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給Tina(天娜)-有失遠迎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薰小草 on June 14, 2000 at 01:31:43:

加入以下討論: 給小草--------旭明不要看 作者是 Tina 〈天娜〉 on June 12, 2000 at 09:04:10:

近日陰雨綿綿!下的我薰小草心浮氣燥!數日不見陽光,整個人懶散了起來!昨日難得雨稍歇,步出我的櫻桃居,見一人影鬼鬼祟祟的在我樹叢躲躲藏藏!我三步併二步,縱身一飛!大聲斥喝:『大膽小賊!走哪裡去!』,說罷便單手揪住他!見一家僕打扮的男人!
我續問:「是誰派你來的?」
只見他打哆嗦小聲的說:「小人王二!是……是我家主人派我來送信給大爺您的!」
我伸手接過他手上的信!上頭寫著:給小草-旭明不要看!
看了上頭的署名!頓時心中豁然開朗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天家大小姐呀!啊!真是誤會一場,有傷著你嗎?」
王二:「我家小姐譴我來道信,我見屋內沒有聲響!正東瞧西瞧時,就見大爺您使出草上飛功夫,揪住了我,著實的嚇了我一跳!」
我道:「真是失敬!失敬!寒舍平日少人走動,偶而魚美人和風女俠會來此品茗下棋!再不然就是呆記酒舖的老闆會來收收酒錢!隔壁果園會送些蕃茄過來!平時就我一人,難得你!進來歇息喝口茶吧!」
王二:「不了!我想趁著天還亮著,太陽下山前趕回去,就不勞薰大爺您了!」
我說:「那就辛苦您了!您慢走!」
王二:「薰大爺請留步!告辭!」
送走了天家信差,我進屋拆了那封信,信紙在握!見字體仍是一派瀟灑!彷彿耳邊聽見T女俠豪氣干雲的朗聲道:「旭明老兄!你該死的信箱!給我好好的教訓教訓它!」我一想到此!嘴上就不禁露出笑容!閱畢!即刻端出文房四寶!準備覆信!提筆寫道:
親愛的T女俠:
什麼好風將妳吹來!喔!不!想必是我十個大陽一個月亮徒兒又曬的妳哇哇大叫!妳來向我告狀了嗎?A~T女俠別生氣!我徒兒的信箱不識好歹!退妳的信!有眼??不識T女俠!改天我要瞧見信箱!替妳好好出口氣便是!問題是!妳是知道的,我徒弟半年多前!收拾行裝!帶著會心!雲遊四海去了!居無定所!信差送信也是沒個準頭!別說是妳!就連我這個師父捎個問候信去!也被退過七七四十九次之多呢!我再給妳個主意!下回妳可得使出妳的絕招-奪命追魂手,寄它個十次八次的,我想也會有個什麼漏網之魚!一不小心就溜到他的信箱去了!這提議妳想可好!
我得來說說妳向我提起的!我的徒弟過年的時候去比京-不滷曬鵝的事情!這個我得想一下!嗯!我去我的書房找找年度資料!啪啪啪….嗯!我翻了一下我的歷史資料!關於妳向我舉發的案件!果真屬實!我就接受了妳的陳情啦!我這個人有個習慣!只要得知有人要去周遊列國,就要人家寄張照片或明信片什麼的,我循線翻到了一月底二月初的時候,我徒兒寄來的環球照片~嗯!我看看…..
哇!北極熊喝可口可樂!還唱著:Always Coca-Cola~是北極哪!哇哇!
什麼?這不是以色列的耶路撒冷的西牆嗎?~好多人好多人!
哇~哇~比薩斜塔!艾菲爾鐵塔!阿爾卑斯山!
咦!這是什麼?一隻豬腳和一瓶酒???/猜字謎嗎?
嗯!豬?酒?…是”豬酒論英雄的意思”嗎?言下之意是指等他周遊列國回來,再來乾一杯嗎?
嗯?啊!對了!我怎麼這麼笨呢?這豬腳和黑啤酒不是德國的名產嗎?
荷蘭田野的鬱金香開的燦爛!比國富麗堂皇的歌德式建築-科隆大教堂
還有聖誕老人的故鄉-挪威~充滿神秘色彩的獅身人面像、金字塔!
溫哥華美麗的維多利亞港~美國雄偉壯觀的大峽谷~
這是什麼?石頭人像????不會吧!是復活島咧!這麼說~到了智利的話,再往南走就是南極了唷!南極..南極…有了!我想起來了!當時我徒兒還請了快馬送了個箱子來!裡面是一大塊的冰塊!裝著南極蝦….南極蝦..小小隻!半透明紅色看來味道頗鮮美!箱中還有封短箋!
師父:
徒兒行經南極!見南極蝦極鮮美,想到魚美人酷愛海鮮!特挑選一些!給師父妳們品嚐品嚐!箱內還有一根皇帝企鵝的羽毛,是要送給師父您的!給您打句成語!您若不知!去問魚美人、Stella吧!
羽毛?一根羽毛??一根皇帝企鵝的羽毛???猜成語?????
這是來嘲笑我的國學常識嗎?當時我想著想著也就忘了!這次要寫給妳T女俠的信!又想起了這啞謎!也順道提出來和T小姐分享分享!至於肉質鮮美的南極蝦已被我們瓜分掉了!真是不好意思!
還有妳向我提起怕落人口實!說我教徒無方!這我可不承認!我向來也覺得我看人眼光不差的!說我錯認了徒弟,不也說我眼光短淺!識人不清嗎?非也非也!自我徒弟拜師學藝以來!我草某覺得這徒弟可是打著500瓦日光燈都找不到的好徒弟!有酒食!不忘先生饌!這等好徒弟!都不嫌棄我這師父滿腹草包了!我沒道理怪罪他給我黑鍋揹!別說是黑鍋了!我身強體壯!再來個電子鍋!大同電鍋!砂鍋!白鍋!涮涮鍋!牛肉火鍋!炒菜鍋!平底鍋!我可都揹的動的喲!
走筆至此~外頭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小~草~
我朝窗外探去!是良姑娘!我叫道:良子~我在這裡!
只見良子緩緩走來!開口說:”空巴哇!”
我道:晚上了嗎?我寫這麼久了嗎?妳剛從東洋國回來呀!
良子:是~呀!~都這麼晚啦!妳在寫什麼?都天暗了!也不打燈!我替妳從東洋帶回了一幅浮世繪要來送妳呢!妳要不要看看呀!~
我說:喔!是Tina寫信來抱怨我徒弟家的信箱不乖!我正回信給她呢?
良子:這樣子喲!~我還想找妳去吃”嘜擋路”茶館坐坐呢!東洋的東西都好貴呢?我可是餐餐吃泡麵唷!想找妳去吃吃好吃的咧!
我說:等我一會兒!我這就收拾收拾!我派人送去給Tina,再來聊聊東洋的事!
良子:好~呀!~
T女俠!回信稍晚!妳可別怪罪!要就怪這令人心煩的天氣!我徒兒稍早請不乖的信差丟了封信給妳!收到了嗎?我的信差可比他的信差乖多了!妳要沒收到的話,我請我的乖乖信差替妳再跑一趟!如何?
至於地震的事!妳多費心了!說來慚愧!地牛翻身時我睡到渾然不知!一覺醒來!若非家兄提醒!我還不知有這回事呢!妳託我問候我二位徒兒的,我一定帶到!也祝妳在美國一切都好!
我也來照本宣科一下
雲瀟:
俺不住美西、也不住美東、亦不住美中!我住在東高!沒法參加妳們的網聚!祝妳們玩好、吃好、喝好、談好、笑好、周杰好、紅茶館好!肉粽吃多不好!(廣東粽有2000卡,別忘了!)

小草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