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說紅話綠?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August 06, 2000 at 20:00:24:

加入以下討論: Re: 網站兩週年慶祝活動第三局---第四問優勝得主:從缺 作者是 筠語 on August 05, 2000 at 00:13:15:

講古?是講“茶”,還是講“人”?茶史嗎?

我知道綠茶是不發酵茶,最是要求色、香、味。而綠茶的生產可追溯到唐代以前,陸羽在《茶經》中說對採下的鮮葉,要蒸之、拍之、焙之、穿之、封之、茶之乾矣。中國綠茶的做法在九世紀傳入日本,日本盛行的蒸青綠茶,由中國傳入後延用至今,中國一直是綠茶的主要生產國,其綠茶的品質優異在世界上享有聲名。

至於紅茶,是發酵茶,製法是萎凋、揉捻、發酵、乾燥四個程序。
從紅茶名字看來,這種茶註定要紅遍世界的,紅茶沖泡後,茶湯和葉底都呈現紅色,因此得名。
十九世紀八十年代,中國茶葉占世界茶葉市場的首要地位,而出口的茶葉則以紅茶中的功夫紅茶為主。功夫紅茶,其形緊細勻直,色澤烏潤,葉底紅亮,香氣高……,(正在我說的口若懸河之際,我所坐的茶桌突然有人將茶碗重重一敲,急道,誰耐煩聽那些囉囉嘍嘍的茶史,我們會點茶,老闆會端茶,我們會喝茶就成了,你還是趕緊說說那些『八卦史』而且要刺激的才成!)

呸!我是品茗促膝談心,各言爾志,可不是三姑六婆之流,大家要聽八掛緋聞的,怎是找我說,嘻~~~~~~筠語,偶給你開個玩笑,你切莫在我的花茶裡下瀉藥!
或是讓呆呆多算我小費喔!

嚴格說來,老闆娘,妳抬愛了,我真算不上是"當事人",充其量我只是較早上紅茶店喝茶的茶友而已,況且我常坐不住的,平日在您茶館喝茶外,還偷喝酒、外帶摸兩把的,還經常跟人鬥嘴閒嗑牙的,偶根本來不及偷聽那些網事,偶忙都忙死了,怎能知道那些前塵網事呢!

可是,我想我若再這樣耍賴推拖不肯說,老闆娘會不高興的,而老闆的娘是最大,您既然指名小魚回答了,小魚就魚皮抓緊點胡說幾句好了,嗯~~~就以我所知的略微說說。

《心有千千杰》網站,又名『紅茶館』,其店門口屋樑上掛著一橫匾,上書有『紅茶館』三大字,其下另有一行小字,上刻有,某年某月敏敏題字樣。
各位,事情到這裡就很清楚了,『紅茶館』三字當然是敏敏所命名的,這真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你們要是不信,你們跟我到門口瞧去。
至於這敏敏是何人,我也不太清楚,呃~~我知道我這樣說,真沒誠意的,好歹大家小板凳都排好了,就等我說長道短的,我這樣搪塞敷衍的,等會兒茶杯都往我頭上飛來了。

好吧!我決定老實說好了,我…我…我保證我真的不認識她,我只是跟她鬥……鬥過嘴而已,可是我說完後,也不見她回嘴,那時我都懷疑我是自言自語,我倒底是跟何人說話,我好像對著空氣中直吐泡泡而已,當然事後打探之下,知道她是蓉兒家的貴賓,跟老闆有莫大交情,其實我本來很想到蓉兒的家直接去跟她交交朋友,問候安好的,可是我家的交通工具太爛了,到不了綠茶店,每每只看到一堆亂碼,所以我也沒去成,而且我鬧事玩耍的時間都不夠了,也沒時間再想法子如何看清了。

說真的,我覺得這方面的八卦應該要請教另外兩大權威人士,一個是Tina(天娜),一個是stella,我當時尊封她們兩位為〝護法〞,她們對蓉兒的家比我熟門熟路多了,她們真應該上台說說話才對,哈哈!Tina,紅茶館兩周年,居然在討論區不見你人影,你素來最講義氣,這用得到你的時候,你躲起來不說話,讓我這插花大配角在這兒大鳴大放的,這說不通吧?我覺得這部份應該你來說說的才對。

我回頭去找敏敏的那篇文章,我記得當時是有人貼留言版的,可是這兒生意太好了,那些陳年帳單,一時我也翻不來,我只記得那篇文章,雖然仍有平日敏敏的反諷貫徹其間,但不失為一篇充滿生機的好文章,就我個人而言,我是看的哈哈大笑!而筠語更乾脆,連夜將『紅茶店』招牌掛上,全力推出紅茶專賣,圍起圍裙開始執壺了,想不到生意格外興隆,紅茶店日夜賓客不斷,她忙得不可開交,請了一堆人幫忙還不夠,居然也請了外星人服務生,不知這樣是否會違反『就業服務法規』,未得合法申請,不得聘用外籍勞工。(當然,這外星員工若是不支薪的,則又是另當別論)。

說起敏敏的這篇『綠茶紅茶篇』,我想,她當時寫來,也許只是一時的情緒抒發而已,但這無心之舉,卻招來了『無心插柳柳成蔭』呢。
人生很有趣,有些瞬間的展現,卻在無形中影響著某些事的發生,這些,是當事人想都想不到的發展。

在某些方面,敏敏的這篇文章,帶給我很多的難以忘懷的記憶,當時留言版,我們趁著這話題,盡興展現其紅茶店喝茶說,也因此引來了四季、stella、薰衣草(還有誰?小草,這部份由你補充說明)……等朋友們一窩蜂的搶站紅茶館的座位,紛紛寫出一篇篇妙趣橫生的留言,後來我一時心血來潮,寫了篇紅茶館喝茶記(老闆娘啊!小魚某日回去討論區想copy一份存稿時,看到回應我的一篇不缺,但獨獨缺了原主的,還好我當時原貼留言版的,那日的留言版上尚有此篇,好佳在啊!)各路人馬紛紛搶上來,人聲鼎沸,絡繹不絕,霎時就將紅茶館擠得水洩不通,好不熱鬧,我在那篇文章中,開了薰小草、呆呆、gillian、筠語……等人玩笑,尤其是將薰小草形容成文墨不通的搞笑人物,雖然搞笑方面是滿貼切的,但也有人看不過去了,旭明與他的女友出來幫小草打反攻文章,呵呵~~~~想不到,沒多久,又因一場風波,居然讓一向傲然的旭明認來了一個整日只會看漫畫,糊里糊塗的薰小草師父。
記得曾聽旭明提及,會到紅茶館來,正是因為某次亂逛網站時,到了蓉兒的家,碰巧看到敏敏的『綠茶紅茶篇』,他非常好奇,於是才上『紅茶館』一探究竟。說來正因敏敏那篇文章,而讓我認識了難得的朋友,我在緬懷這些清晰可憶的事跡時,對此,卻是心生溫暖。

近日看到筠語的慶祝活動,藉著問題,我也回顧起往事,敬佩筠語夫妻的堅持忍耐,這個特點,使得紅茶店越開越大、越來越穩固,縱使經營時有些心酸,但有著豐碩成果的紅茶店,也一定是他們生活中最值的回味的一段日子。
流淚撒種的必歡笑收割,能夠懷著真實夢想一路不悔走來,這個人生歷程已彌足珍貴。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