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大明湖邊雨荷絕調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August 23, 2000 at 14:27:26:

前言:98'年11月匆促貼出《紫燕齋序》後,其中錯字漏列處甚多,當時即有意修改訂正,而隨著時光流逝,時移境遷下,也把這事擱下來了。
承蒙筠語關注及一些朋友不斷的催促,這次終於修改好文章貼出,貼文的同時,由衷的感謝朋友們的校正及意見,古語說,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對朋友的情義,小魚時時謹記於心不敢忘卻。也期待他日呼友縱飲酒茶,盡興而談,痛飲狂歌,友朋相契,不亦快哉!

大明湖邊雨荷絕調

一九七八年十月初河北遵化馬蘭裕,清代東陵妃嬪園寢墓前,臺階條石斷裂塌陷,可以看到一個洞口,地宮下有麒麟石獸、石人,石門敞開,走進洞口後,又見一巨大石塊堵住入口,開挖後,從而發現了墓葬的地宮,墓宮上頂爲半圓式,青綠彩石砌成,上刻雲彩鳳蝶圖花,四壁石牆上畫有五彩花紋,地宮中棺木上有金漆書寫的回部文字,漢譯是「以真主的名義」。

經過考古學者的研究分析,弄清了陵墓主人的身份,正如文獻中所記載的香妃一樣,她信奉伊斯蘭教。在乾隆衆多妃嬪中,只有一個回族妃子,這個發現證實了容妃就是香妃。

地宮園寢中尚有鐵匣數隻,內有各色寶石物品,朝服朝冠等大量衣物,及帶有少數民族文字的八寶花綾。另有一鐵匣,打開之後還有一木匣,木匣上雕刻細緻,以鐵鎖封口,開了鎖後,內有一把匕首、幾幅畫軸、珠玉瑪瑙飾物,匕首柄上鑲嵌紅藍翠玉寶石,劍身無斑無鏽,微泛寒光。

木匣中的畫軸卷開後,是兩幅畫像,其中一幅縱有五十三點五公分、橫四十點五公分,畫法細膩,繪有一少婦,鼻梁高挺,面容圓潤豐美,頭上戴著狐毛羽冠帽,帽緣以五珠貝環遶帛飾,左右兩側頭髮編成辮子,下垂披肩,身著對襟彩領衣,窄袖袍,衣著色彩豔麗,神態飛揚,望似瀟灑,這幅半身畫像雖無落款,但應爲墓寢主人-香妃無疑。

另一幅畫像,縱四十九點六公分、橫一百零四點四公分,畫風工麗高雅,繪有衆宮女簇擁著三位年輕女子,其中一位神態樣貌與前畫中人物相同。而另兩位皆身著滿服,梳大翅頭,戴著扁方兒,發上紮著珠寶玉翠花,其中一位著紅色旗服,袖口鑲著朝陽五鳳珠,鵝蛋臉兒,眉彎如柳葉,長窕身材,雍容華貴。另一位身穿翡翠黃上鏤金蝶衣式,臉容俏麗甜淨,眼睛大,兩眼水水靈靈的,亦是丰采秀麗。

此畫卷上題有紫薇與香妃娘娘、還珠格格,春日晏酒於褉賞亭,並引白居易詩曰:
爲我盡一杯,與君發三願;一願世清平,二願身強健,三願老臨頭,數與君相見。落款處只具名紫薇。

由畫中題款文字中可知,另二位貴族女子一為還珠格格,一為畫者本人紫薇,但經專家查遍乾隆時期檔案,均無法得知此二位女子身份,而乾隆十位女兒中,也無人封爲還珠兩字,曾受封賜之王公貴族之女也查無此名,宮廷畫家中也無紫薇之人,此二女是誰?謎霧重重!

近年來專家學者經由臺北故宮博物院館藏,清代滿文資料檔案中,發現一些珍貴資料,與用漢字寫成的實錄相比,找到一些差異與新發現。原來當初滿人入關後,使用文字雖是滿漢並用,但往往漢文實錄與各項官書中,經常增刪竄改一些史事,尤其是乾隆一朝,文網密張,知識份子動輒因言不利朝廷而獲罪,更何況事關宮闈之事,更不敢明載於史書。現據內閣大庫檔,滿文檔案中查知,乾隆皇帝在乾隆二十五年間曾認一民間女子爲女兒,封爲還珠格格。
至此香妃墓中,仕女圖堥鉹中@位女子身份終獲得知。

乾隆六年,乾隆在平定貴州苗疆之亂後,心情大好,意興風發,宣佈就位後首次進行木蘭秋獮,雖有臣子反對,但皇帝以保持滿人尚武的習俗,決定把一年一度的「秋獼」獮定爲一種例行制度,在直隸承德府以北進行木蘭圍場,在大批扈從人員、官兵的層層包圍下,乾隆縱馬如飛,親率八旗軍進行圍獵,圍場林深草盛、獸鳥飛奔而出,一向善於騎射的乾隆射藝高強,箭無虛發,獵物遍地皆是。

獵畢歸營,交付官廚。慶功宴會上與隨駕的王公大臣、貴賓共用美味佳肴,衆大臣酒足飯飽中說說談談,從飛鳥百獸之所飲,到水清出泉談到造園及各地園林美景,更從古時梁園、華林園說到茂陵園等名園異景,席間一臣更暢言訴說江南園林之美乃世所罕見,原來此臣出自于江南,曾遍遊江南名山古嶽,這幾年雖身居京中,但一直未能忘懷江南美景。

乾隆聽了衆人談及江南美景後遊興大發,忽然興起了一個念頭,想到青山綠水的江南一遊,但如依計畫籌備,勢必得一年半載方能成行,於是乾隆決定不打擾衆臣民,只率幾名親信侍衛大臣微服出遊江南,除想一睹這些名傳千古之絕色美景外,也可體察民情、親炙民風。

乾隆交待好駐守大臣,囑付國事辦理,並頒諭軍機大臣,出巡期間,重要之軍機文報,要即刻遞送,以免延誤軍情。
一切安排妥當後,乾隆即親禦名駒,步出禦營,帶領侍衛出發南遊,仿聖祖南巡,先至曲阜孔廟行禮,又登泰山。一路上盡興攬勝,途中見物豐民裕,百姓生活安樂,乾隆心情更加愉快。

昔我遊齊都,登華不注峰。
茲山何峻拔,綠翠如芙蓉。 --李白 <古風>

這日乾隆來到「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濟南,近臣表示濟南最著名的風景爲聚泉爲湖的大明湖,乾隆因對大明兩字有所疑惑?問之左右才知道,因泉群之西有座大明寺,此湖因此寺而命名大明湖。

此湖風景秀麗,留有歷代名人雅士遺迹,乾隆一聽之下,大爲歡喜。於是一行人即輕騎而行,沿著湖堤到處攬勝,見園內湖水清澄碧透,處處植有楊柳,隨風婆娑,湖中荷花漸殘,花托澎大,蓮蓬累累,在涼爽秋氣中,楓樹、銀杏漸漸變黃,更襯得天空更藍。

一行人走走停停遊至湖心小島曆下亭,憑亭遠望,可以直望遠處,群鳥飛翔,湖中有舟船來往,如織繁錦,湖面遼闊,真是美色天成。
但見湖中有座山,乾隆手指遠處又問:『那是什麽山?』答曰:『華不注山。』乾隆大奇:『華不注?可是出於李白古風詩中華不注峰麽?』
其臣答曰:『正是!想來這華不注乃是古音「華跗朵」,也就是荷花的花萼房,遙看此山形狀類似含苞荷花,因此得名。又從另一角度觀看此山形狀,會發現彷佛荷花徐徐綻放,難怪詩仙李白來此地遊玩,見此美景,作(古風)讚美此景了。』

眾人出了曆下亭又至北極閣,延閣西行,有一長廊環繞,中有亭榭荷池,此亭是爲小滄浪。衆人正談笑間,忽見天色瞬間暗淡下來,天空低垂烏雲密布。雷聲轟轟,雨滴鬥然落下,頃刻間遊人皆急躲雨至亭下,亭內因此而擁擠不堪。
鬥大雨珠嘩啦從天而降,這雨勢來得既快又急,大家東躲西閃還是免不了淋濕衣襟。侍衛環視周圍,見不遠處有一處精致優美屋舍,問及於旁人,才知是當地仕紳之家,主人姓夏。乾隆見雨勢越來越大,一時半刻間並無停止迹象,於是決定率衆人飛馬前往避雨。

常記溪亭日暮,沈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李清照 < 如夢令>

衆人栓好馬後,經稟報主人,進入屋內,見一白牆、綠瓦、紅廊,優雅庭園迎面而來,園內植滿四時花卉,繁花如錦、清香滿園,曲徑幽折,草木青翠,庭閣樓宇錯落其間,園林景致更與周遭自然環境結合,看來這夏家屋舍頗爲清幽華麗。

僕人引衆人再由東轉進一樓臺,待主人前來。夏老爺得奴僕通報,有京中數遊人,因急雨懇求暫避之。一群人英武非凡,所騎馬匹神駿而罕見,夏老爺一見之下,果然如此,見衆客穿著不凡,雖遭大雨淋濕,但儀態仍從容不迫,尤其當中一位公子,面如冠玉,氣宇軒昂,雍容華貴,氣派自然而生,身著一件墨藍行袍,頭戴黑絨制暖帽,袍服右襟大概因騎馬之故,和著媄抯滌_來,腰間帶子中間嵌著一美玉,系一金黃絲鏽荷包,看他穿著打扮,便知是京中富貴人家。

眼見主人來到,衆人連忙敘禮,夏老爺接待招呼後,問及對方來處,請教姓名。賓客之中一名身著青衫,面貌儒雅者越眾而出,拱手答禮自我介紹後,繼道:『我們是從京中來的,剛才遊湖之時,遇傾盆大雨,多有叨擾,還望夏老爺見諒!』並一一引見眾人與主人認識,最後對夏老爺介紹一旁年輕公子道:『這是我家公子,姓艾名寶曆,公子排行第四,人皆稱寶四爺。』

夏老爺熱誠款待眾人,喚來家僮獻茶、燃起火盆替客人烘衣。寶四爺茶一入口,瞬覺香美甘甜,問道:『府上茶水格外甘甜,是何種茶葉所製?』主人答道:『茶葉只是一般而已,特別處是在沖泡之水,此水乃大明湖知名之珍珠泉水,味甘水澈,乃是上等用水。』

日後乾隆極愛飲用此水,幾次南巡,到山東皆指明用珍珠泉水,這且是後話。再說到夏老爺與賓客閒聊濟南風土人情,並敘問京中事,見這寶四爺言語風雅出衆,對京中人事異常熟稔,更見隨侍在側其餘諸人,個個容貌舉止端莊,皆文武材也,但不知爲何對這位寶四爺,卻奉若神明,夏老爺心中不禁暗暗稱奇?
夏老爺心想,這寶四爺應是皇親國戚之流吧?夏老爺眼力極佳,這位年僅三十一歲的年輕公子正是乾隆。

乾隆見這園林之美,極爲罕見,又在湖光山水之大明湖畔,更爲難得。於是與夏老爺閒聊家常,詢問緣由?原來這夏家老爺,在濟南頗有名望,曾參加科舉,得秀才名,但因家中經商富饒,年少時嘗遍遊各地覽勝,對大自然奇山美景感動萬分,所以花費鉅資,參照各地庭園,建造這座夏家庭園。

自從家中有了此園,夏老爺心情大爲舒暢,不管是夕靄朝霞、明月清風、星辰雨露,在夏園中都能成爲奇妙幻化的天然美景,夏老爺經常寄情於此山水之間,率友飲酒賦詩于美景中,心性恬淡,更絕了仕宦之心。

衆客一邊避雨,一邊與夏老爺飲茶深敘,賓客間言語大爲相投,這時忽聞得一陣悠遠清雅琴聲杳然傳來,雨聲琴聲相應相和,錚錚作響,其時雨勢稍歇,歌聲隨風播送,隱隱約約,聽來並不真切。

乾隆側耳仔細聆聽,只聽得唱道:紅樓倚連溪曲,樓前溪水凝寒玉.,蕩漾木蘭船,船中人少年。荷花嬌欲語,笑入鴛鴦浦。波上暝煙低,菱歌月下歸。……琴聲歌聲宛轉美妙,音韻協調,琴音更是高雅清麗,牽動衆人無限遐思,乾隆心中讚賞不已,對這彈琴人不禁份外好奇,左右見今上之意,當下心知肚明,轉而求夏老爺盼引見彈琴人,向夏老爺拱手道謂之曰:『我家公子,素喜詩書琴藝,今日得聞如此美妙琴聲,佩服萬分,渴望一見,還望老爺成全。』
夏老爺有感對方談吐從容優雅,雙方交談甚歡,對賓客印象既好,且知對方乃是書香富貴人家,於是喚來ㄚ鬟,請出彈琴人。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韋莊 <思帝鄉>


曲折幽徑上,見一俏麗ㄚ鬟手撐油紙傘,陪著一麗人徐徐而來,那位麗人身著月白繡紅花襖,蔥綠裙,外罩石青灰鼠披風,發上只橫簪著一支扁平翡翠玉簪,下垂珠玉,隨著腳步輕輕晃動,身形婀娜多姿。隨著距離愈來愈近,再走進一些,見來人臉如朝霞,眉如彎月,冷豔嫵媚,美麗不可方物。

原來這位彈琴人正是主人千金。這夏家老爺結婚多年,夫妻恩愛,但可惜膝下無子,夫妻倆在中年生得一女,此女自幼聰穎,八、九歲即通音律,能賦詩,更兼容貌出眾,夫妻兩人寵愛異常,更聘明師教導,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皆能。

夏父引見女兒與衆人相見,乾隆一見之下,不由得呆了!衆人皆贊其琴聲優美,想請小姐複奏一曲。小姐應允,命仆傭取出琴來,挽起白色衣袖,露出潔白細嫩的纖手,手指輕挑慢抹,琴弦叮叮噹當……琴聲一出,細膩動人,但此次卻只彈琴而不吟唱,雖說如此,但琴聲悠悠,行雲流水般,技藝高超,衆人聽得都沈醉了。

一曲既罷!乾隆等人仿如大夢初醒,衆人聞得佳音,皆讚不絕口。乾隆飽覽群書,精通經史詩賦,詩興一發,遂與衆人吟詩作對,乾隆詩才敏捷,學識淵博,而小姐卻不遑多讓,文才卓越,詩句清麗。
乾隆見夏家小姐容貌出衆,才華洋溢,雖說六宮佳麗無數,但眼前這位婉約多致,清新脫俗的佳人,卻把那些濃妝豔抹的妃嬪都比了下去,此時此景乾隆也不禁深深陶醉于佳人美景中了。

江南蓮花開,紅光覆碧水。色同心複同,藕異心無異。
閨中花如繡,簾上露如珠,欲知有所思,停織複踟躕。
--蕭衍 < 子夜四時>

眼看天色漸暗,雨絲細細,主人留衆客晚餐,席間菜肴豐富,多採自大明湖盛産之浦菜、藕、蓮入菜,還有黃河所産鯉魚,肥美味鮮,水晶耦、冰糖蓮子,更是味美精致。

主人相陪,卻不見佳人芳蹤。酒酣耳熱之際,談興漸濃,衆人談及日間遊湖所見,夏老爺說:『各位所遊不過濟南名景一、二,杜甫詩中曾雲:「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彙泉堂南邊有曾鞏祠、跑馬泉西面有張養浩故居雲莊、柳絮泉東北方漱玉泉爲宋代才女李清照故居,趵突泉池西南更有觀瀾亭.。而濟南四大名泉之一,金線泉更是景觀妙絕,因其泉水中有一絲飄浮不定的金線,陽光下可見,月色中也有奇景,各位既已來此,千萬不可錯過。』

其時乾隆自從見了夏家小姐,心中即念念不忘,又想至今仍不知小姐閨名,心有不甘。此時聽得夏老爺說:『此地古迹名勝尚未遊完,寶四爺如不嫌棄,便在寒舍盤桓數日,如何?也可得地利之便,盡興遊玩。』乾隆心喜,幫下也不推辭,順勢連忙說道:『感謝盛意!有勞夏老爺了,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打擾府上了。』

因大明湖畔風景著實秀麗,又私想再見佳人,乾隆於是命人拿出重銀,欲暫住打擾數日。夏老爺堅拒銀兩,說道:『你我話機相投,即是朋友,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公子既不嫌敝舍簡陋,當然歡迎之至,怎可以金錢相論交。』

各位看倌是否感到奇怪?夏老爺爲何要堅持留客。原來夏老爺有件心事未了,那就是愛女雨荷至今已雙十年華,卻尚未婚配,愛女容貌、人品,都是一流,自己又頗有資産,媒人求親者雖絡繹不絕,但東挑西揀,樣樣要周全,卻總不能如願,又不敢隨意,恐怕所托非良人。就這樣,蹉跎至今。

今日遇到寶四爺這樣的丰姿才華、人品家世俱全,實在大爲欣喜,想替女兒求得良緣,說什麽也要探探這位貴客,娶妻否?那能讓機會溜掉!就這樣雙方各自打著如意算盤。於是乾隆與衆臣遂于白日到處覽勝,每至一處,都覺景致動人,濟南真是一處與水關係密切之都城,泉群處處,風光明媚。

繡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
眼波才動被人猜,一面風情深有韻。
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李清照 浣溪

乾隆在夏家已借住三日了,每日遊覽各處名勝,到日幕將盡而歸時,總會住宿夏家。但卻也再沒見過夏家小姐了,雖有美景在眼前,但心情著實鬱悶,怏怏不樂。

群臣知曉皇上心情,但又覺此事棘手,乾隆雖貴爲天子,要納多少妃嬪,本不是問題,但這夏家乃是漢人,祖宗法制,滿漢不能通婚,於是誰也不敢胡言勸慰。

另一方面的夏老爺也是心焦得很!本想直言相問,又怕對方已有家室或意中人,或恐遭對方拒絕,有礙於顔面,於是轉而向衆旁人打聽,誰知!這一問之下,更覺迷惘,因爲衆人含糊其詞,言語閃爍,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心下暗自生疑。

這日晚飯後,領侍衛大臣奏曰:『主子,此地既已遊畢,可否即日動身,按行程出發』乾隆只得同意。與夏老爺一番應酬之後,即決定明日一早即刻啓程。

但世間事,冥冥中自有其因緣,這一夜,月色如銀,乾隆心潮洶湧,想起那端鼻媚臉、明眸動人的俏麗佳人,就再也無法安睡了,不想驚動衆人,悄悄的獨自一人,手拿蠟燈踩著露水、迎著月光,信步走出,忽聞一陣細細琴音傳來,初聽時琴樂綿密幽雅安詳,乾隆隨著琴聲,沿著樓宇花台,轉進另一處庭院,但沒多久,琴聲轉而急促雜亂,再一會兒後,琴音已微弱得幾乎聽不清楚了,突然琴聲卒然而止,趨於靜默。

在這夜闌人靜時刻,如今卻只聞蟲鳴叫聲,再也無聞絲竹之聲了,空氣中顯得格外寧靜深沈。乾隆凝思出神,意有所想神魂不定,卻發現自己無意中走至另一處花園,但見這奡滬P又與他處不同,雖已入秋,但花卉更加綻放,滿園清香,曲池水榭,其間點綴著奇花異草,池水旁柳樹枝葉,茂密入池,柳葉微黃,水面盈盈蕩漾,波水仿佛映出意中人倩影。

乾隆歎息出聲!不意下,一轉身竟看到魂牽夢繫之人就在眼前,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其實,這邊的夏雨荷也是同樣心情,自從一見寶四爺,整個心就掉了魂,朝思慕想的,從沒看過這般俊颯英姿、玉樹臨風又富才華之人,不知不覺的生起愛慕之心,但長於深閨,飽受庭訓,小女兒家的心事又難以向父母開口,聽得ㄚ鬟說道:『前幾日借宿客人,明日即將離開。』一顆心就不能平靜,竟也輾轉反側不能成眠,本想安定心神,起身操琴,豈知心煩意亂下,清音不發,氣滯雜亂。琴音若斷若繼,真可謂剪不亂,理還亂,雨荷索性住手,仰望窗外明亮月光,聞得花香,披件袍挂也走出屋外,戶外萬籟俱寂夜涼如水、瑩光如星,看著天空銀河清淺,繁星點點,月光如同水光,湖水蕩漾。

漫步庭園小徑間,思潮萬端,想起ㄚ鬟笑著說:『小姐,底下人都讚賞,說沒看過這麽大氣派、風度的公子』原來乾隆一行人雖借住夏家,但對傭仆下人,出手闊綽,決不失禮,以致底下人全都喜愛這群客人。雨荷走近池水邊,凝思出神,突然聽到一聲歎息聲,不由大驚失色。

這時乾隆與雨荷面對面,倆人乍驚還喜,不能自持,竟呆呆互看了會兒。乾隆才問道:『剛才聽得琴聲,清微淡遠,姑娘精通音律、工詩詞,又有天姿國色之貌,想與姑娘引爲詩文知友,可好?』雨荷低頭暗道:『公子才華在我之上,但請公子不吝指教』乾隆又問道:『姑娘也是無眠嗎?』雨荷點頭。乾隆又道:『但不知姑娘如何稱呼?』雨荷施禮依然低頭暗道:『母親生我時因逢大雨,又在夏季荷花遍開之時,更因此地荷花著名,因此取名雨荷。』乾隆道:『真是人如其名,如出水芙蓉也!』雨荷這時才擡起頭來,望向這位擾亂她心性多時的佳公子,這一夜,兩人含情脈脈,千般柔情互吐心中愛意。清純的雨荷那堹鄔颲衒o住這位多情公子的溫柔話語,真是君情繾綣,深敘綢繆。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無休,問佳人是一半含羞兒一半兒肯,只春宵苦短,情意綿綿遂如此成就了一番好事。

依依脈脈兩如何?細似輕絲渺似波。
月不長圓花易落,一生綢悵爲伊多! --吳融 <情>

天方破曉,東方既白,群臣至乾隆處請安,卻不見皇上人影,尋遍各處,都未看到,這下子衆人無不大驚失色,更至馬廄處查看馬匹,也無短少。大家是急如星火,惶惶然不知所已!話說回乾隆處,乾隆醒來時,見天色已大白,深感自己大意,但想大家一定急得找他,心想事既以如此,索性坦白於雨荷,告知自己真正身份。

雨荷一聽,簡直不敢置信,自己萬般鍾情之人竟是當今聖上,說不出是驚還是喜,驚的是,皇上是如此位高權重,自己只是一個民間平凡的女子,這段感情未來將如何是好?喜的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是如此瀟灑出衆,又對自己有如此的深情愛意。當天乾隆即告知夏老爺此事,夏老爺震驚之余,也有點了然於胸了,一切疑問都有了解答。

本就懷疑這位寶四爺應是王公貴子之類,想不到竟是當今聖上,想著心愛女兒,一朝得君寵,如能封嬪進妃那也是夏家的恩寵,但一深想卻又不知往後是福是禍,心中也是坎坷不安。事情既已揭露,乾隆就住了下來了,與雨荷兩人是你儂我儂,須臾不分離,兩人相偕遊園,談詩作畫,彈琴奕棋其樂融融,而衆臣也識趣不敢打擾。

當兩人情意綿綿耳鬢廝摩時,乾隆並親賜雨荷扇一,長幅畫一,扇上贈題一詩:『雨後荷花承恩露,滿城春色映朝陽;大明湖上風光好,泰岳峰高聖澤長。』但在衆人欣羡歡愉中,卻有一人是惴慄不安的,就是這夏雨荷母親-夏家夫人,這夏夫人溫柔嫻淑,略識文墨,自從知道女兒情事後,經常暗自擔憂不安,進不進宮皆會讓母親爲女兒心碎,進了宮,這宮門似海,規矩又多,要想時時見著女兒是難上加難,但丈夫畏懼帝王權威,女兒又沈醉愛情中,自己也只好把滿腔煩惱苦悶放在心中了。
豈料夏夫人的煩憂沒多久竟成了真。就這樣過了月餘,一日京中傳來緊急軍情,謂邊疆生變,戰事緊急,需馬上決策定奪,軍機大學士也不敢擅自作主,而太后又不知從何得知此事,下了緊急懿旨,請聖上速速回京定奪。

衆親信侍衛手持懿旨跪請皇上回京,乾隆隨即決定動身回京,雨荷一得知消息,心上思緒萬千,愁腸百結,珠淚成串,不忍與皇上分離,但又知道國家大事比之兒女私情更爲重要,此時,也只能忍痛暫別了。

雨荷淚如雨下凝望乾隆,言語哽咽說道:『豈敢要求皇上的愛是天長地久,但望君知我心,就怕上皇上的愛是蜻蜓點水,而我,卻成了一生的等待。』乾隆勸慰雨荷道:『你且暫待,等朕處理好戰事之後,再稟明太后,三個月後定當派人來接,你安心等待,朕當不負你,朕既是天子,當是一言九鼎,絕無戲言。』

雨荷又道:『有幾句話,還望皇上切記,「君當如磐石,妾當如蒲草,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此時雨絲又紛紛,就如同第一次會面般,雨荷的淚也如雨絲紛紛掉落。

昔君與我兮形影潛結,今君與我兮雲飛雨絕。
昔君與我兮音響相和,今君與我兮落葉去柯。
昔君與我兮金石無虧,今君與我兮星滅光離。
--傅玄 <昔思君>

從此以後雨荷就開始了等待的日子,剛開始覺得時間過得如此緩慢,每日總在樓臺窗前望眼欲穿,數著日子,一日、二日、無數日……轉眼間已過三個月了,但皇上的承諾卻毫無消息,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去不回。

雨荷心中又升起了希望,安慰自己,皇上是因國事繁重,而拖延些時日,但遙望夫君來時路,依舊是絕來音,斷書信,雨荷又開始盼望時間過得慢些啊!看著地上覆滿了落葉,和光禿禿的樹幹,淒冷的冬季早已來臨,但園中的櫻花、梅花卻不知雨荷的哀淒,猶然自顧自的綻放光彩。皇上的承諾呢!不是說君無戲言嗎?

回首往事,兩情喜悅的歡樂竟如此短暫,如同夢中。
可憐的雨荷,雖滿腹哀傷鬱悶,此時卻又發覺自己肚中已暗結珠胎,猶如情天霹靂不知如何是好?終日飲泣,不言不語,身形更見瘦弱,夏夫人見愛女如此,心如刀割,不禁歎道:『天下負心男子,如此寡情薄義,連一國之君竟也如此薄悻!』更令夏夫人生氣的是,當初那些媒人、求親不成者,如今是冷眼暗嘲笑,說什麽:『嫌貧愛富,想攀高枝做鳳凰,如今卻被京中富家公子拋棄。』其中內情,事關皇家,夏家也不好辯駁。

雖說夏家夫妻一向恩愛,夏夫人平日對夏老爺尊重有加,事事更不違逆。但夏夫人見愛女傷心至此,自己更加氣憤難忍,不禁時常埋怨起丈夫來,怨道:『當初要不是你大意留客,也不會讓女兒今日至此。』夏老爺怒道:『他是當今皇上,位高權大,我能奈他如何?到府衙去告不成?我也怨啊!』說完,也老淚縱橫了。雨荷見老父老母爲自己傷心又動了氣,思前想後,也深悔自己失足在前,如今讓父母蒙羞,更是無可歸疚于父親,只怨自己命薄,心中更是羞愧,終日淚眼含框。

轉眼間冬盡又春來,庭院堛漪U子樹發出了新芽;勺藥、三色堇、燕子花…等也都迎風綻放了,蝴蝶兒也忙碌了起來。雨荷手撫肚中胎兒,時常呆呆遠望出神,無視於這些她平日所最鍾愛之花草,她精神頹廢,飲食不定。老母見她如此,時常叮嚀安慰,要以小孩爲重,這個孩子,再什麽說,也是龍種啊?雨荷只能強顔歡笑,勉強打起精神,不讓父母再爲自己哀愁!

時序又來到盛夏了,正是荷花遍佈的季節,夏家庭園堛漫_花異草更是展現最美的一刻,向日葵、紫茉莉、梔子花、繡球花,百花齊放,欣欣向榮,尤其是今年庭院堛熊聒赤嵺颽O燦爛奪目。

乾隆七年八月二日,夏雨荷産下一女,取名紫薇,一方面取其出生之時家中紫薇花漂亮繁華,二方面取其諸星之首紫微星之音,暗指其嬰孩出身不凡。

紫薇自小漂亮聰明,慧黠非常,在母親嚴格管教下,從小即熟讀經書,但小孩愛玩心性仍有,母親有時嚴厲教導過了頭,祖父母總會百般維護縱容。看著這個美麗又伶俐的小紫薇,也是夏家兩老最大的安慰。全家頃其全力栽培這位嬌嬌女,讓她受最好的學習與教導,而紫薇也不負全家人的期望,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更兼品貌美豔,比之當年雨荷更爲動人。

春水悠悠春草綠,對此思君淚相續。
羞向離恨向東風,理盡秦箏不成曲。
與君形影分吳越,玉枕經年對離別。
登台北望煙雨深,回身泣下寥天明。 ──姚月華 怨詩

紫薇十歲那年,祖父在鬱悶氣憤中因病逝世了,家中失去了可依靠的男主人,一家老小婦孺慟哭失聲,悲慘的是,自從夏老爺走後,偌大的家產竟因乏人有效管理,家境一日日走下坡了,更兼外頭一些不成材親戚友人,看他們孤兒寡母的,總是時時想占些便宜。真是世態炎涼,人情淡薄。

再過了三年,夏夫人也隨夏老爺去了,臨走時不放心雨荷母女,千交待萬交待雨荷要讓紫薇認了父親,不能再瞞著這孩子了。雨荷眼淚撲撲簌簌直掉,說不出話來,只能點著頭應允。自從慈愛的父母相繼過世後,雨荷最大的精神支柱已然倒塌,身體本已憂傷而日益殘弱的雨荷,更覺得生命力也一日日的逝去了。

又是一個下著雨的夜晚,紫薇聽得母親又在彈琴了,琴音正如同往日般的悲涼失意,琴音如泣如訴、還憂似怨,悠悠傳來,又聽得母親吟唱道: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
盼過昨宵,又盼今朝,盼來盼去魂也消!
夢也渺渺,人也渺渺,天若有情天也老!
歌不成歌,調不成調,風雨瀟瀟愁多少?

歌聲淒淒慘慘的,聽著琴聲,紫薇心想母親近月以來,身體愈加衰弱了,母親心中總是好象有很多的心事,可是卻從不說。記得小時候,聽的下人間的一些話,紫薇傻傻地跑去問母親,只見母親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淚流滿面。從那時起紫薇就不再提及此事了。

如今自己也一十七了,明知有些事母親瞞著自己,但也不忍觸著母親的痛處。今日聽得劉媽說:『小姐身體越來越差了,前幾陣子病了些,身體尚未全痊愈,精神也不好,最近幾日又吃不下東西,今日又說不餓,勉強勸她吃了些,卻說胃疼,又都吐了出來。到了夜晚,也不睡,說睡不下,有時晚上風大,卻又獨自一人逛到園子堨h,也不要人陪,再這麽下去,怎麽得了,沒病的人也會得病了,小小姐你跟你娘勸去,老爺夫人都過世那麽久了,要打起精神,不能再傷心下去了,否則身體是受不住的!』

紫薇又想起今日請了大夫來看,大夫看了說道:『按此脈息,下沈無力,心氣虛,體質虛弱,血色不佳,平素胃腸弱,須加以調養。精神上易驚多夢,心悸亢進,用香砂平胃散,再另服溫膽湯酸棗仁湯。病人須放寬心,好生調養,否則病情加劇,就不好辦了。』開了藥方子,教了怎麽煎法,該如何服用,就告辭了。

紫薇心事重重,耳邊又傳來琴音切切,又聽道:
晚霞紅,看山迷暮靄,暗煙孤松,輕若驚鴻,心似鑒,…….月明中,漫悲涼,歲冉冉,……前事銷凝久,十八年光景總匆匆……一夢,回守春空,彩鳳遠,…夜悄悄……斷腸…,弦聲急急,音調高揚,歌聲悽楚,但卻猛聽得錚然的一聲,琴弦斷裂,歌聲驟歇。

紫薇一驚,心下浮起一個不祥預感,急忙拉著ㄚ頭金瑣到了母親房堿搨茖s竟,傾身向母親道了安後,只見母親呆呆看著琴弦,半餉卻不言語,紫薇走近一看,低聲說道:『琴弦已斷,待女兒拿來新弦,重新換上吧?』雨荷黯然道:『弦已斷,難再續。罷了!今天我也倦了,你也回房去吧!』紫薇只得從命。
到了隔日,一大早紫薇去母親房婼虷w,看看母親的病有無好些,見著母親氣色好些了,也用了早點,紫薇安了心對著金瑣,兩人相視笑了笑,眼見母親的病似乎大有起色,心下也略放寬心了。

不料到了晚上,劉媽紅著眼眶,跑了來,口齒不清急嚷道:『你娘不好了,她叫著你呢?快!快!你快過去呀!』紫薇嚇得魂飛魄散,急呼金瑣,奔跑至母親房堙A只見母親氣若遊絲,閉著眼躺在床上,雨荷睜開了眼,看著女兒一會兒,未語淚先流,語不成句,斷斷續續輕聲問道:『紫薇!外頭還在下雨嗎?』

紫薇說:『是啊!』又聽母親道:『我昨日夢見你父親派人來接我去京中,我心中正高興著很呢!』紫薇急詫道:『娘!爹在那兒?』又見母親眼眶雖淚如雨下,可臉上卻帶著笑容,神情有些可怖,紫薇一驚急說:『娘!我請大夫去,您好好休息,等您好了些,再細細說給我聽罷。』

雨荷搖頭掙扎想起身,但身體衰弱不堪如何能動,只手勢亂揮,揮動手想緊抓著女兒手臂,急促道:『再不講,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啊!紫薇,你要好好的,仔仔細細聽著娘說。』雨荷娓娓道來自己與乾隆如何因雨結識,如何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又如何分離,自己獨自承受苦楚,辛苦撫育女兒長大,又如何因自己的行爲,帶給 老邁雙親痛苦,思及以往,雖不後悔,但卻無法原諒自己帶給家庭的屈辱。

紫薇聽著母親言語,震驚非常,從小就想未何獨獨自己沒爹?連金瑣都有自己的爹。但聽到自己的爹居然是當今聖上,還是不敢相信,但娘從不騙自己的。雨荷叫喚劉媽拿出一把扇子,一幅畫卷,仔細妥善的交給女兒,『你父親離開時,不知有你,你拿著這些東西,到京中找你爹,見著了他,問他:「記不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我知道這件事對你而言,不容易,但娘會在地下保佑著你!』雨荷叫喚金瑣,正嚎啕大哭的金瑣走向前去,聽著雨荷又道:『金瑣!你是個好孩子,你要幫助小姐,照顧她。』金鎖連忙哭著應著。

紫薇大哭出聲,哽咽道:『娘!你不能丟下我啊?』雨荷仿佛未聽到女兒的話,猶自喃喃自語說道:『想不到我生時有雨,愛時有雨,離也有雨,如今,死也有雨。』紫薇哀慟之極,大道叫著:『娘,不要走啊!你不要走啊!不要丟下我啊?』雨荷肝腸寸斷望著女兒說:『紫薇!答應娘!絕不做第二個夏雨荷。』睜著眼睛緊盯住紫薇,好象要女兒立誓般。
可憐的雨荷,只剩一口氣,仍使力看向窗外,神思恍惚,回想往事,一幕幕如同昨日,歷歷分明。說不清的愛恨情仇,也隨著她的魂魄,空留殘夢了。真所謂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

幽蘭露,如啼眼。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蓋
風爲裳,水爲佩。
油壁車,久相待。
冷翠燭,勞光彩,
西陵下,風吹雨。 --李賀<蘇小小墓>

紫薇安葬好母親,依計劃變賣家產,籌措旅費,其實這幾年來,夏家早已陸續,賣掉好些家產,現在也只剩這座建造豪華的宅院了。還好這座房屋,在當地頗爲知名,也能賣得到好價錢。

在家中老傭們的幫忙下,紫薇處理了一切事情,拿了些錢財,給這些跟著夏家多年的奴僕,紫薇難捨哭道:『大家珍重,等我找著我爹,我一定會回來的。』並對著劉媽下跪直磕頭,劉媽連忙趕緊扶起。紫薇眼眶含淚道:『此去尋親,不知何時能夠回轉家鄉,拜託劉媽,逢年過節替我到祖父母及母親墳前處祭祀上香,我會感激不盡!』劉媽也流淚答應道:『這是哪的話,莫說老爺夫人待我那樣好,就是雨荷小姐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小小姐,你放心,你就不用跟劉媽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啊!』

紫薇不斷點頭致謝,還想開口道謝,但卻哽咽的說不出話來,啜泣聲中咿呀難言,她百般不捨,踟躕難以舉步,回望這座擁有夏家祖孫三代感情的屋舍,想起自己從小嬉戲遊玩其間,又想起祖父建園的心血、以及祖父母對自己的疼愛、而父母的相識相戀,也與此屋有關,腦海中思緒紛擾,難以平息,但母親臨危時的遺命又緩緩浮上眼前!咬牙含淚轉頭,攜著金瑣,兩人緩步上路,與衆人揮手道別,離情依依!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