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一簫一劍入晴心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輕舞飛揚 on March 06, 2000 at 19:11:29:

這是從瓊瑤小築轉來的 作者叫小箴 她寫的真是太棒了 故在此貼上給大家分享


還珠格格番外篇
之一簫一劍入晴心

春雨朦朦 月色朦朧
簫聲入耳 晴心躍動
四海為家 其心飄泊
願與其歸 天涯相逢

一.


三更天了.今晚,有很美很好的月亮.晴兒睡不著,她倚著窗口,喃喃的,無意的念著:
"獨夜倚窗上西樓,卻上心頭唯是愁.
回頭脈脈依難忘,一簫一劍入心頭."
為什麼,自己最近老是心神不寧? "一簫一劍入心頭"?她模糊的想著.感覺到有一種朦朧的喜悅和一份萌芽的感情.是他嗎,會是他嗎?她理不清心裡的感情,抬頭望著月亮:"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與誰而共?這樣想著,就不禁臉紅了.她回想起今天和簫劍的對話.
簫劍今天是特地進宮來看小燕子的.本來大夥兒每次都會一起來,但這陣子紫薇回漱芳齋小住, 而且會賓樓今天生意又特別好,柳青柳紅金瑣都走不開,所以,簫劍只好自己來了.
剛好,晴兒也心血來潮,要去找紫薇和小燕子, 兩人於是就在御花園中遇到了.
"簫劍,你來看小燕子嗎?"
"是啊.妳也去漱芳齋呀?我們一起走吧!"簫劍提議說.
"好啊!待會兒小燕子看到我們一定很興奮." "她那個人最喜歡熱鬧了.這幾天,紫薇回漱芳齋小住.她呀,現在一定是"快樂的像老鼠"!"
晴兒不自覺地深深看著簫劍,眼底,有著濃濃的溫柔,閃爍著光茫,像天空的小星星,亦像黑暗中的兩盞小燈.於是,她情不自禁的說:"簫劍,你真是一個好人,對小燕子這麼好,她真是幸福.你知道嗎?其實,我也一直希望著自己能有一個像你一樣好的人來疼我."
簫劍看著這樣的晴兒,一時之間,竟有點不知魂之所在.他想起那天婚禮上,晴兒的數度回眸,也想起了自己那天所說的 "眾裡尋她千百度, 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他的心,就狂跳了起來.
晴兒看著沉默的簫劍,緊張了,後悔自己太不矜持,不會隱藏感情;又害怕簫劍會輕視她,覺得她失了身份.這樣想著,她就沒有再開口.
就這樣,他們各懷心事走向漱芳齋,一路上只伴隨著無盡的沉默.



到了漱芳齋,大家看到簫劍和晴兒來了,都非常的興奮.而明月和彩霞更是老早就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食物,準備讓他們大快朵頤一番.
一坐下,小燕子便邀功的對晴兒說:"妳看,我特地要明月她們蒸一大籠水晶蒸餃,我知道妳最愛吃了,來嘗嘗."說完,就伸手夾了一塊要給她. 誰知道動作太大了,竟打翻了就坐在隔壁的簫劍的熱湯!
簫劍正和爾康在說話,實在沒料到湯會忽然被打翻,於是他被燙到了."啊!好燙!"
小燕子也沒料到自己會打翻,不住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還好吧?"一面說話,一面就要去拿藥.但是,晴兒比她更快,她拿著白玉散熱膏,奔到簫劍的面前,拿起他的手一直吹,急著說:"都紅了 ,一定很痛吧!"說完,又拿藥膏仔細的,輕輕的抹在他手上.
抹完了,她又說:"小心啊!這幾天傷口不要碰水,會很痛的.你看,都起泡了!"一抬起頭,發現他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這才知道自己忘形了.她放開他的手,滿臉通紅的退到一旁.
簫劍愣住了,實在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看著她因為焦急而紅了的眼眶,他覺得有種感動的情緒包圍著他.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種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矛盾.


二.

簫劍這幾天過的不好.
他沒有胃口吃飯,也睡不著覺.心中所念的,所想的,全部都是晴兒.美麗的晴兒,可愛的晴兒,詩意的晴兒,細膩的晴兒.人間,怎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翦水雙瞳中,總是盛滿著什麼.女人,是水做的;晴兒就是那樣的水:涓涓的水,浩浩的水,能平息他狂熱的心,亦能把他吞蝕.古人說的真好,"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就是晴兒!
他知道自己愛上她了,早就知道了.可是他卻沒有一般人應有的狂喜,他有的,只有痛苦和矛盾. 他愛她,但是,他能給她什麼呢?除了嘴巴上喊的愛情以外,他給不起她任何的東西.她是一個格格呀!而自己呢?只是"還珠格格的哥哥",不是貴族, 也不是大官,能娶他嗎?
還有,自己是"身世成謎"的.他的身世,怎麼也不能讓皇上和老佛爺知道.那麼,老佛爺怎會把最心愛的格格嫁給像自己這樣的男人?
愈想,簫劍的心愈亂.他拿起酒,一杯接著一杯的喝,模糊的想起李白說的"舉杯澆愁愁更愁",不就是自己現在的最好寫照?
他心裡不斷的狂喊著:不能愛晴兒,不愛晴兒 ,不愛晴兒.......卻又發現,有另一股力量在說:愛她,愛她,愛她..........簫劍就這樣,陷入了掙扎之中. 他閉上了眼睛,感覺到自己正往一口黑不見底的井中,慢慢往下掉.

簫劍過的不好,晴兒也一樣不好.這陣子,老佛爺總是問她對某貝勒,貝子爺的印象,又時常叫一些福晉,夫人的進宮來"閒話家常",於是,晴兒明白了,老佛爺是在替她挑"歸宿".
歸宿,她的心中,只有簫劍呀!但是,簫劍對她怎樣,她卻不知道."簫劍呀簫劍,你,究竟是怎麼想的?"晴兒心中,也是無盡苦澀.

三.


簫劍痛苦的過了幾天,然後,他想清楚了: 不能和晴兒有所發展.若不能有結果就不能誤了她,"我們是不合適的",簫劍這樣對自己說.
他開始冷落她了.
每次的聚會,他總沒和她說話,連眼神的接觸都避免.這使的晴兒大大的受傷了!她實在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讓簫劍這樣的迴避她.
於是這天在會賓樓,她趁著簫劍在小亭子小酌時去找他.
"簫劍."她輕輕的叫了他一聲.
簫劍一回頭,看到了她,有些驚訝.他隱藏住自己的感情,冷冰冰的問:"有事嗎?"
"沒什麼事,只是看到你一個人,怕你無聊,來和你說說話."
"我不無聊,而且我一個人已經習慣了."
"簫劍,我想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嗎?"晴兒小心翼翼的問.
"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你總不和我說話,我們......"
"妳多心了."他的態度依然十分冷酷.
"也許是我多心了,那麼,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說出來,我幫你分憂.我們是好朋友,也是一家人呀!有事一起商量嘛!"晴兒好心的說.
"我想妳弄錯了,妳只是我妹妹的好朋友,不是我的,我們之間會有交集,也只是因為她的緣故,妳懂嗎?"
"你怎能這樣說呢?難道你忘了我們之前聊天也聊的很高興?我們怎麼不是朋友?"
"通常無關緊要的事,我都不放在心上.妳走吧!我們孤男寡女說那麼久的話,傳出去,妳還要不要做人?"
晴兒又氣又傷心的說:"好,再見!"
"慢走,晴格格."簫劍頭也不抬的說.


晴兒傷心的過了數天.
她怎麼也想不到,簫劍居然那麼討厭她,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裡做錯了,他居然那麼絕情,不留一點情面!"好吧!算了,既然他這樣對我,我也這樣對他!"晴兒在心中暗自下定決心.
不過,雖然她嘴上可以不在乎,但在心理上 卻始終無法釋懷.每次聚會,她總是忍不住偷看他 ,希望能發現什麼.淺意識中,也總是希望他可以有一些表視.但是等了一次又一次,盼了一回又一回 ,她總是失望.因為在這些日子裡,他始終沒有看過她一眼.晴兒真的好氣,氣自己這麼不爭氣,也氣他不在乎;更傷心自己的傻,也傷心他的絕情,她幾乎要放棄了!
但她沒放棄,註定的,上天不讓她放棄!因為有一件事燃起了她.
這天,他們去了幽幽谷.
晴兒第一次去幽幽谷,看到那如詩如畫的美景,她讚嘆的說:"哇!多美呀!我從沒來過這麼美的山谷.山那麼青,水那麼淨.如果,我能和心愛的人一起在這裡看天上的雲,聽小鳥唱歌,那該有多幸福!"
"晴兒,妳放心,這個願望一定能實現的."紫薇說.
"我看很難吧!"晴兒不經意看了一眼簫劍.
"為什麼?"小燕子奇怪的問.
"喔!沒什麼."她又不經意的看了他一眼.
而這眼光恰好被簫劍看到了,他不自在的把頭轉向另一邊,這舉動刺傷了她!於是她故意大聲說話,想遮掩住什麼."哇!這谷底好深啊!"說完,她往谷邊跑去.
但她跑得太快了,一不小心,居然滑了一下! 而這一下,竟使得她往山谷下掉!
"救命呀!"晴兒嚇的魂飛魄散,她的雙手死命的抓著谷邊的石頭,眼看就要掉下去了!簫劍聽到她的呼救,立刻當機利斷奔到谷邊,冷靜的說:"快!把手給我,我拉妳上來."
"我怕!"晴兒嚇的面無人色.
"妳信任我,我會拉妳上來,快!太久石塊鬆了就完了.爾康,你來抱住我的腰,我們一起用力拉她."
晴兒把手交給了他,然後,他們合力拉起了她 .她跌進了他懷裡,一直哭."嚇死我了,我好怕!"她邊哭邊說,"謝謝你!謝謝你救我!"
簫劍摟著她,感到她的顫抖和害怕,也感到了自己的害怕,"萬一她死了,我怎麼辦?我能失去她嗎?"他捫心自問,知道了答案.於是,他不自覺的摟著她更緊了.


四.
經過了這件事,簫劍更痛苦了.明知道不能愛她,卻阻擋不了自己的熱情.他真的很想和她在一起,可是,他始終過不了自己的那關.
而晴兒不一樣,她對簫劍重新燃起了一份更深的感情.她以為,簫劍和她會有機會.但是,她還是失望了.因為,簫劍從那一天後對她的態度還是沒變,依舊是冷冷的,每次對他說話他都是問五句答一句,於是,她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晴兒,多麼冰雪聰明的一個女子,才氣縱橫, 滿腹詩書,既理性又感性.就像紫薇說的:"埋在冰山底下的火種,外表清冷孤傲,內在熱血奔騰."但遇到了感情,她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樣脆弱,一樣不堪一擊.她再也受不了內心的種種煎熬,於是,她向最好的朋友:紫薇和爾康"一吐真情".
爾康是那樣的了解簫劍,憑著對簫劍的認識, 他已明瞭了簫劍的心結所在,知道了簫劍的掙扎和難過,"解鈴還須繫鈴人",因此,他約出了簫劍, 將他和晴兒帶往了幽幽谷,希望他們能互相為對方解結.

幽幽谷中,簫劍和晴兒面對面了.
晴兒好緊張,她的心不停的跳,望著簫劍,滿腹心事無從說起.簫劍也是,對面,就站著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他的心情真是複雜透了.他多想明白的告訴她他的心意,告訴她自己每次看到她內心的激蕩,想擁她在懷中,呵護她,給她溫暖.但是,他卻不行呀!之前的顧慮至今仍在,怎能如此誤了她? "不行!"他在心中斬釘截鐵的說.
晴兒終於開口了,"簫劍,我......你知道的,我對你的心意,你應該很明白.而你,我卻始終不清楚 .我好害怕我只是自作多情,因為,你那麼若即若離 .不過,爾康都和我分析過了,你有你的理由,但我不在乎,我願意今生今世追隨於你,以後的人生,我願只為你活著,真的!"
簫劍看著自己最喜歡的女人,又聽到晴兒最最坦率的表白,一時之間,他竟動搖了.忘了自己的堅持,也忘了種種顧慮.情不自禁的,就去抓住了她的手,握住她的手,他更是一震.她的手,軟如柔荑 .她的臉龐,因為害羞而脹紅,在藍天的映襯之下, 更顯得柔媚萬千.
此時的簫劍,已忘了自己是誰,他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擔憂,沒有任何的顧忌.此時流露出來的, 只有一片毫無掩飾的真情和無盡的柔情.
晴兒看著簫劍的眼神--那是她從未見過的充滿愛意的眼神,她的心,就更加狂跳了.從不知,心跳的感覺,這樣美妙,每一下,都是欣喜.此時此刻, 她感覺到了這一生最令她心醉的感覺:愛.於是她熱情奔放的喊著:"簫劍,你是喜歡我的,我沒有自作多情,一廂情願,是嗎?"
簫劍正心醉於一片幸福之中,早已忘了一切. 此時,聽到了晴兒和他說話,低頭一望,見到她閃亮的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卻也如曙光,這光,驚醒了他,"我到底在幹什麼?"他問自己.
他放開了晴兒的手,強逼自己裝出一副最冷的面孔,幾乎是鐵了心的說:"我不想傷妳的自尊,但事實上我對妳沒有感情!"晴兒愣住了,她瞪大眼睛,受傷的看著簫劍.簫劍立刻為這個眼光痛楚了,但他強壓住,繼續無情的說:"沒錯,我確實對妳有過意思,但是,那只是因為妳的美麗.妳的美麗, 引出了男人都有的劣根性.但是,後來我發現,妳根本就不合我的胃口.我喜歡的,是風情萬千的女人 ,像妳這樣沒味道的女人,我完全沒有興趣.所以, 妳別再自作多情,一廂情願,造成我的困擾,妳明不明白?"
晴兒的臉,剎那間就變的雪白了.再也想不到 這就是自己拋下矜持和尊嚴,得到的下場.不自覺間,淚水已氾濫於面頰上,如同她心底不斷湧出的鮮血.她上前一步,舉起了手想打簫劍,但手伸出,就是打不下去.這個男人,是她情之所繫,心之所鍾呀!是自己每夜想著入睡的人;是令她前一分鐘欣喜若狂,現在卻心傷無比的人. 她摀住了嘴, 不讓自己哭出聲音,然後,帶著一顆破碎的心,轉身離去.
簫劍站在原地,用力咬住了嘴,想忍住那澎湃的感情.但鮮血卻不斷地從嘴角流出,就像他心底流的一樣.


五.
這天,簫劍在會賓樓,爾康來找他,帶來了一個壞消息:晴兒病了.自從在幽幽谷受到打擊和這些日子的"茶不思,飯不想"後,她再也受不了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不適而倒了下去.爾康語重心長的說:"簫劍,我們肝膽相照,是最好的朋友,面對我, 你難道不能說出心裡的話?我知道,你是喜歡晴兒的,那麼就別傷害她吧!"
簫劍痛苦的說:"我實在有我的苦衷呀!"又著急的問:"她怎麼樣,好多了嗎?宮裡太醫成群,有最好的藥材,沒事了吧?"
爾康嘆口氣道:"心病還須心藥醫,解鈴亦須繫鈴人.你想開一點,其實,你所顧慮的,我都能了解. 可是這樣做,對她真有好處嗎?就拿現在來說,她為了你病成這樣,你的心也不好受.我很了解她, 她絕不會因為你傷了她,就會停止愛你.她還是會繼續愛你的."
爾康停了停,見他有些動搖,又接著說:"簫劍 ,違背自己的心意活著,多麼痛苦.姻緣是早就註定好了的.無論將來如何,都要自己好好去爭取.你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連殺父之仇都能看開,何況男女私情?若你真的喜歡她,應該努力給她一份幸福,是吧!
"讓我再考慮一陣子吧!"簫劍說.


這晚,簫劍睡得不太好.他翻來覆去,難以入眠 .一閉上眼就看到含淚的晴兒望著他,欲語還休, 簫劍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能想!不要想!"他不斷對自己說.思想, 是人類最大的敵人!他寧願自己只是一個白癡, 沒有思想,那麼也就沒有痛苦了!真沒想到自己那麼勇敢的人,在愛情上,卻只是一個逃兵!
他不斷努力不去想,但越是這樣,就越沒辦法不想.於是,他只好想一些別的事情.他開始想這二十多年的生活,想認小燕子的經過,然後,他想到了蒙丹和含香.想到他們生死相隨的愛情,想到"你是風兒我是沙";想到含香的深情執著;想到蒙丹的天涯相伴;也想到了他們為了愛的那種不顧一切的勇敢.他迷惘了,同時,爾康的話,在他的耳邊響起:
"姻緣是早就註定好了的,無論將來如何,自己都得好好去爭取.若你喜歡她,就該努力給她一份幸福."
"幸福?"同時,晴兒的話,也在他耳邊響起:
"如果,我能和心愛的人一起在這裡看天上的雲, 聽小鳥唱歌,那該有多幸福!"
幸福?幸福是人人嚮往的;幸福是稍縱即逝的 ;幸福是......是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呀!他想起晴兒差點掉下谷的那一刻的心情,他不能失去她呀!
如果,蒙丹和含香有追求幸福的勇氣,為什麼自己沒有?
"我愛晴兒,我愛她,要她.有她,我就擁有幸福. 人間,有什麼比相愛的倆人長相廝首更珍貴?"
簫劍終於想通了!
於是第二天,他進了宮.
到了慈寧宮,正好,老佛爺不在.大家的掩護之下,簫劍進去了晴兒的臥室.
簫劍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晴兒,如此憔脆,滿臉病容,臉色蒼白.往日漾著紅霞的臉,已不復見.現在的晴兒,瘦小,脆弱,似乎只要一隻手指,就能推倒她.唯一不變的,只有那黑亮的眼睛,一樣像星星,像小燈,像晨星,像秋水,也像曙光!看到他來了,她只是睜大眼睛望著他,臉上,掛著兩行清淚.眼底,沒有恨,也沒有怨,依舊是柔情滿斛,但卻憑添一份心碎.
看到這樣的晴兒,簫劍真想好好揍自己一頓 ,這就是晴兒?往日的那個充滿朝氣的少女,自己卻把她折磨成這樣,太過份了!
晴兒開口了,很小聲,帶著一點沙啞的說:"你來看我了,一定是爾康逼你的,對不對?其實,你不用來了,別勉強自己,讓你,讓我都不好過."
簫劍握住她又冰又涼的手,心更痛了,"妳別說了,都是我不好,說那樣的話,我真是一個大渾帳!我對不起你,讓妳那麼痛苦,那麼累,那麼傷心,那麼難過.我希望妳能原諒我,讓我用一生,給妳幸福 ,好不好?"
晴兒震動了,不相信的說:"簫劍,你不要這麼內疚,我生病,不干你的事,是我自己沒照顧好自己 ,我......"
話沒說完,簫劍就抱住了她,他抱的那麼緊,似乎想把所有的歉意,愧疚,心疼,愛慕......通通藉由這個擁抱傳達給她.然後他說 :"晴兒,其實,我一直好喜歡妳.自從第一次的見面,我就知道了.我們每個人,在世間一出生,就註定了要找另一個人:一個和自己相知相守的人,一個和自己天荒地老的人.
而我找的人,就是妳!之前,我有太多的顧慮,以致於傷了妳,但妳是那麼寬容,妳會原諒我的,是不是?"
晴兒抬起了眼望著他,此時此刻,他們的人和心,都那樣接近.這樣的心,是心靈相通的.她給了他一個好美的微笑,說:"簫劍,你知不知道,紫薇和爾康有一句誓言:山無稜,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而我,也有這樣的一句話要告訴你",停了停,臉上的笑容更甜更深了,滿臉綻放著美麗的光采."那就是:"山無稜,天地合,亦不與君絕."就算山真的沒有稜角,天地都合在一起,我死,也要和你一塊兒,上天下地,我的靈魂將永追隨於你!"
再也沒有比這更美的誓言了,簫劍滿心的感動,半晌,說不出話.好一陣子,他才吐出一句:"晴兒,我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少愛妳一點!"
然後,他俯下頭去,深深地吻住了她.
晴兒蒼白的臉,終於氾出了紅暈.

六.
晴兒的病,來得急,去得也快.過了幾天,她的病就全好了.本來她的病,就沒有非常嚴重,最嚴重的,只是她的心病.現在,什麼問題都解決了.簫劍的表白,就是最靈的仙丹.病癒的晴兒,又回到了從前的美麗,而且,比以前更憑添一份亮麗和活潑,因為,她有了"愛情的滋潤".
晴兒的病好了,大家都開心的不得了.於是這天,大家一起到銀杏坡去"透氣",.為了晴兒的病癒,也為了慶祝簫劍和晴兒在一起,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好.但是最好的,竟然是小燕子!"真是太奇怪了,"小燕子不止一次這麼說:"我竟然有個哥哥,而且還有一個"嫂嫂",而這個人,就是晴兒.哇!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晴兒每一次聽到小燕子喊她"嫂嫂",總是害羞的面紅耳赤,大家看到她面氾紅霞,就加倍起鬨.而這次,她們竟要求她唱歌!"那怎麼行,我從來沒在那麼多人面前唱歌."晴兒慌張的說.
"不行,一定得唱,誰教妳生病,把大家都嚇的半死,一定得罰!我看,妳生病的"驚嚇度",真和紫薇有的拼!"小燕子不饒人的說.
"對呀,如果妳不唱就和簫劍抱一下給我們看吧!"連一向老實的柳青都開始鬧.
於是,晴兒只好唱歌了.她唱的是大家的歌:"當".
"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當河水不再流....."她唱了,聲音清清朗朗,就像瀑布的水珠濺在岩石上;更像那森林中的水車,旋轉出一連串跳躍的音符.她渾身柔若無骨,而吐氣如蘭.像枝高貴的靈芝,連生長的環境,都是個薰人如醉的幽谷!
大夥兒都震驚了,尤其是簫劍,從不知道,晴兒有這麼美妙的歌喉.她站在那兒,像個纖塵不染的仙子,清麗脫俗.她的面頰白皙,美好如玉.眼光清柔,光明如星.這一刻,大家都迷糊了,醉了,好像置身於仙境一樣.
不知不覺中,晴兒唱完了.好一陣子後,大家才"醒過來".
"真是太好聽了,我到今天才知道,什麼叫作"此曲只應天上有"."永琪由衷的說.
"晴兒,以後,我再也不敢唱歌了.跟妳一比,我真是遜色."紫薇也讚嘆的說.
"就是就是,我哥哥真是好命,有個這麼會唱歌的"媳婦兒",哇!晴兒,妳怎麼能唱得這麼好?"
"你們不要把我捧上天了,那裡有那麼好呢 ?"晴兒因為這樣的誇獎而臉紅了.一轉眼,看到簫劍正目不轉睛的注視她,更是面紅耳赤.
爾康看到了,就很善解人意的帶著大家悄悄離開,留下他們兩人在此美景之中.
簫劍看到大家都散了,只剩他們倆,就上前一步,握住了晴兒的手,"我實在好驚訝,妳的歌竟和妳的人一樣,這麼美,這麼甜,這麼詩意!妳這麼完美,真的好令我出乎意料!我簫劍一直是一個很自負的人,覺得不會有什麼女子令我發狂,令我這樣折服......,妳真的是我生命中的一個意外."
晴兒沒說話,只是眼睛如霧如夢如幻的看著他 ,簫劍望著這樣的她,想起了白居易的"芙蓉如面柳如眉",不就是他的晴兒?多麼貼切!然後,他情不自禁的俯下頭吻住她,吻盡所有的愛,也吻住這一刻的纏綿.她的手環繞著他的脖子,並熱烈的回應他,剎那之間.好像天地都已化為零!
好久好久,她才抬起頭來,眼睛亮晶晶的,嘴唇紅豔豔的.她甜甜的笑了,依偎在他懷裡,然後她說:"簫劍,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和你說."
"妳說,我洗耳恭聽."
"說真的,自從為你動心之後,我都很混亂,沒有想過我們將來的問題.直到那天爾康對我說了你的殺父之仇和使你矛盾痛苦的種種原因之後,我才開始認真的思考我們的未來 "聽到了"殺父之仇"簫劍震動了一下,但他沒說話,靜靜聽著.晴兒繼續說:"我說過"山無稜,天地合,亦不與君絕",我願意追隨你去天涯海角,過你想過的那種生活,一輩子只為你活著."
"不,我不能那麼自私."簫劍說.
"你可以,而且那不是自私,是我心甘情願跟著你,和你"一簫一劍走江湖"......"
"晴兒,聽我說,我願意為了妳,也為了小燕子,一輩子留在北京,過這種安逸的生活 .我會去考試,搏一個功名,有一番自己的前途,我要妳幸福的過日子.有我,有朋友,也有老佛爺.老佛爺畢竟是照顧著妳長大的,她在妳心中的地位,不亞於妳的額娘,我不會要妳離開她,不會讓妳難過.更何況我這種江湖日子,已經過了二十多年,真的夠了.我也需要安定,不能一輩子飄泊不定.還有,"他笑了笑, 說:"我的"不共載天之仇"已經看開了,都過去了.現在我們要擔心的,是妳的老佛爺不曉得能不能接受我這個"來路不明"的人.
"簫劍,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會後悔嗎?"晴兒不敢相信的問.
"當然是真的!"簫劍學著小燕子的口吻,故意頑皮的說:"君子一言,八馬難追,再加九個香爐!"
晴兒笑了.


七.

事情並不順利.
"老佛爺,晴兒有一事相求."晴兒對老佛爺跪了下來.
老佛爺嚇了一跳,說:"怎麼回事?晴兒怎麼跪在地上,快起來."
晴兒只得起來.
"老佛爺,是......是有關於晴兒的終生大事."
"唷,晴兒終於找到了如意郎君了,是嗎?是費揚古還是驥遠?妳不用害羞,儘管說,我會給妳作主的."
"不是他們,老佛爺請別誤會.晴兒不知老佛爺記不記得,您曾說過給晴兒婚姻的自主權?"
太后有點疑惑,"是啊!我是說過.那妳心中的人究竟是誰?妳希望我把誰指給妳?"
"是......是簫劍."晴兒終於說了.
"簫劍,怎麼會是他呢?小燕子的哥哥嗎?可是,他不是貴族啊!怎麼配得上妳?不可能,我絕不答應!"太后十分強硬的說.
"老佛爺,我是真心喜歡他的,他也是.求您成全我們吧!更何況,您曾說過我有自主的權力呀!"
"我是說過,但對象不是平民呀!晴兒,聽妳的語氣,妳們已經兩情相悅了,是嗎?"
"沒錯,晴兒今生非他不嫁."晴兒勇敢而堅決.
"妳好大的膽子,妳是不是仗著我疼妳,離不開妳,所以就吃定我了?"太后生氣了.
"晴兒不敢."
"不敢?妳已經這麼做了.妳知不知道,宮廷之中,女子的操守是多麼重要的,妳太令我失望了!"
"晴兒沒有,我潔身自愛,清清白白,決沒有越軌的行為!"
"潔身自愛?清清白白?潔身自愛又清清白白的姑娘怎會和男人談情說愛,互許終身?晴兒,妳別再逼我說出更難聽的話了!"
晴兒的臉色白了.怎麼都沒想到,老佛爺會這樣說她!她的眼淚就不禁的盈滿眼眶了.
太后看到晴兒這樣,也有點不忍.但為了她好, 還是繼續說."就算這都沒有,可是妳知道,皇室的血統是何等的重要.妳是一個格格呀!怎麼能和平民結婚呢?"她把語氣放柔規勸的說."看在妳和永琪及小燕子的面上,簫劍我不去追究了.只是妳也別再求我,我不可能答應的."太后說完,就回到臥室,留下晴兒一個人在原地.

晚上,他們碰面了.
一見面,簫劍就急忙追問:"怎麼樣了?她答應嗎?"
晴兒無奈的搖搖頭:"她好生氣,老佛爺從沒對我發那麼大的脾氣.就算我當初偷偷放走爾康, 她也沒有那麼生氣過.簫劍,我看她是不會答應的."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不行!我去見她,我和她說!"
"不行不行,你不能去.老佛爺是看在我和永琪及小燕子的份上才不追究你的,你去,會把事兒鬧大."晴兒攔住他.
"難道我們真的無計可施?"他摟住她,無奈的問.
晴兒沒有回答.她緊緊的抱著他,心中,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八.
老佛爺一夜沒睡.
她想了一整個晚上,覺得簫劍實在是一個大威脅.有了蒙丹和含香私奔的前車之鑑,她不禁擔心起來.
隔天一早,她傳簫劍入宮了.
"簫劍,你知道我為什麼傳你進宮的."
"是,我知道."簫劍答
"你好大的膽子,你曉不曉得誘拐格格是多大的罪行?"
"我和晴格格是真心相愛,我對她的真心,天地可表!"
"真心相愛?你好大的膽子!你是平民,怎敢說和格格是'真心相愛'?你有資格嗎?"
"只要晴兒覺得配得上,我願意一輩子照顧她."
"照顧?你拿什麼照顧?你別忘了,她是養尊處優的格格,你憑什麼?不要以為是小燕子的哥哥你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和我說話這般沒禮貌!你知不知道我馬上可以辦你?任何一個罪名我都能讓你吃不完兜著走!你最好小心點!不過......"她語氣轉了轉,說:"若你能讓晴兒對你死心,我就不追究你,還給你賞賜,一百兩,怎麼樣?"
"哈哈哈,老佛爺,沒想到,妳最珍貴的格格, 在妳心裡,只值一百兩!但在我心裡,她卻是萬金不換的!"簫劍說.
"好,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呀!把這簫劍關進大牢,任何人沒我的命令,都不能去見他或放他出來,尤其是晴格格,知道嗎?"
"喳!"


晴兒知道簫劍被關進大牢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這天,爾康上朝後,氣急敗壞的找到了晴兒, 告訴她簫劍被關進了大牢裡去了.
"真的嗎?難怪我這兩天都找不到他,為什麼?老佛爺已經答應過我不追究了啊!"
"我想,她是後悔了"
"那怎麼辦呢?我去求老佛爺!"晴兒說完就要去,爾康飛快的攔住她.
"妳冷靜一點!這樣衝動不是辦法."
"冷靜?怎麼可能?我現在擔心的不得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吃什麼苦頭.爾康,我已經六神無主了 !你不明白,他在我心中,是多麼重要!"
"我怎麼會不明白呢?妳也知道我和紫薇走過的風風雨雨,我對感情的那種深刻的體認,絕不會比妳少.既然妳六神無主,就更應該靜下心來聽我說,讓我幫助妳們."
晴兒點點頭,爾康繼續說道:"我想,這兩天老佛爺一定已經找簫劍談過了.他一定是因為不願放棄妳,才觸怒了老佛爺,所以老佛爺才會為了阻止你們,而把他關起來."
"那該怎麼辦?"停了停,又問:"對了,你是如何得知簫劍被關起來了?你確定嗎?"
"是,我確定.五阿哥的小桂子和大牢的一個獄卒是表兄弟,他是聽他說的.晴兒,現在急是沒用的,妳先回慈寧宮去,而我則想辦法進去會一會簫劍再說,妳等我的消息."
於是就算心裡面再怎麼急,晴兒也只好先回去了.


爾康沒擔擱,他買通了兩個獄卒,黃昏的時候 他已在牢中見到了簫劍.
清楚了簫劍和太后的談話經過後,爾康當機立斷的說:"簫劍,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希望能快點出去見到晴兒,然後......我準備帶她逃到南方去定居!"簫劍說.
爾康深深的看著他,然後很認真的問了一句:"簫劍,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上次在會賓樓我問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晴兒,你沒有正面回答我.現在,我再問一次: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她?"
簫劍慎重的說:"我方嚴對天發誓,絕對是真心喜歡晴兒,若有半句虛言,五雷轟頂,萬馬分屍!"他故意用本名發誓,來顯得對此誓的認真.
"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福爾康一定傾我全力幫你們,反正以前也幫過蒙丹和含香私奔, 現在,我就再做一次!"爾康說.
兩個男人緊緊的握住對方的手,此時此刻, 他們是一樣的想法:人生真愛雖難求,但這份如兄弟一般肝膽相照的感情,卻更是千金難買!


九.
這天,爾康帶著永琪,小燕子,紫薇和晴兒到了御書房去求見乾隆,希望乾隆能夠幫他們在太后面前說情.
乾隆聽到晴兒竟和簫劍相愛,也是非常的驚訝:"晴兒 是真的嗎?"
"是真的,皇上."
"好吧!那妳希望朕怎麼作?"乾隆開門見山的問.
"晴兒希望皇上能替我在老佛爺面前說情, 請她成全我們."
"成全?朕最多只有把握能把簫劍放出來,沒有把握讓老佛爺成全你們.晴兒,更何況,妳是一個格格啊!怎能和一個平民百姓在一起?難道,妳要朕認簫劍作個'義子'嗎?即使朕願意,老佛爺也未必會成全你們的."乾隆說.
皇上的話,句句都是事實,她和簫劍,確實有實際的困難在呀!晴兒還想說什麼,但爾康以眼神示意她別說,然後開口道:"皇上,這麼說,您是願意說服老佛爺放出簫劍囉!"
"是,朕會的.至於晴兒和簫劍以後該如何,等過一陣子再說吧!"乾隆承諾.
於是,大家一起謝恩然後退出了御書房.

一出了御書房,晴兒急忙問爾康:"剛才你為什麼不讓我再求求皇上?只是把簫劍放出來,我們的問題還是無法解決啊!"
"晴兒,皇上的意思很明白了.在宮中,最忌諱的就是'忘情'啊!能把簫劍放出來已經很不錯了, 來日方長,'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況且,"他壓低了聲音說:"以前,蒙丹和含香,終究還是在一起了.逃亡,不是只能作一次!"
晴兒的眼睛閃亮了.


乾隆果然沒有食言,三天之後,簫劍從大牢中釋放出來了.但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老佛爺的條件是:今後晴兒不得和簫劍見面,同時,晴兒的行動也嚴加的被限制了.
一轉眼,過了三個月.
這三個月以來,晴兒幾乎沒有走出慈寧宮一步,也沒法去漱芳齋和景陽宮.只有紫薇和小燕子幾天來看她一次.而太后又派了一堆的宮女在她身邊,讓她連托她們傳個信給簫劍都沒辦法.
三個月後的某一天,太后傳了晴兒.
"晴兒,這三個多月以來,妳天天足不出戶,在這兒'閉門思過',妳想清楚了吧?"
晴兒沒回答.
太后有些生氣,再問了一次:"我問妳話呢!想清楚了沒?"
"晴兒想清楚了."
"說!"
"晴兒還是那一句話:非他不嫁!"晴兒勇敢的說.
"晴兒,妳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不要以為妳一直這樣堅持下去,我就會軟化,我不會的!"太后表面還是十分強硬,但是她的心早就已'老淚縱橫'了.她想到以前晴兒因為錯過爾康的那種遺憾和傷心,再看看眼前為愛憔脆的她,實在是不忍. 可是,她怎麼也無法把她嫁給一個"來歷不明"的江湖男子,身為太后,維持皇室的血統及禮教,是她終身的責任.所以,她實在無法答應晴兒.
聽到太后這麼堅持,晴兒的心,像掉進一個冰洞中,就這麼冰冷冰冷的墜了下去.她含著淚,對太后說:"難道,您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毀滅?"
"不會的!"太后說:"妳喜歡用強烈的措辭!毀滅一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
"容易!容易!"晴兒拼命點頭"毀滅我是很容易的!不讓我愛我所愛的人,再不斷的給我壓力, 我就會像雞蛋殼一樣碎掉的!"
"但妳終究不是雞蛋殼呀!"
"我已經像它一樣脆弱了!老佛爺,我知道您是最疼我的,但是,卻為什麼不能成全我呢?您真的要我撕碎我的心,來作您的好格格嗎?"
太后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難道,晴兒的愛真的那麼強烈?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她不了解晴兒的心!於是,這令她徬惶了,她像是一隻母貓,叼著自己的小貓,卻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才安全.
她失去了招架的能力了!


這天晚上,晴兒冒著險,到了漱芳齋.
這陣子紫薇為了他們的事,幾乎都住在皇宮中,一看到晴兒深夜來訪,嚇了一大跳.
晴兒也嚇了一大跳,她本來只是來找紫薇說說話,了解一下簫劍的近況.卻發現,簫劍居然也在!
晴兒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她,久久不能自己. 兩人再見面,都覺得已經分開幾千幾萬年了!
紫薇就很識趣的出去了.
然後,簫劍上前一步,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好像一放開,她就會消失一樣.
"你來了?為什麼?"晴兒激動的說.
"我好久都沒見到妳了,實在掛念.今天,我一直有預感我能見到妳,所以我來了.妳好嗎?我看妳的臉都瘦了!"他心疼的說.
她哭了,"你才是,你才是瘦了!為什麼不為了我好好珍重?"
簫劍看到她哭了,心痛如絞.他抱住了她,吻她臉龐上的淚,吻她的眼睛,她的額頭,然後,吻住了她的唇,接著,就是一陣陣的天旋地轉.
忽然,門"豁啦"的一聲開了.兩人急忙跳開,但已經來不急了.
門口正站著怒不可遏的老佛爺.

當天晚上,簫劍再度被送進了大牢.

十.
回到了慈寧宮,晴兒立刻挨了一巴掌.
晴兒長這麼大,第一次被打,而且還是被最疼她的太后,她的淚決堤了,迷離了視線,她跪在地上 喊著:"老佛爺 老佛爺......"
太后臉色鐵青,用一種陌生的口吻對晴兒說:"我給過妳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妳沒有把握,還一次又一次的傷我!妳聽好,從現在開始,妳絕對再也見不到他了!妳也別再拿心碎啊,生不如死的那套來唬我,我不吃這套!如果妳活著會令咱們大清丟人,那麼,我寧可妳死去,保存妳的名節!妳最好相信我說的話!"
然後,她下了命令:"來人啊!給我把晴格格關進臥室,門口繞上鐵鍊,不准任何人來見她,知道嗎?"
"喳!"


這一次,連乾隆都沒辦法把簫劍從牢房中救出來了.
太后是這樣說的:"皇帝以前為了永琪那幾個孩子,也是屢次來求情.但他們畢竟是格格,阿哥和額駙呀!現在,這個簫劍也值得皇帝來求情?
以前你總說他們已經指婚,遲早'避不了嫌'.那這簫劍,難道也一樣?皇帝,這維持後宮的紀律是我的責任,如果這種事一直發生,傳出去是會被笑話的.難道皇帝一點都不在乎大清朝的名譽?"
乾隆說不出話了.


晴兒自從被拘禁以後,就把自己封閉起來了.
她不吃飯,不喝水,也不說話,就這樣過了五天.直到第六天,紫薇和小燕子來了.
雖然老佛爺已下令不准任何人來看她,但是晴兒絕食數日,已經嚴重的脫水,再這樣下去會有很大的危險,所以老佛爺才答應讓紫薇和小燕子來.
紫薇和小燕子一進臥室,立刻跑到床邊拍她的臉頰,說:"晴兒,看看,我和小燕子來了!"
晴兒睜開了眼睛,用極度哀苦的眼神求助的看了她們一眼,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紫薇看了好難過,"晴兒,妳別這樣,不要絕望呀!為了簫劍,保重妳自己,等待重逢的那天!"
小燕子也哭著喊:"晴兒,妳吃東西呀!不要放棄,我們會想辦法的."
紫薇突然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說:"活下去!聽我的!"她那麼有"力量"的說,這聲音,使得晴兒再度睜開雙眼.紫薇盯著她,滿是深意的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相信我們,我們已經在安排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晴兒的心中不斷的念著.沒錯!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才有相逢的一天.
於是晴兒振作了,她開始吃東西,喝水,只為了能再重逢!


十一.
韶光荏苒,光陰似箭,一轉眼,又過了數月.
這天晚上,城外的橋上,停著一輛馬車.馬車上的人,不停伸長著脖子往西華門看,夜靜諡極了.
忽然遠處夜色中,出現了另一輛馬車奔馳而來,愈駛愈進,終於,在橋的另一端停下了.
一個姑娘跳下了車,奔向橋中間,正是晴兒!
而原先的那輛馬車上的人,就是簫劍!
晴兒跑向簫劍,然後簫劍抱緊了她."謝天謝地,妳終於來了!"
"是的,我來了.你怎麼樣?爾康說他雇了一個人去交換你,順利嗎?"原來幾天前,太后就下令判簫劍去蒙古充軍了.但是爾康雇了一個窮人在半路上趁著黑夜,把他們調包了!所以簫劍這時才能在北京.
這時爾康和永琪也下車了,永琪就說:"快走! 要不然太后就要發現我們把晴兒偷出來和把你調包的事了!"
"那你們......"晴兒放心不下.
"放心!等老佛爺發現妳逃出宮,最快也是明天早上.那個時候,你們大概已經到了六河溝了. 那兒附近有山,你們躲進山裡面,誰也找不到!"
簫劍又不放心的問:"那,我被調包了,不會被發現嗎?"
"不會的.那麼多人犯,老老少少,大大小小; 而且個個都披頭散髮,蓬頭垢面;再加上那些官兵都是領了錢又不做事的,我想,要被發現,應該沒有那麼快.更何況就算被發現的話,我們還有金牌令箭,死不了的.我拜托你們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爾康說.
"兄弟,你們的大恩大德,簫劍永生難忘!後會有期!"簫劍握住他們的手說.然後,他知道不能再擔擱了,拉晴兒上了馬車.
他駕著車,絕塵而去.馬車愈跑愈遠,愈來愈快 揚起的塵埃遮掩了往日的繁華歲月,卻開出一條更幸福溫馨的道路.
馬車就這樣一直奔馳著,直到遙遠的天邊.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