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十七


[ 相關討論 ] [ 加入討論 ]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September 18, 2000 at 06:26:42:

晴儿与簫劍在翠湖的[燕子橋]談話后,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淚濕枕巾,
意冷心灰。第二天一早,她在爾康,紫薇門外等來欲往總督衙門去的爾康。
“晴儿,這么早就來找紫薇聊天嗎?”他見晴儿神情有异,黑眼圈明顯,
心中生疑,但又不便直問。
晴儿眼圈一紅:“爾康,可以單獨跟你談談嗎?”
他們倆人便踩著滿地的落葉,來到湖邊的一棵垂柳下。“爾康,我現在的心
事,只有跟你講。因為我一直把你看作我的哥哥和知己。紫薇身体負擔日增
,我不忍給她添亂。”晴儿微浮的眼瞼,憂郁的眼神,透出她的哀傷和失望。
“是簫劍跟你說了什么?他。。。。”爾康意識到事出有因,八成簫劍欲揮
劍斷情。
晴儿接道:“他把身世告訴了我。還說將終生不娶,剃度出家。”話未完,
晴儿以帕掩面,泣不成聲。
爾康同情地看著低頭試淚的晴儿,勸慰著這位自尊心屢遭傷害的姑娘。
“晴儿,听我說。簫劍在江湖上獨行多載,不愿被家庭羈袢是他的個性使然
。不等于他不喜歡你。至于他父輩与朝廷的仇恨,實在不應該成為他与你之
間感情的隔閡。去年在[會賓樓],他親口稱贊皇阿瑪的‘人性’,并誠心誠
意為永琪,小燕子祝福,著實感動了紫薇和我。否則,紫薇也許沒那么快就
原諒了皇后,容嬤嬤。至于‘出家’嘛,只是他逃避自己感情的一個借口。”
回想當時紫薇用[金牌令劍]和一首[不打詩]救下險些被乾隆下令斬首和杖斃
的皇后,容嬤嬤,爾康和晴儿心中都升起對紫薇的敬佩,對簫劍的感激。

這時,只見小燕子急沖沖走來,不分情由,對爾康大嚷:“爾康,是不是你
的主意,要把我跟紫薇分開?不想讓我做你儿子的干娘你就明說,不用拿簫
劍做幌子!”原來,小燕子跟紫薇打賭,說紫薇生下的一定是儿子,她還要
認做干儿子。條件是她要陪紫薇“共赴苦難”--生產時給她加油打气。因為
按慣例,到時爾康不能在紫薇身邊,紫薇會撐得住嗎?小燕子可不放心。

晴儿一惊,拋開自己的問題,也為小燕子說話:“爾康,你知道她倆感情特
深,還是讓她們同甘共苦,不要讓她們分開吧!”
爾康對小燕子說:“簫劍急于帶你去大理,可紫薇行動不便。昨晚發現她的
腳面浮腫,我很擔心她的身子。。。。”他說不下去了,滿臉的痛惜。
“走,我們進去看看她。”小燕子也急于見到紫薇,拉著晴儿向門內走去。

此時,在翠湖西北方的圓通山下,柳紅正与一隊人劍拔弩張,怒目相視。

原來,這座有著山野气息的山峰,林木蒼翠,花色繁多。有[螺峰疊翠]的美
譽。剛到昆明時,簫劍曾帶大家來過。紫薇則即興背誦過一首明詩:
“滿目煙波收遠近,四時風月得寬閑。
閣將飛去岩留住,石欲奔騰松叫還。”
當時,眾人都為紫薇的博學喝采,為這位詩人的佳作稱絕。紫薇笑問眾人:
此詩出自何人?竟無一人回答。
沉寂片刻,簫劍,晴儿异口同聲:“吳中蕃”,贏來一片贊嘆聲。

柳紅今天獨自在山下騎馬和練劍,忽聞一曲悠揚的歌聲從山上傳來。她躍上
馬背翹首眺望,見一哈尼族姑娘在茶花叢中放歌。忽然,這俊俏姑娘的歌聲
中斷了。柳紅瞧見一個小伙子用塊紅綢巾往姑娘臉上一蒙,扛在肩頭就跑。
姑娘大叫,象是求救。柳紅雖不懂她的話,但意識到這是搶親。便一個前空
翻,扑向他們。不料一群同樣裝束的年青人擋在她的面前。柳紅抽劍大叫:
“都閃開,我的劍可不吃素!”
而這些哈尼族小伙子也紛紛拿出弓劍,匕首,把柳紅圍住,但并不攻擊。

“柳紅,快住手!”簫劍大喝道,策馬來到他們身邊。他用几句話就勸
退了這幫小伙子,然后,又將這“假搶親,真私奔”的習俗解釋給柳紅。
“這是哈尼,彝,納西等族的風俗,多半是倆人相愛,家長反對;或男方沒
錢付聘金,男女就聯手做戲,達到[木已成舟]的目地,讓婚姻合法化。”
柳紅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么多人听見呼救聲無動于衷,只有我這死腦筋。
。。”
“柳紅,你是個真正的女俠。好想認你為義妹,一同拜見我義父。”簫劍深
深地看著她,一臉真誠。
柳紅轉開臉去,心跳加快:“你的妹妹會不會太多了?”
“不多,天下沒父沒母的女孩,都是我的妹妹,都是我保護的對象!”簫劍
的話,又一次讓柳紅迷惘。
他倆并肩策騎回到總督府,卻迎面与晴儿相遇。看著并肩騎于馬上的俊男俏
女,晴儿突然明白簫劍為何對自己[視而不見],為何用[家世]來婉拒她的感
情。她強打精神行了個禮,匆忙返回自己住處。
在紫薇,爾康的住處,小燕子已軟纏硬磨地讓紫薇同意去大理。為此,紫薇
還特意請福大夫,林大夫幫忙勸說爾康,并請二人与他們同去。

离別的日子終于來臨,在昆明這短短的三個月,大家都對這風光旖麗,民風
純朴的城市生出一分眷戀之情。而對于將去西雙版納的永琪,晴儿,更是[各
有滋味在心頭]。
總督夫人在五華山頂的[聚遠樓]設宴為永琪,爾康倆位欽差及家眷,朋友踐
行。各种云南風味食品擺了滿桌:過橋米線,气鍋雞,宣威火腿,砂鍋魚,
鄧川乳扇,炒餌塊。最令人味口大開的,莫過那炒,炸,蒸,湯的[雞菌]--
各种新鮮蘑菇。
面對和永琪的再次小別,小燕子雖嘴上不在乎,可在這分別的聚會上也沉悶
下來。永琪安慰地摟著她的肩,又一個勁儿給她碗里夾菜。
倒是晴儿,一反往日的文雅,靜默,一再主動与每個人碰杯:
“來,我要多喝几杯這[楊林肥酒]。听說此酒深懸于井內數十年,當初放于
壇口的一塊肉已溶解酒中。入口香醇,沁人心肺啊!愿我們大家的友誼,也
如這濃濃的酒,香飄万里。”
几盅酒下去,她的臉紅,神醉。又對著一言不發的簫劍舉杯說道:“簫大俠,
晴儿要謝謝你這一路上的辛勞和救命之恩,祝你和柳紅永遠幸福!”
大家看看面露尷尬的簫劍和柳紅,不知該說什么。大腹便便的紫薇,蹣跚走近
晴儿,一把奪過她手上的杯:“翠環,幫我扶晴格格到廂房歇歇。”晴儿看了
大家一眼,順從地隨紫薇,翠環离去。

為打破僵局,爾康起身向永琪舉杯:“對不起,這次我不能和你同行,有失皇
阿瑪托付。好在有張總督陪同,有各位將軍及數万兵馬隨行,想必將馬到成功,
凱旋而回!”
永琪与爾康,碰杯后一飲而盡。大家也共同舉杯,為永琪送行。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