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給 LA TINA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旭明 on August 26, 2000 at 00:36:32:

加入以下討論: 關于云南總督-答旭明 作者是 L.A Tina on August 25, 2000 at 11:58:46:

年少的時候讀《論語》,孔老夫子有一句話叫三人行則必有我師,我總是唸成三人行則師必有我,引得旁人大笑。年少的輕狂是可以被原諒的,長大後則會被當成不識時務。

我在網上遊蕩了好幾年,與人爭論無數,在辯論中收穫良多。我這人喜歡就事論事,不喜歡和人講客套。我知道很多人在提不同意見時總是先來一大堆讚美和肯定,然後在一個“但是”後面小心翼翼地放上自己的意見。而我一上來就從“但是”開始,的確讓很多人受不了。但是(又是這個但是),內容和形式相比畢竟更受重視的應該是內容。如果一個人講話的姿態不受人歡迎,是不是可以在拂袖而去前想想他的內容有沒有點道理?我以為網路交流的好處在於允許言論自由,而言論自由的第一要旨是要允許謬論的存在,如果說出來的都是真理,那我們還要什麼自由?我們在現實中容易為物所役,而在網上又易為語言所役,如果我們不能按自己的語言方式表達,那感覺就跟失去自由一樣。我就是這麼一個喜歡大發謬論之詞的人,我的朋友們早已習慣不以為忤了。你和我不熟,不能接受我的表達方式,這很正常。我那個批小魚的貼子完全是隨興的遊戲之作,如果其中的某些話刺痛了你,我在此表示歉意。我絕沒有什麼擺擂臺比武之意,你給的評論家的帽子實在是太大了,我愧不敢當。我只不過針對史實提了一點自己的意見,是否採納的自由完全在你,何來“抗旨”之說?難道你已把我的話當成了金科玉律的聖旨麼,:-)

而你說的要以文章揚名更是無從談起。我認為要把在網上寫作當成揚名的手段實在是一種無效勞動,一篇很長的文章在論壇的頭版停留不會超過1個月,有一百人看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果了。網路傳播的速度是無可比擬的,但同時他抛棄你的速度也是驚人的。我經常在網上看到不少的真知灼見,但真正得到傳播的又有多少?名字只不過是一個ID,大家看重的不是你的ID,而是透過這個ID所表達出的想法。我有時喜歡在網上貼幾個貼子,大家自娛自樂,有點交流,有點虛榮心的滿足--在現實中是很少有人有空去說你的文章的好壞的,在網上可以,好則堅持,壞則改之,我覺得這也是網上最大的樂趣。我的東西都是垃圾,我再重複一遍。是真心話,絕不作偽。我祇說我自己能說的,祇寫自己想寫的。僅此而已。每次寫完一樣東西,我會看看別人的回帖,以便我從中找到缺點。但絕對不會沉浸在那種虛榮的滿足裡面。我只希望有一天,自己能驕傲並自信地說:“我的東西已經不是垃圾了。”

上面是關於我自己表達方式的反思。在表達內容上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你說“如瓊瑤阿姨認真如你(指鄙人我),整部還珠便會成廢紙一堆。”我只不過是個興之所至隨便翻幾本閒書的人,怎麼能說瓊瑤認真不如我?這話就算我答應廣大杰網的人也不答應。我對還珠的看法是,就算我能挑出其中一百個漏誤(我的確能),我也絕不會說整部書是廢紙一堆,它的成功和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一百個錯誤都不能抹殺。很多人以為寫小說容易,寫過的人都知道,那是等於死去活來一遍的過程。去年我和蠍子討論歷史問題時(在此也向蠍子這個值得尊重的對手表示歉意,我偏好您那些犀利的文字,所以,招惹您的原因不用我再多說了吧),我看到瓊瑤寫還珠後記中的一段話,在網上查到(網路真是個好東東)轉過來:

去年年底,我決定動筆寫這個故事。當時,真沒料到是這麼龐大的工作。

我很少寫清宮小說,還沒提筆,就面臨到許多的問題。參考書堆滿了桌子,還沒寫書,就先看書。對於那個時代的稱呼,禮儀,說話方式,規矩……我幾乎要一樣樣的學習。我盡量讓這本書現代化,畢竟,看書的人都是現代人。如果我犯了什麼錯誤,希望讀者多多包涵。

這段話至少說明兩點:
1. 她為了寫還珠參考了很多歷史書籍,也就是說她並非沒有認真的研究清代歷史習俗;
2. 她希望讀者包涵她的錯誤,也就是說也她認為小說中歷史並非不該受到尊重的。

讀些史書掌故的重要性我以前也提過不少了,不光是寫故事的人多讀些可以增飾文采,就是讀的人對把握文意也未必沒有好處。再舉個你文中的例子(就是我讀過有張允隨的那一節),希望你別介意。爾康初到昆明時吟了一句“春城無處不飛花”,此詩作者是唐代的韓翃,詩名叫《寒食》,全文如下:

寒食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禦柳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寒食是一個節日名,舊俗指清明節前一天(有說兩天)。這有個典故。傳說春秋時晉文公結束流亡回國即位後,要封介子推做官。介子推不願意,就帶著母親隱居到山上去。晉文公想逼他下山,就放火燒山。介子推堅決不肯下山,結果母子二人被火焚死。後來晉文公規定每年這一天禁止用煙火做飯,以寒食表示悼念。後來這一天就叫做禁煙節,家家不能舉火。
所以開頭第一句“春城無處不飛花”,“春城”其實指的是春天裡的長安城。昆明被喻為春城,所以現在很多人都用這句來形容昆明的景色之美,這其實有點以訛傳訛了,古時的人不這麽說的。

這其實是一首諷刺詩,前二句寫仲春的景色,後二句暗寓諷喻之情。後面兩句是說寒食節這天家家都不能生火點燈,但皇宮卻例外,天還沒黑,宮裡就忙著分送蠟燭,除了皇宮,貴近寵臣也可得到這份恩典。頗有“祇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意思。爾康做為皇上的額附和欽差大臣,一到雲南就唸這首詩,我個人感覺上不是很恰當。當然,要是不考慮歷史典故,單憑第一句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

請你不要以為我懷著惡意,也希望你不會因此而停止你的創作。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那個人像你這樣能一直堅持每週貼一段故事,我說過,寫作絕非輕鬆的事。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每個人的思想歷程也不會相同。Each individual is unique.對於我們每一個普通的人,可能寫不出驚世之作,但完全可以留下一部屬於自己的故事,特別在這個網路時代,我們完全可以將它保存下來,那怕沒人會去注意,我想至少他的親朋還是會珍惜的,他的網友還是會關心的,借助這樣的方式他可以留下一點他在這個世界上所獲得的一些體會,也留下一種精神的財富。不付出努力的灌水(像我這樣)當然很難能夠留下什麼,堅持有組織較有系統的寫還是比較重要的。

再說一遍,希望你不會懷疑我這些話的動機,其實我也不很擔心,即使你不信也沒有關係,只要你多少對我的這番話有個印象就行。那麼,即使你今天不信,今年不信,但是你總有一天會信的。因為這是事實。想法總會過時的,而事實不會。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