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山盟海誓--從還珠格格的愛情誓約談起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July 11, 2000 at 23:54:48:

自從紫薇向爾康說出那一句環珠格格的經典名句後,普天下之有情人們莫不心響往之啊!當絕大部份的情侶發起誓來,仍停留在『海水會乾,石頭會爛』之時,夏紫薇的『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想必令現今的情人們有耳目一新之感,覺得古人發起誓來,不落窠臼,強過現代人多多。
很多觀眾大概都因為紫薇的這句誓言,轉而注意起這首漢樂府詩《上邪》,詩原文是: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這首女子的自誓之言,表現出她對愛情的赤誠、情不可抑、像火一般的熱烈之心。她指天誓日的對著上天說道:上天啊!我想跟我的情人永遠相知相愛,希望這段感情永遠濃烈不衰竭,除非是山鑾高峰成為平地,除非綿延濤濤江水變成枯竭,除非寒冬響起了轟鳴雷聲,除非酷熱夏暑下起了大雪,除非天和地混合一起,才敢把與你的情意來斷絕。這位女子有很豐富的想像力,她用了五種不可能的大自然現象來表達她對感情的忠貞不貳。
唐宋有首《菩薩蠻》也類似《上邪》的情境,詞中洋溢著奔放的感情,發誓相戀,也說出了六種不可能的事來比喻堅定不移的愛情。
枕前發盡千般願,要休且待青山爛。
水面上秤錘浮,直待黃河徹底枯。
白日參辰現,北斗回南面。
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見日頭。

跟《上邪》一詩非常相似,詩中用了六種不可能的事件,激烈的抒發其深刻誓言。東方的辰星與西方的參星不可能同時一塊出現,而高掛西北方的北斗星,也不可能移至南面,除非夜半三更的太陽高昇,否則不能休啊!

明清有一首民歌《分離》,跟上邪也是類似,戀人間盡情狂呼真情癡愛,不畏怯的高呼誓言,最後以生死為約,濃烈堅定的念著:
要分離,除非是天做了地!
要分離,除非是東做了西!
要分離,除非是官做了吏!
你要分時,分不得我,
我要離時,離不得你;
就死在黃泉也做不得分離鬼!
看來兩心合一時是寧可死,也不跟情人分離的,正如盧照鄰的《長安古意》
『得成比目何辭死,願做鴛鴦不羨仙。』以及白居易的《長恨歌》『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愛情的誓言發展到以死明志時,經常是感情面臨到困難,受阻於外在勢力之時,這時的愛情誓言更有淒然憾動人心的力量。

詩經《邶風•擊鼓》曰:『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就算是生離死別也不能分離啊!兩人立下誓約,握住你的手,希望永遠跟你白頭到老。《王風•大車》則說:『穀則異事,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為了表示生死不渝,對天發誓,就算活著不能一起,死也要能夠合葬一起,如果你不信我的話,有朗朗日可以做證。

相對於紫薇的愛情誓言,其母親夏雨荷對乾隆說出的誓言則是哀怨、悲涼令人感傷,她的『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乃是出自於長達三百五十三句,一千七百六十五字的古詩《孔雀東南飛》古詩中,詩中說出一段夫婦死別的悲劇。當雨荷傷感的引用這段誓言時,不知是不是暗示了她已註定的不幸結局。《孔雀東南飛》的故事發生在漢末時,廬江府吏焦仲卿的妻子劉蘭芝不被婆婆喜愛,婆婆逼著兒子要離了蘭芝,認為媳婦進退失了禮節、自作主張,她懷忿已久。又說到東鄰家有位賢淑女子,母親可以找人說媒去,快點送蘭芝回娘家,千萬不要挽留她。

這對夫妻感情雖然很好,但母親之命不可違,母親氣的拍桌拍凳的,孝順的大帽子一扣下來,他也不敢忤逆母親的意思,但焦仲卿要妻子放心,表示他還是愛著她的,她暫時回娘家,而他先到廬江到職,等上班工作穩定,回家勸服母親後,再接她回來,希望妻子委屈、忍耐等待,希忘蘭芝別忘了他的話。
蘭芝對先生說:她嫁到夫家後,盡心盡意的日夜勤勞工作,做什麼事都順從婆婆,辛苦孤單的自以為做好一切事情,不知道有什麼過錯要被離棄,還說什麼我以後再回家來!從今以後,我們大概無緣相見了,希望永遠不忘記。
焦仲卿在送妻子回娘家的路上,向妻子說:
『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誓天不相負。』蘭芝回答:『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

但蘭芝回到娘家後,起初她的母親很不諒解。認真辛苦栽培的女兒居然被休回家,做母親的真是顏面無光啊!經責問女兒後,女兒說出她沒犯錯後,做母親的更加不捨與痛心了,自從蘭芝回到家後,遇到兩次媒人上門說媒,對象一次比一次條件好,蘭芝一直想著丈夫的叮嚀,共同發過誓永不分離,所以一直不願答應婚事,母親雖然可以諒解,但家裡兄長卻很生氣,認為求親者的條件很好,嫁過去會過得比前好,如果不嫁這好對象,她以後想如何打算?蘭芝被逼急了,只好答應這門婚事了。

焦仲卿知道這事後很焦急,請假去找妻子,問清事情。蘭芝很傷心的表示,人事變化很難預料,她也無法如願,家裡父母親跟兄長都逼她嫁給別人,你回來已沒有希望了。焦仲卿氣憤的對蘭芝說道,恭喜妳高攀,想不到妳的誓言一夕間就變了,磐石還方正厚實,千年也是一樣的,而蒲葦卻只是紉在一時,妳會一天天的富貴起來,我將會獨自赴黃泉。此一段詩裡焦仲卿曰::『賀卿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做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
蘭芝謂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

蘭芝跟丈夫說,沒想到他會這樣說,兩人同是被逼迫的,無奈的他們黃泉下相見吧!希望不要違背這句話。焦仲卿回家後,拜還母親,說自己想要了結性命,希望母親好好照顧自己,命如南山、永保安康。母親哭著跟兒子說,你是大戶富貴人家,將來要做大官的,不要為蘭芝死,你待她情深,她待你情薄。東家那位賢女,她美麗的人人稱羨,我幫你求婚去。
焦仲卿回到房裡長嘆,沒有改變主意,想著母親有些不捨,但哀愁卻越來越濃。
這個時後的蘭芝也要成婚去了,在夜深人靜時,她拉著衣裙脫下絲鞋,投河自盡了。焦仲卿聽到消息後,知道跟蘭芝已永遠分離了,他在庭院樹下徘徊,最後自縊於樹下。
兩家要求合葬,合葬在華山旁,東西方種松柏,左右種梧桐,枝葉濃密的交相覆蓋,樹上有雙飛鳥,名字叫鴛鴦,每個夜晚都會抬頭互相鳴叫到五更天,路上行人都會停下腳步仔細聆聽,也希望以後的人們啊!能記取這個婚姻的悲劇!

當夏雨荷對著乾隆發情誓時,不知是否早已註定有如《孔雀東南飛》般悲哀的結局了。嗯~~~看來發誓也要注意一下台詞才好,像這種太悲苦的還是避諱開。
唉!其實是對象的問題吧,她的對象正是有著三宮六苑的風流帝王乾隆,所以也是男主角沒選對人吧?而不應該怪在誓言那個不吉利?

情人間從約會到接受到痴痴戀戀之時,情人間彼此發個誓、賭個咒想來是稀鬆平常的,濃情蜜意之時,什麼誓言都能輕啟而出的,除了表示自己對愛情的堅定信念外,更大的目地,就跟現今買家電用品一樣,最好再附帶一張保證書,保證品質、保證免費維修,這樣買賣雙方有個依據,買方會更有安全感。
當然,買家電跟談愛情的保證書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家電產品的保證效力通常是一年期,而愛情的保證書卻是得保證一輩子的,可是話說回來,雖然兩者的期限相差如此大,但事實經常證明,廠商店家的信用有時還比情人間的信用來的可靠,否則歷代的詩詞中,不會有車載斗量的傷感愛情詩詞傾巢而出。也不會有滿街的傷心人,KTV裡也不會有許多人,一抓起麥克風就大唱,如果你的生命註定無法停駐,我只有祝你幸福。或是唱著,這樣的愛情不用等,我只有在街頭獨自漫步,……想來這種失戀、傷情、傷感的歌是永遠也唱不完。

當然,一輩子真是不容易做到的,難怪現今社會有人提倡情人、夫妻間應該情義契約化,先把權利義務說清楚,時間則先訂個三、五年就可以了,後續如何則可觀望中,但是愛情如果落到這樣現實地步的話,談情說愛又有何意義?根本就不是愛情了。其實不管變不變心,對很多癡情人來說,只要曾經擁有,又何必計較天長地久呢!

古時男女定情後,常會交換信物,做為定情之用。而在現在物質如此發達的時代裡,卻常常喪失那份浪漫,太多的物質享受反而禁錮了我們的心靈感受,一朵花、一棵草、一條手怕、一把扇子、甚至是一首詩、一首歌……只要是心愛人送的,喜悅的心情彷彿得到了全世界。他們示愛的方式,往往深藏在蘊藉含蓄中,但卻充滿了極深的感動力量!明朝馮夢龍山歌唱道:
不寫情詞不寫詩,
一方素帕寄心知。
心知接了顛倒看,
橫也絲來豎也絲,
這般心事有誰知。
歌中用一條素帕送給情人,沒有文字、沒有圖畫,光是一條乾淨潔白的手帕就可盡訴衷腸了,反來覆去的看,總是絲(思)啊!
清小曲中有首《寄生草》因為女主人翁的不識字,所以她只能以簡單圖畫表達,方式雖樸拙,但感情是濃郁的。
欲寫情書,我可不識字。
煩個人兒,使不的!
無奈何畫幾個圈兒為表記。
此封書惟有情人之此意,
單圈是奴家,雙圈是你。
訴不盡的苦,一溜圈兒圈下去。

《詩經•邶風•靜女》也說到,一位美麗的女子約心上人相會,等意中人來了後,卻故意躲著,讓對方來回徘徊,後來女孩送男方荑草表情意。就是送花草而已,就讓男主人翁心動不已了,說道『潯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他讚美那花草非常美又奇特,不是因為女孩美麗,而是因為這是美人送的禮。
現代人動輒以金錢、物質做為示愛的方法。但送珍珠、送瑪瑙,還不如送小花、送小草,來的扣人心弦。君不見連戲劇節目『人間四月天』裡,浪漫詩人徐志摩捧了滿手的茉莉花送給林徽音,那幕情節想必讓很多觀眾感動極了。除了送茉莉花,徐志摩寫的愛情詩篇在自用(送情人)並抒發情懷之餘,倒如今仍服務著眾多讀者及癡情男女,從他濃的化不開的綺麗詩篇找愛情的靈感,這比我們看李察波頓送給依麗莎白泰勒的大鑽石還來得更吸引人。
我有位朋友偶爾會上陽明山或一些山中採集野薑花送給朋友,純白又清香的野薑花就跟茉莉一樣,饋贈自用兩相宜,另外有芙蓉花也是古人拿來送給戀人的好禮,如果是採來的,那這叫『涉江採芙蓉』。當然,如果真的採不到,那~那就上花市買吧!

現代人在感情的表達上,選擇贈送物質往往是最方便的,但若要每個人都像電視廣告中,一對戀人仰望星空,男主角意有所指望向夜空:『瞧!那是什麼?是流星。』然後拿出一顆亮晶晶的戒指,電視畫面上就念出『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這畫面美則美矣,但這對貧苦的青年男女來說,真是太不實際了,也太奢侈了。不如寫首詩的來的經濟實惠還可沾染些文藝氣質,這種另僻蹊徑,別出心裁,鐵定可以博得異性崇拜眼光。

我們現代人寫情詩的想像力、創造力也許不像前人般豐富了,要求我們都能寫出美麗非凡又能打動人心的情詩,真有些強人所難呢?但與其做首營養不良的情詩,還不如借前人的詩用用算了,但是若是連詩也借不到半首,那就借花獻佛j傳情意囉!我就曾看到同事,把公司會議後的鮮花盆栽,拔一拔整理一番,再綁個漂亮的包裝袋、緞帶的,就拿回家孝敬老婆了。 我們當時還好心幫同事再借首詩用用,借蕭而化先生的《問我何由醉》,包證同事的老婆感動涕淚。

問我何由醉,祇因你雙眸秋水明媚。
或留吻杯中,祇用香吻,無酒我也醉。
瓊漿玉液空高貴,不如你雙眸魅。
贈你紅玫瑰,並非想增你的美。
祇不過表示,我對你的一個心願,
你佩著玫瑰,早起晚睡,
還將它在我身上佩,永慰我心內!

送詩,送思,意義不凡,臺灣早期民歌《我送你一首小詩》正是表達這種衷心之意,淡淡的口吻中緩緩的訴說著愛慕。『我送你一首小詩,用草原寫上羊群,用藍天寫上星星,用碧波寫上海鷗,用平地寫上朝霞,用稚心寫上天真,用眼睛寫上愛情,一首小詩不停的向你朗誦,再藉無盡的細雨向你傾吐。』

情愛一物永遠是人類恆久歌頌的主題。當初戀之時,欲托情衷,但卻羞於啟齒,《詩經•小雅》曰:心乎愛之,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當你愛著一個人時,為什麼不向他表白呢?只會把愛意藏在心中,哪一天也忘不掉!
蒙古有首民歌,歌中男子快樂的表達對意中人的欣賞。
『一群人中間把你端詳,你就像那群星間啟明星在閃光。
一夥人中間把你觀望,就像陰天見到晴朗的太陽。
仔細考查你的真才實學,廟會上的人群中也獨一無雙。
在有幸的托生的世人中間,唯有你像開屏的孔雀一樣漂亮。
聽你那甜蜜聰慧的語言,就像山澗涓涓流淌的清泉。
只要兩人有都有一副永恆的心腸,情意永遠不會忘。』

尚未戀愛、打算戀愛、初識戀愛、正在戀愛的朋友們,請用些創意,努力的製造屬於你們獨特的愛情誓約吧!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