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看劍!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Stella on June 19, 2000 at 14:07:36:

《還珠》中幾個角色武藝高強, 都使得一手好劍,其中我對柳青柳紅和簫劍比較感興趣. 柳氏兄妹像司馬遷說的閭里之俠, 功夫與其他人比起來並不是那麼的好, 但是頗有俠情. 平日賣藝打工賺錢, 照顧孤苦無依的老人和小孩, 人有危難, 會不顧生死, 挺身而出. 簫劍屬於現代的大俠形象, 幼遭滅門之禍, 苦學多年, 藝滿出師, 踏遍天下尋訪失散的妹妹, 同時也仗義行俠, 最後希望能報得血海深仇.

「俠」與「劍」古來早已有之, 豪俠人物歷久不衰, 與現實世界有關, 社會總是有黑暗不平之事, 小百姓就指望捨己為人無私無畏的大俠搭救了.
明•張潮《幽夢影》:「胸中小不平, 可以酒消之; 世間大不平, 非劍不能消之.」

第一個清楚勾畫出「俠」的是《史記•遊俠列傳》, 在司馬遷之前, 法家韓非說「儒以文亂法, 俠以武犯禁」《韓非子•五蠹》, 認為遊俠是危害社會的五種蛀蟲之一.
司馬遷對「遊俠」所下的定義:「今遊俠者, 其行雖不軌於正義, 然其言必信, 其行必果, 己諾必誠, 不愛其軀, 赴士之厄困.」. 也就是「重然諾, 輕生死, 捨己為人, 無私無畏」的品德. 後世的「俠」者形象大多依此而來.

唐代傳奇是小說始祖, 其中的《聶隱娘》《虯髯客》《蘭陵老人》等篇可以說是最早的武俠小說. 從《史記•遊俠列傳》到唐傳奇小說, 俠客形象有很大的改變, 在司馬遷筆下的俠客還有以牙還牙, 自掌生殺大權「不軌於正義」的負面形象. 而唐人突顯俠客的「仗義」或「報恩」,這樣行俠起來自是光明磊落多了, 社會也較能接受. 唐傳奇的篇幅短小,故事情節人物比較簡單, 經元代戲曲, 明, 清白話小說逐漸鋪陳開來, 越寫越長, 情節人物益趨複雜, 如《水滸傳》《三俠五義》《兒女英雄傳》《拍案驚奇》等. 二十世紀的武俠小說與出版商業利益結合, ”氣魄”更大, 四十年代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寫了四百多萬字. 目前威震江湖, 一派宗師金老爺子的《射雕》《神雕》《倚天》系列三部曲, 篇幅更長了. 當然這也跟讀者有關, 有那個後學末進願意才開始進入狀況, 俠客就匆匆「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與名」〈李白《俠客行》〉? 總想大俠前輩能長伴左右, 指點幾招嘛!


《史記》中的遊俠沒什麼武功, 揚名立萬靠的是結私交講義氣, 任俠使氣. 真正有武功的是「刺客」, 但好像功夫也不怎麼高明, 看看陶淵明的《詠荊軻》詩, 「惜哉劍術疏, 奇功遂不成」, 慨嘆荊軻劍術不熟練, 沒能刺殺秦王, 一直到唐代小說才將這兩種人合在一起. 雖說「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元稹《俠客行》〉, 可是俠客光有俠骨沒有本事是不行的, 這樣什麼人也救不了 ,這才練起武功來. 唐代俠客仗劍行俠, 都是使劍的高手, 但是小說中沒有細細的交待練功, 劍招及打鬥場面. 這一點經過明清白話小說, 到二十世紀的武俠小說, 大俠們的劍術才達登峰造極的境界.

《管子•地數》篇說蚩尤收藏了從山中流出的河堛漯鷵, 鑄造成「劍鎧矛戢」, 這是傳說中「劍」的起源.
《荀子•性惡》篇錄有寶劍名稱: 「桓公之蔥, 大公之闕, 文王之錄, 莊君之昒, 闔閭之干降, 莫邪, 巨闕, 辟閭, 此皆古之良劍也.」

劍是最古老兵器之一, 也是最有文化意味的兵器, 歷來有許多騷人墨客歌詠寶劍和俠客, 尤以唐人為甚:

盧照鄰《劉生》
「劉生氣不平,抱劍欲專征。報恩為豪俠,死難在橫行。
翠羽裝刀鞘,黃金飾馬鈴。但令一顧重,不吝百身輕。」

高適《邯鄲少年行》
「邯鄲城南游俠子,自矜生長邯鄲里。千場縱博家仍富,幾度報仇身不死。」

李白《結襪子》
「燕南壯士吳門豪,筑中置鉛魚隱刀。感君恩重許君命,太山一擲輕鴻毛。」

貫休《義士行》
「先生先生不可遇,愛平不平眉斗豎。黃昏雨雹空似,別我不知何處去。」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李白, 李白好酒也好「任俠」, 他不像其他詩人詠劍詠俠有時是為了詩的開闊蒼涼「氣氛」. 李白年少時曾學劍, 也曾是個不折不扣的「遊俠兒」.
他在《與韓荊州書》中說「十五好劍術,遍干諸候」,
在《敘舊贈江陽宰陸調》中說:
「風流少年時,京洛事游遨。腰間延陵劍,玉帶明珠袍。」

李白的朋友魏顥說他游俠時真的殺過人「少任俠, 手刃數人」,
李白在《贈從兄襄陽少府皓》中也說:
「結髮未識事,所交盡豪雄…托身白刃堙A殺人紅塵中…」

宋朝重文輕武, 詩中沒有太多對「俠」與「劍」的歌頌. 蘇東坡曾作《方山子傳》, 方山子為其舊友陳慥, 是一位曾經任俠的隱士. 蘇先生被貶謫到湖北黃州時, 在路邊一個亭子堸葭M碰到( 真是好巧啊! ), 方山子就請蘇先生到他家塈滶s敘舊. 文中指稱「方山子少時慕朱家, 郭解為人, 閭里之俠皆宗之.」又說「少時使酒好劍, 用財如糞土」. 通篇這位方山子他的寶劍壓根兒就沒出鞘過, 最後只來個單人匹馬飛馳, 射下隻…..鵲兒來!

跟唐人的俠客比起來,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李白《俠客行》
「殺人如剪草,劇孟同游遨」 李白《白馬篇》
「笑盡一杯酒,殺人都市中」 李白《結客少年場行》
「仗劍出門去…殺人遼水上」 崔顥《游俠篇》
「殺人不回頭,輕生如暫別」 孟郊《游俠行》
就連溫庭筠都吟出了「寶劍黯如水,微紅濕餘血」《俠客行》

嘖嘖嘖…咱們的蘇先生稍稍也太不豪邁瀟灑了! 當然, 我們可以說是社會比較文明進步, 俠客不再率爾揮劍了.

二十世紀初期, 部份俠客劍術與佛道結合, 發生了一些變化, 有些大俠們會使法術, 不再是「劍客」而成了「劍仙」 ( 就是那種「身劍合一, 劍在人在, 劍毀人亡」的啦! ) 。於是乎只見男女大小劍仙們滿天飛舞, 以氣御劍, 偶爾還會看到道行還不到家的小劍仙, 在空中飛著飛著煞不住就相撞的場面. 這是轟動一時的還珠樓主寫的《蜀山劍俠傳》. 書中劍仙們打鬥過招, 都是施展法術, 叫聲「疾!」, 就身劍合一, 化成一道青光, 破空飛去. 唐代傳奇《聶隱娘》為俠客使法術起了頭, 直到《蜀山劍俠傳》才發揚光大.

幸好中葉以後, 梁羽生開創「新派武俠」, 金庸將其推上高峰, 大俠又回復肉眼凡胎的可親可愛, 不但劍術練得更精湛, 還兼修內功 ( 就像當今的”雙學位”一樣哪! 看來大俠”業界”競爭也是挺激烈的! ) , 外加一兩門暗器功夫為輔助. 就此仗劍出門去, 掃盡人間不平事!

魏晉之後, 「撫劍獨行」, 「負劍遠游」似乎已成了大俠的固定形象. 由於劍的文化氣息, 劍身優美形狀, 讓人情有獨鍾,「書劍飄零」是多麼有韻味啊! 叫人聯想起「俊逸挺拔, 劍眉斜飛, 金瞳鳳目, 布衣書篋, 逼人英氣, 不凡氣度….」. 如果是扛把大刀大斧的, 這…這畫面能看嗎? 所以說, 正派大俠一定是使劍的!
中國劍術源遠流長, 武當劍, 峨嵋劍, 達摩劍…等, 到今天仍在傳授門徒. 雖說主要劍法點, 刺, 削, 劈, 砍…大致差不多, 但是各派運劍方法不同, 劍的招式安排不同, 再配上步法變化, 各家都有獨門絕招. 讓人眼花撩亂, 嘆為觀止. 加上古籍多有記載, 足證古人對劍術的重視:

《莊子•說劍》記趙文王喜劍, 與之說劍說劍客. 但是這一篇已被後世學者專家指為偽作.
《吳越春秋•闔閭內傳第四》闔閭元年, 記載干將, 莫邪兩劍的鑄造. 闔閭三年, 記載了魚腸, 湛盧, 磐郢三劍的「神性」.
《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第九》勾踐十三年, 載有袁公與越女舞劍, 及越女為越王勾踐說劍法, 傳授越國軍官劍術以訓練士兵, 時稱「越女之劍」.
金庸將此傳說寫入小說《越女劍》, 「小青」就是這位越女, 「白公公」是頭白猿, 即袁公.
《史記•刺客列傳》魯句踐聽到荊軻刺秦王不成, 感嘆「惜哉其不講於刺劍之術也」. 看來荊軻學藝不精啊!
曹丕《典論》「余又學擊劍, 閱師多矣, 四方之法各異, 惟京師為善. …嘗與奮威將軍鄧展等共飲, 宿聞展 … 又稱其能空手入白刃, 余與論劍良久.」

因為劍術資料多,變幻也多, 俠客的空間天寬地廣, 可盡情馳騁揮灑.不但宣染起千年寶劍, 如戰國名劍, 魚腸、巨闕、湛盧等, 而且大俠們也要有眼力, 品評寶劍,講究寶劍的來歷和知識, 增加趣味. 又咱不但要咱心儀的大俠打贏, 還要打得好看打得漂亮, 新派武俠更將僧道和經典, 詩書棋畫入劍, 讓劍法不但是武術, 更進一步成了藝術,
在梁羽生和金庸作品中可以看到很多類似的描述,

《笑傲江湖》第三十三回, 令狐沖與岳靈珊在嵩山比劍, 不知不覺中使出了沖靈劍法, 「這與其說是比劍, 不如說是舞劍, 而舞劍兩字, 又不如劍舞之妥貼, 這劍舞卻又不是娛賓, 而是為了自娛. 」

或意境深遠發人深醒, 讓大俠揮舞起來風采更加迷人! 俠客的劍術至此已發展到極致, 後繼者要有所突破, 恐怕是不大容易了!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