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十一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ly 16, 2000 at 14:42:18:

乾隆二十六年夏,昆明
爾康和永琪經過三個月的長途跋涉,終于如期到達云南首府,位
于五百里滇池旁的昆明城。
“哇,真是名不虛傳的高原明珠,如此美麗。多希望紫薇,小燕
子她們早一天來到啊!”永琪看著鮮花處處,鶯歌燕舞的春城風
光,頓時忘卻了旅途的疲勞。
爾康臉上也漾著由衷的歡笑:”正所謂‘春城無處不飛花’,
你看這布滿鮮花的城市和風景如畫的湖光山色,波光云影。定會
使她們喜不胜收,樂不思蜀的!”

親自率眾前來迎接這倆位“欽差大臣”的云南總督張允隨,看
他們如此年輕,心中雖奇怪皇上為何派倆個年青人前來督戰議和。
但看他們气度不凡,英俊瀟洒,已有几分好感。當看過隨行衛士遞
上的乾隆御筆,立刻向永琪,爾康叩首行禮:“卑職見過
倆位王爺,望二位原諒小臣的怠慢!”對皇上的儿子和額駙,他深
知其份量。心中后悔沒到城外接駕。
爾康伸手扶起年長的總督:“不必多禮,我們初到貴地,有許多事
還仰仗大人的提點,協助。”
“是啊,皇阿瑪臨行時一再吩咐,要我們遇事多与你商量。”永
琪看著這位長年駐守西南高原的朝廷命官,不無尊敬。
張總督十分感動,盯著倆位年青而不气盛的皇室子弟,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時值盛夏,這里卻是气候如春,既不聞家鄉夏日的蟬鳴,更不見
夜晚納涼的人群。在位于城中翠湖南邊的總督府里,他們開始与各
位將軍討論軍情。

爾康自与紫薇在濟南夏府門前一別,三個月尤如三十年般漫長。
他把紫薇親手繡制的一方寫有“山無棱,天地和,才敢与君絕”
的絹帕放在貼近心口處,每晚都取出凝視許久。對因怀孕和身子
虛弱而被迫分离的愛妻,有著深深地怀念和挂牽。奇怪的是自己
寫了許多封信給她,卻未收到回音,使他非常不安。倒是瀟劍來
過几封信,一來介紹云南的風情,二來匯報紫薇恢复良好,并說
定于七月底啟程。從福倫的來信中,得知爾泰,塞婭已返京。他
們的女儿已三個月,十分可愛。爾康想到阿瑪,額娘有爾泰一家
的陪伴,想必會減少一點紫薇离開時的悲傷,心中有了些許安慰
。只是無時無刻不思念紫薇,盼与她早日團圓。

轉眼間,一年一度的中秋節來到了。當天傍晚,地處高原的昆明
,天高云淡,微風佛面。張總督為永琪和爾康在滇池西南岸的大
觀樓舉辦“賞月歌會”。全省各地各族的土司,頭人齊聚一堂,
為京城來的貴客接風洗塵。其中來自大理的白族頭領,則引起爾
康和永琪特別的注意。

夜色降臨,明月升起。當蘆笙,月琴奏起歡快的當地小調---花
燈曲時,一群美麗的白族少女跳起了优美的舞蹈。看著這些婀娜
多姿的少女,爾康和永琪不約而同地思念起遠在万里之遙的心上
人。回憶起當年在[寶月樓]內与香妃同歌共舞的紫薇和小燕子。
賞趣頓消,二人悄悄走出了熱鬧的[大觀樓]。面對著浩瀚的滇池
,對親人的思念,竟象這眼前的滇池水,洶涌澎湃,無法撫平。

爾康仰頭凝望著明媚的圓月,脫口誦道: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
竟夕起相思。”
永琪感同身受,不禁接道:
“滅燭怜光滿,
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
還寢夢佳期。”
他們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眼光,又回到大觀樓內。此時,一對白族
打扮的年青夫婦,在一位宮中隨行侍衛的引領下,來到他們桌前獻禮。
“蒙丹,含香,是你們!”爾康,永琪惊喜莫名。那位白族首領
,意味深長地看了他們一眼,行了一個禮,舉杯說道:
“二位大人,這兩位貴客就交給你們了!他們在大理已經半年有
余,很想念家鄉的親人,听說二位王爺負皇命來此督戰,一定要
我帶他們來看看。”

他們四人,來到一間廂房內。宮中的几位侍衛,把守門外。爾康
,永琪和蒙丹就抱在了一起。含香眼中,滿是惊喜交加的眼淚。
她四處打量,急切地問:“紫薇,小燕子呢?”
爾康和永琪,把這近一年發生的事,簡要對他倆儿敘述了一番。
听說簫劍已經護送紫薇,小燕子她們來此,含香興奮地說:“太
好了,這里真是一個‘世外桃園’,而大理,恰如簫劍所說,是
個‘人間仙境’!”

蒙丹拉著爾康:“你猜猜,我們在來云南的路上遇見了誰?”
爾康想了想:“簫劍的義父?”他不肯定地搖搖頭。
永琪問:“是簫劍的江湖朋友?”

含香笑著說:“是爾泰,塞婭!”
“真的嗎?”爾康,永琪不約而同地大聲問。
蒙丹說:“當然是真的,否則,我們就到不了云南啦!”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