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桃花扇里見貞情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October 29, 2000 at 06:38:38:

秦淮河名妓李香君身邊時時帶着一把絹扇,扇面是潔白的素絹,上面繪着一幅色彩濃艷的桃花圖,故稱之為“桃花扇”。此扇之圖並非出自名家之手,可為何李香君視為至宝呢?原來這扇面上的桃花,并非染料所畫,而是以李香君的鮮血寫成,上面凝結着她與情郎侯方域纏綿哀艷的愛情故事,也是她此生全部的希冀所在。

李香君是秦淮河畔媚香樓里的紅姑娘,這媚香樓建得精巧別致,臨水而立,站在樓上憑欄而望,煙水澄碧、畫舫織彩的秦淮河盡收眼底。媚香樓的主人是李大娘,她年輕時也是秦淮河邊的紅妓女,年長后用自己的積蓄建了這座媚香樓,收養了几個干女儿,以詩酒歌舞待客,在南京城里頗有些名氣。最給媚香樓撑臉面的就是李香君了。這姑娘自小在李大娘身邊長大,詩書琴畫歌舞,被李大娘調教得樣樣精通,性情上也學了李大娘的豪爽俠氣,着实逗人喜愛。要說李香君的長相,別有她的特點,她身材嬌小玲瓏,眉眼兒俏麗生輝,小嘴唇微微上翹,顯出幾分俏皮,整個一個可人儿的模樣,因她嬌小而香艷,名字里又帶個香字,所以客人們都戲稱她是“香扇墜”,還真合她的那種韻味呢。

媚香樓在秦淮河畔屬于那種比較高級的妓樓,這種妓樓里的姑娘多是賣藝陪笑不賣身,李香君便是這種典型。因為李大娘仗义豪爽又知風雅,所以媚香樓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受干媽的影響,李香君小小年紀便頗善于辨識好壞忠奸,第一次見到侯方域并一見傾心時,李香君才十六虛歲。

侯方域,字朝宗,河南商邱人,祖父侯執蒲是明朝的太常卿,父亲侯恂做過户部尚書,都是剛直不阿的忠臣。侯方域自幼隨家鄉名士倪元路學習詩書,敏慧多才,長進極快,崇禎十六年,二十二歲的侯方域前來南京參加禮都會試。自恃才學俊秀,年少氣盛的侯方域並不把考試當成一回事儿,來到燈紅酒綠、流彩溢香的六朝金粉之地,他不免要涉足一番風月場所。這天,經友人楊龍友的介紹,他慕名來到媚香樓,一睹“香扇墜”李香君的風采。一走入李香君的房間,衹見室內書畫古玩陳設有致,别有一番清新氣息,與一般青樓迥异。李香君嬌笑盈盈地請客人落了座,立即有詩婢送來清茶果品,此時侯方域又被正面牆上挂着的一幅大型橫幅吸引住了,這是一幅“寒江曉泛圖”,寒雪弥漫的清江之上,一葉孤舟蕩于江心,天蒼蒼,水茫茫,人寥寥,好一種悠遠淡泊的意境, 画上還題有一首詩:
瑟瑟西風凈遠天,江山如畫鏡中懸;
不知何處涸波叟,日出呼兒泛釣船。

畫上沒有落款,料非出自名家之手,侯方域問道:“此畫是何人大作?”李香君見他對畫如此關注,略帶羞澀地說:“是小女子塗鴉之作,不足為道。”“是妳所作?” 侯方域簡直不敢相信,這么一個嬌小稚嫩的青樓女子,竟然作出這般神韻的詩畫,真令人刮目相看。從這幅畫開始,兩人越談越投機,彼此直引以為知已。臨走前,侯方域索索要了紙筆,作詩一首,送給李香君作為初次相見的禮物,詩云:
綽約小天仙,生來十六年;
玉山半峰雪,瑤池一枝蓮。
晚院香留客,春宵月伴眠;
臨行嬌無語,阿母在旁邊。

一種欣賞傾慕的情懷已在詩中表露出來,一個是風流倜儻的翩翩少年,一個是嬌柔多情、蕙質蘭心的青樓玉女,接連幾次交往之后,便雙雙墜入了愛河之中,纏綿難分。

按當時的風尚,如果哪位客人鐘情于一個妓女,衹要出資舉辦一個隆重的儀式,再給妓院一筆重金,這個妓女就可以專門為這一位客人服務了,這套手續稱為“梳攏”。梳攏所需資金,因梳攏對象名位高低而不同,象李香君這樣一位名妓,梳攏必須邀請大批有頭有臉的風流雅士,宴會的級别自然要高,還要付一筆豐厚的禮金給鴇母,才不至于失面子。如今侯方域是出來趕考的,身邊當然沒帶太多的銀子,有心想梳攏李香君,卻又無能為力。

正在他犯難之時,友人楊友龍雪中送炭,給了他大力的資助。當時他一心急着辦事,并沒仔細考慮楊友龍為何送錢給他,祇說日后一定還他。有了資本,梳攏儀式很順利地辦了下來,當夜侯方域將一柄上等的鏤花象牙骨白絹面宫扇送給了李香君作定情之物,肩上系着侯家祖傳的琥珀扇墜。李香君深察侯郎的真心摯意,從此便留他住在了媚香樓中。

一日,侯方域偶然想起楊友龍家中并不富裕,哪里來的那一筆重金資助自己呢?他與李香君說起此事,香君也覺得事出蹊蹺,便讓侯方域問個明白。經過一番追問,終于弄清了原由,原來那筆錢钱並不是楊友龍拿出來的,而是阮大鉞通過楊友龍贈送給侯方域的一個人情。阮大鉞是何等人物?他為什么要送錢給侯方域呢?事出自然有因。阮大鉞是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的進士,多年在朝中為官,此人陰險詭詐,與宦官魏忠賢狼狽為奸。攪得朝中烏煙瘴氣,明思宗崇禎元年誅殺了宦官魏忠賢,阮大鉞作為逆賊同僚被朝廷削籍免官,退到南京閑居。失位的阮大鉞并不甘心就此埋沒,他在南京廣交江湖人士,暗中謀劃,準備伺机東山再起。江南义士陳貞慧、吳應箕等人察覺了阮大鉞的不軌之心,作了“留都防乱揭”對他的陰謀進行了揭露;阮大鉞既惱怒又害怕,無奈此時手中無權,拿他們沒有辦法,衹好閉門謝客,深居簡出,祇與馬士英暗中往來。

侯方域與陳貞慧、吳應箕等人因志同道合而結下了莫逆之交,阮大鉞得知侯方域在南京城正缺錢用,馬上打通關節,設法讓楊友龍把錢送給了侯方域,為防止他拒絕,開始還讓楊友龍隱瞞實情。他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想通過拉攏侯方域而緩和與陳貞慧等人的關係,使他們不與自己作對,自己則好為所慾為。

侯方域了解真象后十分氣憤,他素來痛恨阮大鉞的人品和奸行,層為陳貞慧等人的口誅筆伐拍手稱快,如今不知不覺中竟用了阮大鉞的錢,怎不讓他惡心難忍呢!他決意立即把錢推還阮大鉞,以斷絕奸人的不良用心,可一時間到哪里去筹這筆錢呢?李香君很快察覺了他的心事。當然極力支持他的想法,為了帮助他度過難關。李香君變賣了幾件心愛的首飾,又從姐妹們那里借了些錢,總算湊够了數,交給侯郎。侯方域被香君的知情明理深深打動了,他緊擁着她嬌小的身軀,感激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些錢又經楊友龍之手退給了阮大鉞,阮大鉞見狀,大感臉面丢尽,咬牙切齒地自語道:“老夫有意與他們攀交,這些小子們竟如此氣傲,看老夫將來有朝一日,一定要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時局果然很快就發生了變化,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禎皇帝自縊殉國,福王朱由崧在—幫舊臣擁護下,在南京建立了弘光新皇朝,馬士英成了執政大臣,隨即啟用阮大鉞為兵部侍郎,繼而又昇為兵部尚書。

大權重握,阮大鉞得意之極,馬上着手清除異己,陳貞慧、吳應箕等轉眼被捕下獄。侯方域得知消息后,知道黑手很快就會伸向自己,衹有遠走高飛,才可能逃脫此難。

這是一個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的夜晚,媚香樓中昏暗的燭光映照着兩個難舍難分的人兒,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侯方域幾次想挪動腳步可都又停下來,懷里緊緊抱着李香君,眼中滿是淒切。他嘆了一口氣,說:“人生難得一知己,天下傷心是別離,為何我們不能不分離!”

李香君強忍着奪眶而出的淚水,安慰情郎道:“有別離的苦楚,才有重逢的喜悅,好男兒志在四方,豈可在媚香樓中消磨了豪情壯志。況且人生離合,在乎心而在不在形,彼此倘若不能心心相印,即使日日同床共枕枕,亦如相隔千里,衹要你我永結同心,雖然遠隔千山萬水,照樣可以魂來夢往!”

李香君的一番話給了侯方域一份堅毅、一份力量,他終于揮淚離開了南京城,渡江北上,投奔到正督師揚州的史可法麾下。史可法是侯方域父親的門生,為人忠貞耿直,在揚州加緊操練兵馬,準備抵擋清軍的南下。侯方域被安排在史可法身邊做文書工作,為抗清報國而效力,使侯方域壯志得酬。他與南京的李香君頻頻書信往來,傾訴相思,暢談抱負,彼此的心緊緊連在一起。

自侯郎去后,李香君征得李大娘的同意,洗盡鉛華,閉門謝客,天天凝視着那把訂情的絹扇。明確表示要一心等侯公子歸來,有許多獵奇好艷的達官顯貴偏偏不肯死心,紛紛上門打她的主意,無奈此女吃了秤砣鐵了心,以堅決的態度予以回絕,客人們衹好望樓興嘆。

可是,不久又出了個難以對付的人,此人就是佥都御史田仰,他督運漕粮由揚州來到南京,為弘光皇朝幫了一個大忙,成了弘光帝器重的紅人。馬士英与阮大鉞為弘光臣子舉行盛大的酒筵為田仰接風洗塵。席間,田仰表示久聞秦淮河名妓李香君艷名,此行想順便把她收為侍妾。這一下可讓阮大鉞逮住了機會,他早就想報復侯方域和李香君了,可惜侯方域聞風遠走,害得他無從下手;如今若把李香君送給田仰為妾,一方面討好了田仰,一方面也拆散了他們那對鴛鴦,聊洩心中積憤,豈不是一箭雙雕!

第二天,阮大鉞派人携代重金前往媚香樓行聘,李香君毫無商量余地地一口拒絕,她說:“侯公子雖然漂泊在外,但總有回來的一天,以前我就拒絕了很多人的盛情,今天當然也不可能接受田大人的聘禮。”

誰知這里還在勸來推去,那邊迎娶的花轎已經吹吹打打地來到了媚香樓下,這便是阮大鉞訂下的強娶之計。娶親的隊伍人多勢眾,李大娘阻攔不住,已直冲進樓里,大有不抬走人決不罷休的勁頭。李香君被逼得無路可走,祇好佯裝答應下來。聲言先回屋打扮,妝成立即上轎。娶親的人在樓下客廳中坐等了好一陣子,猛聽得樓外“呯”地一声悶響,接著傳來侍婢的驚呼:“不好了,小姐跳樓了!”屋里的人猛吃一驚,連忙跳起來跑到外面查看,祇見盛妆華服的李香君橫臥在院子里,一動也不動,一股鮮血從頭上流出,染紅了她的面頰和衣襟。懷里還抱着那把侯方域贈送的白絹扇,上面也濺上了斑斑血迹。

娶親的人見鬧出了人命案,吓得不敢再糾纏,一声不吭地抬着花轎溜回去了。

李大娘與媚香樓的姐妹將李香君抬回屋中,又急忙打發人找醫生。住在附近的楊友龍聞訊趕過來,院中已空寂無人,衹有那把帶血的絹扇孤零零地落在地上。楊友龍拾起絹扇,端視良久,深為李香君的貞烈品性感慨嘘啼,一個奇妙的構思在他腦海中形成。進屋探視過昏迷不醒的李香君后,楊友龍帶着絹扇離開媚香樓,回到自己家里,離開在書房中坐下,取出一支不層用過的羊毫筆,就着扇面上的血迹稍作點染,血迹便成了一朵朵鮮艷欲滴的桃花,再以墨色略襯枝葉,一副綽綽動人的桃花圖便完成了。楊友龍對扇沉吟良久,又在扇面上題下三個小字——桃花扇,準備等李香君傷癒后還給。

幸虧媚香樓不高,摔傷后的李香君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調治,傷勢總算痊癒了,這時田仰已離開南京,娶妾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陰險惡毒的阮大鉞並不想就此放過她,弘光皇帝完全是昏庸無能之人,國難當頭,不思治國理國,反而日夜沉醉在聲色享樂之中。他嫌宫中歌姬所唱的歌內容單調乏味,阮大鉞便大献殷勤,親自執筆撰寫歌詞劇本,再到秦淮河畔的歌樓妓院里挑選出色的歌妓,送入宫中給弘光帝取樂。等李香君傷癒后,阮大鉞立即打着皇上圣諭的幌子,將她征入宫中充當歌姬。

這一招李香君着實無法抵擋,她一個青樓女子,哪里敢違抗圣上呢!宫門一入深似海,何時能再見到日夜思念的侯郎呢?她好想托魚雁捎封信給遠方的情郎,讓他回來見上自己一面,可此時战事正緊,交通全部斷絕,書信根本無法送去。帶着無限的眷念和遺憾,李香君進了皇宫,懷里緊緊抱着那把鮮血寫成的桃花扇。

不久后,清兵攻下揚州,直逼南京,弘光帝聞風而逃,最終被部將劫持獻給了清軍,隨后南京城不攻自破。

南京城破之時,李香君隨着一些宫人趁夜色逃出了“牢籠”,市街上已是一片混亂,清兵燒殺搶掠,難民四處逃難。李香君高一腳、低一腳地向秦淮河畔走去,衹見到處火光衝天,夜空映得一片血紅。好不容易來到長板橋上,站在橋頭,向媚香樓方向望去卻發現媚香樓也已隱入一片火海之中。李香君心里一沉,腳下發軟,一下子跌坐在橋面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正巧,這時當年為李香君教曲的師傅蘇昆生路過長板橋,無意中發現了坐在地上發傻的李香君,連忙將她扶起,才知她已無處可去,便帶着她隨逃難的人流,奔往蘇州。

其實,這天夜里侯方域也正在南京城里,他是在揚州兵敗后脫身返回南京的。到達時正逢清兵肆虐屠城,他心里焦急地牽挂着李香君的安危,火燒火燎地趕到秦淮河邊,卻看到媚香樓燃成一團烈燄,熟悉的人一個也沒見着。他在媚香樓附近徘徊尋找了整整一夜,卻沒能見到李香君的影子;其實那時李香君就坐在離媚香樓僅有一箭之遙的長板橋上,無奈老天戲弄人,偏偏沒讓他倆相遇。

李香君在蘇昆生的照顧下來到蘇州,由于一路顛簸勞苦,精神上又極度悲傷,她已身染重病。蘇州情況還比較平靜,幾經周折,李香君找到了昔日好友卞玉京。卞玉京原本也是秦淮名妓,與李香君交情甚好,兩年前她遷居蘇州,在虎丘的山塘置下一座清雅的小院。見到好友逃難至此,卞玉京熱情收留了李香君在小院住下,並請來名醫為她診治。幾經診察,才知李香君患的是肺癆,這種病在當時是無藥根治的,祇能滋養調理,勉強延續着生命。

病中的李香君深深地思念着侯郎,她日夜捧着那把血染的桃花扇,回憶着侯郎的音容笑貌,淚水浸透了衣襟。

蘇昆生是個古道熱腸的人,見李香君痛不欲生,他等局勢稍微平靜一些,就返回南京打聽侯方域的消息。經多方探問,證實了侯方域層在南京尋找過李香君,了無結果之后,失望地回老家商邱去了。

蘇昆生得到消息后立刻趕到蘇州告訴了李香君,李香君倦臥病榻,一副憔悴虛弱的可憐模樣。見此情景,蘇昆生心中痛惜之極,自愿提出要北上商邱,為一對有情人傳遞消息。

在蘇昆生北上不久,李香君開始咯血,病情一日重于一日,終于氣息難繼。弥留之際,她掙扎着讓卞玉京為自己剪下一綹青絲,小心翼翼地用紅綾包好,再把它綁在比生命還珍貴的桃花扇上,然后交給卞玉京,請她轉交給侯方域,並留下遺言說:“公子當為大明守節,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銘記公子厚愛。”

侯方域得到蘇昆生送來的消息,立刻啟程,趕往蘇州。可惜,當他來到卞玉京的小院,李香君已于前夜咽下了最后一口氣,祇給他留下一片摯情,令他心傷欲絕。


--摘自第九城市“人文沙龍之清風明韵專題“



相關討論: