得有意思。
- - 談不上騷擾,擾是有一點,騷是沒有了。我通常每年春節回西安三天。父母很直接,自從還珠格格以後,經常有人到家埵釵U種要求,開始是新鮮,每天幾十個電話,認識不認識的。後來,終於受不了。現在告訴人家沒有照片了。差點沒拿小時候的照片。現在回去,家媮棶|有一些本子等著簽名。
- - 出名前也沒有自由自在的生活。出名前犯個小錯誤,沒人注意。現在一萬雙眼睛看著你,放大鏡看著你,不可以。儘管現在生活沒有以前隨意了,購物也不太方便。但,這東西是等值的嘛,任何一個這樣的生活,打個比喻,吃鹹菜也可以過,吃白菜也可以過嘛。我覺得無論哪種生活,只要是我們認認真真保持平和的心態過是最好的。
- - 有趣的事,就是大炸蟹。我們拍這個《緣份的世紀》,陳小春電話告訴我,現在他已到上海,可吃到大炸蟹,果然如此,一去第一頓飯就是,受不了,太膩。一個星期就受不了,要吃蘭州拉麵了。有一天,小春在外面拍戲。有人請我吃飯,大炸蟹。我拿了兩隻打算送給小春他們,上樓電梯一開看到小春,我問他要不要吃,他說不要了,我現在有三十多隻大炸蟹。拍戲用的。嚇人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