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April 09, 2000 at 04:49:29:

紫薇明白,此時的爾康,表面鎮靜,內心一定是忐忑不安,滿心
的猜疑。但礙于人多,不便解釋。只把頭靠在爾康的肩上,緊緊地
握住他的手,搖了搖。好象在暗示:“相信我!”爾康心領神會,
也不問,只等她自己“招供。”

新婚這一個多月以來,爾康真是尤如置身于夢中。常常在深夜時醒
來,注視著紫薇美麗,安詳的臉龐,回顧自認識她二年以來的种种奇跡。心中有著太多的感激和感慨。對歷經磨難,終于完全屬于他的妻子,十分的珍惜和愛戀。
約紫薇進入福家十天的一個下午,爾康自宮中返回家中,一進房門
,就見紫薇在落淚,手中握著一張信紙。“怎么了?”他一見紫薇
流淚,心就揪了起來,連忙抱著她,想一探究竟。
原來,這是來自濟南紫薇舅公的信,自從他們經不住宮里來人的威
逼利誘,違心作偽証后,心中一直揣揣不安。巴朗給的銀子,一個
也沒敢用。听說紫薇回宮,又嫁入福家,舅婆嚇得連日燒香祈禱,
深怕皇上降罪。而且用那筆銀子,買回了雨荷的房產,并寫信給紫
薇,請她恕罪。并邀她和新婚的姑爺回娘家,為死去兩年多的雨荷
憑吊亡魂,以釋多年冷落她們的內疚。
看完來信,撫摸著紫薇項上雨荷留給她的唯一財產-那條紫薇曾送
与金鎖,后被官兵搶走,又為自己奪回的項鏈,他明白了紫薇的心
:“我應該陪你去看看你娘和你生長的地方。”
“可皇阿瑪會同意嗎?你阿瑪和額娘又會如何想?”紫薇不無擔心的問。
“放心,只要是我妻子的愿望,那有不能實現的道理?那你的爾康
豈不是太無能了!”他不禁吻了紫薇一下,又試去她腮上的淚水。
紫薇迎視著爾康深情,怜愛的眼神,覺得十分的幸福,溫暖。
爾康果然一一說服了皇上和自己的父母,又征得柳青的同意,帶金
鎖同去。畢竟,她知道紫薇的一切。可以幫她應付親戚的纏扰。

他們一行十多人來到河北的石家庄市,投宿在爾康的一個叔叔家中
,看大家都安頓好了,紫薇也准備向爾康“坦白”自己那過去的秘密
了。

“還記得那次為晴儿的事,我們有過一次大吵嗎?”紫薇笑著問爾
康,“當然記得,我現在還能感覺當初的后悔和心痛”爾康不好意
思的回答。“可這件事和你的秘密有關?”他好奇地問。不由的想
去摟住她的腰肢,抱她去床上休息。可紫薇輕輕閃開了他,走到了
庭院中,望著天上的一鉤月牙,追憶著當時的情形。

自從紫薇發現爾康用“怪怪地”眼光看晴儿后,心中就有千百個疑
問。但這諾大的皇宮,誰可以給她答案呢?一日,她信步來到紀曉
嵐的書房。因她的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深得紀師傅的贊賞,
而她的溫婉善良,舉止言行,都有著一股不可抗拒的魅力。因此被
他譽為“最美麗的女人”。她被紀曉嵐引為“宮中知己”,常常邀
她与金鎖到書房一敘,也順便讓她給各位皇子的功課改過。他們已
成“忘年交”。
“你早啊,紫薇。怎一個人來了?金鎖呢?”紀師傅笑著對紫薇
說。
“師傅早!”紫薇行了個禮。“我有一事要紀師傅指教。”紫薇顧
不得寒喧,開門見山地說出了心中的疑慮。
紀師傅對皇上的心事,為難,了然于心。對老佛爺的心思也十分的
清楚。但并不十分清楚爾康与晴儿之間的情愫是否真實。作為清宮
內不多的漢人,他十分警慎,從不過問后宮的事。但面對紫薇痛苦
的神情,不免触動了惻隱之心:“紫薇,如果真有其事,你也應听
從皇上的旨意哪!你已指婚爾康,就應順從他。“女儿經”你不會
不記得吧。何況王公子弟誰不是三妻四妾,如果爾康喜歡晴儿,皇
上,太后有意成全。此事就難了。”

沒几天,皇上就追問爾康此事,而爾康在自己的逼問下也供出三年前与晴儿那個一起“看雪看月亮”的晚上。紫薇的心碎了,認定了
爾康的“欺騙”。一句“我從你的生命中退出!”气走了爾康。并
且因爾康一直不到“淑芳齋”來而心灰意冷。

爾康靜悄悄跟隨著紫薇的腳步來到一個小庭子中,尋問的眼光一直
跟隨著她。“爾康,在從未有過的失落,無助中,我突然非常思念
我死去的娘。”紫薇的思緒還停留在一年前。“所以,你准備回濟
南?”爾康接上了她的話。“怨不得,那日在”貴賓樓”柳青會對
我說:你既如此輕視她的感情,為何要讓皇上指婚?他當時那付心
痛,責問的語气,給了我當頭棒喝。我明白一件事,如果你再一次
离我而去,我會永遠失去你。”“是的,因我已准備請柳青
柳紅陪我回濟南,祭過我娘之后,就。。。。”
“就隨柳青而去?”爾康忍不住心中的嫉妒。“不,曾經滄海難為
水,除了你,我不會再愛任何人。我准備去大明寺出家。”
爾康心一酸,把紫薇一摟:“好險,幸虧柳青的話提醒了我,否則
我的生命不就成了一口枯井了?告訴我,是誰勸說你打消了這個計
划?”“是柳青。他告訴我不要輕言放棄,并且相信你。也許是當
事者迷,旁觀者清吧。我依然暗中准備离宮,并給皇阿瑪和你各寫
了一封信。”




相關討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