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風沙纏綿又繞涯之三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梵月 on August 13, 2000 at 06:18:39:

第三章﹕ 往事重現
就這樣﹐在今年的秋天底﹐宗庭一家子便住進了這棟別墅。

宗庭和瑩芳的臥室是一間非常寬敞的房間。有一架雙人床﹐四周還有花瓣似的布廉圍繞著。床旁還有一座精美的床頭櫃﹐上頭擺了一座油燈。床的另一邊是一張大號的書桌。書桌上有一盞明亮的燈。它的旁邊則有一架小型的書架。不但如此﹐床頭前的正中央有一架超大的電視。電視旁的附近則是寬廣的衣櫃。電視旁的另一邊則是廁所﹐裡頭的盥洗設備都很充足。不失為一間設備完全的臥房。

維君的房間則是在他們的隔壁﹐也好方便照料。對於一個才十歲多的小男孩﹐這臥房算是很豪華奢侈了。綿被是由上等的絲綢給織成的、床架也是由上好的木材雕刻成的。一個不算大的書桌、一個書櫃、一間衣櫥與一架中號型的電視。甚至於一個大櫃子裝滿各種玩具與布偶。天堯還說等維君滿十二歲時要給他添買一台電腦。只可惜到那時﹐他們大概就要搬走了。

經過一個星期的忙碌搬運﹐他們的東西終於全部搬到這別墅﹐並且也擺放好了。大人們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楚馨則像個忙碌的小蜜蜂鑽來鑽去﹐一下子幫工人開門、一會兒幫他們指揮﹐活像個小女主人。維君默默得看著她﹐心裡實在是對她和天堯與艾薇拉充滿了無限的感激。

他心中明白﹐他早已愛上了楚馨了。就在那天他第一眼在湖邊看見她。雖然在他這年紀﹐還不是很能瞭解『愛』的定義。可對他而言﹐愛就是這這種感覺。那種想要把她佔為己有、想要盡自己所有的力
量去讓她快樂的感覺。可是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他早已知道自己爸爸的金錢問題﹐不然他為何突然想到要來拜訪他以前的老朋友呢﹖他根本就不喜歡登門拜訪任何人。況且他在來這農場之前的愁眉苦臉﹐全被他看盡眼底。全世界大概只剩下他老媽還沒知覺吧﹗維君懷疑地想。楚馨知不知道呢﹖他突然好在意她的想法。

自己的父親連養活妻子都有問題﹐還得向別人求助﹐我又能說什麼呢﹖人家能夠幫咱們這個大忙就該感激不盡了﹐還想再要他最鐘愛的獨生女兒﹖我還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維君自嘲得苦笑。因此﹐在這忙亂的禮拜﹐他盡量和楚馨保持距離。甚至連看都不敢看她一眼﹐更別說談上一兩句話了。他不知道他這樣做﹐已深深傷害了楚馨的自尊心。使她以為他不喜歡自己﹐而且討厭自己。因此她一直盡量得躲避他。所以從那次在湖邊相遇到現在一個禮拜﹐兩人都沒有再講過一句話。就連碰到面﹐也只是繞道而行。

這一段忙碌的時間馬上就過了。接下來該關心的就是維君的學業了。他當然和楚馨唸同一所私立小學﹐也比較方便。他的英文雖不比當地出生的白人或是華人還好﹐可溝通都不成問題。所以不到一個星期﹐
他已和大家打成一片。大家都感到安慰﹐尤其是楚馨。

她還以為大夥兒會排斥這個從小在台灣這個異國長大的東方男孩﹐這件事還讓她擔心了好幾天睡不好覺。結果她錯了﹐而且錯得離譜。他不但和大家適應得很好﹐成天還有好幾個人圍繞在他身旁呢﹗當然少不了幾個愛慕的女孩子。他的聰穎與開朗﹐早已被他們識為一體了。楚馨雖感到高興﹐卻也有點嫉妒那些女孩能夠正大光明的和他嘻鬧在一塊。

維君自己也很高興能夠和大夥兒打成一片。可他總覺得似乎少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楚馨的笑容。缺失了她那甜美的笑容﹐他看任何東西都是黑與白。他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他只在乎她的。可他能對她再要求什麼﹖多看看他嗎﹖多對他微笑嗎﹖維君自知自己欠楚馨一家人已經夠多﹐沒有資格再去要求什麼。

就這樣﹐一個月匆匆而過。冬天即將來臨。白雪輕輕飄落在燈光通明的街道、透明的霜也悄悄落在各個家戶冒著暖暖煙火的煙囪。象徵著聖誕節的到來。街道旁的商店也擺出各種不同的聖誕禮品﹐也掛上了五彩繽紛的小燈泡。夜晚來臨時﹐整條大街七彩無比﹐也好熱鬧。

天堯一家人也忙著佈置著聖誕樹與購買聖誕禮物。這是宗庭一家人來這裡第一次過聖誕節﹐他們也感到好興奮。天堯還特別給農場裡的工人請一個星期的假期﹐好讓他們回家和家人過一個溫馨的聖誕節。

楚馨與維君也早已放寒假。原本帶著憂愁的他們﹐也染上聖誕節的歡喜氣氛。雖然如此﹐倆人卻始終不和對方講話。天堯他們對這件事居然沒有注意到。況且他們這幾天都忙不開來﹐也沒時間去管這件事。

一個寒冷的早晨﹐楚馨正要走進餐廳去吃早餐﹐剛好一頭撞上也要走入餐廳的維君。自從宗庭一家搬進來﹐他們就和天堯他們共進三餐。維君連忙扶住楚馨﹐著急得問:「妳沒事吧﹖」說完﹐他才知道這是這一個月內以來他第一次對她說話﹐除了在湖邊相遇的那次。

當楚馨一撞上維君的胸膛時﹐她早已紅透了白皙的臉頰。而當她聽見維君對她開口說話時﹐她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雙耳。她愣在那兒好一會兒﹐才吐出二字:「沒事。」她兩眼一直盯著維君看﹐看得維君也不禁臉紅了起來。

他吞吞吐吐得:「那。。。那我就先。。。走了。」說罷﹐他掉頭就往餐廳的反方向走去。

楚馨很快得拉住他﹐可當她碰到維君的手時﹐竟有一種來電的熟悉感覺。這讓她征了一會兒﹐便把手抽回來。維君也震住了﹐停止了腳步。

楚馨輕嘆了口氣﹐吐氣如蘭得說:「你不用躲著我﹐我也不用躲著你。為什麼我們倆不能在一起呢﹖」當她說這話的時候﹐言語音調根本就像另一個人。好憂愁﹐也好幽靜。

維君也很平靜得回答:「我倆沒這個緣份。我可不希望從前的悲劇再發生。但我要妳明白﹐我今生只愛妳﹗」他的眼裡充滿了深情、痛苦和爭扎。

楚馨無語了。是呀﹗她怎能不顧慮到她的親人﹐甚至於她今生最愛的人呢﹖從前的過去就過去了﹐重要的是眼前的未來呀﹗

她不說話好一陣子﹐維君也只悄悄得看著她。天長地久、山盟海誓﹐都暫時被他們拋在腦後。他倆能夠看到的﹐只有從前經歷過的慘痛與未來的迷惑。

維君先開口:「或許我們不能成為夫妻﹐可至少我們可以作個朋友吧﹗」他說這話時﹐誰都聽得出他語氣中的無奈與悲傷。

楚馨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嗯﹗或許。。。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朋友﹖多麼諷刺的兩個字呀﹗從前的甜言蜜語、點點滴滴﹐到頭來竟只是『朋友』﹖我真希望我倆能成為陌生人﹐過路人。那或許可以讓我感到好過些﹐楚馨心酸得想。

他們都瞭解彼此的委屈、不滿與無可奈何﹐只是他們又能怎樣呢﹖再次轟轟烈烈得談一場戀愛嗎﹖這換來的代價﹐竟是家人的慘死。何苦呢﹖何不趁現在倆人還未燃燒起愛情的火花﹐就把這在未來將要發生的悲劇給消滅﹖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就算讓自己獨自後悔、心痛﹐也值得。

突然﹐一陣輕快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小馨﹗維君﹗一大早你們倆在那兒瞪著對方幹麼﹖還不快進去吃早餐﹖」

原來是艾薇拉和其他的人﹐正在往這兒走來。

楚馨與維君終於從『夢』中驚醒過來。倆人不好意思得整理整理自己的儀容﹐便向他們迎去。他們似乎對剛才的事毫無印象﹐只是覺得很奇怪為何在他們一個多月不說話之後﹐他倆會看瞪著對方。

瑩芳笑說:「怎麼一大清早就在餐廳門口瞪著對方呀﹖來﹐小馨﹐妳跟呂阿姨說。是不是咱們的維君欺負妳啦﹖」她彎下腰對楚馨開玩笑得問。

楚馨自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只胡亂得搖著頭:「沒有﹐真的沒有﹗」

瑩方看了﹐笑意更深了。她笑咪咪得說:「好啦﹗看妳把頭搖得這麼厲害﹐小心扭傷了脖子。」一群人都露出了笑意。

維君的腦子好糊塗。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我會和楚馨面對面得瞧著對方呢﹖他實在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放棄。便跟著眾人一塊兒走向餐廳。他偷偷得往楚馨那邊輕瞥了一眼﹐發現她依舊笑口常開﹐沒什麼異樣。他嘆了口氣﹐決定停止再想這件事。

聖誕節那天終於來臨了。家家戶戶﹐喜樂洋洋。今隔兒是前夕﹐天堯親手烤了一隻大火雞﹐香味四散。還有各種佳餚好菜﹐大家吃得好盡興。

宗庭首先端起了盤前的葡萄酒﹐向天堯舉起致意:「天堯﹗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謝你。這一個多月來要不是因為你﹐我們一家就不會有今天。我誠心得祝你生意越來越興隆﹐生活越來越美滿﹗」一說完﹐他就把整杯的葡萄酒給灌了下去。

不等天堯舉杯﹐瑩芳也端起了酒杯說:「真的﹐真的很感謝你們。沒有你們的幫助﹐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祝你們永遠幸福﹗」她也把酒杯裡的葡萄酒給喝得一乾二淨。

過了一個多月了﹐她早從丈夫的口中瞭解到他們真正來這農場的原因。當她剛開始一聽到時﹐她氣宗庭為什麼不早點告訴她。但當宗庭急忙得解釋後﹐她的怒氣也就消了﹐反而還有點甜滋滋的感覺。原
來宗庭是為了怕她擔憂﹐才決定不告訴她的。

天堯和艾薇拉笑著接受了他們的祝福﹐也乾了一杯。

瑩芳悄悄得推了推坐在自己身旁的維君的手臂﹐輕聲催促:「就剩下你了﹐還不快向楚伯伯和楚伯母致意﹗」

維君聽了﹐也照樣拿起他的果汁﹐對天堯二人真誠得說:「謝謝楚伯伯和楚伯母一個多月來的關照。我祝您倆能夠恩恩愛愛到長久﹗」他一口氣得把杯裡的果汁喝光。

瑩芳笑罵:「這小子﹐這算哪門子的祝福詞呀﹗」她輕敲維君的頭。

當楚馨聽見『恩恩愛愛到長久』這幾個字時﹐眼裡竟充滿了淚水。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覺得感動。只是有一股椎心刺骨的痛﹐一直在她的心底。她真的好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可她沒有﹐只把淚珠往眼裡頭塞。

維君早已看出她臉色的變換。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那幾句話。但他知道﹐他羨慕楚伯伯與楚伯母。那種無私的愛﹐讓他看了深受感動。

以前﹐似乎也有那麼一段濃烈的情。可是﹐那是什麼樣子的戀情呢﹖他不清楚。他只知道那是一段轟轟烈烈﹐令人刻古難忘的愛情傳奇。

他很好奇。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段戀愛﹐能夠使他感到這麼忘懷﹖這事﹐大概只有上蒼才知曉吧。。。


待續。。。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