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五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ne 10, 2000 at 19:35:48:

小燕子雖然已做了新媳婦,梳起了[王妃]的發型。面色更加紅
艷,眉眼之間,帶著一股喜气。說話仍是不管不顧,咋咋呼呼
。永棋還是一臉的儒雅,溫和,看著小燕子,就有一种滿足。

[哎,我說柳青,金鎖呢?是不是和紫薇躲在你的房里說私房話
啊?]小燕子知道紫薇常常和金鎖拉家常,說點女儿家的[悄悄
話]。
永棋看了一眼滿臉惆悵的柳青,才發現气氛不對。他輕拉了一
下曉燕子,示意她不要再問。

柳青的悶悶不樂竟源于簫劍。

自大婚后簫劍便住進了[會賓樓],除平時幫助柳青,金鎖打點南
來北往的貨物,也常在空閑時与柳紅切磋[方家劍法]。柳紅是個
充滿俠气的姑娘,卻有著曉燕子所沒有的細 致。

看著自小跟自己吃盡各种苦 卻無 怨言的柳紅,柳青一直有著一
分欠疚之心。想到她年長曉燕子兩歲,至今還未有心上人,不禁
對同為單身的簫劍注意起來。

[簫劍,你有沒有定過親?]柳青在一次与簫劍運貨時曾單刀直入
地問道。

[有過怎樣,沒有過又怎樣?]簫劍警惕地看著柳青。

[如果還未定親,你看柳紅如何?]憑著几個月對簫劍,柳紅之間
配合默契的觀察,柳青覺得十拿九穩。

不料,簫劍卻岔開話題:[ 你們的生意 如何?]

柳青心里著急,怕妹妹失去這大好机會,便在爾康和紫薇到[會賓
樓]小坐時托爾康跟簫劍說說。

紫薇已和爾康談起過柳紅對簫劍的情感,但當爾康把大婚當天簫劍
對晴儿脫口而出的那兩句詩念給紫薇之時,一种不祥之兆就在紫薇
心中升起。她不禁想到至今還不知簫劍身世的皇阿瑪和沉浸在幸福
中的永棋和曉燕子。

[爾康,你不覺得此事有點蹊蹺嗎?]她不無擔憂地問爾康。

爾康當然明白紫薇的意思,但無論晴儿或是簫劍,他都有一份兄弟
情,也覺得他倆珠聯壁合,天造地設。自從拒絕了太后[收了晴儿]
的旨意而同她在御花園中一番談話,爾康時時記著自己對晴儿的誓
言:[一生的友誼,絕不改變!]

當他看到簫劍每次進宮,晴儿總是[碰巧]撞上。一雙美麗的眼睛總
是追隨著簫劍,便明白了几分。

一日,當他与簫劍獨處交談時,風趣地問道:[簫大俠,紫薇沒騙你
吧?]他指的是當時在南陽,賀家小院中那個欲探究竟而未果的夜晚
,紫薇對晴儿的評价。

簫劍一凜:[爾康,你知道,我對殺父仇人的家人,不會有真正的感
情!]

爾康說:[簫劍,曉燕子和永棋不是很幸福嗎?你怎么知道愛不會醫
治你的心靈創傷呢。]

曉燕子一貫[后知后覺],卻偏偏從明月口中得知了大婚當晚簫劍的失
常表現。她高興地問永琪:[為什么簫劍說‘眾里尋她千百度'?那天
只有一度,好冷。我的手凍僵了,還是你幫我煖回來的。]

永棋也高興簫劍与晴儿的一見鐘情,這樣,小燕子就不用去大理了。

他立刻告知爾康,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可爾康就沒那么輕松,他和
紫薇看法不盡相同。紫薇憂慮簫劍的[血海深仇]是皇阿瑪的一個潛在
危險,自己和爾康是知情人,偏不住在宮中。而爾康卻相信簫劍是一
個有[大智慧]的奇人,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人。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