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十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ly 09, 2000 at 02:31:29:


夜已經深了,這是婚后紫薇第一次与爾康分离。她的心中充滿內疚,
只恨自己的身子不爭气,無法与爾康同時返京。昨夜,她強打精神為
他撫琴而歌,實指望爾康無憂而去,可直到今天上午送他出夏府大門
,也沒見他有輕松的笑臉。她取出爾康留下的那枚玉佩端詳著,仿佛
看見爾康深情,期待的目光:“紫薇,這段時間你要好好養息。爭取早
日重逢,我等著你!”又輕輕地撫著她的腹部說:“小寶寶,要听媽
媽的話哪!”紫薇把爾康睡過的枕頭抱在懷里,眼中含淚,嘴角帶笑
地睡去。

小燕子一早卻高高興興地与永琪在濟南城外話別:“難得我和紫薇過
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你告訴皇阿瑪,我會想辦法讓紫薇開心,吃得
胖胖的。保管日后爾康見了她‘高興地向外面看’!”爾康詫异地看
了她一眼,不知她什么意思。永琪會意的糾正道:“是‘喜出望外’
,不是才學的嗎?”他又正色道:“紫薇有孕在身,你可不要帶她到
處亂跑。我們何時見面,可是取決于她的身体狀況呢!”
小燕子把永琪的馬一拍:“放心走吧,代我給皇阿瑪多磕几個頭!再
把這包大棗給令妃娘娘捎去。”

爾康,永琪,福倫等人,馬不停蹄地赶回皇宮。乾隆在[乾清宮]召見
了永琪和爾康。“爾康,紫薇的身体如何,你可以和永琪同去云南嗎
?”在向永琪交待了去云南的具体任務后,乾隆轉而問爾康。
“回皇阿瑪,她的身体在恢复中。事實上是紫薇勸我回宮領旨的。”
爾康誠實地答道:“我希望她情況穩定后去云南与我會合。望皇阿瑪
成全!”

看著爾康堅定而誠懇的面容,乾隆明白,爾康的心念已定。他不再多
問,第二天早朝時便發布了派永琪,爾康赴滇督戰的命令。隨后,他
又宣福倫,永琪和爾康到他書房,討論具体的行動路線細節。最后,
他問爾康:“你准備帶哪几位大夫与紫薇同行?”爾康深思熟慮地說
:“我想請叔叔和濟南的林大夫同行。”福倫贊許地點頭稱是。乾隆
知道福大夫的醫術和人品,可不清楚林大夫的背景。經爾康和福倫的
介紹,也點頭同意了。

“那么,誰護送紫薇,小燕子去云南呢?”乾隆又問。
永琪答道:“簫劍,柳紅愿意与她們同去。爾康已布置了一隊精干的
人馬隨行。”
“對了,還有晴儿也想去。她和那簫劍怎么樣了?”乾隆突然想起晴
儿的請求,他很喜歡簫劍,不反對晴儿与他交往。

晴儿自從無意中听到爾康對太后的一番表白后,徹底改變了看待爾康
的眼光和心境。在她的心里,已把爾康看成一位可信賴的兄長和朋友
。簫劍在大婚的當晚与她邂逅在[淑芳齋]門口,倆人目光碰撞了三次
,竟象一顆石頭落入湖心,在晴儿的心海中激起陣陣漣漪。她不動聲
色地打听出:他就是那位小燕子引以為驕傲的,失散多年的哥哥。那
位連紫薇都推崇備至的,奇跡不斷的簫劍!她為他偉岸英俊的儀表所
吸引,更為他過人的學識,膽識而傾心。每當他進宮看小燕子時,晴
儿都會适時赶到,与他談些人生哲學方面的問題。當她知道簫劍要帶
小燕子去云南大理時,便以“想去看看當年阿瑪戰死的疆場”為由,
獲得老佛爺和皇上的特准,与簫劍他們同行。

簫劍,柳紅聞知紫薇的情況和爾康的請求,毫不猶豫,立即南下。簫
劍去年秋天在亡命天涯時与爾康,紫薇結下了深厚的友情,那份知遇
之恩,使簫劍這位重義輕利的硬漢子感佩不已。早把紫薇看作自己的
妹妹,視爾康為兄弟了。至于柳紅,這位俠气的姑娘,一听爾康為國
事与紫薇暫別,便為紫薇擔心起來。一定要去陪她和保護她。

二人同至濟南后,先拜見了留住濟南夏府的福晉。接著,柳紅和紫薇
,小燕子親熱地抱在了一起。簫劍則与福晉話起家常。
紫薇的身体恢复的很快,這天是端午節,她与小燕子,柳紅,簫劍一
起再次到雨荷墳前。遠遠地,他們見到一位出家人打扮的中年男人,
雙手合十站在雨荷墳前。
紫薇認出,這就是那位愛了娘多年,自己稱之為“柳伯伯”的柳峻青
!三年前在娘的病塌前,他一直拉著娘的手,直到她咽气。記得他淚
流滿面,發誓地對著雨荷的遺容說:“小荷,我要為你報仇!”此事
一直是紫薇心中的一個結,常令她不安。爾康婚后在深夜所看到的,
流動在她眼里惊恐的目光,便緣于此。

柳紅看見這人,激動地喊了一聲:“爹,您怎么在這?”眼中滿是淚
,一付喜出望外的模樣。柳峻青一愣,把柳紅摟在怀里,滿臉的慈愛
。“柳青呢?”
他抬頭看見了簫劍,一种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盯視了一陣:“這位是
。。。?”
“我叫簫劍,”簫劍揚了揚手中簫,又指指腰中的劍。“您是。。。
”他不解地看著柳紅和眼前的陌生人。

柳峻青放開柳紅,看著紫薇:“你好么?听說你嫁給了福倫的大公子
?”
紫薇行了個禮,回道:“是,我的丈夫是福爾康。我听說您常來陪我
娘,謝謝您了。”
“你竟嫁給一個滿人,雨荷在天之靈何以安宁?”他搖搖頭,不無遺
憾。

自從十年前,柳峻青得知雨荷痴等的男人是乾隆,而紫薇正是乾隆的
私生女后,万念俱灰,當下就和一位不曾認識的老姑娘草草完了婚。
之后沒几個月,便剃度出家了。柳青和柳紅,是他收留的一對孤儿,
并把他倆認作義子和義女。連名字,也是他給取的。他和自己的太太
沒有孩子,父親几年前告老還鄉,太太隨父母回四川了。他自剃度后
就和一邦俱[反清复明]思想的文人義士過從甚密,方之杭曾是他父親
的學生,自己一直對他的文韜武略敬佩有加。方家當年的“滅門之災
”,自己和雨荷被毀掉的幸福,都促使他棄官不就,鋌而走入反清的
行列。他暗中支持一切以反清為目標的教派,与簫劍的義父,那位臨
危受命,扶養方家遺孤的簫凌云也是換帖兄弟。簫劍長得酷似方之杭
,所以,他會和簫劍有似曾相識之感。

柳紅又向柳峻青介紹小燕子:“這是。。。。”
“這是簫劍的妹妹!”柳峻青一眼認出那對和方夫人如出一輒的大眼
睛。
簫劍大惊,深恐這人和盤托出全部真相,便給紫薇使眼色。紫薇連忙
拉住柳峻青的衣袖:“柳伯伯,好不好我們先祭我娘,再敘家常?”

大家祭完雨荷,返回夏府。紫薇把二年多的故事告知柳峻青,說到簫
劍,只告知是“江湖奇俠”,并未提方家半個字,而說到小燕子,則
強調她是自己的結拜姐姐,是過去的“還珠格格”,今日的王妃。

柳峻青感慨万千地看著這几個用生命寫故事的,可愛的年青人,不知
是喜還是憂了。簫劍和柳紅,則因著他的關系,多了一分心靈的默契。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