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微風徐來,水波不興─給旭明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魚 on August 27, 2000 at 03:30:08:

加入以下討論: 白駒過隙話舊事 作者是 旭明 on August 25, 2000 at 00:40:06:

想來再怎樣忙,我也得先上來胡扯幾句才成,我這種沒有拘束的閒談,越是輕鬆越是自在,說漫談也可,說是胡說八道更行,說自己敲打的字成了一堆胡說八道,這不是我平常的習慣,我不是為了恭維自己,我只是怕低估了別人,自己胡說八道便罷,難不成看的人也成了專看胡說八道的網友,說胡說八道是為了呼應旭明的垃圾說,你說自己的文字是垃圾,這樣一來,你誇我的、砍我的,我都得從垃圾場撿回來不成,因為那些我個人全當是寶。

我跟小草一樣看法,我也認為將我家小魚子交給你帶會比較好,至少你帶他過河時不會被老虎咬,這點我非常放心,至於紫燕齋序還是交給我改比較好,畢竟我跟夏雨荷熟一點,我有位親戚是她們鄰居,(那位媒婆!)所以我親自先操刀比較適合,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喜歡寫好後問你的意見,你給的意見越多,我越高興,這樣我就知道你看我的文章沒偷懶、沒敷衍,切切實實、認認真真看詳細了,所以看到你質疑我五十八個疑問點時,我只有『感動』兩字可形容!

朋友相互切磋,可以擴展視野,增加見聞,跟朋友談古論今說說笑笑是一大樂事,陶淵明的《移居》詩中說『鄰曲時時來,抗言談在昔,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能夠以文會友共同欣賞奇妙的文章, 一起討論文中有疑義的地方,不只可增進友誼相信也可促進創作力。
唐王建《求友》詩也說,『鑒形須明鏡,療疾須良醫。若無旁人見,形疾安自知。』如果沒有朋友,缺點就看不見,正如我寫作業,沒有朋友評論批評我很難有所長進,所謂朋友,我指的是〝真正的朋友〞,不只是一味的說好話,我更需要的是直話。

記得旭明曾問過我:『我以前稱讚你的紫燕齋序,沒見你有什麼反應,怎麼現在專挑你的錯字,妳倒要拜謝了。』說來我不止要拜謝你,看你改我的文章這樣用心,連標點符號都不放過,你這樣細心的找我錯處,我曾想過的,你改我的,簡直比我寫的還用心,我簡直是有些慚愧的,你說,我怎能不感動?坦白說,我是打從心底裡,真真實實的感動萬分!
我前言裡說的不敢忘卻情義,是我的肺腑之言,我以往的胡說八道你盡可以不相信,但此話我可是清清醒醒認真說的,你切要相信才好。

另外,前言裡沒有清楚道出朋友們的大名, Stella及薰衣草都抱怨了,也感謝她們催文有功,其實我不提也沒關係,因為我早就知道依小草的個性,鐵定是會跳出來嘟嚷的,其實不是我不提,我原本是以為旭明不給提,嘻~~他有一陣子不喜歡拋頭露臉,我以為這次他仍秉持著為魚善不欲人知的德性,所以我說什麼都不敢提他的,而不提的話,那我光提stella及薰衣草那也沒意思。

當初寫好紫燕齋序後,即自覺錯字頗多,但想,序文乃是做為拋磚引玉之用,等諸多認領篇幅者齊全後,再做全面性的修改,豈料白雲蒼狗世事多變,紫燕齋序的計劃停擺了,我也就擱下了修改的想法了,因為文章貼出已很久了,照旭明的說法是一篇很長的文章,在論壇的頭版停留不會超過一個月,有一百人看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果了,所以我想,修不修改也沒有關係了。

去年七月十六日旭明給我紫燕齋序的意見,讓我很高興又驚訝,我想不到有人回頭去看我以往的文章,而且看的那樣認真,於是我又興起了修改的念頭。我的習慣是當別人給我一個我不能拒絕的好意見時,我實在沒有拒絕的必要,尤其他是為了使我的文章更完善。

我的懶散,拖延住我的計劃,因為在我心中,那只是個偶然想起的計劃,沒有什麼急迫性的原因逼我盡快實行。平日我只求閒暇時,能盡興與好友寫信聯絡感情交換想法,對我來說,這遠比我在網上搏得好名聲重要多了,我喜歡錢鍾書說過的一句話:『大名氣和大影響都是百分之九十的誤會和曲解摻合成的東西』,所以我從不試圖經營這種會造成誤會和曲解的事,也不想愚蠢的陷入這種表面的光環中。元朝貫雲石做了首《清江引》,道出了一種理想的生活,『棄微名去來心快哉,一笑白雲外。知音三五人,痛飲何妨礙。醉袍袖舞嫌天地窄。』作者辭官後,每天和知音三五人歡樂痛飲、唱歌跳舞,這是何等的消遙自在無拘無束,活得痛快,身形早已超越天地之間,在不發達後,有知己好友互為往來,這是人世間最大的快樂。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