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給回應的朋友們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July 27, 2000 at 03:57:28:

加入以下討論: Re: 山盟海誓--從還珠格格的愛情誓約談起 作者是 雲溪 on July 18, 2000 at 00:12:37:

對不起!我總是姍姍來遲,還望朋友們見諒了!

記得還珠格格正熱烈播映時,討論區一片欣欣向榮,無奈本身諸多因素的不配合,我常沒來得及加入討論,因此錯過了不少有趣的話題。
如今盛筵已散,精緻美味的宴席前人都吃了,現今我也只能揀些剩菜殘飯的咬幾口說說話了,前些日趁著有些空,於是漫談些情話綿綿之類的煽情語,胡亂鼓吹戀人朋友們勇於賭咒發情誓的,後來接到一位朋友的來信,謂我動不動要情侶生死相許、情話亂說,利用愛情的力量惑人心靈,過度妄言情愛誓言的偉大之處,這是不是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呢?

哈哈~~~情話當然不該亂說,對象若是不對,說了簡直是折磨自己,因為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最後落得身心俱疲而已。有幸若能從情海清醒,情隨境遷,恍然大悟後,這才發覺自己以往滿嘴胡言,說話不算話,豈不是更加狼狽不堪,後悔莫及。更何況在許多的現實情勢下,山盟海誓往往脆弱的不堪一擊,俗諺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這話雖殘酷,但在現今的社會上也是經常上演。

《山盟海誓》信筆行之,卻看到朋友們精采的回應,是一樂啊!
給黑暗死神:
謝謝你!也希望你意有所屬的對象能與你心心相印。斗膽一句,若在你寫情書或誓詞後,再簽署上大名──黑暗死神,這豈不是大煞風景,破壞情調之至,CC~~~~開個玩笑,切莫在意。對了,黑暗死神的對象該是黎明天使吧?

給無弦琴:
好久不見,看到老朋友真好!我也想念那段美好的時光,因為有你們,也使得一切是如此的與眾不同啊!
趁此機會,謝謝你一些有趣的妹兒,藉著那些信讓我知道朋友正在傳達著問候與關心,時常讓人心生溫暖哩。
也謝謝慕名、斯華、真貞的不吝贊美,由衷感謝!
Sunflower,你喜歡薰衣草是一定的,因為她前名正是叫向日葵,她是後來更改過暱稱的,看來你們緣份是有的,難怪你要認為他是仙草了。(人間仙境長的草,也算是仙草……吧!)

給薰衣草:
很高興我讓你想起了小學時代,想來也得先有文章才有錯字找呢!我看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哪天你這小草若能突破植物學品種,由草科轉成木科,繼而長成了一棵大樹,我也不會驚訝的!
哼!你別以為你收了個徒兒,有了靠山,就想倚多欺少,我只是不想開山立派而已。還有,你什麼時候沾染你徒兒不良習性,老愛拿放大鏡對著我的文章瞧,做師父的偷學徒兒的技倆,但又使得不齊全,這不是笑話嘛!
你說到夏雨荷之事,說要怪就要怪那場雨,否則乾隆不會小坐變小住……,
我覺得怪雨,根本就是牽拖了,照妳的理論,躲雨的人都會誘拐良家婦女不成?
還有雖然我不贊成過度招搖奢華的示情方式,但說真的,拿個易開罐拉環當戒指,這又顯得太隨便了,那是喝完鐵罐飲料後,必產生的垃圾,要找那個東東,隨便地上找或垃圾桶裡就一堆了,像這種輕忽、不慎重的示愛,我可不覺得有任何美感可言,這根本是那些找人窮開心的男生玩耍的藉口嘛!嗯!那下回是不是會拿擦鼻涕後的面紙送。哈哈!夠噁心吧?
你要我誇你的情話說的好,是的,真的是說的很好~~~~~笑喔。我看來看去都覺得你文章內的男主角不是由媽媽代為求親來的,就是怕變高齡產婦而結婚,或是怕逢二九而結婚,要不然就是拿螺絲帽當戒指,那下回會不會拿輪胎當項鍊啊?呵呵~~~
至於你說到的為何《月亮代表我的心》,你可唱唱這首歌一下,重要的是那句『輕輕的一個吻,已經打動我的心……』。嘻~~~以上所言是故意踩你幾腳的,因為你正往『踩泥』的路上跑啊,你別惱羞成怒找人來報仇啊!
其實我也贊同你說的,高深的情話是不好說的,能否有真實的感情是最重要的,沒有了出自本心誠實的感情做後盾,一切的情話終究淪為假話、噁心、肉麻虛偽的混話而已!

給雲溪:
喜歡看你精采的文章,我也看得很過癮呢,每每看到老朋友出現總有份特別的親切感。跟你雖然少有直接對話,但對你,我是默默注意著呢!希望有朝一日見到你,親口帶上我的問候。

聽你提及元好問的《摸魚兒》,讓我也想來說說這句最流行的情話。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女魔頭-李莫愁出場時總是反覆吟唱:「恨人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著相許……,」,從此後這首詞曲是家喻戶曉,成為人人最喜詠嘆的一句愛情詩詞。
作者元好問十六歲時遇到捕雁人,得知捕雁人在捕獲一隻雁並殺了後,另一隻脫網的雁徘徊悲鳴不肯離去,最後從空中栽下撞地自殺而亡。元好問在感動之餘,將死雁買下來,埋在汾河邊,並以石頭為標,叫做『雁丘』。元好問寫了首《雁丘辭》,後來又改寫配上樂曲,即成了這首《摸魚兒》。這首雁鳥殉情的故事,哀怨淒然,恩愛的雁鳥雙宿雙飛,一隻罹難,另一隻也不想活,寧死也不分離,憾動人心感人至深,是許多癡情男女最喜引用的詩句。
所以有許多人因此認為,禽獸尚如此重情有靈,而自喻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呢?
對此,我卻有不同看法,禽鳥為伴侶而死,看來是壯烈偉大,但若因此認為殉情即是代表偉大愛情的話,那愛情兩字也太過容易簡單了!
正因為人類比之禽鳥多了份靈心,所以更應該瞭解在萬念俱灰時,死亡又算得了什麼,真正的痛苦是活下來,在每天的生存中不斷去憶起那些甜密的時光。
人畢竟是人,除了愛情,人還有許多需要活著的理由,而活著,經常比死亡來得更加不容易,有時也比死亡更加痛苦。革命先列林覺民《與妻訣別書》裡說到,『……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雲,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司馬青衫,吾不能學太上之忘情也。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吾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這是怎樣的偉大情操,尤其那句『吾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記得國中國文課唸到此課文時,我非常震撼!在課本上密密麻麻的寫了許多感言,但是太久了,我已忘了我在課本上寫了什麼感想了。可是,我卻很難忘記那樣的感覺,原來~~愛情是可以充斥在天地之間,是可以如此光輝燦爛,可以超越生死,可以遍灑大愛。

現今癡情人寧捨性命而選擇愛情,但我卻覺得『愛情誠可貴,生命價更高』陷溺於情海的人,眼中往往只有情人,但卻忽略自己身旁那些至親至愛的家人親屬、好友們,事實上,家人、朋友尤其是父母,他們是最無私,也是會一輩子為你牽腸掛肚的人,所以徘徊情關,愛戀難解而欲做傻事的人,千萬珍惜生命,好好對待自己,莫負父母恩情啊!

雲溪也說到了席慕蓉那首令許多讀者非常喜愛引用的詩《一棵開花的樹》,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來了塵緣,化做一棵樹,長滿了花,等待意中人走過……
相對於詩中主角的心如花瓣般凋零,金庸的另一作品《連城訣》中,也寫到了一段銘心刻骨的愛情,因為這段愛情,讓我在充滿灰澀與失意的《連城訣》中,見到了一絲溫暖的亮光。
丁典與凌霜華的戀愛,是由菊花會開始,兩人因花結識,雖然沒談上幾句,但相識後,凌霜華風雨無阻,六個月來每日為他更換一盆鮮花,丁典也每日奔波到樓下賞花,這種愛情比山盟海誓感人,藉花表意,兩人不負真心因花定情。
但丁典也因金波旬花而中了凌父陰謀,身受酷刑,凌霜華為了拒絕他人婚事,將自己臉龐毀容。而丁典在獄中時,凌霜華為他數年如一日,擺上鮮花於可眺望高台上。所擺設之花盆,鮮花若非含苞待放,便是迎日盛開,不等一瓣殘謝,便即換過。春風茉莉,秋月海棠,日日夜夜總有一盆鮮比放在窗檻上。
最後結局是淒慘的,凌霜華被其野心家的父親因為想取得丁典的連城訣所害死,而丁典也是被凌父所害。這對愛侶是金庸筆下很特殊的一組典範,在悲哀中帶有最浪漫的情操。正如丁典所言『以後的日子,我不是做人,是在天上做神仙,其實就是做神仙,一定也沒我這般快活,每天半夜裡,我到樓上去接凌小姐出來,仔江陵各處荒山曠野漫遊。我們從沒半分不規矩的行為,然而是無話不說,比天下最要好的朋友還更知己。
丁典、凌霜華心心相印,兩人歷經波折依舊無法喜團員,正因如此,他們這段感情才會令人難忘而傷感不已啊!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