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七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ne 22, 2000 at 23:50:07:


爾康和紫薇一行終于來到大明湖畔的濟南城。

[紫薇,我的心肝。你可回來了!]紫薇的舅婆,十分夸張
地拉著紫薇的手說。

爾康看著這位心計滿腹,謊話連篇的女人,不由得下意識
地摟緊了紫薇的肩膀。他微笑著對她說:[舅婆,可以讓
我們看看紫薇和娘的房子嗎?]

紫薇和爾康走進了夏雨荷當年与乾隆相遇,相知,相許的
那座[听雨軒]。這座依山傍水的小亭子,是雨荷常帶紫薇
來的地方。紫薇憶起她的童年往事,最難忘的還是她八歲
那年的秋天,母親在深夜,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用一种
她所不懂的語言說起話來。

[爾康,我現在才明白,一個以身相許的女人,是怎樣地依
戀那屬于自己的男人。]紫薇的淚水又在眼眶中旋轉了。

原來,自從夏雨荷未婚怀孕后,夏老爺臉上就失去了笑容。
他曾蘊釀托朝中大人,給乾隆提個醒,早點接雨荷進宮。
[這可是他臨走前親口說的呀!]夏老爺飽讀詩書,最相信
[一諾千金],[君無戲言]。可直到紫薇出世,也不見皇宮中
任何動靜,夏老爺連慪气帶羞憤,一病不起。
雨荷是他的獨生女,而他的弟弟,是乾隆的御醫之一。曾答
應幫忙托人捎信給乾隆,卻毫無音信。在他告別人世之前,
曾勸雨荷与愛慕她多年的濟南知府柳大人之公子,英俊俠義
的柳峻青成婚,可雨荷不語,只是默默的流淚。

[外公去世后,我娘常常有內疚感,但她仍然魂系著皇阿瑪,
不肯接受柳公子的求婚。]紫薇回憶著娘給她講的一件事。

失去夏老爺的家,因為不善管理而出了許多事情。幸而紫薇
的舅公常伸手相幫,令雨荷的娘十分感激。而柳峻青更是不
計雨荷未婚怀孕,依然對她和整個夏家全力相助。

紫薇出生時,濟南城內的紫薇花開的格外艷麗。雨荷在掙扎
了三天三夜,終于產下不夠月份的紫薇時,守在雨荷門外的
柳公子松了一口气,寫了張便條給房中的雨荷,自己卻悄然
离去了。這[紫薇]的名字,便出自柳公子當年寫給雨荷那張
條子中一首詩中的一句。

[在我八歲那年,柳公子終于和別人結婚了。成婚前,他告
訴我娘,說他不會忘了她。還說他人雖不在我娘身邊,可魂
在。]

[那你娘究竟愛不愛他?]爾康著急地想知道迷底。

[我娘和柳公子一起長大,是青梅竹馬的朋友。可當我娘把
自個儿的身子交給了皇阿瑪后,她就拒絕見柳公子了。]

紫薇繼續說:[當柳公子家的喜樂聲傳入夏家時,我娘終
于崩潰了。當天夜里,我娘滿口噫語,不醒人事,外婆是個
沒有主見的婦道人家,沒見過這陣勢。心一慌,就請來了舅
公。]

[那柳公子今在何處?]爾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娘在他結婚后就搬到千佛山下的梨花鎮去了。從此就失
去了他的消息。外婆不久也去世了。直到我娘一病不起時,
舅公才和他一起來到我娘床前。]紫薇抱住爾康的臂膀,眼
前仿佛浮現出當時的情景。

爾康感覺到她的恐懼,因為她在顫抖。[爾康,我害怕!]紫
薇的眼中,又透出一种令他不安的神色。

[好,好,我們不說這個。]爾康不由地吻著她略顯蒼白的雙
唇,想把自己的熱力,分送給她。他愛她到极點,不忍看她
受往事的折磨。這一個多月的共同生活,爾康對紫薇的愛,
正一步步由初戀的渴慕和狂熱,轉向深刻的理解和体諒。他
常會捕捉到她轉瞬即逝的恐懼神色,特別是深夜二人對視時。
但他從不去問,只是把她緊抱在怀里,直到她沉沉地睡去。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