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風沙纏綿又繞涯之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梵月 on July 31, 2000 at 01:30:51:

第二章:《 一見鐘情 》
『我說天堯呀!這棟別墅和農場大概花了你不少錢吧?』一位男子坐在明亮寬敞的大廳沙發上,眼睛不停得挑望四周說。

天堯苦笑說:『宗庭,你就別說笑了。這棟別墅都這麼古老了,都快成老古董了。當初我買的時候,這牆壁到處都凹凹凸凸的。怎麼可能會賣得很貴呢?這農場倒是花了我不少錢。』

宗庭應了聲:『哦!原來如此。』然後便陷入沉思,似乎在想什麼事情似的。

天堯看他那樣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知道他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想和自己商量。他嘆了口氣,無奈的開口了:『說吧!雖然我們已有二十年沒見了,可你的個性我還摸不清楚嗎?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我就想要是你沒有什麼事的話,是不可能來找我這個『老』朋友的。應該是和錢有關吧?』天堯猜測說。

宗庭見自己的目地已被猜出來了,就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得講出來:『我現在經濟上有困難。我必須立刻找一項工作,才能養活自己的妻子和兒子。我故意把瑩芳和維君支開,叫他們去廚房幫忙艾薇拉,就是不想讓他們見到自己的丈夫和父親是多麼的無能。這次假借拜訪為理由,其實是想。。。』講到這裡,他停頓了一會兒,不敢抬頭看天堯的表情。便迅速得接下去,『我想在你這裡工作。』

天堯一聽,還沒反應過來。宗庭以為他不答應,便急急說道:『你放心!我是很出苦耐勞的。瑩芳又會幫艾薇拉煮菜,維君也可以幫你擠牛奶或是看管牲畜!拜託你,就答應我吧!你要我們住哪兒都行!只要兩年就可以了。』

天堯假裝仔細考慮了一下,才緩緩得回答:『那好吧!反正我農場也缺人,正需要人手。就看在我兩還算是小學的好朋友的份上,救了你吧!』

宗庭這才把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放下,鬆了一口氣。把剛才的一切憂慮都一掃而空。他大叫道:『耶!太好了,我們有救了!』

天堯看他這個樣子,也不禁替他感到安慰與歡喜。更慶幸自己有這個能力能夠幫助他這個國小時候的知己。

問題解決了,宗庭終於有這個空閒去觀察他四周的景色。他奇怪得問:『咦!楚馨呢?今天不是星期六不用上學嗎?怎麼都沒見到她?她是不是出去了?』

一提到楚馨,天堯就露出一種寵溺的笑容。看得宗庭不覺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怪叫道:『喂!老兄。我知道你疼女兒,可也別露出那種噁心的表情好不好?很變態耶!』然後他又突然冒出一句:『你是不是有戀童症?』他很認真得問。

天堯聽了,差點從沙發椅上摔下來。他沒好氣得回答:『什麼戀童症?要我真有戀童病,你就不要來跟我住了。免得哪天我把維君給拐走了,你還沒知覺。』然後他嘆了口氣,道:『我想她又在翠湖練她的舞了。』什麼嘛!練舞偏要到湖邊去練。說什麼可以從湖水看清楚自己的倒影、姿勢,在家面對一面鏡子不也一樣嗎?天堯在心裡納悶得想。

宗庭的興趣可就來了。他好奇得問:『是什麼舞呀?蝴蝶舞嗎?就是那種像蝴蝶飛來飛去的?我看她香噴噴的,很適合那種舞蹈。』

天堯聽了,又差點從椅上摔下來。他揉了揉疼痛的屁股,不耐煩得對宗庭說:『你到底在說什麼呀?你把她說得像是一隻昆蟲不然就是一道佳餚似的。她跳得是一種民俗舞蹈,不是那個什麼蝴蝶舞。』有這種朋友不知是『福』還是『禍』。天堯懷疑得在心裡想。

宗庭似懂非懂得點了點頭,輕輕應了聲:『哦!』他可不敢再多說什麼,他和他的家人的『命』都交在天堯手中了。要是再惹火他,他們就無路可走啦!而且他還學到了一項『教訓』。就是千千萬萬不可惹到楚馨。要是把這千金大小姐給惹惱了,天堯肯定不會放過他的。這個教訓,是宗庭來到這個農場第一件深深瞭解到的地方。

突然,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從他們兩的肚皮裡傳出。他們兩望了對方一眼,會心一笑。知道吃晚餐的時間到了。廚房裡早有一陣陣的飯香味飄出來。

這時宗庭的老婆劉瑩芳從廚房走了出來,笑盈盈得對他們說:『你們肚子大概早已餓昏了吧?艾薇拉和我快把飯菜弄好了,只要再十分鐘。』

艾薇拉手拿著大湯瓢,也笑著走出來說:『瑩芳可幫了我不少忙呢!菜有一半都是她燒的。』講到這兒,只見宗庭得意的瞅著天堯。天堯假裝沒看見,把臉撇過去。艾薇拉再繼續說:『維君也有幫上忙喔!真是一位懂事的小男孩。』

宗維君悄悄得從廚房溜到自己父親的身旁,並且乖乖得站在一旁傾聽。他是一位俊俏的小男孩。他的微笑,像天上的陽光般燦爛。不失為一位活潑可愛的小男孩。他就站在那兒微笑著,不說一語。

瑩芳看了看宗庭和天堯一眼,笑問:『剛才是怎麼一回事呀?我聽見小庭一直在大吵大嚷的,到底是什麼事情那麼開心?』說到這,艾薇拉也想知道,她把眼光放到天堯身上。

宗庭不知該如何向瑩芳說起。他只好把目光轉向旁邊的天堯,向他求助。天堯這才開口:『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農場正好缺少人口,我就想請宗庭留在這兩年幫我忙。他聽了,也很高興留下來。反正這兒空氣新鮮,環境又好。我不會虧待你們的。』

大廳裡忽然一片沉默,沒有人說話。過了好一會兒,艾薇拉才笑逐顏開得說:『那好呀!有瑩芳留下來陪我作伴,我也就不會那麼無聊了。』

不管是農場裡的工人或是管理畜牧的,全部都是男人。楚馨早上又要去上學,就沒有人可以陪陪艾薇拉。所以她感到特別寂寞。這次終於有個『女人』來了,她怎能不感到高興呢?對於這一點,天堯感到很愧疚。所以無論無何,他也要拜託宗庭一家子留下。

瑩芳還是不語。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慢慢開口:『既然你們都已決定了,我還能說什麼呢?更何況,當我一見到這農場時,就捨不得離開了。』說罷,她早已熱淚盈眶。原來她是太感動而說不出話來!這會兒,大夥才鬆了一口氣。

艾薇拉打起了精神對大家說:『好了,好了!咱們該去吃飯了。今晚你們三人就住在這裡,明早天堯和你們到鎮上去把你們的東西都搬運過來,再把房屋地產和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搞定好,你們就正式搬進來了。我們會開一場party來歡迎你們。』其他人當然都不反對。

當大家在往餐廳的方向走去時,艾薇拉突然叫了聲:『馨兒!』大家才知道他們把楚馨給忘記了。

宗庭就對維君說:『你去叫小馨吧!她在翠湖邊跳蝴。。。』他趕緊修正:『不是不是!是民俗舞蹈。我們大人就先進去了。』

天堯也溫和得對他說:『是呀!你就去叫小馨。你們倆就多認識認識,你倆才差兩歲而已。你們一定可以成為好兄妹喔!』他輕推了推到目前為止還沒說話的維君。
維君這才乖巧得說:『好的。』他就往大門口走去。

天堯連忙叫住他:『等等!你知道翠湖在哪兒嗎?』

維君回頭笑說:『我知道的,楚叔叔。爸爸載我們到這裡來時,有經過那兒。我早已注意到了。』而後,他就走出門了。

天堯喃喃地道:『真是一位聰明的小孩。』說罷,他就走入餐廳。

維君邊走邊踢著道路旁的石子。他心想,住在這裡兩年會是什麼樣子?和牛、羊成群嗎?或許在廣大的草原上與牠們奔馳著。享受著柔和的風、溫煦的陽光,這一定很舒適。他在心底幻想著。

當他經過了『青幽竹林』時,他被這沉默的清新給震住了。世間上怎麼會有這麼雅致的林子!一棵棵竹子直直得站著,帶著淡淡的青綠色。讓這整片林子看起來仿佛被一曾薄錄色的霧給包圍著。

他不敢久留,便立刻快步得往翠湖的方向走去。他便往『紫蘭坊』的相反方向走去。經過了廣泛的農場草地、也經過了淡雅優美的的『蓮荷園』,進入了『憶谷』。

他走了沒多久,就被一陣奇異的香味給吸引了過去。這想必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楚馨吧!他在心裡暗忖道。

當他一靠近湖邊時,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呆了,一動也一敢動。

楚馨身穿白沙的身子置在湖旁邊。她纖細、白皙的手輕輕得舞弄著。只要她輕輕一動,就有蝴蝶從她的衣袖口裡冒出,並輕輕擺動,飛舞在她身旁。她一揮舞,就有幽香不斷得傳出。看起來好美!可這幅圖畫,好像在哪兒見過。。。

當楚馨發覺有人在瞧她時,臉馬上浮上兩朵紅霞。可當她的眼光和維君對著時,兩人都愣住了。

這種眼神,這種熾熱的眼神,似乎在哪兒看過。。。楚馨在心中細細思索著。

維君也在心底疑惑得細想著,這個美麗無比的女孩。。。這個熟悉的奇香。。。為何深深得困擾著我的心呢?
他倆就這樣一直望著對方,似乎不管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將凋謝、春夏秋冬都將不再變換,他們仍會這樣深情得看著對方。

總覺得過了好長的一世紀,維君才生澀得開口:『妳。。。就是楚伯伯的女兒楚馨吧?我是妳府上的客人,名叫宋維君。很抱歉打斷了妳的舞蹈。楚伯伯叫我請妳回到府上吃晚飯。』他的眼神不敢再放肆得留在楚馨身上了。

楚馨也終於恢復過來,她勉強得笑說:『嗯!那。。。我們走吧!』

在回別墅的路上,維君一直和楚馨保持著距離。楚馨早已注意到了,可並沒說什麼。倆人就這樣無言得走回到了別墅。

大家早已急得在餐廳裡跺腳。看到他們倆若無其事得走進來,他們才鬆了一口氣。不等天堯開口,宗庭就責備維君:『你到底在搞什麼呀?叫你去找人居然花了二十分鐘!你走錯路了嗎?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更何況要是你把小馨一人獨自留在湖邊怎麼辦?』他邊說邊不高興得踏腳。

維君趕忙向大家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延誤吃飯時間的。我剛才。。。我剛才是。。。』

楚馨不讓維君把話說完,便插進來:『他是要說他對我們這裡的林子和園地很感興趣,我也就陪他走了一會兒並向他介紹介紹。這是沒想到會讓大家等這麼久,真是抱歉。』說著,她露出一個好甜美的笑容。

這一笑,把大夥兒的氣與不耐都給掃走了。天堯便笑著打圓場說:『沒有關係!他第一次來嘛,當然對這裡很好奇囉!宗庭,你也就別再責罵他了。』他轉向維君,和藹可親得問:『那些林子和花園都很漂亮吧?以後你可以常常到那兒去玩。』

既然天堯都這麼說了,宗庭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一群人就往餐廳走去。

對於天堯的問話,維君只是猛點著頭。並偷偷得投給楚馨一個感激的眼神。楚馨如秋水般的眸子也回給他一個不用客氣的眼神。他倆殊不知,有一股無形的電流穿梭在他們的各個眼神之間。


待續。。。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