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風沙纏綿又繞涯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梵月 on July 28, 2000 at 23:53:04:

楔子
風兒與沙兒﹐含香與蒙丹。他們倆刻古銘心的戀情﹐使人難以忘懷。幾句由回語翻譯過來的『你是風兒我是沙﹐風兒飄飄﹐沙兒飄飄﹐風兒吹吹﹐沙兒飛飛。風兒飛過天山去﹐沙兒跟過天山去。』﹐就像咱
們中國人的『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作連理枝。』的深厚情意。風兒與沙兒﹐在那滔滔滾滾的大沙漠裡﹐形成了一股漩渦。交織著﹐纏繞著。訴說一個古老淒美的傳奇故事。並在這風沙交纏之間﹐似乎又
有一個神秘的傳奇故事即將在未來展開。。。。

美國郊區的一座小醫院

風﹐輕輕的從半開的窗戶溜進來。配合著雪白色的窗簾﹐迎合著一股奇異的馨香﹐飄入了一間病房。

床上躺著一位美貌年輕的西方女子﹐她手裡正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女嬰。女嬰已甜甜的睡去﹐含著甜蜜的笑容在嘴邊﹐白裡透紅的粉頰旁有兩個深深的小酒渦。不愧是一個完美無瑕疵的嬰孩。更奇妙的是她的肌膚竟隱隱傳出一陣陣奇妙的香味﹐薰染了整個房間。

母親的臉上非但沒有一個滿足的笑話﹐卻帶著憂愁的神情。這時﹐醫生、護士與一位年青的東方男子走了進來。老醫生用參差不齊的破中文喃喃地對等不急的男子說:「奇蹟﹐真是奇蹟啊﹗這真是上帝的偉大傑作。我說天堯﹐你當感到榮幸呀﹗這可是神賜給你和你太太的貴重禮物。」

著急的楚天堯可沒有那個功夫去聽老醫生的神呀來﹐神呀去的『論解』。他一進門就匆忙的趕到妻子艾薇拉的身旁。他輕輕的蹲在她床前﹐溫柔的道:「我的艾娃﹐妳覺得怎樣?還好嗎?還疼不疼?肚子餓不餓?有沒有想吃什麼?妳渴。。。。」

他放砲似的還沒問完﹐就被他的妻子艾薇拉用纖纖細手捂住了嘴。她勉強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說:「你瞧你﹐一見個面就說個不停。你一次問這麼多的問題﹐要我怎麼回答呀?你放心﹐我很好﹐寶寶更
是好的很。」她說話時腔調圓正的中文﹐聽起來更是悅耳動聽。

一說到『寶寶』﹐天堯像是如夢初醒般的跳了起來。叫道:「對呀﹗我們的寶寶呢?快拿給我看看﹗讓我瞧瞧是遺傳我這個爸爸的英俊瀟灑呢﹐還是媽咪的美麗動人。」邊說著﹐還故意做出一些奇怪的小動作來逗艾薇拉笑。

果然不出所料﹐艾薇拉被他逗得忘了憂慮﹐終於露出迷人的笑容:「好了﹗好了﹗你就別鬧了。」她把女嬰遞給天堯﹐並繼續笑著說:
「你也來想想看﹐這女娃是要取什麼名字好呢?」她的修長細指輕拂著嬰兒的柔嫩面頰。

不等天堯回答﹐本來一直不發一語的老醫生忽然緩緩的插了進來:
「就叫她Tiffany吧﹗這代表著上帝的神聖。」老醫生開口閉口﹐總是離不開上帝。

天堯沉默了一會兒﹐答:「那好吧﹗就叫她Tiffany。至於中文名字﹐就叫楚馨吧﹗代表她一身奇異的香味。」然後他輕聲道著:「神賜給這孩子這麼美麗的身體﹐就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這四個字道出了這奇異的濃香味﹐便也意識著楚馨、也就是Tiffany將會在未來有一段艱苦、不平凡的一生。屋內的人﹐都無語了。

第一章﹕ 心想事成
八年後在湖盼邊的一座農場裡的別墅

「媽咪﹗我吃飽了﹐我要走囉﹗」楚馨輕快銀鈴的聲音﹐搖蕩在清晨明亮寬敞的別墅大廳。她背著小巧的書包站在大門前﹐披上了夾克﹐準備穿上球鞋出門上學。

母親艾薇拉急急的跑出來﹐「等等﹗妳先等一等﹗妳忘了妳的午餐了﹗」說著﹐她把一小包的袋子交到楚馨手中。楚馨不好意思得把粉紅色的小舌尖吐出來﹐可愛得說:「嘻嘻﹗我忘記了。」

然後她匆促得跑向門口﹐還不忘回頭說:「下午我要和 Tina和Molly去逛街﹐晚餐前就回來。」最後的一兩個字像回音似的﹐慢慢得消失了。

艾薇拉看著她消失的身影﹐忍不住苦笑。這孩子總是這樣﹐不等別人回答﹐就一溜煙得跑走了。她不禁思想﹐我是不是太寵她了?可這孩子卻是不平常的懂事乖巧﹐課業也不需要別人操心。上學也不肯讓司機送﹐寧可自己延著青翠的石子路走去。或許﹐是我們把她保護得太緊了﹐也該讓她出去交交朋友﹐見見世面。

忽然﹐一雙強壯溫暖的手臂從後面緊緊得圍繞她的肩膀﹐一個低沉的聲音說:「想什麼想得這麼專心?是太想念我嗎?」

原來是天堯。他笑著把艾薇拉轉過來面對他說:「我可不許妳心裡想著其他男人喔﹗妳的心裡只能有我和馨兒。」

他把他修長的指尖戳著艾薇拉仍舊豐滿的胸部﹐用強調並且正經得口吻說:「心裡。」艾薇拉嬌笑著:「你瞧你﹐都這麼個年紀了﹐還開玩笑。都已天天見面了﹐誰還會想念你呀?我哪可能再去想別的男人呢?倒是你﹐我才不放心呢﹗」

天堯無辜的回答:「什麼叫都已這個年紀啦?我才三十出頭呢﹗我哪有去找別的女人?妳可別無賴我。我可是很乖的。妳看看﹐我幫妳賺錢、幫妳買一個好房子、更幫妳生一個那麼可愛的小孩、還。。。」

艾薇拉趕忙把自己的唇瓣湊上去﹐然後很委屈的低訴:「你看你把我說得那樣﹐好像我是潑婦﹐不然就是你的累贅似的。」說罷﹐便作勢要哭。

天堯這可心疼了﹐連忙輕輕得拍著愛妻的肩膀﹐「不哭﹐不哭﹗我是跟妳開玩笑的﹐妳哪能當真?」他把艾薇拉的頭抱在自己寬廣的胸膛前﹐柔聲安慰。

艾薇拉卻不領情﹐更低聲啜泣:「我不管﹐我不管啦﹗你一定是在外頭有女人了﹐才會對我這麼壞。我和馨兒真的是好可憐喔﹗哇﹗」瞧她說得這般悲慘﹐嘴唇卻露出了玫瑰般的笑靨。

天堯更緊張得手足無措。心知道他心裡只有她和女兒這兩個女人呀﹗怎可這樣冤枉他?他匆忙說:「老婆大人饒命呀﹗我可是清白的。不信妳去農場問問看﹐人家都知道我只愛妳與馨兒啊﹗」他竟還把雙手舉起﹐裝作投降的樣子。

艾薇拉這才破涕為笑﹐把小臉仰起來﹐「哈哈﹗你被我騙了﹐我的老公大人﹗」

天堯這才明白自己被她給耍了。實在不知是要責罵她還是跟她一起嘻嘻哈哈。他不滿得輕聲低咕:「什麼嘛﹗來這裡中文竟然會進步成這樣?而且還說得這麼流利?真是夠奇怪了。」

本來還在笑得很開心、得意的艾薇拉一聽到天堯一個人不知在那裡咕噥著什麼﹐便立刻停止了笑聲﹐揚起了紅通通的臉好奇得問:「你在說什麼?」

天堯立即搖搖手﹐緊張得說:「沒﹐沒什麼﹗我﹐我只是自言自語而已。」

艾薇拉挑起了長長的睫毛﹐懷疑的問:「真的沒什麼嗎?還是說你在亂說我的壞話?」

天堯嚇壞了﹐「妳別亂猜﹗真的沒事。」

他親膩得把艾薇拉摟住﹐改用柔如流水的聲調說:「好老婆﹐咱們就別吵了。我帶妳去看場電影﹐然後去餐廳吃午飯﹐怎麼樣?」

這招果然有效。只見艾薇拉把頭抬起來﹐用力得應了聲:「嗯﹗」笑容便漾在兩人的嘴角。

天堯與艾薇拉結婚已有八年之久。兩人是在美國住名的一所大學的一場舞會時認識對方的。天堯一身深藍色的燕尾西裝﹐艾薇拉一身淺藍色的低胸禮服﹐迷倒了在場全部的俊男與美女。

雖說天堯是東方人﹐可英文程度絲毫不輸於任何一位同輩的白人。但他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母語﹐也就是中文。他出色的外表﹐全是滿分的學業﹐不但贏得全校女生的青睞﹐也得到校長老師的欣賞。

艾薇拉是一個由英國人和法國女人生下來的混血兒。她優雅高貴的氣質﹐使她看起來比其他同年的老外女孩還要成熟些。從她一出生到現在﹐她從不缺少男朋友或許是男伴。只要她說一聲﹐便有成群的男孩
子供她挑選。可卻沒有一個是完全符合她標準的。直到她在這聖誕節的舞會上﹐遇到了楚天堯這個東方人。

他深邃的黑眼眸﹐是他讓女人愛慕的主要原因之一。當她好奇的眼神一對上他深情的眼眸時﹐她就知道,他就是她等了十九年的唯一﹗

當天堯彬彬有禮的向她邀舞時﹐讓艾薇拉感到意外與驚喜。兩人整晚跳了一場的舞﹐搏得眾人的贊賞與喝采。他倆就這樣『一見鐘情』。

從那晚起﹐他們就一直一起進出校門﹐做什麼事都在一起。校園裡也都是他們的傳聞。兩方的父母雖不高興﹐可也無權反對。他們都是思想開放的父母﹐覺得孩子早已是成人﹐他們有自己的自由去做自己想
要做的事。只要不犯法﹐又有何不可呢?

就這樣﹐兩人一直交往下去直到兩人大學都畢業。交往了四年﹐兩人心中都已培養出默契。雖不說﹐他倆都在心裡頭都已認定自己是屬於對方的了。兩人畢業後﹐決定去找份工作。那時天堯二十二歲﹐艾薇
拉二十一歲。

當他們倆提出結婚的決定時﹐雙方家長居然都不反對﹐反而很贊成。這四年下來﹐兩方家長都很欣賞對方家庭的兒子或女兒﹐都認定自己的女婿和媳婦了。況且早些結婚也沒什麼不好。這讓天堯和艾薇拉感
到很意外。尤其是天堯﹐他還以為艾薇拉的父母會瞧不起他這個東方人呢﹗不但如此﹐四位老人家還催促他倆早點結完婚﹐早日生小孩呢。

就這樣﹐他們順利的結了婚。並在結婚的第二年生下了一名女嬰﹐也就是楚馨。他們在工作上也很順利。天堯在美國的鄉村裡開了一家大農場﹐由自己的妻子與女兒命名﹐名為『薇馨農場』。

場裡飼養著牛、羊、雞、馬、豬等各種動物。在這廣泛的農場裡﹐唯一有西方味道的就是這棟古老的別墅了。圍牆有一條條深紫色的蔓藤﹐延著牆角爬上了頂端。大門口還有兩頭雄獅的雕塑各站一邊﹐顯得特別壯觀。但其他周圍的景觀就大大不同了﹐全是東方的神秘味道。

狹窄的小徑兩旁﹐種滿了薔薇花與玫瑰花﹐讓人散起步來特別有精神。走了沒多久﹐就有一大片林子,全都是住竹子﹐尤紫竹偏多。這是因為楚馨特別喜愛竹子的原因﹐天堯才特別請人來建造的。楚馨把這林子取名為『青幽竹林』。裡頭的正中央還有一個小涼亭﹐楚馨最愛坐在那兒看詩書了。又安靜﹐又清爽。時常會有鴿子經過那兒﹐楚馨也都和牠們成了好朋友。她把這亭台取名為『望月小築』﹐因為在夜晚從這亭台往上望去﹐便可清楚看到一輪明月高掛在星空。

離『青幽竹林』不遠﹐一有間花房﹐外頭是由淡綠和水藍的琉璃瓦做成的。當太陽照射下來時﹐便會反射出藍綠色的色彩。在夜晚月光照亮下﹐更是美妙。像是整個花坊會發光似的﹐透露著淺淺的淡紫色光
芒。這裡頭種的是蘭花﹐是艾薇拉最喜愛的。這座花坊也她被稱為『紫蘭坊』。

農場裡的附近﹐有一座深山。命名『憶谷』。從前﹐楚家老夫婦常到這裡來散步與散心﹐所以他們非常喜歡這個冬暖夏涼的山谷。因此在他們過世之後﹐天堯就叫這山谷『憶谷』﹐來回憶他們倆。在這谷裡
有一碧綠的水湖。兩個老人家把它命名『翠湖』﹐只因為它的碧玉翠華。

農場裡還有一片廣大的草地﹐是許多畜牲的好食物。在這農場裡﹐還有許許多多雅致的建築與園地﹐以後便會陸續提到。


楚馨的出世﹐無疑帶給了天堯無限的喜樂﹐和農場裡的歡笑。她的巧言妙語、溫柔體貼﹐不失為一個好女兒。天堯和艾薇拉更把她當作掌上明珠般的疼寵。

從她一出生的那日﹐她就成為媒體的採訪目標。因為她那不平凡的濃郁香氣。不只有記者﹐還有來自許多國家的上千萬個不知名的群眾﹐成天打電話和上他們的家﹐說是要看看楚馨和她照張相或是摸摸她。
他們家一天就收到了好幾百封信﹐連郵差與郵局也開始抱怨了。

這一鬧﹐就鬧了個五年。直到天堯受不了了﹐告到高級法院說記者和民眾侵犯了他們的居家生活與自由。法官便允許他們的要求。直到楚馨五歲多時﹐這場『風暴』才漸漸平息。但仍被世人當傳言交談著。誰能想過連美國總統在楚馨三歲時都來拜訪過天堯和艾薇拉的農場﹐並且抱了楚馨。又有誰能想過有許多部長、政治人物與演藝圈的人﹐都來探望過楚馨。連現在他們都還有在連絡呢﹗甚至於在暑假時來他們的農場渡假。關於這一點﹐天堯和艾薇拉當然都不反對。而後﹐他們的生活才算進入步調、正規。這後來的一切生活都像是那麼的美好與幸福。直到這一天﹐他們的苦難開始。。。。

待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