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八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ne 25, 2000 at 03:11:00:

四月的濟南,風和日麗,環城皆泉水,楊柳隨風飄,与黃河以北
的景致完全不同。
永棋和曉燕子,一起來到山東巡撫高大人家中拜訪。永棋此次出
宮,負有皇上托付的使命:說服爾康按時回宮。
乾隆有意派永棋為欽差大臣,前去云南督戰平亂。可他知道,此
行不可少了爾康。因為曉燕子,簫劍已決定去云南大理拜見簫劍
的義父。曉燕子對永琪,從來是[無理攪三分,得理不讓人]。如
果爾康,紫薇同去,一個智勇雙全,一個善解人意,對永琪,對
曉燕子,不無幫助。因此,乾隆有一秘旨給山東巡撫,令他和濟
南知府保護前來吊唁親娘的明珠格格。他希望紫薇順利,平安,
否則,爾康無法及時回宮。

四月初五,天气陰沉,蒙蒙細雨。一身稿素的紫薇,在爾康的攙
扶下,由永棋,曉燕子,金鎖及夏家上上下下上百人護擁著來到
雨荷的墳前。看到[夏雨荷之墓]的碑石,紫薇悲從中來,想到娘
為一份至死不渝的愛所付出的代价,她跪在娘的墳前,久久不語,
淚流滿面。爾康同她跪在一起,見她只流淚而不說話,眼神凄楚,
心中有些擔憂就在她耳邊輕語:[有什么話,就告訴娘吧。]

紫薇環顧四周,依然不置一辭,爾康轉身給永棋使了個眼色,永
棋會意地點點頭,令所有人磕頭后离去,并塞給每人一個銀圓。
然后,帶曉燕子,金鎖和隨從侍衛,丫環等人,來到山腳下等候。

[紫薇,現在就我們倆儿了,有什么話,可以講出來了,別憋著,
啊?]爾康最怕的事,就是紫薇無聲的流淚。

紫薇終于放聲哭了出來:[娘,我對不起您。現在才來看您.....
...,我已經和皇阿瑪相認,他依然沒忘您。這是他親手抄錄您寫
的詩,我這就送去給您。]說著,從怀中取出乾隆的親筆,語音哽
咽地說道:[娘,您可以安息了]說罷,把一迭詩稿放入燃燒的紙
錢中點著。

爾康的眼淚也流了出來,他情真意切地磕了三個頭,說道:[娘,
您放心,紫薇就交給我了。有我在,絕不讓她受一點委屈!]他摟
扶著紫薇,直到所有的紙錢,詩稿化成灰燼。

回到當年雨荷住過的房間,那把雨荷常常彈唱的琴依然在目。紫
薇睹物思人,情緒十分波動。 爾康有夜讀的習慣,可今天他放不
下紫薇,就在她床邊坐下,把一本關于云南政治,少數民族風情
的書卷打開來讀。

入夜,爾康駭然發現紫薇身下殷紅一片,一摸,發現是血,他急
忙叫來住在另一房中的金鎖:[金鎖,你看看怎么一回事。]他的
額頭,沁出汗珠,又問紫薇:[你的月事正常嗎?]這是在石家庄
叔叔那儿,剛學的一點[知識]。

金鎖和紫薇輕言几句,回頭安慰爾康:[沒大礙,爾康少爺,讓我
來幫她換內衣和床褥。]原來,紫薇的月事一直不好,從開始的不
規律到婚后的過多。紫薇羞于告知爾康,只偷偷告訴金鎖,也憂慮
此事會影響到怀孕,生子。

等金鎖,翠環收拾停當并退出房門,爾康上前抱住了紫薇:[原諒
我的遲鈍,竟不知道你的痛苦。可紫薇,你一定要讓我知道你所有
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因為我們是一体的哪!]他的神情十分嚴
肅,眼中有著痛楚。如何使紫薇放下來自于生長過程中的那份自
卑,是爾康常縈繞于心的一個難題。

[爾康,如果我的身子不爭气,無法象塞婭那樣為福家生儿育女,
你會后悔嗎?還會對我“情有獨鐘”嗎?]紫薇拉著爾康的手,不
無擔憂地問道。

爾康坦誠地回答:[我愛你,當然希望有孩子。不是說孩子是愛情
的結晶嗎?我們的孩子,一定是聰明,漂亮的.]

[那我。。。]紫薇剛一開口,就被爾康制止了。[不是現在,現在
我要你好好調養身子,回去時在石家庄停一下,讓我叔叔診治診治
。什么也別想,睡吧。]

爾康輕輕地躺在紫薇的身邊,回想和紫薇認識以來所發生的一切,
又想到她令人堪怜的身世,不竟對自己富裕,權勢的家庭,有一
分距离感。想到紫薇流了那么多血竟不自知,痛心极了。他睡得
不實,早早和永棋來到一家診所前。爾康在診所內見到了叔叔的
同行,人稱[送子觀音]的林大夫。她曾是爾康叔叔的一個學生,
人品和醫術都非常好。在濟南城中口碑极佳。叔叔曾給爾康一封
親筆信,囑咐他可隨時找他。

[稀客,稀客。福大公子有什么事,盡管吩咐。]閱畢福老醫生的
來信,這位名醫十分熱情。
[我的內人身体不佳,想請您診治。]爾康忘記了寒喧,開門見山地
說。

他簡明阨要地介紹了紫薇的現況,林大夫立即和他們一起來到夏
府紫薇的床前。在望,触,叩,听結束后,林大夫和爾康來到前
庭。[爾康,她這是小產,不是經血過多。]林大夫不無可惜地說。

爾康一听,五內俱焚。急切的問:[那她會不會有危險?]想到這
事与自己的關連,他的內疚感強烈之极。
[我需要開一些藥讓她排出死去的胎儿,因此還會流些血。會有些
腹痛,等血淨了,我即給她進補!]林大夫十分理解爾康的心思,
安慰地說。

爾康沖進房中,心痛地拉住紫薇的手,把自己的臉,埋在她的手
中。他不知如何告訴她這個殘酷的事實,更不知如何面對就要進
行的治療。

金鎖,曉燕子聞訊后,立刻來到紫薇的房中,曉燕子拉住紫薇: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紫薇,不要怕。我守著你,你還會有孩
子的!你的心這么好,老天會給你許許多多的孩子!]
金鎖一把推開曉燕子:[紫薇,爾康,我好糊塗。怎么就沒想到
是。。。]她哽咽著說不下去了。她拉著紫薇的手,疼愛地對她
說:[不要怕,痛一會就好了。啊?]

紫薇听了曉燕子,金鎖的話,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她強忍悲痛
,勉強笑著說:[我可以和爾康說几句話嗎?]
永琪會意地拉曉燕子,金鎖走出房間并帶上門。

[听我說,爾康。不要難過,看你,我不是好好的嗎?除了流一點
血,并不痛呵。我們女人每月都要流一些血。不要緊張,好不好
?]紫薇恨自個儿身子不爭气,總讓爾康擔心。
[什么一點血,我怎么總是讓你為我吃苦受罪呢?]爾康心痛地聲音
都啞了。
[紫薇,剛才林大夫已開出了藥方,她要幫你清除,。。。]想到
那未見面的小生命,他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
[不,我不吃藥。]紫薇語气堅定。[我听娘說,她怀我時也曾出血
,可憑著對皇阿瑪的愛,她硬是保住了我的生命!]紫薇此時,內
心突然升起一种從未有過的勇敢和自豪,母愛開始在內心發芽。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