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十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July 24, 2000 at 06:48:51:

話說去年冬天,蒙丹和含香在与小燕子,紫薇,爾康和永琪等人在北京郊外分手后,
按計划直奔云南。五個月后,他們來到云貴川三省交界處的金沙江畔。
三個月的亡命生活,蒙丹和含香都消瘦了許多。蒙丹的胡茬很長,看上去象40歲有
余;含香則憔悴,蒼白。這天早晨,他們的馬車停在一個布滿帳棚的村庄旁。

”哇,這里好象我們的家鄉!看這帳棚,這滿山遍野的牛羊,會不會是我們的族人
?”含香一直挂念自己的家鄉和親人,一見相似的帳棚,不禁想入非非。

蒙丹對含香說:“我去看看,能不能買點吃的。”他一人走向一頂灰白色的帳棚。
里面走出一個穿長裙的姑娘,頭上戴五彩發箍,兩根黑黑的辮子垂到腰際。一條由
棕紅,墨綠,金黃三色相間的圍裙十分艷麗。蒙丹認出,這是位藏族姑娘。他從小
生長在維族的貴族家庭,熟讀歷史,學習過維,蒙,漢,藏等多种語言。就上前用
不太熟練的藏語与她交談。

這是個較偏僻的地方,看到美麗的含香,這家藏民十分惊奇。更惊异他們要去云
南大理,那個曾与他們先輩交戰多年的古南詔國。在奉上酥油茶,青稞酒和粢粑后,
這家的主人,一位高大健壯的中年男人說:”你們知不知道云南的瘴气會吃了你們?”
“什么叫瘴气?”含香奇怪的問。
年老的大娘回答:“是一种叫人冷熱交替,抽筋吐血的怪魔。”
“如果遇上它,你會死無葬身之地!”另一位年輕漢子補充著。
含香不由得把手放在胸前,低頭禱告起來。
“你們有親人或朋友在大理嗎,為什么路遠迢迢地赶去呢?”大娘看著含香瘦弱的身
体,不無擔憂。

今天是藏歷新年,此地最榮耀的一件事,是西藏王的內弟喜措多即將返鄉省親。全村
喜气洋洋,這家人也熱情挽留,蒙丹和含香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再說,含香也想看看
西藏王室貴族的風姿和藏歷年的慶祝活動。

因為是遠方的客人,按當地的習俗,他們被安排与頭人坐在一起。當鼓樂聲響起時,
見几頂轎子走了過來。全村人對著那位走下轎來的年輕人行三叩九拜的大禮,只有蒙
丹和含香行維族禮--手按左胸表示敬意。這位藏王爺約20多歲,威武壯實。他一眼看
見這兩個漢人打扮,行禮古怪的男女,不動聲色地問道:“兩位貴客來自何方,欲往
何處去?”
蒙丹恭敬而庄重地回答:“我們來自天山腳下,要到云南大理去尋親。”
年輕的王爺笑著說:”大理是白族的領地,你們的親戚怎會在那里?”
“王爺有所不知,我先祖隨清軍入滇多年,其后代与當地人結婚生子。現在有上百人
遍及云南各地。”蒙丹按簫劍的吩咐回答道。
“喔,那你們是漢人嘍?”這位王爺發生了興趣。
蒙丹据實回答:“我們是維吾爾族。”他知道自己瞞不住見多識廣的貴族王爺。
“你們知道阿里和卓嗎? ”喜措多的話尤如一枚炸彈,令含香瞪大了雙眼,惊恐万分。
她脫口而出:“他是我。。。。,”
蒙丹忙接道:“他是我們那里的一個首領,當然知道他的大名。但從沒見過。”

這時,一對年輕的夫婦也分別下轎走近前來。男的一身滿人打扮,眉眼間透出英气;
女的身怀六甲,卻掩不住美麗臉龐上的喜气。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侄女,西藏王的公主塞婭;這是她的丈夫,當朝大學士福
倫的二公子爾泰。”喜措多向蒙丹,含香介紹他的同齡晚輩。他們[焦不离孟],形影
不离。爾泰進藏以后,和他成了好朋友,并相攜游遍了西藏,青海,西康的草原牧區
。爾泰并撰寫了藏民生活和經濟的報告送交乾隆,對如何治理藏區提出自己的建言。

蒙丹看著爾泰,十分激動。因為柳青,柳紅在[會賓樓]已講過他的故事。對他當年挺
身而出,為爾康分憂解難的義舉,十分敬佩。如今看他孤身一人,遠离家人和熟悉的
北京,与語言,生活習俗完全不同的藏民生活在一起,似乎還很融洽,就很想和他談
談。

“爾泰,你有爾康的消息嗎?”看無人時,蒙丹悄悄問爾泰。
乍听見“爾康”二字,爾泰十分惊喜,他問:”你是誰,怎么知道我哥?”他的心里
頓時漲滿了鄉愁。
“我和爾康在[會賓樓]認識的,他的武功我很佩服。”蒙丹不知他對整件事知道多少
不敢和盤托出。
爾泰端詳著蒙丹和含香,恍然大悟:“你是蒙丹,是我嫂子和小燕子的救命恩人!”
他又對含香說:“你就是那位香公主!”原來,爾康和紫薇被關進大內監牢時,爾康
曾帶信讓他盡速回京。后又接到父親來信,告知他們四人已亡命天涯。而最近,又听
京城里來人說,他們四人被皇上“請回了皇宮”。

蒙丹見他已知十之八九,也就告訴了整個故事。爾泰感動地凝視著這對“風沙相纏走
天涯”的异族情侶,決心幫助他們如愿到達目的地。
他叫來塞婭:“這是爾康,小燕子的好朋友,有事要去云南大理,可不可以請你小舅
幫忙,派人送他們渡過金沙江?”
因為渡口為藏人把守,沒有皮筏子和經驗丰富的船公,無人能飛躍水流遄急的金沙江
。塞婭看了他們一眼,對爾泰的話將信將疑,但憑著一年來共同生活中對爾泰的了解
,答應去求喜措多。她和這位同齡的小舅有共同的愛好--賽馬,射劍,從小就玩在一
起。結婚后爾泰也加入,三人一起十分開心。

半個月后,蒙丹,含香告別爾泰,塞婭,在喜措多派出的人馬保護下,順利渡過了金
沙江。他們也得到爾泰,塞婭的銀兩相助。

“進入云南后,藏族朋友一直送我們翻過玉龍雪山,經過麗江。在二月到達蒼山腳下
的大理。”蒙丹和含香,在[大觀樓]中訴說的一段“奇遇”,令爾康,永琪感慨不已
。他們告知蒙丹,含香,等戰事稍平,就去大理。

[賞月燈會]后,爾康,永琪与張總督一行回到昆明城中的總督府。一進院門,竟看見
簫劍,柳紅正指揮人卸車。而福大夫,林大夫等人与總督府內的總管大人在交談。卻
不見紫薇,小燕子和晴儿。也不見翠環,明月,彩霞等隨行的丫環和宮女。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