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風沙纏綿又繞涯之四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箋 on September 11, 2000 at 02:17:43:

前言:
呼!風之四好不容易出爐了!因為最近開學比較忙碌,我才這麼晚完成。不過,我可有忙裡偷閒,抽空來編寫風劇喔!只是效率會較慢而已。就請各位見諒啦!再次祝各位能有一個愉快的中秋節!

第四章:《 細談過去 》
新年來了,到處都是喜洋洋的。白雪,仍從天上緩緩落下。雖然天氣依舊寒冷,但路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幸福與滿足的表情。漾溢在每個人的笑容。

雖然聖誕節已過,家家戶戶仍忙著迎接新的一年。

天堯家並沒有像中國人一樣,在門口貼春聯。他和艾薇拉只是到處購物,準備好好得煮一頓除夕的美味佳餚。這樣就足夠了。

宗庭與瑩芳也從自己原本的家中搬出茶具,準備和大夥兒好好得泡泡茶。

晚飯後,大夥兒坐在暖呼呼的壁爐旁,靜靜得享受著暖呼呼的火。有人坐在厚重的地毯上,有人則坐在寬大的沙發上。每人都包著舒適的毛毯。在這屋內,有著一股溫馨的氣氛。

艾薇拉突然興沖沖得對大家說:『你們大家有沒有興趣來談談一本書呢?』

天堯笑問:『是什麼書?』他猜想,大概和中國有關係吧!

艾薇拉興致高昂得答:『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說。我最近才看完的。裡面的女主角和咱們的小馨滿像的喔!你們應該知道是什麼書了吧?』

宗庭忽地大叫:『I know!是不是叫什麼香香公主的那本?』來這裡大約有兩個月了,他英文倒是進步不少。有事沒事的就參一句英文。

艾薇拉更是興奮得道:『Yep!You're right!那本書好看得不得了!我現在在看還珠格格,是瓊瑤作家寫得。裡頭也有一個香香呢!』艾薇拉對於中國歷史上的濃厚興趣,不亞於天堯。她沒事就到別墅裡的博物館去搜尋中國小說。像紅樓夢、白蛇傳、三國演義、聊齋誌異、等等,都被她看完了。

天堯笑著對宗庭和瑩芳解釋:『你們別介意,艾薇拉一碰到關於中國歷史上的各個故事,都會興奮成這樣。』

當楚馨和維君一聽到『香香』這個名詞,兩人的心跳便不禁漏了一大拍。尤其是楚馨。他們倆好疑惑。香香公主的傳奇故事又不是第一次聽過,為何自己會緊張成這樣?可他們倆個的眼神始終不肯相遇。他們就僵在那裡。

艾薇拉仍繼續說:『他們倆個的戀情好美!只可惜香香死了。真的是消香玉損喔!』她談著談著,根本沒注意到小馨和維君蒼白的臉頰。

天堯也高談著:『是呀!真的很可悲。要不是乾隆的阻撓,他們倆就不會分開了!唉!這真的是一個屬實的悲劇。』

瑩芳也插口進來:『`那個皇上未免也太貪心了。有了那麼多的妃嬪,還要一個香香,實在是夠差勁的。』她越說越討厭。

宗庭復和著:『就是說嘛!好啦,現在他得不到香香,也害死了她。更拆散了一對好姻緣!真的好沒道德。』

他們四個大人越談越有興致,越談越大聲,根本沒有這個空閒去理馨和維君。

乾隆真有這麼壞嗎?香香…..真的有死嗎?楚馨感到好迷惑。這種情況…..好熟悉…..為什麼?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楚馨模糊得回想。

香香…..死了?死…..了?維君感到好心痛。我為何這麼關心她?她不早就去世了嗎?為什麼?維君有好多個疑問在心底。

艾薇拉嘆了口氣:『人生實在是很少有完美的婚姻。明明命中注定要相遇與相愛,卻又不能在一起。真的好可憐!』說著說著,她的美眸已充滿了淚珠。

天堯安慰她:『好了,好了!只是一個故事而已嘛!也不知是真是假。妳就別難過了。』

瑩芳也趕忙轉移話題:『其實在瓊瑤裡的還珠格格中的香香公主就過得很不錯呀!不過那都是故事,不是歷史。我們也不知道是真實的還是虛構出來的。妳就別哭了嘛!』

艾薇拉這才停止了流淚,對大家笑說:『抱歉!只要每次一談到愛情的悲劇,我就不禁替那對男女主角感到悲哀。Sorry!』

楚馨越聽越害怕,也越恐懼。為什麼她要害怕?為什麼?她不停得尋問自己。香公主只是一位歷史上的人物而已,為什麼聽到她的遭遇時我會感到恐慌?我又不是她!我不是她…..楚馨忽然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一股寒意竄入她的背後,她顫慄了一會兒。這讓她不禁把身上的毛毯再拉緊一些。

維君看她的臉變得好白,他不禁擔心她起來。究竟是什麼事讓她,甚至於我感到這麼的恐懼?是這個故事嗎?可這故事人人都知曉,為何只有這次談到它時我和她會害怕?我和小馨又不是…..,他腦子突然閃過一個想法,也讓他顫抖了一下。

這時他們兩個的憂慮眼神才碰在一塊。在他們的眼神剛遇在一起時,他們便知道對方的想法了。居然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樣的!這讓他們感到更可怕、憂愁。

楚馨聽不下去了,她丟給維君一個迅速的眼神,並勉強笑著對還在談得高興得不得了的四個大人說:『對不起!我想去廚房喝杯水。』說完,她便匆促得離開了座位。

維君瞭解她的意思。他也匆匆得對他們說:『我也去!』說罷,他就急急得跑入廚房。四個大人不疑有他,也不多說。他們便回到他們的話題。

當維君衝進廚房時,他發現楚馨正對著一個空空的杯子發呆。她側面看起來好美!維君壓下自己的蠢蠢欲動,柔聲安慰道:『沒事的!那都只是妳和我的想像而已。』他這樣說,一部份也是想說服自己。

楚馨悄悄得把頭抬起來瞧著他,忽地開始啜泣。維君把她輕摟在胸前,溫和得說:『別哭,別哭!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妳別擔心,我會保護妳。我發誓。』

過了一會兒,他把她放開,倒了一些白開水,然後把杯子交給她。他說:『喝下去吧!對妳會好過一些。我們得回客廳了,不然他們會疑心的。』

楚馨把開水一口氣喝完,點了點頭。她突然問維君:『維君,你確定我…..我真的不會死嗎?』她小心翼翼得問,看起來特別惹人憐愛。

維君憐惜得摸摸她的頭說:『當然不會。有我在,妳就不會死。』天哪!她那種楚楚可憐的模樣,誰看了都會為她而死。

楚馨好感激得看著他俊俏的臉龐。她小小聲得在心裡說:『有我在,你也不會死。除非我倆同歸於盡!』

而後他倆人便走入客廳。

客廳
四個大人已終止他們的話題。他們從座位站起,準備收拾茶具。天堯看到他們兩人回來了,便笑著對他們說:『你們可回來了!現在已不早了,該上床啦!』

楚馨和維君暫時把心中的疑惑給拋到九霄雲外去,更何況他們也累了。他們疲倦得輕點了點頭,便回到自己的臥房休息去。

在床上,楚馨想了很多。

我究竟是不是香香,或者是含香?她一直在腦海裡問著自己。如果是的話,這實在是太不可思義了!為何我從前聽到這個故事時,都不會有這種感覺?還是是因為…..維君?

一想到他,楚馨就不再害怕了,反而有種甜蜜的感覺。如果我是香香,他便是陳家洛或是蒙丹了!她忽然感到好得意和驕傲。如果是真的話,我不會有任何的怨言。我會感激上天讓我和他相遇、相愛。雖然不能在一起,可我們的心意是相通的。就算死在一起我也不後悔!她在中堅定得說。然後便安心地、沉沉得入睡了。

維君也想了很多。

他問自己:『難道我和小馨真的是來生轉世?』他有些高興,也有些憂慮。高興的是他和小馨彼此相愛,憂慮的是小馨可能會因此而死。我和她,究竟該不該相愛?難道我們真的只能相遇和相愛,而不能在一起?

他越想越痛苦。現在最重要的是小馨的生死,我是決不會讓她死的。她是那麼的美好,怎能就這樣就走了?但我…..真能放手嗎?我是這樣得愛她呀!他忿恨得用拳頭搥打棉被。我怎能放棄,我怎能把她給放走?他在心底奮力吶喊。終於,他累得睡著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