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周杰:伴&;#30528;明月踏歌行--2000年2月《大眾電影》(代Rong轉碼)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March 01, 2000 at 13:10:02:

周杰:伴著明月踏歌行


作者:孫彦

因飾演《還珠格格》中而人氣直升的周杰,在群星璀璨的演藝圈中也許不算是最耀眼的,但在全世界的華人圈中,他無疑是炙手可熱的。他的前景備受關注,恰如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在人們的期待中,伴月踏歌,一路前行。

從“爾康”到“包青天”

出現在我面前的周杰,剛從外景地回來,還來不及卸裝。他一身古代裝束,髮髻高高地挽在頭頂,黑黝黝的臉龐上散發青年人蓬勃的朝氣。鑲在他額頭正中的一輪新月,似乎有些搶眼,但卻恰到好處地映襯出祇有周杰才有的獨特氣質。
“這就是《少年包青天》的人物造型。”還沒等我發問,周杰就心領神會地解釋了我的疑惑。
談起《包》,周杰口若懸河。他說:“可以說,對于少年包青天我情有獨鐘。因為接下這個劇本是在《相約2000年》開拍之前,那時我正在北京選戲,當時可以選擇的角色很多,我每天都在瘋狂地看本子,而恰在此時,《少年包青天》製作人陳勇找上門來。他問:少年包青天你愿不愿意演?我一聽,非常感興趣,我一直就想演民族英雄,岳飛、屈原、包青天等都是我早就嚮往的角色,而且這個劇本也很精彩,讓人特想看下去。因此我推掉了別的戲,接下了《少年包青天》。”
“我們這次拍少年包青天與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往日的包青天在人們的印象中有些黑胖,而現在你們看我這張臉,并不象鍋底那樣黑,而是健康的膚色,有點象曬傷,給年輕人一種健康向上的感覺。這個包青天是30岁以前的,人物關係很有意思,他與母親的親情關係很有人情味,對同學很寬容,不囂張,還有與八賢王的關係,八賢王是很好的王爷,但他看到八賢王有不對的地方也會站出來說,他很聰明,能替官府破案,很小就在當地很有名氣。應該說他給年輕人的印象不仅仅是靠容貌吸引人,而是靠個人魅力吸引人”
從談著少年包青天的周杰身上,似乎已經絲毫沒有了爾康的跡象,仿佛連他自己對爾康也早已淡然。要不是想起最近的日程安排,想必周杰還會繼續沉浸在《少年包青天》所帶來的興奮之中。
“拍這個戲,我是非常投入的,后天去美國,我不是很想去,我一去這邊就拍不了戲。因為《還珠格格》在美國的影響很大,在全世界的華人影響都比較大,曾經有一位從瑞士回來的朋友見了我的面就脫口叫出‘爾康!’還有台湾影迷會自發為我建了個人網站——心有千千‘杰’,在美國和澳大利亞也都有影迷會自發為我建個人網站。后天去美國,是應美國加洲洲長邀請,與林心如一起參加《還珠格格》的一個宣傳活動,所以也不好推辭。”
此時,《還珠格格》就像一位舊友,浮上心頭,讓周杰感到情深意重。但沒聊幾句,周杰又把話題轉到了《少年包青天》。
“演《少年包青天》比在《還珠格格》中演爾康還要辛苦,應該說,這兩部戲的辛苦有點不同。演《還珠格格》的辛苦主要是冷,我們經常要在荒郊野外凍一夜,凍到第二天早上才能收工,另外在《還珠格格》中,爾康是位武林高手,我的打戲比較多,而且要自己親自打,所以比較辛苦。但這個戲不同,這部戲的辛苦是不可以休息的辛苦。原來是ABC三組,現在是AB兩組連軸轉,我在《還珠格格》中是男主角,是劇組男演員里戲最多的,48集共有三百多場,可是這部戲40集中我有一千多場戲,幾乎場場都有我的戲,A、B組都得有我,不可以脫離一天。AB一般是這樣分,A組早上五點鐘出發,拍外景,拍到晚上六點鐘,外景拍不了,B组又把我接走,進棚里去拍,拍到凌晨。其他人都可以休息了,祇有我一個人連軸轉,現在每天工作的時間經常超過20個小時。也可能正因為這樣,少年包青天這個角色更加讓我沉醉。”
言談間,周杰的臉上時常浮動著感人的微笑,笑容驅散了排戲劇的疲憊,留下的祇有青春的朝氣與活力。而從他額頭正中那輪略略躍動的新月當中,這個新的角色——少年包青天已經開始凸出。

從“影棚”到“外景地”

《少年包青天》的攝影棚,是原珠影廠的一个舊影棚,在那里我又一次見到周杰。
此時的周杰已經化好了妝,正拿著劇本,坐在簡陋的化妝間冰冷的長椅上,專心致志地背著台詞。幾個沒有上戲的演員都已全副武裝,穿著劇組統一發的羽絨服,忙碌着做準備工作。
周杰手里拿着台詞,一邊看,一邊翻,嘴里還不斷的念叨着,他表情專注、旁若無人。不一會兒,準備工作已經就緒,周杰的戲也就開始了。
雪亮的燈打在了攝影棚里,周杰坐在一張小桌子旁邊,醞釀着角色。他一句話不說,静静地坐在那里,隨着導演的“開拍”的指令,他完全進入了狀態,活脫脫就是一個包青天。他與飾演凌楚楚的李冰冰和飾演公孫策的仁泉配合默契,流暢而自然的演繹着這個他情有獨鐘的角色。
周杰的戲一場接着一場,再加上這部戲又是同期錄音,要求影棚全部静音,所以,我們衹好提前返回駐地。
在回去的路上,仁泉恰好與我們同行,他對我們說,周杰是他师兄,在他心中,周杰是一個很成熟的演員,與周杰合作,很容易被他帶動入戲,感覺非常好。他抬頭看了看已經明月高懸的夜色,非常動情地對我們說,這部戲時間要求比較緊,周杰一定又要從今晚拍到明日凌晨了。
仁泉果然沒有說錯。第二天,聽劇組的同志說,他們一直拍到凌晨三點。
吃過早飯,我們與劇組的同志趕去外景地。劇組的同志布好了道具,準備開拍,卻不見周杰。我想周杰現在一定還在夢鄉。而就在這時,衹見已經化好妝的周杰從遠處健步走來。他一身長袍,挺拔的身姿在蘆葦的簇擁下顯得格外英俊。
這是一場關于幾個年輕人比武的戲,周杰首先拍射箭的鏡頭。衹見他弯弓搭箭,對在場的人大声宣佈:“大家可要保護好自己的重要部位,我的箭可沒譜兒。”說着他自己先詭秘的一笑,隨后,在他的感染下,大家會意地開懷大笑起來。
戲拍得很順利,很快就輪到了别人。這時,閑下來的周杰才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早飯。他隨手抓起一盒餅干和一個盒裝的凉牛奶大口的吃起來。
他一邊吃,一邊談起他的人生哲學。他說:“演員這個行業有些人看起來很神秘,其實我認為與其他行業沒什麽區别,都是一種工作。任何一個行當自己不努力也不行,作為演員也是同樣。出了名的演員就像一個勞模,勞動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言談中,他把成功闡釋得格外輕鬆。
“作為演員,最重要的是把戲演好,所以不用太在意别人怎麽說说。”談到表演,他繼續說:“人們看到的劇本是死的,要靠演員來把他演活,要靠演員把劇本中的人變成一個讓人接受的活生生的人,這就要靠我自己的個性來演繹,把劇中人物的個性賦予我,把我的個性賦予他,二者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如果我演的角色觀眾不認可,衹能說明我的演技不好。當然,當演員有過癮的一面,可以體會别人體會不到的人生。演員很脆弱,好演員感受得到的東西太多,很感性。所以,好的演員要很快調整,不能說收工以后還從角色中過不來。”
說着,周杰似乎要很好地感受一下收工的感覺,自鳴得意地哼起了小曲。
陽光下,周杰顯得格外輕鬆。在他的臉上既看不到成功的驕躁,也看不到失意的煩惱,看到的衹是一輪新月在頭上熠熠生輝。我相信,在這輪新月的照耀下,周杰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將會放射出更加绚烂奪目的光彩。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